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九章成津行(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侯卫东接电话之时称呼了一声“周书记”,当时蒋湘渝就在侯卫东边,自然听得清清楚楚,随后吴英又接了电话,并在电话里为侯卫东开脱。--凤舞文学网--

    “这女的是什么人,需要动用市委书记专职秘书来陪同,而且周昌全对刚才之事显然很重视。”蒋湘渝原先以为就是侯卫东的朋友,周昌全电话打过来以后,他就知道这位中年妇女才是正主,而且份绝不简单。

    “作为一县之长,对于今天的事深感歉意,我在政府招待所备下薄酒一杯,代表成津县为侯主任一行压惊。”

    蒋湘渝一直想结交侯卫东这位市委书记的边红人,无奈一直没有找到突破口,今天这事处理得好,将会由坏事变成好事,即可以接近与侯卫东的关系,又可以顺便再给常务副县长李太忠上一点眼药。

    这一次到沙州,吴英下定决心飞石镇,这是回顾之旅,很私人的旅行,她不想过多地跟官场人物接触,道:“这家清真馆子是百年老店,很有名气,味道也不错,就在这里吃,不麻烦县里了。”

    侯卫东听懂了吴英的意思,道:“蒋县长,你让楼下公安回去吧。”

    蒋湘渝扭头,严肃地对跟在边的公安局领导道:“这件事要按照侯主任要求,不管涉及到谁,都要依法严肃处理,处理结果明天报给我,还要给市委办报一份。”

    他又语重心长地道:“同志们,今天这件事是一个教训,成津要展,社会治安要摆在第一位,你们回去召开班子会认真研究如何为经济社会展保驾护航。”

    公安局的几位头头就频频点头,蒋湘渝挥了挥手,道:“你们散了吧。”

    蒋湘渝对站在一旁的清真馆子老板道:“老马,今天有贵客。你要把祖传手艺拿出来,别给成津县丢脸,你的牛排汤很有特色,一定要加上这道菜,我等一会要亲自品尝,味道差了就是在贵宾面前砸成津县的牌子。”

    话说到这个份上,侯卫东有些无可奈何地看了一眼吴英,见吴英轻轻点了点头,这才向蒋湘渝出了邀请。道:“蒋县长,中午我和朱老师都要开车,就不能陪你喝酒了,改天有空,我再敬你。”

    蒋湘渝名字里有湘有渝。--凤舞文学网--但实际上典型的本土干部,八十年代招聘干部出,一步一步从乡镇驻村干部做起,县里干部的每一步阶梯基本都走到,只是速度比较快,四十岁不到就当了县委副书记,四十五岁成为成津县长。如今县级正职一般都要异地任职,他是唯一在本土本县出任正职的人物。

    一行人刚落座,蒋湘渝接到了常务副县长李太忠的电话:“蒋县长,今天是岳父八十寿辰,怎么把给扣了,是什么了不起地大事?”

    蒋湘渝拿着手机走出了包间,低声道:“今天惹了祸,他在宾馆门口和沙州市委办侯卫东有了纠纷,还带着人冲到清真馆子打人,你说怎么办?我只能先让公安局将人带回去。这也是保护太忠。”

    李太忠道:“那我现在过来。与侯卫东见面,解释一下今天的事。”

    蒋湘渝劝道:“侯卫东是堂堂沙州市委办副主任、大秘书,带着客人到成津来,被带着人追打,丢了面子,现在正在气头上,你别过来。否则大家都下不了台。我会慢慢做劝解工作。”

    李太忠已了解到况,知道在成津宾馆是侯卫东先动人。气呼呼地道:“侯卫东怎么能这样,动人,这分明是恶人先告状。”话虽然说得硬,他其实还是顾忌侯卫东的份,泄一通以后,道:“算了,我暂时不过来,等侯卫放出来,他姥爷还等着他。”

    挂断了电话,李太忠回头对老岳父道:“爸,你别生气,是一场误会,没有事,一会就出来。”

    他安慰着老岳父,心里却是暗道:“蒋湘渝不是好东西,刚才吃饭之时明明接到了侯卫东的电话,却瞒着我,这是什么意思?”

    蒋湘渝劝住了李太忠,笑呵呵地走回了包间,坐下以后,对侯卫东道:“才把人关到派出所,讲的人就来了,成津是个小地方,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反而很复杂,侯主任在益杨当过委办主任,最清楚下面的事。”

    如果涉及自己的事,侯卫东多半就让蒋湘渝把人放了,只是此事有吴英在边,吴英没有说话,他就不表态。

    蒋湘渝又对吴英道:“这位大姐怎么称呼?今天让您看成津的笑话了。”

    吴英是真的不想暴露份,道:“我姓吴,小宁和朱小勇是我地女儿女婿。”说到这里,她便停住这个话题,道:“这个清真馆子是百年老店,二十多年了,菜品也没有多大变化。”

    听到吴英如此说,蒋湘渝道:“您以前在成津工作过吗?”

