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瑕疵(上)(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肩山拆迁工作是由镇长刘坤负责,所以,粟明听到季问,就扭头看着刘坤。--凤-舞-文-学-网--

    刘坤负责整个铁肩山的拆迁工作,他只是在开动员会的时候到过一次,然后就委托水泥厂项目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副镇长钟瑞华来负责整个拆迁工作,这三家农户的事他是清楚的,也正准备开协调会。

    此时面对季常委,刘坤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道:“铁肩山拆迁涉及两个村,目前大部分村民都已经迁出,就剩下了铁肩山脚下的三户人家,他们住家处刚好有一处从山洞里流出来的常流水,水质很好,他们都挖得有鱼塘,十几年历史了,现在搬迁地没有这种水源条件,镇里出面谈了几次补偿协议,由于三家人要价太高,始终没有达成协议。”

    季海洋知道拆迁工作是经常激起矛盾的难事,也没有当着水泥厂负责人高迎兵批评镇里两位领导,他很自然地转过头去,指了指正在紧张施工的工地,道:“高厂长,水泥厂正在搞基建,场面乱一点可以理解,但是周书记来视察的时候,一定要把场地认认真真地清理一遍,建筑材料堆码整齐,停车的地方不要有积水和稀泥,如果连晴,要注意酒点水在地面上,免得灰尘多。”

    “临时办公地点要制度上墙,最好是种点花草,拉几条庆达集团的口号,这样才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水泥厂,也才能显示出庆达集团下属企业的高素质。”

    他又笑了笑:“沙州逐渐成为岭西的重要工业基地,我与木山董事长交流过,庆达集团也有意向沙州发展。昌全书记有一个好印象,对集团以后地发展很有好处。”

    高迎兵头戴着安全帽子,脸色黑黑的,很有工人老大哥的气质,听了季海洋软中带硬的一番话,爽快地道:“季常委放心,十号之前,我将按照县委的要求。对场地进行整理,绝对不会给益杨县添乱,不过还请季常委出面,将那三户村民的问题解决好,我们厂里就好全力全意地投入生产。”

    他哈哈笑了两声,道:“水泥厂早生产,就可以早给益杨县贡献税收,这是双赢。哈、哈,双赢。”

    高迎兵陪着季海洋在整个厂区走了一遍,详细介绍了水泥厂的基建况,走到了三层厂房前。高迎兵道:“季常委,我们还有一个难题,正准备给县里打报告,今天季常委来视察,我就先报告一下。”

    季海洋道:“水泥厂是县里的重点企业,为你们解决难题,是政府不容辞地责任,你说。”

    “我们有几件超长超大的设备将于近期运抵铁肩山,沿途有一座桥洞太矮。恐怕要拆除才能通过设备,还有一些电线,也需要进行一些增高措施,这批设备是主要设备,如果运不进来,水泥厂根本无法开工。”

    季海洋道:“我知道此事了。你们要给政府打一个报告,将此事详细报告政,我们好组织电力、交通、公安等部门,帮助你们运送设备。”

    高迎兵见季常委答应得耿直,心里很高兴,道:“季常委、粟书记和刘镇长是贵客,中午就在厂里吃饭,只是山上条件差,伙食不好,请领导们别见怪。”

    眼见已经到了吃饭时间。季海洋也没有推辞,点头道:“我们是碰啥吃啥,高厂长你别单独准备。”

    到了厂里临时会客室,趁着高厂长出去的时候,季海洋对边的粟明道:“粟书记,水泥厂是我县的重点项目,也是祝书记亲自联系的项目,你们一定要拿出敢打敢拼的作风,将这三户人家合理合法地搬走,我相信粟书记有这种政治智慧。”

    这种况之下,粟明只能立军令状了,他道:“季常委,你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侯卫东一直在默默旁听着,心道:“刘坤对上青林地形不熟。”他出主意道:“尖山村还有几处有好水源,在曾宪刚主任的沿线就有一条小河沟,也是常年不枯地,可以考虑把这三家人搬到这条小河沟旁边,厂里出点钱,村里补助点,就可以修三个规模相似的池塘。”

    刘坤以前到上青林各村,都是坐着汽车直到村办公室,很少走村入户,并不知道侯卫,就用眼光看着粟明。

    粟明知道这条河沟的位置,想了想,点头道:“侯秘说地很有道理,下午我和刘镇长就与老贺和老曾商量,看他们村里还有多少机动田。”

