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二章年关(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感谢:祝梅是十八,不是十六,十八姑娘一朵化,特此更正,感谢钟历史。--凤-舞-文-学-网--

    在办公室心神不定地坐了一会,侯卫东都在琢磨着祝梅的事:“祝梅是聋哑人,同时也是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女孩子,到了十八岁,有了自己的感需要,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他给大哥接连打了电话,侯卫国当了多年刑警,这事在他眼里就是一件小事,轻松地道:“老三,你别着急,就是小年轻离家出走,我们经侦支队不务正业帮着你找人,能出什么事?”侯卫东肚里上火,道:“大哥,祝梅不是一般的孩子,她是聋哑人,如果出了什么事,祝书记就难过了。”

    祝焱也是心急火撩的,电话一个接一个,道:“卫东,给我抓紧点,就是把沙州搜遍了,也得把祝梅找出来,这孩子从小得了那病,没有享过福,不能让她出意外。”

    祝焱在办公室脸青面黑,秘书来催了几次,他才勉强打起精神来到了常委会议室,今天是茂东撤地建市的第一次常委会,要研究人事方面的工作,他作为分管组织的副书记,今天必须到场。

    进入常委会议室的时候,他黑着脸又给侯卫东打了电话,“有什么消息立刻给我打过来,我开了常委会就朝沙州走。”

    祝焱在茂东已经颇有威信,今天涉及人事工作,多数常委都有自己的小九九,祝焱就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此时见他脸色铁青着,都在猜测发生了什么事

    侯卫东接了祝焱电话,又给侯卫国打了过去,侯卫国道:“别催了。我把东城派出所也动员起来了,所长就是罗金浩,你的师兄,他把所里民警都派出去了,如果祝梅到了沙州。绝对跑不掉,但是如果不在沙州,事就不好办了。”

    侯卫东又接着打祝梅手机,仍然关机,“这个女孩子。怎么把手机关掉,真让人急死了。”

    小佳开着车,副驾驶位置上坐着聋哑学校的杨老师,杨老师是老杨校长的女儿,平时与小佳关系不错,她们两人将沙州的广场以及公园转遍了,结果一无所获。

    “两个年轻人。谈恋会到什么地方去?”小佳拿到驾驶证以后。侯卫东的那俩蓝鸟车就由她在开,平时侯卫东上下班都坐马波地车,也没有时间来开车,小佳天天摸车,车技进步快。

    小杨老师道:“聋哑孩子都自尊,按我的经验和对祝梅的了解,她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最有可能到风景优美的地方。--凤舞文学网--”

    小佳道:“城里地公园都找完了,还有什么地方?”

    两人都慢慢地想着。突然异口同声地道:“铁屏山。”

    铁屏山就在城边,平均海拔在一千左右,是沙州近年来打造的一个新景点,山上有望城台、农家乐等设施,还开了公共汽车。正是谈的好地方。

    沿着盘山路而上。她们俩将每个景点都没有放过,到了半山坡。迎面就见到一家大的农家乐,绿树成荫,看上去好。进了山门,老板娘迎了过来,小佳很聪明地道:“我约了朋友,记不清哪一家了,一男一女。”

    此时是中午时分,又不是周末,生意并不好,老板娘对到来的客人记得很清楚,她想起派出所地电话,狐疑地看了小佳一眼,朝里面指了指,道:“有啊,就在里面,小女孩真漂亮,可惜是哑巴。”又好奇地问道:“他们是什么人?这么多人在找。”

    小佳闻言是哑巴,心中一喜,道:“没事,我们是朋友。”

    这个农家山庄依山而建,最外面弄了一个平台,在能见度高的时候,在平台上可以俯瞰整个沙州城,只是现在天气冷,平台上除了一对年轻人就再也没有其他人。小佳跟着老板娘到了门口,她对老板娘道:“谢谢你,他们的帐我来结。”

    等到老板娘离开,小佳对小杨老师道:“我们注意方法,给两人留点自尊。”

    她又迅速给侯卫东打了电话,侯卫东在电话长舒了一口气,道:“太谢谢你了,回家我们洗衣服。”小佳轻轻地电话里“呸”了一声。

    那个男孩子正在低头发着短信,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抬头却见到了两名陌生女子,小佳道:“我是祝梅的姐姐,你坐着别动,我有话给你说。”

    那男孩子正在王析宇,他以“风之子”的网名与“快嘴小梅”聊了一年多时间,两人天天都要在网上会面,一不上网,就如隔三秋,他数次邀请“快嘴小梅”见面,“快嘴小梅”都没有同意,在新佳节来临之际,他又发出了邀请。

    快嘴小梅道:“网友都是见光死,我怕你见到我会吃惊。”

    风之子见过小梅的照片,当然他记不起曾经在店里见过她,他笑道:“肯定会吃惊,因为本人比照片要漂亮十倍。”

