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新单位(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下电话,侯卫东继续喝着张军送的特供酒,酒虽然没确实是好酒,不过从口感来判断,并不是茅台酒厂特供酒,全国人民都在喝茅台,而正宗的茅台酒厂产量有限的,以张军的份,他是弄不到茅台特供酒的,况且,有没有特供酒都是一个问题。--凤舞文学网--

    吃完饭,侯卫东对周永泰道:“我下午有事,不来了。”

    周永泰仍然是笑呵呵的,他习惯地用手扶了扶眼镜支架,道:“侯主任,你在新管会累够了,也应该放松放松,科委平时也不有什么急事,你就放心休息,单位上的小事我就办了,有大事给你打电话。”他幽默地补充了一句:“科委几年都没有大事发生了。”

    办公室主任小宁积极主动地道:“我去叫一辆出租车。”

    侯卫东喝了不少酒,也不想动车了,便跟着小宁主任出了餐厅,一辆出租车停在小宁边,他从皮包里取出十块钱,飞快地递给出租车司机,然后对侯卫东道:“侯主任,你好好休息。”等到侯卫东上车之后,又双手递过来一张薄卡片,道:“这是科委的通讯录。”

    出租车发动以后,侯卫东取过小塑料片看了看,科委六个人皆没有手机,清一色的传呼机,他暗道:“以后只需要看能讯录,就知道哪些单位好,哪些单位差。”

    进了沙州学院的校园,想着从上海赶回来的小佳,他心里的酸楚这才慢慢地消去,刚刚走到大道旁地小栖园。就见郭师母陪着郭教授在里面锻炼,脑阻塞的病人需要锻炼受损的肢体,否则肌功能将丧失,所以只要天睛,郭师母便陪着郭教授在校园内散步。

    郭师母见了侯卫东,很亲地道:“小佳很勤快。才从上海回来,就在家里给你洗毯子、被单,你赶紧到绿园去买点蔬菜水果,再带点好吃的回去。”郭教授在一旁道:“这孩子懂事。我们与她只见过一面,她居然能想到给我们带礼物。”授着实老了一头,脸上的老脸斑突然间就增多了。

    小佳地礼物很薄,就是上海产的糖果,不过礼轻意重。郭教授夫妻都很是高兴。

    侯卫东离开以后,郭师母一直看着侯卫东的背影。很有些眼谗,她对老伴道:“小侯也是好孩子,事业有成,人也好,我们兰兰怎么没有福气。”

    想到这事。她有些着急地对老伴道:“兰兰回来,你要劝一劝她,别老是想着以前的事。那种无无义地男人,哪里值得她这么伤心,老头子,这是大事,你可别马虎了,你说的话她听得进去,你一定要抽时间给她打电话。--凤-舞-文-学-网--”

    郭教授道:“兰兰是我的女儿,她的终大事我能不着急,不过你千万别在兰兰面前提那个男人,否则她会不高兴。”

    郭师母就在一边叹气。

    郭教授安慰道:“老婆子,你别太着急,兰兰跟我说过,她是要结婚的,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

    “唉,女儿是妈地心头,她不结婚,我怎么能不着急。”

    侯卫东进门之后,一眼就见到阳台上晒着的被单,卫生间里还有洗衣机地转动声,他叫道:“老婆,快滚出来,让老公看一看。”

    小佳听到开门声音,就从卫生间里跑出来,她站在门口,歪着脑袋,打量着自己老公,道:“你气色还不错,比我想象的好多了,我还以为你是霜打的茄子。”

    侯卫东看着小佳的头发,道:“什么时候把小波浪弄成大波浪了。”

    “回家前弄的,这在上海最流行了。

    ”小佳随口应了一句,又道:“我早就想回来了,恰好遇到学校搞活动,我们班上排了节目,不准我请假,听说调到科委,我就担心你想不通,看到你精神饱满,我也就放心了。”表达了这种观点,可是小佳却总觉昨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今天见到老公气色确实不错,这才稍稍放心。

    侯卫东知道小佳急着赶回来地原因,他故意轻描淡写地说道:“革命没有高低贵之分,都是为人民服务,更何况调到科委又不是被流放宁古塔,你放心,老公我是心志坚强的好同志,不是温室里的花朵,这点小事还打不倒我。”

    “周姐听说你地事,建议你赶快调到益杨来。”正说着,侯卫东已将小佳拥在了怀里,小佳被这个温暖的拥抱融化了,不过口中道:“等一下,我把围裙取下来。”等到侯卫东的手开始不老实了,小佳又道:“别急,我还在洗毯子。”

    侯卫东原本就有三分酒意,此时意更是昂扬,耍赖道:“快用来安慰老公受伤的心。”

    小佳道:“麻。”双手却紧紧抱着侯卫东的脖子。

    等到两人从上起来,已是下午两点,小佳肚子一阵轰鸣,着实响亮,侯卫东惊异地道:“你没有吃饭?”小佳此时是依人的小鸟,靠在侯卫东怀里,道:“本来有些饿了,你回来又忘了。”