    刘坤就微微有些发窘。

    在厂里吃罢午饭,季海洋也不愿多耽误,交待了粟明几句,便回

    城。--凤-舞-文-学-网--

    到了办公室,还没有到三点钟,侯卫东到综合科去了一趟,见任小蔚还在办公室里,便道:“今天下午祝书记没有出去吗?”任小蔚揉了揉鼻子,道:“祝书记原本是要沙弯子的,后来沙州商委又来了一位副主任,现在还在祝书记办公室,所以没有走成。”

    侯卫东听说商委来了副主任,心里就猛地想起了武艺,心道:“不知武艺来了没有?”这位白衣长发女子留给了侯卫东很深的印象,虽然不能明确判断武艺就是当年的白衣女子,可是在他心中,此人十有就是跳舞的白衣女子,不过,那次小舞厅跳舞是沉年旧事,侯卫是否记得就是一个未知数,所以侯卫东当时虽然很想问问武世,却忍着没有唐突地相询。

    拿着祝书记要看的材料,侯卫东就在办公室等着,又过了十来分钟,听得走廊传来脚步声,他就拿着材料来到了办公室门口,最见县商委干部陪着市商委副主任钱宁走了出来,钱宁一浅色西服,脸上带着笑意,后正是长发武艺,只是她今天没有穿白色长裙,而是很职业的小西服装。

    “钱主任好。”

    侯卫东主动在门口打了一个招呼,钱宁出于商业系统,官味并不太浓,他与侯卫东在一起吃过饭,也就有些印象,点头道:“你好。”侯卫东又向着武艺点了点头,武艺抿嘴笑了笑。

    钱宁和武艺没有停下脚步,很快就在顺着走廊到了拐角处,侯卫东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武世,等到武艺的背影彻底消失,自嘲地道:“那些年流行跳舞,那一夜地经历,武艺或许根本没有当成一回事。”

    进了祝焱办公室,祝焱正站着做伸腰运动,“铁肩山的况如何?”

    —

    侯卫东就原原本本将发生的事汇报了。

    祝焱指示道:“季海洋事多,你抽空再去一趟上青林,查看他们落实没有,昌全书记来视察的时候,那三户人绝对不能来闹事。”

    “叫上曾副县长和交通局朱兵,到政府大院汇合,去看看公路的准备况,把交通局的那辆中巴车依维柯开过来。”

    过了十分钟,侯卫东跟着祝焱就下了楼,交通局地依维柯已停了院中。祝焱与曾昭强握了手,道:“昌全同志到沙州第一站就是视察公路,马虎不得,我们几个就坐依维哥柯,沿途看一看。”

    曾昭强留着大背头,材魁梧,祝焱说话的时候,他略略弯着腰,不断地点头,“祝书记放心,我已经安排下去,这几天养路段的人全部都上路,一方面对公路进行维修,另一方面将沿途清洁打扫干净。”

    依维柯视线比小车要好,由于县委书记坐在车上,依维柯驾驶员就开得特别的平稳,车辆过了城郊,沿途农家的垃圾就倒在公路两旁,平时坐小车也不注意,坐在依维柯上,这些垃圾就特别触眼,祝焱脸色就越来越难看,对侯卫东道:“你给孟东镇张有发打个电话,让他公路边等着,我们从沙弯子回来以后,让他看一看沿途的垃圾。”

    他又对曾宪刚道:“曾县长,这条道是省道,我记得省道十五米都算是公路的地盘,难道你们光有权力,两旁的卫生就不管吗?”

    曾宪刚也对两旁厚实的垃圾感到头痛,道:“祝书记,交通局主要负责公路路面的清洁,两旁农居地垃圾,我们确实没有力量清理,还是得依靠当地基层组织。”

    祝焱也没有深说垃圾问题,道:“这条路修好两年多了,公路的行修道树还只有牙签那么粗,还有,中间隔离带的杂草太多了,要立刻清理掉。”

    要到沙弯子的时候,养路段的工人们正在补路,侯卫东心就悬了起来,低声问坐在一旁的朱兵:“朱局,这路怎么就开始坏了?”朱兵小声道:“现在重车太多了,都严重超载,一辆重车就有四五十吨,公路损坏自然就快。”

    侯卫东与曾昭强、朱兵关系都很好,此时见祝焱脸色不好,就道:“祝书记,在沙弯子设不设展板,介绍交通建设取得的成就?”祝焱想了想,道:“昌全书记要在沙弯子下车接见四大班子,就整几块展板,配一个解说员,让昌全书记一进入益杨就感受到浓烈的气氛。”