    面对这甜言蜜语,小梅打了一串感叹号,最后写道:“见光死就见光死,我们总是要见一面的,对了,一定要记着将手机充满电,我到了沙州给你发短信。”

    这一年来,王析宇并不知道快嘴小梅是聋哑人。祝梅数次想说,又没有勇气。

    王析宇在车站接到了祝梅,远远地见到了围着白色围巾地祝梅,他只觉眼前一亮,现实生活中地快嘴小梅比网上照片更加清丽,一尘不染如古墓派的小龙女,对,就是小龙女。

    他刚要迎上去,手机就嘟嘟响了起来,抬头看时,快嘴小梅扬了扬手机,又用手指了指手机。

    “我真实名字叫祝梅,是聋哑人。哈哈,别吓着你吧。”祝梅竭力让自己显得轻松一些,发过短信,就紧盯着王析宇的脸。

    看着王析宇,祝梅心中莫名地有些失望。第一个念头就是:“怎么这么矮。”除了在聋哑学校的伙伴,她接触最多的就是父亲同事以及爷爷的下属,这些人在社会上都有一定地位,神、穿着、打扮都有些品味,在祝梅心中。正常男人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而王析宇,虽然是自己最亲密的网友,从照片看起来还不错,可是当看到真人之时,她还是略为失望,从衣着,气质、相貌来看。王析宇都不是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至于心目中地白马王子是什么样子。她也并不清晰,但是至少得有几分与父亲祝焱相似,或者就如卫东大哥一样。尽管如此,她还是希望王析宇能接受自己是聋哑人这个事实,她心里想道:“如果他能愉快接受我是聋哑人,我应该怎么办?”

    王析宇穿一件西服,还在领带上别了一个领夹,头发吹成了流行地大背头,这样一打扮。自我感觉有些港台明星的味道,他明白祝梅真是聋哑人以后,被惊了一大跳,原本想掉头就走,可是看到了祝梅清丽脱俗的容貌。宁静的气质。又挪不开脚步。

    他发短信地速度远不如祝梅,想了想。还是发了一条短信,“铁屏山。”

    祝梅接到短信,点了点头。

    两人坐上了出租车上了铁屏山,祝梅握着扰,她将手机卡换了一张,一来隐,二来可以方便自己发短信,她对这一次离家出走充满了憧憬。

    和白马王子对于一位十八岁地少女具有着无何伦比地冲击力,尽管她是一位聋哑女孩。

    见到了风之子的真,祝梅一路上却一直没有再发短信,无言无语无短信地上了铁屏山。到了农家乐,两人坐下来,祝梅发短信,王析宇用笔写字,用这种熟悉地方式交谈了一会,见面之时地尴尬气氛才渐渐好转。

    看着祝梅明亮如秋水般的眼睛,王析宇心里格外矛盾。

    城东派出所,侯卫国坐在所长罗金浩的办公室里。罗金浩除了让手下出去找,他又让两位驻段民警挨个给辖区内的酒店、餐饮业打电话。

    当打到了铁屏山的农家乐之时,女老板道:“有一男一女,男的只有一米六左右,女的是个乖妹子,我不知道是不是聋哑人,行,我去看看。”她又多了一句嘴:“这两人做什么地,是不是坏人。”

    驻段民警没有回答他,道:“你去给女地说两句话,看是不是聋子,整明白了给我打电话。”等得知了里面是一个聋哑女孩子,侯卫国跳起来,道:“我这就赶过去。”罗金浩道:“我跟你一起去。”

    两人开着一辆警用便车,一辆警车,风驰电掣地朝铁屏山开去,要接近那个农家乐,侯卫东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小杨老师手语很利落,与小佳比划了一番,小佳在纸上写了一句:“我是侯卫东人,张小佳。”

    祝梅这一次是为了而离家出走,或者说为了背着监护人走出了家门,这次走出对于她的意义,甚至朝过了,她没有料到这么快就会被人找到,她回敬了小佳一个无可奈何的微笑。

    门外响起了急促的刹车声,侯卫国是便装,罗金浩着警服,两位警官牛高马大、目光犀利地站在了王析宇面前,把王析宇一下就弄懵了,他站起来,望着罗金浩与侯卫国,结结巴巴地道:“我没有做坏事。”

    祝梅看着与侯卫东颇有几分相似的侯卫国,很快就明白了这肯定是父亲的安排,她有些无奈又有几分轻松地看着三个男人。

    侯卫东给小佳手机上发了短信:“祝梅,你这样做不对,让你爸爸这么担心,你除了是你自己,还是爸爸的女儿,这一点别忘记了。”

    祝梅看了小佳手机上的短信,无语。

    罗金浩拍着王析宇地肩膀,道:“我是东城区派出所罗金浩,你好好经营小店,别学着人家搞浪漫,那是有钱人的玩意。”又道:“我管你们那个辖区,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

    祝梅乖乖地跟着小佳回到了新月楼,她的初恋在网上开花,却迅速在第一次见面中烟消云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