    “我在成津当过知青,有时候就到这个清真馆子来吃饭,当时这个清真馆子还是两间平房,那个马老板也刚结婚。”

    蒋湘渝神明显放松,他对进来的服务员道:“让你们老板过来一趟,这里有老朋友。”

    清真馆子的老板面皮黝黑,看上去比吴英至少大十岁,仔细看了看吴英,不好意思地道:“当时知青都喜欢在我的馆子聚餐,你们人数多,我实在记不起来了,二十多年了。”

    吴英道:“我还记得你,有一次我们一个队的知青到你这里来吃饭,还和你摔跤,以后我们来你都要免费送点卤牛筋,一晃就是二十多年,时间过得真快。”

    清真馆子老板一拍大腿,道:“我记起来了,你是和项勇一起来地,当时你是一根长辫子,老长。”

    提到项勇,吴英神一黯。

    清真馆子老板也不多说,只是搓着手,道:“哎,二十年了,哎。”

    当年项勇是知青中名动全县的人物,是飞石镇那几个知青点的头头,每次进城都要带着三朋四友到清真馆子来吃一顿,有钱就花,没有钱就想吃白食。

    城里大多数馆子都是国营的,只是这个清真馆子涉及到少数民族,便被留了下来,是唯一的私人馆子。

    有一次为了吃白食,项勇就和清真馆子老板的小马老板比赛摔跤,清真馆子有两个家传手艺,一是主业餐馆,二是摔跤,在成津很有名气,此时项勇挑战,当年的马老板年轻力盛,两人就在土坝子里拉开了战场,原来大家都是来看项勇地笑话,孰料清真馆子传人连输了三场,被摔得七荤八素,心服口服。

    项勇的事,是吴英心中永远的痛,虽然应该给项勇的政策,蒙豪放早就给了,可是这痛,却如一根刺入中的刺,虽然渐渐与体合在一起,却永远是独立而真实的存在。

    吴英想着当年旧事,蒋湘渝心里却惦记着另一回事,尽管周昌全没有来,在侯卫东面前给李永忠使使绊子,也是一件不错的事,他就对清真馆子老板道:“老马,今天来闹事的人你认识吗?”

    李太忠的儿子李开有两家磷矿,手下有一群马仔,在成津县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名声在外,蒋湘渝如此问,是故意将话题引向李。清真馆子马老板自然不清楚蒋湘渝的弯弯绕,道:“我认识,李也常到馆子来吃饭。”蒋湘渝道:“县里想请一些展环境义务监督员,老马是成津县传统餐饮地代表,我派人送监督卡过来。”

    酒足饭饱以后,蒋湘渝提议道:“侯主任,我派县委办地同志陪同你们,有人跑个脚,要方便一些。”

    侯卫东已经很清楚吴英的态度,道:“不必了,我们吃完饭后,随便转一转就回沙州,蒋县长事多,别管我们。”

    送至车门口,蒋湘渝握着侯卫东的手,道:“今天中午确实是特殊况,李的外公满八十岁,他喝了酒,人又年轻,难免火气大,他爹李太忠是常务副县长,主抓农村工作,天天朝大山里钻,对儿子的管教了少了些,我作为县政府一把手,代表太忠向侯主任道歉,改天我和太忠一道,到市里来亲自给侯主任道歉。”

    离开了县城,走了二十来里,水泥路面就变成了泥结石路面,又走了十来分钟,就开始爬山,绕着狭窄的盘山泥结石公路一圈一圈朝上爬,右边是越来越高的山坡,让人看着心惊。

    爬了半个小时,上了山顶,顿时豁然开郎,山顶颇为宽阔,倒与上青林有几分神似。

    上了山,山坡景色二十多年没有变化,时间在这里走得慢了,吴英心里是五味聚集,朱小勇开车在前面带路,一路走走停停,最后来到了一处叫不出名字地山弯。

    吴英从车后拿了一把铲刀和香烛,铲刀和香烛是在岭西买地,当时蒙宁不知母亲为何要买这两样东西,此时便有几分明白。

    进了山弯,又沿着山道走了一会,穿了一个林子,吴英走一会看一会,约半个小时以后,终于在一个小山坡前停了下来。

    两座墓地,杂草足有一人多高,吴英来到一座墓前,用手拔开杂草,露出一块石墓碑,上面刻着几个大字:“知识青年项勇之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