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新工作(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高副县长办公室回到了科委,侯卫东的办公室在最里的办公室,必须依次从其他办公室走过,侯卫东从办公室走过,顺便就可以将每位同志的表现看得一清二楚:周永泰烂醉如泥,被送回了家,办公室自然是大门紧闭。--凤舞文学网--书院小宁主任伏在桌上,似乎在睡觉,信息所王所长正在与另一位女同志凑在一些聊天,还有两位老同志伏在桌上抄抄写写。

    科委这种状况也有着深层次的多种原因,积习所致,并非短期可以改变,侯卫东与周永泰谈了话,又看了些文件,对此多少有些了解,他知道在许多制度、物质问题没有解决之时,这种现状无法解决,他摇了摇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喝了一会茶,将科委订阅的报纸拿起来随便翻了翻,将一个月左右的人民报和岭西工报看完,他随手看了看表,吓了一跳,不知不觉中,时间已到了下午三点。

    侯卫东不由得就想起了朱自清关于时间的散文,暗道:“假如一个人活一百年,也就是三万六千多天,而我们却将有限的时间随意地浪费,时间在不经意间就永远的溜走了,再也没有追回来的可能,据说一个物体的速度达到光速,时间便会便慢,但是以现在科技,有生之年他不可能达到光速,所以属于自己的时间将永远地失去了。”

    想到这大好光就消磨在报纸和繁琐无意义的小事上,侯卫东心里就有莫名的烦躁。

    三点半钟,侯卫东走到办公室,小宁主任仍然伏在桌上,他弯着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小宁主任如泰水一般岿然不动,他加重了些。敲打声便大了许多。这才将小宁主任惊醒。

    小宁主任眼神很矇眬,当然这不是见到恋人的矇眬眼神,而是喝酒过量的迷离,他瞬间有些迷糊,没有认出站在面前之人是谁,等到看清是侯卫东时,连忙站了起来。

    看其状态。侯卫东就知道他中午肯定喝了酒。若是在新管会,办公室这种窗口部门肯定是不充许这种事发生,如今况不同,他的尺度就放宽了许多,心平气和地安排道:“你给政府写一份请示,购买一台电脑,领导已经同意了。”

    小宁主任当了多年办公室主任,这点小文章自然是小菜一碟,等侯卫东离开。他取过稿纸,没有草稿,一挥而就。

    “好漂亮的一笔字。”侯卫东看到小宁主任的稿子,由衷地赞美了一句,“我读大学地时候开了书法课,不过我没有写字地天份,现在都是一笔烂字,以前在委办的时候被季书记批评过好多次。

    ”

    小宁主任是沙州书法家协会的会员,对这一手字很是自付,听到侯卫东表扬。自嘲道:“如今报材料都要求用印刷体,领导们根本不看手写体,字写得好没有什么用处,字是敲门砖的概念已经过时了。书院只能自愉自乐。”

    此篇稿件从格式到内容都没有任何问题。加上文字漂亮,看上去很是赏心悦目。侯卫东提起笔就签上“发”,写完之后,他仔细看了看这个“发”字,他的字也不差,还算中规中矩,但是与小宁主任的书法相比还是颇有差距。

    小宁主任拿着侯卫东签过字的文件,便一摇一晃地走了出去,侯卫东看着他地背影,暗中拿小宁与易中成相比较:“小宁主任与易中成是质完全不同,易中成有着易中岭地背景,是必须要调离的,小宁缺点是小节,可以容忍。--凤舞文学网--”科委与新管会虽然都是正科级单位,但是两者却截然不同,新管会手下有几十号人,用来换掉易中成的人选并不缺,科委却只有几个人,细细数来,还只是小宁主任最适合当办公室主任。

    五点钟,侯卫江提前离开了办公室,他是一把手,所以不用请假,关门走人,很自由。到梁必发院子开了蓝鸟,在城里转了一圈,不知不觉中,他将车开到了南郊,穿过了新管会的地盘,然后从步高楼盘前到达岭西高速路口,到了高速路口,他下了车,出神地看着曾经挥酒过汗水的新管会。

    步高的楼盘已经封顶,外墙砖红白相间,已经基本贴完,看上去已如十六七岁的小女子,少了几分青涩,多了些靓丽。而李晶的楼盘仍然如绣笋一样往上长着,两个楼盘隔着一条宽阔公路,很有几分岭西楼盘的味道。

    整个新管会地规划凝结着侯卫东的心血,新楼盘的布置更是与侯卫东密不可分,正要出硕果的时候,一纸调令,侯卫东就从火朝天的新管会调到了科委,人生之无奈,侯卫东深深地体会到了。

