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安排(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如黄子堤所说,市长刘兵是一位锋锐人物,二月二十市政府办公厅来电通知视察诸事,二十八上午九点,益杨县委、人大、政府和政协四班子领导人再次齐聚沙弯子。--凤舞文学网--

    八点五十七分钟,视线里出现了一辆依维柯,刘兵居中而坐,当他远远地看到益杨欢迎你五个大字时,便抬手看了看时间,对市政府办公厅蒙厚石秘书长道:“安排上午九点进入益杨县界,到达时间间距不到五分钟,这说明办公厅的同志还是有水平的。”

    蒙厚石心道:“为了这个准确五分钟,厅里同志硬是跑了好几趟,才将路线和速度确定了,跟着这位改革派,实在费力。”

    腹绯归腹绯,蒙厚石却是笑容可掬,甚至带着些憨态,道:“办公厅还需要好好打磨,同志们的时间观念虽然比多数部门好一些,但是距离刘市长的要求还有差距。”

    刘兵盯着远处的众多的车队,眼神又凌历起来,道:“警车开道,迎来送往,都是形式主义,群众看到眼里恨在心里。”蒙厚石早就看到了沙弯子的众多车辆,暗道:“益杨也要碰钉子了,这个主真不好侍候。”

    依维柯停在路边,刘兵下了车,与四大班子主要领导都握了手,又与副书记季海洋握了手,二月天气,仍然冷得人,一大群人都在寒风中喘着气,嘴里喷着白雾,如西游记里的群妖一般。

    祝焱已探知刘兵风格,不过他没有轻易降低接待规格,宁愿被批评。也不愿被记恨。

    刘兵并没有丝毫不近人,打了个“哈、哈”,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请四大班子主要领导都到大车上来。大家坐在一起好说话,其他的车都回去,我下来是与大家一起研究工作,很平常的事,你们别搞得这么隆重。”

    祝焱见刘兵并没有勃然大怒,便放心不少,对旁地副书记季海洋道:“你们先回县委办,正常办公。”

    季海洋轻声问道:“警车留不留?”

    “全部撤走,让侯卫东开一辆车远远的跟在后面,观察前面的况。”

    刘兵视察活动安排很丰富。重点是在工业企业,但是他并不按照事先制定地路线视察,随时更改线路,提问更喜欢刨根问底。--凤-舞-文-学-网--由于得到了黄子堤的提前通知,祝焱准备得十分充分。除了县里主要数据、高速路发展战略以外,还囊括了铁肩山水泥厂、新建沙州啤酒厂等企业的数据,一路上。他对答如流,倒没有出什么岔子。

    刘兵很意外,也很满意。

    中午在小招待所吃了午饭,刘兵习惯地睡了一个午觉,两点半,祝焱被单独请到了房间,两人交谈了一个半小时,三点半,益杨县委、县政府向刘兵作集体汇报。

    侯卫东无意中见到了刘兵和马有财的关系,对新市长刘兵的心里感受便复杂起来。如果在两年前,看到刘兵做派,他肯定会认为刘兵是贴近老百姓的实干家。可是如今他并不敢轻易下结论,毕竟官场人事过于复杂。没有深入了解,看到、听到的或许都是表象。

    听完了汇报,原本还要与四大班子主要领导共进晚餐,省里有人突然到了沙州,刘兵也就没有留在益杨吃饭,急匆匆赶了回去。

    在一般况之下,刘兵离开以后,祝焱也就不会再吃这顿晚餐,这次却一反常态,对侯卫东道:“今天晚上政府班子成员与县委班子成员一起吃顿饭,双方打打擂台,就安排在小招,准备一件五粮液,这些领导们平时都谦虚,可是真要放开了喝,个个都是好手。”

    整个班子对祝焱的安排都心领神会,全部来得整齐,绪也都不错,一半领导喝醉,大家才算作罢。

    子如河水一般,不紧不慢地流走了,却又源源不断地流来,转眼到了三月中旬,这半年来,原本矛盾重重的益杨党政前所未有地团结起来,几个大项目也先后落户,在四个县中,益杨县一骑绝尘的姿态越发地明显起来。

