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安排(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卫东是新管会党组书记、主任,名副其实的一把手,十来天,并没有新官上任三把火,动静很小,只开了两次班子会,重新进行了分工,当然分工也只是根据实际况进行微调,由侯卫东主持全面工作,分管财务室,其他具体工作一切照旧。--凤-舞-文-学-网--

    坐了七、八天桑塔纳以后,侯卫东又重新调整新管会领导坐车,让张劲依旧坐那辆桑塔纳,而他则用皮卡车,算是私车公用。交通局下属驾校的王兵被调到了新管会,任侯卫东的专职司机。

    对于这个用车方案,张劲原本是坚决不同意,他宁愿与章湘渝同坐一辆小车,也不愿意坐这辆桑塔纳,侯卫东专门找张劲谈心,劝道:“新管会是益杨改革先锋,对外开放的窗口,新管会配车应该比一般部门要好一些,张主任就别客气了,我准备打个报告,再买一辆新车,这样出去办事,底气也足一些。”

    张劲道:“那这样,新车买回来以后,我再坐这辆车,现在我就去挤章主任。”侯卫东摆摆手,道:“算了,我有一辆现成的皮卡车,皮卡车越野能好,正适合南郊的路况。”

    张劲也就同意了新方案。

    侯卫东这样做是有三层意思:“第一层意思,谁坐哪一辆车是一把手的权利;第二层意思,他是尊重老同志的;第三层意思,能为单位弄一辆新车,这是本事。”

    他知道祝焱走了以后,益杨格局必然会有变化,有些事必须及时办。否则人走茶凉,能否办成还是未知数。因此,开了这次党组会以后。他让办公室写了一份买车请示,亲自找祝焱批了,然后派人送到财政局去,数天过后,就从岭西开回来一台进口三菱越野车,稳稳当当地摆在了新管会办公室门前。

    新管会为了给两为副主任配两辆座车,费了不少办法,最后政府只同意买一台,也就是张劲所坐的那一台,章湘渝所坐的则是从其他部门调剂过来的旧车。侯卫东过来主政以后,却轻而易举买了一台进口车,一般工作人员顿时感受到新主任地实力。

    当然,不同人对此事看法不同,张劲在益杨官场混了二十多年。见惯官场起起落落,深知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反而对新管会的工作有一丝隐忧。--凤舞文学网--

    侯卫东暂时不管具体事。每天看看以前地文件,然后开着皮卡车四处闲逛,表面上看起来轻松愉快,但其内心却充满着忧虑。

    而最诧异的人则算是新管会办公室主任易中成,他带着老婆到岭西去住院,岭西大医院的医术确实不错,手术相当成功,当老婆病稳定下来,他就将老婆交给岳父母,继续在医院观察。

    当他心愉快地回到办公室。新管会依旧,办公室依旧,但是整个办公楼却似乎充满着说不出来的异样感觉。

    坐在熟悉的坐位之上。易中成拉开桌子,打开精致的小罐子。这是他每天早上的特饮——正宗的西湖龙井,泡了茶,他瞧了瞧办公室副主任杨柳放在桌上的小坤包,心道:“杨柳一大早跑哪里去了,怎么不见露面。”

    正想着,杨柳施施然地走了进来,手中握着小笔记本,见到了易中成,问了问治病的况,这才谈起工作,道:“易主任,九点半在会议室开会,每个部门都要汇报季度工作况以有打算,你回来了就该你汇报,侯主任要求很严,只给每个部门十五分钟,你要捡重要地说。”

    这一番话,将易中成弄得莫名其妙,“侯主任,哪一个侯主任?”

    杨柳这才反应过来,“你还不知道?我们来新老板了,委办侯卫东调到新管会任一把手来了。”

    “啊,侯主任调过来了。”

    易中成是办公室主任,居然连这事也不知道,脸上有些挂不住,却又说不出什么,暗道:“杨柳怎么不给我打个传呼,让我也有个心理准备。”不过,对于汇报工作的事,他倒不怕,拿出笔记本,思索了一会,在本了上写了几个条条。

    新管会有三十来人,侯卫东来了十多天,大部分都认识了,今天见杨柳旁坐了一位“陌生人”,三十来岁,理一头短发,看上去很清爽,暗道:“这位一定就是办公室主任易中成了。”