    等了一会,一辆桑塔纳也开到了高速路口,下来

    青林镇的老熟人——火佛煤矿的周强,他极为地长,好久没有见到你了,昨天我还与秦书记吃饭,还特意谈起你,我们都是青林镇出来的,侯镇长还要多多关照。”

    周强是益杨小有名气的人,消息灵通得很,知道侯卫东由新管会调到了科委,但是他仍然按照以往在青林镇的称呼,这样就显示其亲和厚道。

    等了几分钟,交通局商务车开了过来,在益杨商务车很少见,交通局是第一个吃螃蟹地单位,曾昭强副县长也就没有开车,坐着朱兵的商务车。朱兵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他没有下车,在车上对着侯卫东和周强招了招手,道:“汉湖。”

    周强这才知道侯卫东要同曾昭强一起去汉湖,他他谈生意,不想过多的人知道,心道:“侯卫东是科委主任,跟在一起凑什么闹。”

    高速路益杨到沙州段原来开了两个道口,益杨道口和沙州道口,这种格局反而让沙州城郊大镇双江镇交通变得很不方便,双江镇一直是沙州的小花园,以色业名显于沙州,汉湖就在距离双江镇约十里地地方,高速路开通以后,由于交通不便。书院双江镇各行各业受到了极大地制约。在双江镇各界强烈要求之下,高管处终于同意双江镇开一个路口,今天节,双江镇路口终于通车了。

    双江镇道口开通以后,侯卫东从来没有下过道,总是飞速而过,今天是第一次从高速路口来到双江镇。

    双江镇不愧是色大镇。刚到场口。就见到一个装修得不错的美容院,几个涂着红嘴唇地女孩子穿着暴露,站在院外,用很惑的眼神、服装和体语言看着三辆小车,其中一个中年人便在路边招手。见三辆车没有停下的意思,中年人也不生气,又回到门口坐着。

    这一路上,侯卫东粗略估计,至少有十来家发廊和所谓地美容院。这些店外停着不少小车,看来生意还不错,在场尾,修着一幢二层小楼,上面挂着一个警徽,小院停着两辆警车,一楼灯光全无,只在二楼左侧几个大窗户有明亮灯光。

    侯卫东见到派出所这个样子,感到很奇怪,心道:“派出所怎么也开起了夜会。”不过他也没有深想。开着车从派出所旁边一晃而过。

    又开了近十分钟,来到了益杨到沙州老公路,以前从益杨到沙州并不经过双江镇,到了这个交叉口便直接拐弯进去了。而不用到三江镇。三辆车进了汉湖,没有停车。只是放缓车速,直接进了二号楼。

    汉湖还是那一个汉湖,可是少了风姿绰约地李晶,在侯卫东心中就骤然失色,没有了韵味。曾昭强、朱兵、侯卫东坐在沙发上喝茶聊天,周强则将女领班叫到了一边,指手划脚交待着。

    “周强是作煤矿生意的,请分管工业副县长曾昭强是正理,为什么要请交通局长朱兵吃饭,难道想转行了。”侯卫东一边说着话,一边在心里琢磨着。

    正想着,曾昭强就问朱兵,“老朱,周强的工程队素质如何。

    ”朱兵道:“这一次他们修了七里半的县道,经过验收,质量还算不错,如今他想到益陈路上搞一个标段。”

    曾昭强怀疑地问道:“他以前一直搞煤矿,有没有能力建路。”朱兵解释道:“周强对市场运作很熟悉,他从沙投司招了不少技术人员,技术上还可以,沙投司真是可惜了,三年前还这么红火的企业,居然就这样跨了。”

    他们说着工程上的事,并没有避着侯卫东,侯卫东听到益陈路,便知道自己的猜测大致靠谱。

    益陈路,是指益杨县到陈桥县地公路,陈桥县是茂云地区地人口大县,与益杨接壤,打通了益陈路,沙州就茂云就可以经过益陈路,至少可以节约三个小时,正因为此,当县委副书记杨森林提出益陈路的工作建议以后,沙州与茂云方面都相当支持。

    相关手续办下来以后,县委副书记杨森林已经变成了县长杨森林,成了益陈公路建设指挥部指挥长,曾昭强是副指挥长,朱兵则是指挥部办公室主任。

    曾昭强与朱兵谈了几句工程上的事,曾昭强便对侯卫东道:“县委乱弹琴,老弟这种干才,怎么舍得放到科委这种部门,老弟,你要多想想办法,我建议你调到茂云去,有祝书记提携,几年时间就是县领导了。”

    侯卫东含糊地道:“我也正在想办法,这种事急也不行。”

    曾昭强又道:“我知道你心里不爽,早就想约你出来散心,一直忙着益陈路的事,今天终于有空闲,又恰巧遇到你,我们几兄弟好好喝一顿

    解千愁,醒来又是一条好汉。”

