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余波未了(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今天翻看了《华山》,很好的一本书,可惜了,特此感慨。--凤-舞-文-学-网--

    段英一边听着侯卫东、梁部长、王辉、胡海等人天南海天地天,一边小口地喝着排骨汤,排骨汤炖得很浓,香气扑鼻,她却吃得好没滋味。

    她在省市县三级报社都工作过,对众人闲聊的内容也熟悉,平时这种况,她还会不时地插嘴说上两句,可今天实在提不起兴致,见到王辉谈兴甚高,在心里暗恨道:“王主任废话这么多,以前怎么没有现。”

    侯卫东心里惦记着章松的事,等到晚餐要结束之时,他对王辉道:“王主任,等会你到我房间去坐坐,我有事要和你商量。”说完之后,他对胡海道:“梁部长、胡主任,你们陪段记和杜记去搞搞活动,工作固然重要,也得有休息的时间。”

    他站起,对段英和杜成龙道:“抱歉,先走一步。”

    段英此时已有了男友,对于与侯卫东相见,心里亦是矛盾得紧,一会想单独见一见侯卫东,一会又不想见他,今天晚餐之时,侯卫东似是礼貌周到,实际上却暗有拒人于千里之外之意,等到晚餐结束,好不容易有单独见面的时间,他却只邀请了王辉一人进后院商量事

    她的心原本就如一团乱麻,此时就有些受伤了,经历了这么多事。她也很能控制绪,虽然心脏仿佛在“滴答滴答”地流血。表仍然带着职业的矜持微笑。

    等到侯卫东与王辉离开,县委办胡海主任道:“段记、杜记,吃了饭活动活动,招待所里有卡拉ok厅,音响还勉强能用。去唱两,舒筋活血。”

    段英摇头道:“谢谢胡主任,今天累了。你们玩,我回宾馆休息。”

    胡海在吃晚餐之时,眼角余光一直在瞟着紫衣段英,他心里明白,对于省报的美女记,只能过过眼瘾,顶天跳跳舞,骑在上地事是一辈子不能想的。....因此,他就拿着侯卫东地令箭极力地邀请段英和杜成龙去唱歌。

    胡海不死心,继续游说:“段记,不能不唱歌,等会侯书记知道了,要批评我的。”段英心不佳,还是婉拒道:“梁部长、胡主任,我确实累了,谢谢了。--凤-舞-文-学-网--”

    段英不唱歌。杜成龙也就觉得没有意思,胡海的提议就自然落空。

    看着段英上了车,胡海吞了吞口水,道:“,不知那个有福气和这种风女人睡觉,他妈地。”骂完后,又想:“如果有一天和段英睡一晚,那当真就是快活似神仙。”

    他又对梁部长道:“老梁。他们不唱。我们两去沙州宾馆,你把戴玲玲叫上。我让谷枝过来。”

    梁部长推了推宽大的眼镜,表示同意。

    侯卫东与王辉并排着走进了后院,守门的警卫地道:“侯书记好。”侯卫东随手摸了一枝烟,递给了警卫,道:“老赵,抽枝烟。”老赵也来客气,接过烟,就美美地抽了起来,道:“侯书记,侯所长什么时候到成津来,我请他喝酒。”侯卫东道:“他这人,守着吴海地外孙,哪里都不肯去。”

    聊了几句,侯卫东和王辉这才上了楼。

    “刚才那门卫与侯叔认识?”王辉见到那门卫气质与普通门卫不一样,在侯卫,有些好奇地问。

    侯卫东有意将话题朝章松上面引,就道:“你可别小瞧了老赵,他是正儿八经的公安,与我父亲都是同时代的人,按辈份说起来,邓家算是他们的小辈了,如果不是被伤了脚,成了跛脚,早就是公安局的领导了。王辉笑道:“当领导确实不一样,当门卫的都是老公安。”

    侯卫东一边走,一边介绍道:“这个后院住了三家人,我和副县长朱兵、公安局长邓家,邓局长当刑警的时候与老赵有交,就特意给老赵安排个轻松的工作,门卫三人,二十四小时轮班。”

    王辉猛然间想起了章永泰地记,暗道:“侯卫东看过章永泰的记,他表面上不信章永泰是被人暗算,其实心里已经信了,否则不会将后院搞得如此警卫森严。”

    两人上了楼,坐定,侯卫东道:“你和章书记熟悉?”