    经过这么一打岔,祝焱也就没有注意到养路段补路的事,朱兵暗自松了一口气。

    在沙弯子停了车。祝焱又对曾昭强和朱兵细细叮嘱一番!他见到沙益路管理得还是不错,脸色也缓和了下来,道:“曾县长,交通建设是昌全书记视察的重点!我今天来看了,总体况不错。我放心了许多,以后就不再检查公路了,拜托你多费些心思。”

    曾昭强由交通局长走上县级领导,祝焱是点了头的,因此,他对祝炭是相当尊敬!拍着脯道:“祝书记你放心,这两天我安排人将标志线全部再画一遍,同时对公路进行小规模的修补,所有地工程都在十月九前结束。保证整条路线焕然一新。”

    “好,曾县长一定要亲自检查。确保万无一失。”

    汽车转回头。又朝孟东镇开去。

    侯卫东地手机猛地响引起来,上面是一个陌生的电话”,侯秘书。

    你好啊,我是孟东镇的张有发,祝书记找我是什么事?”

    孟东镇是城郊地一个大镇,经济实力很强,孟东镇党委书记的份量颇重,在县里的位置与城关镇党委书记有些相似。

    侯卫东坐在后排,他低声道:“祝书记正带队检查沙益路。沿途农房附近垃圾成堆!就是这事。”张有发这才松了一口气!道:“侯秘书。我昨晚和开发区秦主任还在一起喝酒。说起老弟!秦主任可是赞不绝口,改天请你喝酒。”

    回程车速稍快。很快就回到了孟东镇地地盘,侯卫东眼尖。老远就看到路边停着一辆桑塔纳。车旁站在数人。其中一人正是孟东镇地党委书记张有发,他材与曾昭强相仿,高大魁梧,很有些领导风度。

    侯卫东走到了祝焱旁,轻声道:“孟东镇党委书记张有发在路旁等着。”

    “让张有发上车。看一看沿途的环境卫生。”

    张有发一上车,祝焱就拍了拍边地座位,道:“张书记。你到我边来。”

    此时依维柯的速度就慢了下来,依维柯车较高。窗明几净!视线格外良好。祝焱用手指着沿途的农舍的垃圾。轻言细语道:“张书记,你可是执政一方的党委书记。为老百姓创造优美整洁的环境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你看这一堆堆垃圾。估计也有两三年了,嗯,形状还不错,很有小山坡地美感嘛。”

    张有发被祝焱幽了一默,神就很尴尬,道:“祝书记,我马上安排人把垃圾清运走。”

    曾昭强与张有发关系还不错,道:“张书记。明天你组织些人!我让养路段派工程车过来,帮你把垃圾运走,这些垃圾,恐怕得运好几大车。”

    祝焱继续轻言细语地道:“大道理我就不说了,只说点人世故!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昌全书记是市领导。也是我们益杨的客人。客人来了,打扫房前屋后是益杨人的传统。”

    “另外。农村地卫生习惯也应该改变了,老是这样脏兮兮的,不雅观,又容易得病,这件事看起来简单。要解决好并不容易,这就看张书记地执政能力了。”

    张有发频频点头。自然是一番保证。眼看着车子就要离开孟东镇境内,他道:“祝书记,今天既然到了孟东镇,您就抽空接见一下孟东镇班子,给我们讲一讲高速路发展战略!孟东镇紧靠着高速路道口。我琢磨着调整些土地出来,说不定将来用得着。”

    祝焱听了就很高兴,表扬道:“张书记这个想法很有前瞻。县委正准备对这个问题进行专门研究,国家对土地控制得很严。我们要想办、法储备一批土地资源,这对将来的发展大有好处。”

    张有发得了表扬,心里自然乐滋滋的。又向祝焱发出了邀请。

    祝焱摆了摆手。道:“今天我就不去了,你既然有这个想法。回去下点功夫。搞一个孟东镇符合高速路战略的发展规划。胆子要大一些,步子要快一些,搞出名堂以后,我带着县委一班人来学习。”

    依维柯很快过了孟东镇地界,远远地就看到益杨正在建的广电大楼。

    车停下以后。张有发与几位领导分别握手告别,然后他特意走到侯卫东旁,道:“侯秘书,你是大笔杆子,抽空来指导我们完成任务。”他使劲握了握侯卫东地手,显得很熟悉的样子。

    车子很快就进入城区!侯卫东与交通局长朱兵坐在后排,朱兵扭头道:“侯老弟,我们好久都没有聚一聚了,今晚如果没有事,我来安排。把曾县长也约出来。”