    侯卫东道:“曾大哥说得好,今晚大醉一场。”

    周强安排妥当,笑着进来,道:“今天上午我就与汉湖这边联系了,他们特意空运了鱼与刀鱼,这两种都是长江四大名鱼,另外就是河豚和鮰鱼,河豚太毒了,我不敢吃,鮰鱼没有弄到。”

    曾昭强笑道:“既然有长江名鱼,我们今天就好好吃一顿,朱局,你别跟我提工作上的事,陪着侯老弟醉一场。”

    一道道美味摆在桌上,果然不愧为正宗的长江河鲜,嫩汤鲜,曾昭强职务最高。道:“先吃鱼。等一会喝酒,几杯酒下肚,味觉就被破坏了,简直就是暴殓天物。”

    这句话正对了侯卫东的心思,他觉得河鱼实在鲜美,也就不客气,专心地品尝美味。不一会。鱼与刀鱼盆子就见了底。至于其他河鲜,味道不及这两样,平时也经常吃,根本未曾动过。

    等到鱼与刀鱼见底,曾昭强笑道:“喂,大家停筷子,周总,把酒倒上。”等酒倒上,曾昭强道:“这一段时间侯兄弟受了委屈。第一杯酒就祝侯兄弟早脱困。”

    曾昭强是大块头,平里在台上是很严肃很有气势的,今天以他副县长的职务,能说出这样地话,还是让侯卫东很是感动,端起酒来就是一阵猛碰。

    虽然曾昭强曾经说过不谈正事,周强心里却一直惦记着此事,趁着曾、朱两人喝得高兴,还是提起了益陈路的事

    对于曾、朱两人来说,只要有资质和资金。谁来做工程都差不多,周强招了沙投司不少技术人员,混得有资质,这一点曾昭强是相信地。只是对于周强地实力他还有些怀疑。他道:“周总,我有话就直说了。修路可是需要资金的,如今煤炭不好卖,你有没有垫底的资金。”周强手里的火佛煤矿原本青林镇的煤矿,后来企业改制,他花了一百七十来万将煤矿买了下来,谁知道煤价却是节节走低,如今火佛煤矿货场的煤堆得如小山一般,他的钱已经亏进去不少。

    听曾昭强提起资金,周强道:“我手里还有些钱,另外,我正准备将火佛煤矿出手,火佛煤矿资源丰富,设备亦好,已有好几个老板想买我地煤矿,只是价钱还没有谈妥。”这一番话就是强撑着面子,如今煤炭行业极不景气,谁愿意来买煤炭,如今是周强为了筹款接工程,四处求着人家将手里地火佛煤矿接过去。

    曾昭强分管工业,对于煤炭行业的困境知道得很清楚,道:“你能卖出去就是烧了高香,还怎么与人谈价钱。”

    周强知道瞒不过曾昭强,道:“火佛煤矿不一样,资源很厚,等到行一好,迟早要赚钱,如果不是这个工程急等着用钱,我也不会想着卖煤矿。”修一条路,赚的是现钱,而煤炭行到底什么时候能好起来,周强心里没有底,所以他急于从煤炭行业中脱,抓紧时间多修路,赚取现钱。

    侯卫东是从石场上挖到地第一桶金,素来对资源企业有独钟,听到这一番对话,心思倒活动起来,暗道:“火佛煤矿倒是不错地煤矿,如果买下来,以后肯定有搞头。”他就试探地道:“我在新管会的时候认识了不少大老板,可以帮你问一问。”

    周强眼睛一亮,道:“那太好了,就麻烦侯主任了,你知道我地电话吗,有消息就急时给我联系。”侯卫东看到他的神,心道:“周强如此急切,看来可以砍砍马腿。”

    朱兵在一旁道:“既然侯主任愿意帮忙联系,周总还不多敬两杯。”周强便举起酒杯,道:“这事就拜托侯主任了,有了消息就跟我联系。”

    酒酣饭饱,周强道:“汉湖这边新来了几个按摩师,技术很好的,领导们平时太累了,今天就放松放松。

    ”

    周强与曾昭强是靠着秦飞跃搭上关系地,上个月,曾昭强到南方去,周强一直跟随左右,回来以后,关系就拉近了,所以周强才敢于来投益陈路的标段。

    曾昭强道:“做做正规按摩还是可以的,别搞其他花样。”

    侯卫东与曾昭强在汉湖一起玩过,见曾昭强答应了,他也没有反对,不过他想起派出所的灯光,心里隐隐不安,跟着小妹朝外走,他莫名其妙地想起了秦飞跃的事,当年秦飞跃正是在很安全的地方被派出所堵住了,所幸他并没有被当场抓住,否则他亦就不可能东山现起。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