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四章角逐(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几点了。--凤舞文学网--”段英趟在上,看着屋顶,很幸福。

    侯卫东睁开眼睛,扭头看了看头柜上的闹钟,道:“还早,七点不到,再睡一会。”

    侯卫东伸手在抚摸着段英的小腹,哑然笑道,“昨晚三次吧,我们这是暴饮暴食,小心撑坏肚皮。”他们两人三次,每一次都特别疯狂,昨晚,不断变换着姿势,从卧室到客厅,再到卫生间,转战了几个战场。

    侯卫东这次很仔细地关闭了窗户,呻吟之声也就传不出去。

    段英睁着睛睛看着对面的墙,上面是侯卫东与小佳的大幅结婚照,男的英俊,女的漂亮,天造地设,格外地和谐。

    这幅照片很刺眼,段英默默地想道:“这是最后一次,这真的是最后一次。”

    想到这里,心里却是隐隐作痛,每次与侯卫东,她都反复告诫自己是最后一次,这也是她很疯狂的心理基础。此时,贴着这强健的男人体,淡淡而温暖的男人体如一座磁场,让她罢不能,在心里念着最后一次之时,心里就如一根针在刺着。

    她翻过,抱着边这个男人,口两团绵软就如大军的先头部队,紧紧抵着侯卫东。

    段卫东不知段英心里转了无数的念头。他把头缩在被窝里面,用脸蹭在段英口上,蹭了一会,口里就含着红润地,又咬,又吸。

    每个女人都有着自固有的敏感点,段英的前最为敏感,她被侯卫东咬着吸着,只觉小腹又有一阵收缩。一阵阵快感如水波一样在全漾开来,趁着侯卫东暂时松口之际,她带着决绝之心,又爬到侯卫东上面。用手撑着,这是最方便亲吻自己部的姿势。

    过了一会,侯卫东再次兴奋起来,下面是硬绑绑直立着。便对段英道:“你坐起来,就在上面。”随着段英的,道:“别怀疑我的战斗力,让我进来。”

    他伸手往前一摸。段英下面也是湿了一片。

    “嗯,啊,重一点。使劲。”

    当大战正在进行之时。侯卫东忽然想起了一事。他从头柜上取出手机,又嘘了一声。让段英呻吟声暂时停止,他对着电话吩咐道:“今天早上就不接我了,我用车再给你打电话。--凤舞文学网--”

    段英坐在侯卫东上,等侯卫东放下电话,便抓着他的肩膀,恶狠狠地道:“不许打电话。”又猛地起来。

    八点半,侯卫东与段英才穿戴整齐,段英站在镜前化妆,见到了镜前放着不少化妆品,都是雅蜜牌子,这个牌子是小佳的最。见到这些瓶瓶罐罐,她心里一阵发紧又一阵发虚,绪也低落下来,她对着镜子调整了一会,这才走了出来。

    大战之后,荷尔蒙一泄千里,侯卫东心不错,他从冰箱里取了些牛、面包和一些卤牛,招呼着段英坐下吃早餐。

    这间房子里充满着小佳的气息,这让段英很不安,她匆匆吃了几口,便完成了任务,道:“准备走了,王辉他们还在等着。”

    侯卫东打开防盗门,伸头朝外望了望,见走廊上无人,连忙走了出去。段英跟在侯卫东后,对他地动作很敏感,眼泪差点夺框而出,却强忍着。

    幸好这是教授楼,教授们的儿女们大都很有出息,都考上名牌大学,不再回益杨工作,所以教授楼里住的都是中老年人,多喜欢呆在屋里,走廊很干净,也很清静,没有碰上闲杂人等。

    坐上蓝鸟车,也就安全了,不会遇到楼上熟人,侯卫东暗自松了一口气。

    段英一句话也没有说,跟着上了车,当小车出了校门,段英努力让自己恢复了记者的职来表,平静地道:“听王主任地意思,准备精心弄一篇内陆地区县域经济发展的文章,就以益杨为标本进行认真分析。”

    侯卫东笑道:“那就没有新管会什么事了?”