    在益杨土产公司一案中,易中岭是一位关键人物,在震动沙州上下的这样一个大案中,益杨检察院明知易中岭有问题,却硬是没有将他拿下,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金蝉脱壳,由国企干

    了私营企业家。

    侯卫东当时受祝焱委托,专门到检察院联系这一个案子,对其中详知之甚深,后来新去益杨土产公司的顾总向祝焱汇报工作,他更加深入了解了益杨土产的事,对易中岭这人地狡诈颇有了解。

    到了新管会,看见中层干部中有易中成的名字,便留了心,很快就将其经历调查出来:“易中成是八十年代末的大学毕业生,原来在一所城外地县属中学任教,后来借调到了县政府办公室,干了四年多才转正,新管会成立,便调来当了办公室主任。”

    而易中岭是易中成堂弟,两人同一个爷爷,从这份简历中,侯卫东似乎也看到了易中岭的影子。

    “侯主任,我是易中成,是新管会办公室主任,刚从岭西回来。”

    侯卫东打断他的话,道:“你人手术况如何?”

    “手术比较成功,现在还留在医院观察,谢谢侯主任关心。”易中成以前在府办工作之时就见过侯卫东,当时正是祝、马两人剑拔弩张的时期,受这种气氛影响,委办与府办的关系也很微妙,当时扶摇直上的侯卫东自然成了府办工作人员暗中议论的对象,从这方面来说,易中成对于侯卫东并不陌生。

    侯卫东很细心地听着易中成的汇报,重点记了几笔,暗道:“这易中成口才很不错,思路也清晰,在中层干部中算比较突出的,更不能留在新管会。”

    也正因为此,侯卫东坚定了将易中成赶出新管会的决心,办公室主任是很重要地角色,也要知道许多秘室,他可不想给自己安一个钉子。

    “宁可错杀三千,不能放过一个。”他慢慢体会着当年臭名昭著的口号,嘴角似乎也在微笑着。

    易中成汇报完毕,眼见得侯卫东面带笑意,心道:“侯卫东工作也不过几年,当新管会主任资历太浅,也不知压不压得住台面?”

    他根本没有想到侯卫东笑容中的深层意义。

    张劲在分管办公室工作,他很欣赏易中成,等到汇报完毕,道:“我来补充一点,办公室在下季度,要特别加强上报信息工作,这可是反映我们工作地一个重要渠道,还有对两台的联系一定也要加强,上季度报纸上出现新管会地次数虽然不小,但是缺少有份量的文章,易主任文章写得好,你与报社联系,亲自刀,弄几篇有份量的报道。”

    侯卫东对易中成的发言没有多做评价,国土科的负责人就开始接着发言。

    中层干部汇报完了,张劲和章湘渝又分别讲了具体业务,侯卫东把笔放下,道:“我在新管会来了这十来天,基本况略为了解,从我的观察来看,新管会存在定位问题,这不单单是新管会的问题,也是县委县政府对新管会的定位问题。”

    张劲还约了十点钟与拆迁代表对话,正准备收拾笔和本子,听到侯卫东所说,便重新把本子打开。

    “益杨县城有一个新管会,还有一个开发区,我们新管会和开发区到底是什么关系,有什么联系,如何分工?”

    在县委办的时候,祝焱曾经提过这个问题,当时侯卫东理解不深,这次他到新管会和开发区实地跑了好几遍,实在也没有发现两者之间的差距。

    “从地理位置上,以及县委县政府的初衷,开发区应该定位于工业园区,而新管会则是一座适合居住的新城。”

    张劲接口道:“县委高速路战略对此有明确要求,利用高速路优势,布置现代化厂房于高速路沿线,从这一点来看,新管会并不排斥企业,另外,如果没有企业入驻,我们新管会也就没有成绩。”

    侯卫东也知道这一点,道:“益杨老城区过于狭窄,而拆迁成本很高,迁旧城不如建新城,南部新城必然是益杨的新城区,如果我们将企业过多地布置到新城区,以后又来搬迁,成本就太大了。”

    他见到中层干部都伸长脖子专心听着,便道:“大家都可以发言,可以充分讨论,新管会要发展,定位是最关键的,纲举目张,定位就是这个纲。”

    侯卫东这一番话让易中成大感知已,关于新管会定位问题,他思考了很久,也在不少非正式场合提过,可是人微言轻,提了也就提了,并未引起各方的重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