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水势无常(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知杨卫革被检察院收了进去,易中岭无论如何也不能别墅里,出门之际,他再打了检察院老蒋打了一个电话,他有些气急败坏,道:“老蒋,怎么回事,你不是把东西全部烧毁了,李度又凭什么把杨卫革抓进去?”

    电话那一头,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他此时并不在检察院办公室里,而是坐在检察院的家中,他手里拿着几张薄薄的纸,虽然是薄薄的纸,却足以给易中岭带来大麻烦,他把原件保存在隐秘的地方,手里拿着的就是复印件。--凤-舞-文-学-网--

    有了这件利器,他再也不怕易中天的威胁利,一边轻笑着,一边慢吞吞地道:“我是批捕科的,又不在专案组,得到的报总是要慢半拍。”又道:“这事怪不得我,专案组设计方案的时候,最先开刀的就是杨卫革,所以就将他的材料单独组卷,没有放到证据室。”

    “杨卫革的材料在哪里?”

    “最有可能在唐小伟手中。”

    易中岭生硬地道:“这事我交给你了,不管用什么方法,你要把检察院的事搞定,否则大家一起完蛋。”

    老蒋愤怒地道:“我帮你放了一把火,也算对得起你了,还要我怎么样,你手中有我的录相带,有本事你去公布,其他的事则死无对证,我不怕。”

    老蒋的强硬态度,让易中岭隐隐感觉不对,他马上放缓口气,道:“老蒋,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你找机会给杨卫革传话。一定要让他住,如果他能住。我会想办法让他出来,马有财到时会出手的,他如果在里面不住,就没有出来的希望。”

    “老蒋,你的儿子不是想到美国留学吗,等过了这一关,这事交给我来办。”

    老蒋在电话里那头沉默着,没有挂断电话,也没有说话。

    易中岭亲地道:“老蒋,我们兄弟谁跟谁。你就忍心看着哥哥落难。”

    老蒋轻飘飘地道:“老易,那天晚上不能点灯,我不能判断烧地是否就是真实的材料,为了慎重起见,我将材料拿回家。确实就是你说地那些东西。”

    “东西在哪里。我过来拿。”

    “这些东西怎么能久留。--凤舞文学网--为了安全,我已经一张一张烧毁。冲进了下水道。老易,你就放一万个心。”

    易中岭在心里大骂:“老蒋这。他居然把这些要命的东西留了下来。”

    他脸色数变,可是对方掌握着要拿命的证据,就强忍着怒气,无比亲切地道:“老蒋,你办事我放心,等风声没有这么紧了,我请你到新马泰走一圈,我们两人也潇洒走一回,哈、哈、哈。”

    老蒋威胁易中岭目标达到以后,他也并不想把事搞砸,道:“让我想想办法,只是李度他们有了防范,这事就难了,我毕竟不是专案组的成员。”

    “老蒋出马,一个顶俩,绝对没有问题。“

    易中岭又道:“听说检察院审讯很有一,一般人都抗不住。”

    “审讯也就一个绝招,持续不断的疲劳审问,外加尽理不带伤痕的皮之苦,不过,也有不少意志坚强的人顶得住,祝焱现在的秘书侯卫东曾经被唐小伟整过,侯卫东骨头硬,顶着一句话也没有说。”

    易中岭道:“杨卫革这家伙,平时喝香吃辣,我估计他是软脚蟹。”

    老蒋是检察院的资深科长,对检察院地虚实一清二楚,道:“我给你出一个主意,你让杨卫革的家人到沙州市委市政府、沙州检察院去闹,人越多越好,就说益杨县搞非法拘、刑讯供,人民政府最怕人民闹事,事闹大了,益杨县委政府和检察院就有压力,杨卫革的子相对好过一些。”

    由于老蒋与老易互相掌握着对方的把柄,两人转眼间就成为最亲密的朋友,在电话里商量了一些细节,易中岭这才放下座机电话,这个座机电话是以其他人地名字登记地,所以易中岭也不怕被人监听。