    曾昭强、朱兵在上青林拥有石场!这个石场其实是侯卫东赠送的。这两年来石场给两人分别带来了数十万的收入,正因为此,曾、朱、侯三个关系就非同一般0侯卫东也没有客气,道:“如果祝书访没有安排。我们就聚一聚,二、三个月没有在一起喝酒了。”

    回到办公室,已经是五点钟了,祝焱刚回办公室。又有两位局长等着汇报工作,侯卫东坐在办公室等着祝焱下班。看了一会报纸,他突然想起了李晶,便给李晶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李晶,你不是说要到益杨,怎么一直没有过来。”

    李晶很高兴地道:“难得,以前都是我主动给你打电话,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居然想起了我。”

    “今天晚上我和曾县长、朱局长约好了,在一起吃饭,你在哪里,沙州还是岭西,如果在沙州,就过来一起喝酒。”君子堂

    李晶与曾昭强、朱兵都是老熟人,精工集团还有许多地方需要仰仗曾、朱两人,李晶是很精明的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道:“益杨也没有什么精彩地地方。我刚才正好给曾县长打电话,我在沙州安排一个精彩节目。”

    侯卫东笑道:“什么精彩节目,不外乎美酒和女人,我可是好男人,受腐蚀可永不沾。”

    或许是李晶阅历极为丰富地原因。侯卫东与其聊天总是很轻松,也不假腥腥地隐藏什么。

    李晶“格……格”笑道:“不沾个鬼。我知道曾县长喜欢什么,你与他是有那么点不同,不过男人从本质来说都差不多。”

    侯卫东跟着笑引起来。道:“先约到这里,我现在是小秘书,不由已,需要看祝书记晚上是否安排,他如果回家休息,我就到沙州来。”

    下了班,等到六点钟,祝焱还在办公室稳丝不动,朱兵已打了好几次电话。到了六点半,祝焱才离开了办公室。

    将祝焱送到了家门口!又将手包递给了他。侯卫东这才道:“祝书记。我想请个假,今晚我有事想回一趟沙州,明天一早赶回来。”祝焱也很大度。道:“你去吧,今天我跑了一整天,晚上闭门谢客,早点睡觉。”

    离开了祝焱,侯卫东对老柳道:“老柳,把我送到步行街,不用等我了。”老柳开玩笑道:“老弟一个人在益杨!是不是又找了一介。

    家。”没有祝焱在车上,侯卫东就很轻松!道:“老柳!你可千万别开这种玩笑。若是被老婆听到。回家非得跟我打八架。”

    黑色奥迪车开到了步行街,一名交警见到车辆,立刻将原本松懈的体站直,见到是侯卫东下车,眼中疑惑了一下。等到车子开走,他才再次松懈了下来口

    在步行街入口,侯卫东给朱兵打了电话。几分钟之后,交通局地一辆越野车就开了过来,曾昭强等侯卫东一上车。便道:“今天李总请客。我们到沙州去。”

    越野车能极佳。八点不到,便开进了沙州城,左转右拐,就到了精工集团的办公地点。侯卫东是精工集团的秘密股东之一,从后门走了进去,感觉自是不一样,见后院建设得越发清幽。心道:“李晶这鬼丫头确实有几分本事!硬生生地变出来一个精工集团!还搞得这么有档次。”

    前厅!李晶穿了一件类似晚礼露肩装!披上一条薄纱巾,将原本就玲珑剔透的材映衬得更加让人流口水,等到曾昭强走进了前厅,李晶伸手很随意地亲地为曾昭强拍了拍肩膀上的头皮屑,道:“你们肯定饿了,先吃饭,再看表演。”

    侯卫东好奇地问道:“什么表演?”李晶笑道:“现在不说,等一会你们自然就知道了。”

    曾昭强眼光在李晶上流连了一会。道:“李总就别卖关子了。老实交待。”

    李晶在前边带路,腰枝扭得很有风味。回头抛了一个媚眼,道:

    “心急可是吃不了豆腐哟。”

    到了二楼,趁着曾昭强和朱兵到卫生间的间隙,李晶站在侯卫东旁,低声道:“朱局又拿了一条七公里的路段给精工集团。后天签合同。随后就打预付款过来。”

    两人说了几句,曾昭强和朱兵一前一后走了出来。曾昭强道:“快吃饭,肚子实在是饿了。”

    侯卫东暗道:“老曾恐怕不仅是肚子饿了!那方面也是急不可耐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