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岭西行(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相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凤-舞-文-学-网--”

    这是风靡一时的《致橡树》其中的片断,在大学时代,诗歌朗诵必选篇章之一,侯卫东听得耳熟,也记住了一些句子,但是,现实况与诗歌的意境恰好相反,此时,李晶就如一朵饥渴的凌宵花,毫不客气地攀援在侯卫东上。

    “卫东,你天天吃吃喝喝,怎么还会有这么好看的腹肌。”李晶如贪吃地孩子,抚摸着侯卫东的每一寸肌肤。

    侯卫东累了,只是笑笑,不答。

    李晶自语道:“我现在明白为什么叫,先要,才有,这才是真正的享受。”

    侯卫东道:“你力气可不小,我手臂被捏青了。”

    李晶把头埋在侯卫东膛上,道:“谢谢你,说了你也许不信,昨晚是我第一次达到,真是美妙。”

    在刚才的中,李晶在侯卫东一阵强过一阵的攻击中,突然间体开始强烈地震颤起来,这是肌不受大脑控制的颤抖,最初是在小腹以后,随后就如电流一样传遍了全,她如梦游一般恍惚,疯狂地迎合着侯卫东的节奏。

    当一切结束以后,李晶洁白的肌肤全部变成潮红色,她抱着侯卫东的一只胳膊,似乎半梦半醒,十来分钟以后,她才清醒过来,又如凌宵花一样缠着了侯卫东。

    这一场大战,两人都耗费了太多的精力,现在就只是亲密拥抱,的成分多。的成分少。

    相拥了约半个小时,李晶从上爬了起来,穿上半透明地睡袍,头发柔顺地披散着,道:“继续睡觉,还是喝点什么?”

    “茶。”

    李晶知道侯卫东喜欢喝茶,这一次不仅买了内衣裤、睡衣,还特意买了顶级的益杨茅尖。还有景德镇出产的茶具。

    在落地窗前摆上一张玻璃小桌,乡野清新味道随着水汽就开始慢慢地充满了整个阳台。

    坐在藤椅上,侯卫东透过落地窗看着外面的街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不过还是客观地赞了一句:“辉煌,比沙州强了许多。”

    李晶神稍复,道:“岭西毕竟是省会,信息渠道与沙州不可同而语。--凤-舞-文-学-网--我想把精工集团总部搬过来,立足岭西,放眼全省。”说起这个话题,她又恢复了平时的几分神态。雍容而自信,又是另一番味道。

    “你是董事长,我没有什么意见,充分信任。”

    李晶嫣然一笑,道:“我在省里也有些关系,你想不想调到省里来,层次更高一些。”

    李晶的交际颇为复杂,而且她的成长过程涉及许多隐秘,从内心深处。侯卫东只愿意在经济上与她有来往,至于在政治上,由于传统官场对道德地重视,他不愿意和李晶搅在一起,而且做为顺风顺水的年轻人,他骨子里也有傲气。如果利用李晶这个特殊女人的特殊关系向上爬,他将失去在李晶面前的自信。

    因此,对于李晶的建议,他沉呤道:“祝焱向上走的机会很大,这对我也是机会,改弦易张并非好事。”他为了给李晶面子,笑道:“到时在沙州混不开了,我就调到省里来。”

    李晶见侯卫东对此事并不心,也未多想其深层次的原因,道:“从祝焱的年龄来看。恐怕只能到沙州市这一级,向上走就难了。”

    “沙州辖四县两区,五百多万人口,又有几人能当上市一级领导,知足者常乐。”

    李晶与侯卫东认识、接触也很有一段时间,她观人料事向来很准,知其素有大志,但是此此景也不必多说,只道:“做人低调一些,也好。”

    第二天,到了精工集团临时在岭西租赁地会议室,李晶神采飞扬地给几位股东报告了精工集团在96年的成绩,大家对李晶在这得的成绩都表示了肯定和赞扬,对精工集团下一步的发展也进行了讨论,最后,几位股东都愿意各自接股份追加一部分资金,以状大精工集团地实力,为97年集团拓展业务打下基础。