    “章书记还在乡镇当党委书记的时候,我还是年轻记,年轻气盛,去揭露一件假种子案,差点走不掉,幸亏遇到了老章,大概是八五年的事,以后就成了好朋友,是比较纯粹的朋友。”

    “章书记因公殉职,是成津、沙州的巨大损失,市委周书记甚是痛心,听到此信息,流了眼泪,这是我唯一一次见到周书记流眼泪。”侯卫东此时已将章永泰的记细细地读完,心中对这位一心为公、嫉恶如仇的县委书记充满了佩服,只是他的工作思路与章永泰大刀阔斧地工作习惯略有不同。

    王辉也就跟着唏嘘。

    又聊了一会,侯卫东就挑开了话题,“章松前一阵子跟到省报社来找你反映况,昨天章竹又到了省委,这事很麻烦。”

    “我看过章书记的记,很理解章松作为女儿的心,她这样做无可厚非。”

    侯卫东斟酌地道:“尽管无可厚非,却是于事无补。我作了一个假设,如果,我说的是如果,章永泰的记是真实的,那说明成津害死章书记的势力很强,章竹、章松四处上告,处于明处,很有可能会惹火上,我想章书记不会想到让自己的子女去对付黑恶势力。”

    他特意强调道:我说地是如果,假设地前提,可是如果这个假设不成立,章家兄妹所做事其实是扰乱成津的正常展,章书记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心安。”

    王辉经验老到,他隐约猜出了侯卫东地意思,静静地听着下文。

    “换一个角度,即使真如记所记,这也应该是沙州市委市政府的事,章家兄妹是没有能力与黑恶势力作斗争的,还得依靠组织的力量才能铲除黑暗。”

    “而且,章书记与周书记关系好,于公于私,于于理,周书记也不会对章家的事袖手旁观,但是现在是法治社会,一切得讲证据,章书记的记只能算作线索,而不能成为证据。”

    侯卫东选王辉作为中介人,除了他是章永泰好友,能得到章家兄妹信任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王辉是省报派到成津写稿子的主要执笔人,手里有向上反映的渠道,若他不支持理解市委县委的工作,事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王辉点头,“我明白了。”

    他脑子里飞快地转动着,随着侯卫东的叙述,逐渐将成津的事连在了一起:“章永泰出了车祸,侯卫东就调到了成津主持县委工作,邓家成为公安局长,而常务副县长李太忠被调到沙州任城管局长,这些人员调整很有深意。”

    暗道:“周昌全这样精明的人物,肯定会相信章永泰的记,却又不便于大张旗鼓地追查此事,所以他派出专职秘书到成津。”想通了这一点,前后之事就融会贯通了,章永泰虽然作风强硬,却是粗中带着细,章家兄妹现在还看不透此事,比其章永泰就差多了。”

    王辉又试探道:“听说昨天晚上成津公安局搞了缉枪活动。”

    “王主任消息倒是快。”

    “我们当记的都是天生的狗鼻子。”其实王辉今天并没有时间出去,梁部长一直陪着我,小杜出去转了一圈,就听说了此事。

    侯卫东见王辉知道了此事,也不隐瞒,道:“沙州公安局打掉了一个贩枪团伙,根据线索查到了成津,昨晚战果颇丰,不过也留着遗憾。”

    听了整个事经过,包括方铁家人去上访之事,王辉心中已如明镜,只是侯卫东一直不点破,他也就玩起哑谜,道:“侯书记是让我劝劝章家兄妹,不要再上访。”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这事就拜托老兄了。“我明天要与章家兄妹见面,会从侧面劝一劝他们兄妹俩。章家兄妹只是一时转不过弯子,我相信他们会通达理。”

    侯卫东与王辉握了手,亲自将其送到县招待所的大门口。

    与王辉接触数年,侯卫东对王辉能力很了解,既然接了招,就应该有办法,压在他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暂时放了下来。

    回到寝室,侯卫东痛痛快快地洗了澡,忙了一天,让水直冲脑门子,很快,全透了,疲乏也就一扫而光,洗澡之时,听到手机响个不停,他原本想出去接手机,又心道:“这手机真是个绳索,让人时刻不得安宁,不理。”

    来到客厅,原本不想瞧着那手机,在屋里转了两圈,却终究还是拿起了手机,来电显示是段英的号码。

    他把手机拿在手里,看了好一会。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