    侯卫东想到小佳急急忙忙从上海赶到益杨,现在还饿着肚子

    着实感动,翻起来,道:“我陪你出去吃饭。”盖着子,道:“我不想出去,下点面条吧。”

    “你等一会,我去弄点好吃的。”侯卫东迅速穿上衣服,他俯下去,亲了亲小佳的鼻尖,道:“我去砍一只盐水鸭,很快就回来,你在上乖乖的地等着我。”

    在益杨,最好的盐水鸭在北城,侯卫东到校门坐了出租车,到梁必发的院了里将蓝鸟车取了出来,直奔北城。北城是益杨最老的商业区,也是老县衙的所在地,城里地传统手工业都集中在这里。

    章鸭子的摊点前,照例有人,侯卫东用铁夹子选了一只看上去不错的盐水鸭,等黑胖的老板娘如古代的刀客一样。利索地将充满着盐水和香料的鸭子斩成均匀地小块。

    两名穿城管黑服装的男子突然出现在章鸭子面前,一人道:“章鸭子,让你到那边去卖,怎么又摆在正街这边。主次干道是严摆摊的。”章鸭子道:“我在这里摆了十来年,怎么就突然不让摆了。”那人不耐烦地道:“让你走就走,废话还这么多,再不走,就把你摊子收了。”

    另一位面相要温和些的城管队员道:“老章,你赶紧转移。等一会县里当官地要到这里来视察,你不走。我们要着骂,请你配合一下。”

    章鸭子嘴里道:“我在这里卖东西是交的费的,凭什么当官的来了就不准我摆在这里。”他见另一名城管队员拿眼睛瞪着他,也怕这名脾气不好的队员真的收了自己摊子,就开始不不愿停下了生意。

    章鸭子正在收摊子。三辆小车就开了过来,停在了距离侯卫东一百多米处,车下下来有好几个人。都是侯卫东地熟人,县长杨森林、府办主任刘坤、建委主任张亚军、国房局长肖兵以及岭西建筑公司姚强等人就站在街道边,一边走,一边看着街道,这群人还对着一片老房子指指点点,讨论着什么。

    侯卫东暗道:“看这群人的架式,县政府肯定是想开发北城,这拆迁工作真是太大了。”

    祝焱在益杨当县委书记地时候,面临着建南郊与拆旧城的两种选择,考虑到拆旧城的工作量实在太大,就在南郊在这一片白纸上汇出最新最美的图案,侯卫案。

    等到这群人掉转头向侯卫向走了过来,侯卫东不愿意在这种况与这些人碰面,闪进了一间副食小超市,这门面看来生意不太好,老板舍不得开灯,里面显得很黑暗,与隔壁亮堂的门面形成了鲜明地对比。

    “这种状况只是暂时的,只要我愿意,随时都可以调走。”到了科委,侯卫东就离开了益杨权力中心,被益杨官场边缘化了,若是换作以前,这种事,多半会让他一起参加,此时,他只能在黑暗中冷眼看着这一群当权派,心里当然有着怨气,他就不停地进行着自我安慰。

    超市服务员是一个年轻肥女孩子,她是典型的婴儿肥,站在侯卫东边,她好奇地看了看外面地人,对边的侯卫东道:“那个人好象是杨森林,我在电视里看见过他。”侯卫东“喔”了一声,并没有答理她,那位服务员很饶舌,道:“我听居委会的宣传,说是这一片全部要拆掉,拆迁费每平米给三百元。”她口里啧啧有声,道:“现在南郊的房子卖到了七百元,北门还是城区,房价随便怎么也要四、五百元,果拆迁费不提高,街坊邻居们坚决不准拆。

    ”

    侯卫东道:“拆了旧房子,肯定要修安置房的,也不一定非得要钱,要钱和要房子,这两种方案是可以选择的。”

    “我听说安置房最小也有六、七十平米,有些人家现在住的是三、四十平米,还要补三十块的差价,按照北门这边的价钱,算五百元吧,都要补一万五。”

    服务员愤愤不平地道:“北门都是没有收入的居民和下岗工人,没有一家人拿得出一万五,再说,我们在这里住得好好的,凭什么就要拆了我们的房子给开发商,政府拆了房子,土地转手就要涨好几倍,这些当官的,肥得流油。”

    在街道边,刘坤穿着西服,头发也很整齐,气质比以前沉稳了许多,他与国房局长肖兵站在杨森林后,不停地说着什么。这一群人又在街道边站了一会,杨森林扭头与姚强说了一会,一行人坐上小车,左拐右转,消失在北门处。

    等到侯卫东买了两包瓜子从超市出来,卖盐水鸭的老板变魔术一样将卤摊子摆上,两个城管队员坐在商店旁抽烟,他们天天在街道上与这些小摊小贩们纠缠,只要没有特殊事,也不会刻意为难自己的管理对象。

    章鸭子摊前暂时没有生意,他还主动过去给两位城管队员递烟,三人说笑了几句,有顾客来买鸭子,章鸭子就飞快地回到自己的阵地前。

    开车回到了沙州学院,侯卫东心有些压抑。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