    “新管会是益杨的一面旗帜,写益杨,怎么能少得了新管会,新管会的这一部分,准备让我来写。”

    段英将副驾驶顶上地镜子拉了下来,仔细看了看自己的脸,见无异常,又将镜子推了回去,说道:“杨书记到底是沙州市委办公厅出来的干部,很重视舆论宣传工作,一般来说,重视宣传的领导干部都有前进地空间,这是经验之谈。”

    侯卫东素来不多嘴,更不喜欢将工作上的事随便乱说,所以,他没有道出杨森林如

    宣传的原因,笑了笑,关心地道:“昨夜没有休息好间睡一会,否则会变老地。”

    听到这话语,段英眼睛里一下子就充满地泪水,她脸上伪装地职业模样就崩溃得稀里哗啦,道:“卫东,我们不能这样了,我有很深的负罪感,我对不起小佳,破坏了你们地家庭。”

    侯卫东没有想到段英突然绪失控,便将车停在路边,这辆蓝鸟的车窗经过处理的,里面可以看出去,外面却看不进来,他停车以后,将车窗摇了上去。

    段英痛快淋漓地流着眼泪,侯卫东耐心地递给她十来张手纸,当泪水流得差不多时,段英绪才稍稍好了起来,又拉下镜子补了妆,道:“走吧,王主任还等着我。”

    车子很快就滑到了小招待所附近,侯卫东停下车,道:“我就不过去了。”

    段英脸上神充满着忧伤,她并不知道车窗是经过处理的,却仍然侧抱住侯卫东,主动寻着他的嘴唇,使劲地吻着,她想咬破他的嘴唇,给他留点记念,又想到他上午还要工作,便忍住了。

    深吻之时,段英眼圈再红。

    “我你,永远永远你。”段英心志已坚,她用力抱着侯卫东,用下巴在他头顶上蹭着,短硬的头发将她刺得很疼,

    “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我心里永远留着你的位置,永远你。”说了这句,段英便毅然下车,她穿着短大衣,手里提着小坤包,不紧不慢地朝小招待所走去,再也没有回头。

    侯卫东没有言语,他将天窗打开,点燃了一枝烟,目光追随着段英的背影,当段英进入了小招待所,他将烟头猛地弹出去好远,一踩油门,车子便朝前开去,转眼便从小招待所的大门冲过。

    九点半,侯卫东与张劲、章湘渝一起,坐着单位的三菱车来到了小招待所。

    刚与王辉等人见面,宣传部刘部长县委办杨大金等人也过来送行,杨大金握着王辉的手,道:“王主任,在益杨多住一天吧,杨书记上午到沙州开会,中午就要赶回来,特意交待我,务必要请王主任留下来。”

    通过实地考察,以及从其他方面的了解,王辉对益杨新管会的印象很不错,他笑着拱了拱手,道:“刘部长、杨主任,侯主任,这一次回访,我们还要接着跑几个地区,任务很重,就不久留了,益杨各方面工作在岭西各县中是最扎实的,新管会发展得也最好,这次回访报告将体现这一点。”

    他又笑道:“客走主人安,请转告杨书记,感谢他的盛。”

    侯卫东默不作声,用眼角余光看着段英,两人目光在空中相遇,如触电一般,又飞快地躲闪开。

    等到王辉等人离开益杨,侯卫东便与新管会诸人回新管会,在路上,章湘渝愉快地道:“段英以前在丝厂工作,与刘坤耍朋友以后,才调到报社的,她从益杨报社又调到沙州报社,再调到岭西报社,这么顺利,不知跟那些领导的儿子们耍过朋友。”又道:“也不知刘部长看到段英是什么感觉。”

    除了侯卫东,车上几个人都笑得很开心,越是基层干部,口里的黄段子也就越多越露骨,其实也没有恶意,只是逞口舌之快,这也算是一种民间文化,侯卫东偶尔也会来上两段。

    可是这一次,侯卫东听到这话特别刺耳,他冷冷地道:“刘坤是我同学,段英是新管会客人,你少说两句,有意思吗。”

    侯卫东的语气很不善,把章湘渝弄得楞住了,他讪讪的停住了嘴,心道:“说段英又有什么了不起,莫非侯卫东与段英有什么关系。”章湘渝也就是随便一想,并没有意识到侯卫东真与段英有着密切的关系。

    车上气氛就很别扭,下了车,侯卫东脸色稍为缓和一些,道:“通知二级班子到会议室开会。”

    岭西报的记者刚走,岭西电视台专题部的记者就从高速路上下来了,刘部长亲自到高速路口迎接。

    这是刘部长通过自己的关系,特意从岭西电视台请来的贵客,他是代表着县长马有财来迎接这些客人,专题片的内容是益杨交通状况的变。

    马有财出任县长以来,就开始着力推动交通建设,几年来,益杨交通出现了巨大变化,基本建成了公路路网,方便了群众,也促进了地方经济的发展。

    益杨交通网的建设,算得上马有财的主要政绩之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