    祝焱调到沙州任副市长地传闻亦是越来越多,朱兵、粟明等人先后都打电话来询问此事,侯卫东一概推说不知。

    但是,侯卫东是清楚内幕的,祝焱出任沙州副市长已成定局,昌全书记已经明确表了态,如今只是等着组织部和人大方面办手续了。

    侯卫东心里却颇不是滋味,眼见着马有财出任县委书记的迹象越来越明显,在益杨所有人眼中他一直是祝焱的人,如果马有财过来主持县

    ,他又算是什么?马有财就算再大度,也不会在自己排一个祝焱的心腹。

    “如果祝焱晚调两、三年就好了,到时就可以弄一个常委来当。”

    “哎,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调到市委组织部去。”

    可是世界上没有“如果”更没有“后悔药”,侯卫东只得承认现实,“何去何从”地想法总是压在侯卫东心里,让他无瑞也多了几分心事,只是祝焱正式调令没有下来,他不能主动向祝焱汇报思想。

    在外人眼中,侯卫东这个委办主任却是越发的沉稳了,各局行、以及各镇的头头们大都记住了他地官职,忘记了他的年龄,纷纷与其称兄道弟,县人武部的副部长更是夸张,居然称侯卫东为“老侯”,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让侯卫东觉得自己成熟了,随后又好生郁闷。

    祝焱倒也不是过河拆桥之人,自从侯卫东给他当秘书以来,他用得甚是顺手,原本一门心思将侯卫东带到市政府来,可是96年委市政府调了不少人员充实机关,结果各方大神趁着这个机会,塞了不少亲朋好友的孩子进去,弄得原本瘦瘦的机关立刻就肥胖起来。

    昌全书记原本是同意进人的,没有想到手指这么一松,机关便多出这么多人来,他和管组织的姜书记商量一番,下了一道死命令:“在97年,沙州市政府机关一个人也不许进,要进人必须拿到常委会上研究。”

    既然短时间调不上来,祝焱就想给侯卫东提上一级。

    岭西省各地的传统不一样,在沙州地区,县委办主任按惯例是要进常委的,侯卫东资历过短,市委肯定不会同意他当常委,祝焱就琢磨着给他安排一个局行正职。

    四月五,祝焱得知大事已定,主动将侯卫东叫到了办公室来,亲自给他泡了一杯茶,两人接触有约一年时间,这是祝焱第一次给侯卫东泡茶,弄得他颇有些受宠若惊,也明白祝焱肯定得到了确切消息。

    祝焱又递了一枝烟,侯卫东马上将火递了过去,两人抽了一会烟,祝焱慢吞吞地道:“昨天来了确切消息,我要调到市政府去任职,只是沙州市人事调动全部冻结,你暂时不能跟着我调过去。”

    侯卫东早就从粟明俊口中得到了这个消息,因此也不吃惊,他实事求是地道:“如果是马县长过来主持县委,我是有顾虑的。”

    祝焱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道:“估计是由马有财来接任县委书记职务,你如果继续留在县委办,确实不利用双方地工作,而且你资历太浅,进常委不可能,我想把你调到新管会主持工作,愿不愿意去那里?”

    又道:“我是很欣赏你的,你在益杨坚持一年,我会想办法把你调到市政府。”

    新城区建设管理委员会是指南部郊区的开发区,也是高速路战略重要承载区,是祝焱地特意之作,也是正在开发的土,派侯卫,不会被人用来大做文章,祝焱放心。

    “谢谢祝书记关心。”

    对于这个安排,侯卫东还是能够接受地,他不指望在马有财手里能够当上常委,独立主政一方,就比直接在祝焱眼皮下要好过得多。

    走出了祝焱办公室,侯卫东心亦乱,恰好尹大海拿了一篇讲话稿过来,道:“侯主任,这是全县经济大学上祝书记的发言材料,这是我的提纲。”

    侯卫东此时哪里有心来看讲话提纲,不过他已经渐渐习惯了懂得控制自己的绪,道:“庄主任看过没有?”

    按照县委办的要求,秘书科主要负责拟稿,然后由庄卫国初审,最后才送侯卫东。

    尹大海道:“庄主任看了,没有提意见。”

    侯卫东知道尹大海与庄卫国互相都瞧不上对方,便道:“你先把稿子放在这里,下午我们一起研究。”

    中午,侯卫东将皮卡车从梁必发的车库里取了出来,开到了城郊的新管会。

    南郊已发生了巨变,大片土地已经被征用,到处是开挖过后的痕迹,他到新管会的临时租用的办公室看了看,里面空无一人,估计是吃午饭去了。

    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办公桌上满是文件、报纸,桌子一角满是灰尘,只有当的那一块桌面是干净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