    侯卫东按照比例再次投入100元,这也是狗背弯石场一年的纯利,他毫不犹豫全部投了进去,当然,英刚石场、山下的条石场产生的利润,也能让侯卫东过上幸福快乐的富裕生活。

    从这个角度来说,青林镇实在对他不薄。

    精工集团大事研究完毕,旗下的模特队伍又为几位大股东和精工集团管理层进行了一场专场演出,模特队组建已有些时,又在岭西、沙州等地演出多

    沙州初现之时大不一样,可谓精采纷呈,让几位大股接。

    酒会开始,精工集团的管理层悉数到场,与大股东们提前欢度元旦,更有洋派职员,还在庆祝圣诞快乐,李晶见诸人喝酒亦多,不知不觉踱到了侯卫东旁,轻声道:“少喝点,下午我还有安排。”

    说了这句话,她便端着酒杯施施然地去敬酒,给侯卫东耳朵留下了一片酥痒,看着李晶曲线优美的腰,侯卫东的眼光仿佛具有穿透力,直接看到了洁白如玉、玲珑剔透地体。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更何况是一个酒会,精工集团的管理人员们、股东一起往外走,门口停着一辆大客车,上面写着精工集团四个大字,管理人员们陆续就上了客车。

    几位股东都有自己的小车,除了侯卫东是一辆皮卡车,其他三辆车都是高档轿车,精工集团的管理层门都打开窗户,看着这几位大股东,不少人看到侯卫东不过是开着皮卡车,都觉得有些惊异。侯卫东看到宾馆门口好车云集,也觉得开着皮卡车到岭西有些掉价,也就开始琢磨换一辆高档车,俗语云:“人是桩桩,全靠衣装。”如今时代进步了,开什么车意味着主人是什么价。

    李晶上车之时,对着侯卫东使了个眼色,然后她分别与其他几位股东告别,大家各自开车散去。侯卫东明白这个眼神的意义,紧跟着李晶地车,拐了几条街道,又回到了李晶所在小区。

    停了车,两人上楼,侯卫东分明见到了李晶眼中,他在其耳边低声道:“白骨精,我们回山洞。”李晶心神一,挽着侯卫东的手臂,道:“你是我的冤家,弄得我开会都心不在焉。”

    侯卫东趁着无人之机,在李晶翘翘的上揉了一把,开玩笑道:“这个会开得很到位,是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凝聚了人心,鼓舞了士气,李晶董事长的光辉形象已经照耀了精工集团。”

    —

    虽然是调侃,李晶还是很高兴,道:“我们回家休息一会,下午带你到野虎岭,我们住一晚上,明天吃了午饭回岭西。”

    走到门口,侯卫东手机响了起来,是青林镇的号码。

    “侯镇长,我是田秀影。”

    侯卫东根本没有想到田秀影会打电话过来,听其声音略带哭声,道:“田大姐,有什么事吗?”

    “侯镇长,我们都是从上青林出来的,这事你一定要帮我,这次县里要清理八大员,给几千块钱就把我们八大员打发了,我在青林镇政府工作了二十来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说解聘就解聘,让我们一家人以后怎么活。”

    虽然田秀影是个喜欢挑拨是非的人,在上青林期间,还曾经莫名其妙地告过侯卫东地刁状,可是事过景迁,侯卫东对其恶感已经没有剩下多少,耐心地听其哭诉了一会,道:“大哥不是买了一辆车搞运输吗?”

    “上个月出了车祸,你大哥现在还在医院趟着,当时为了节约钱,没有去上保险,这一次就要由我们全陪。”

    八大员都是乡镇农技站、农经站等临时聘用人员,是历史形成的用人方式,在八十年代初期曾经发挥了重要作用,由于财政困难,而且八大员的存在与现行干部体制不相称,县里已经着手清理此事,侯卫东对此很清楚,田秀影这种况正好在清理范围之类。

    啰嗦了半个多小时,田秀影怀着希望挂断电话。

    侯卫东只觉耳中都嗡嗡作响。李晶在一旁也听了一个大概,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政府也做得太绝了,这样轻松就把人赶走了。”

    侯卫东道:“虽然田秀影也不是什么好鸟,但是我还是对其遭遇表示同,不过也只是同而已,大政策之下,谁敢为一人开后门。”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老公买了车子为石场运碎石,也能赚钱,我曾给他说过一定要买保险,他当成了耳旁风,现在出了事,不仅赚的钱全部赔完,要借钱来付医药费。”

    李晶也只能替他们一家感慨一声,道:“不说别人的事了,现在到了盘丝洞了,孙猴子也应该大加白骨精了。”她笑道:“只是没了唐僧,你这猴子可以为所为。”

    “孙悟空可是要三打白骨精的。”

    “来就来,谁怕谁,啊,弄痛我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