    对于侯卫东来说,给祝焱当秘书地时间虽然很短,见识的事却着实不少,九月一上午,他抽空给小佳打了一个电话,刚放下话筒,就听到窗外出现了一阵动声。

    县委大楼外,来了一大群人,多数是老年人,他们打着“辛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以厂为家,厂如命”、“保护国有资产,绝不当买办”等标语。

    侯卫东趴在窗台上看了一会,他下意识想到:“这肯定是益杨土

    ,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由于在楼上看不真切,了门。

    楼下,保卫科地同志站在一排,想要阻止这一群人进院,不过,人群都很激动,都是年过半白地老人,另外就是穿着工作服的妇女,他们人多,很快就将保卫科组成地人墙推开,冲进了大院子,乱哄哄一片。

    府办主任桂刚指挥着信访办的同志及时出现在楼底,他们门前与撤退下来的保卫科同志一起,将人群勉强堵住,桂刚冲在是前面,大声道:“有什么要求可以派代表到县政府来座谈,冲击政府机关是违法行为,你们选几个人出来。”

    侯卫东下了楼,凑到队伍前面,一边是帮着组墙,一边暗自观察着五花八门的标语。他暗道:“政府与台湾商人正在谈合资的事,还处于保密阶段,这些工人又是从何得知此事?”

    这时,一个嘶哑的嗓声在外面喊道:“益杨县当官的,不能出卖工人阶级的利益,我们坚决不答应。”

    “誓死保卫工厂。”

    “打倒贪官污吏。”

    这嘶哑嗓声是北方口音,正是祝焱与侯卫东曾经见过一面的护厂队员,他头发半白,胡子也是半白,脸很瘦,绪特别激动。

    当警察到达大院,局面也就平息了下来,上访的益杨土产公司群众推荐了十个代表,到政府会议室与县政府相关部门进行对话,侯卫东也就回到了办公室。

    他在办公室坐了一会,眼看着也到了十点半,估摸着高副县长已经离开了,便拿了几份需要祝焱签发的文件,给祝焱送了过去。

    刚出办公室,就见到高副县长从祝焱办公室出来

    祝焱见侯卫东进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问道:“下面是怎么一回事,你去看过没有?”

    “我刚刚下去看了,益杨土产公司的老工人们在反对与台商合资的事,具体的诉求不清楚,他们已经选出了代表与到县政府会议室座谈。”侯卫东又将标语的主要内容简约地讲了讲。

    祝焱对于群访一事并不担心,他靠着宽大的皮椅后背,用双手揉着太阳,道:“用这种拙劣的招数,他们是驴技穷了。”

    离开的时候,侯卫东有意无意地提醒道:“常委会议题增加了一个,关于益杨合资问题。”

    祝焱冷哼一声,道:“再增加一个议题——相关人事任免,你去办。”

    他亲自拨打了一个电话,道:“赵书记,有空没有,到我办公室来,我有事和你商量。”

    十一点,任林渡也回到了办公室,这几天,他跟着赵书记接连跑了十来个重点县级部门,笔记本记了满满半本,这一圈下来,他听完了县级重点部门的汇报,对这些部门的主要工作以及运作况也有了初步的了解,很有收获。

    “门外有很多土产公司的老工人,看样子他们不想合资。”

    侯卫东深知土产公司水很深,也不敢多说,道:“土产公司已经资不抵债了,它是一个纯粹的吃钱口袋,政府无论往里面投入多少钱,都起不了多大的效果。”

    任林渡道:“我们是内陆县城,老百姓思想很保守,在民间,与外商合资往往被当成了出卖国家利益,谁去签字谁就是卖国贼。”

    “合资是吸引资金的方法,只是一种手段,与是否国没有关系,只要能按照国家规定按时发放工资,不论是哪一种质的企业,都受到我们欢迎。”

    侯卫东讲完这一段,自己也笑了,道:“天天看社论,我也快成评论家了。”

    这时,检察院李度走了进来,他神颇为严肃,急急地道:“侯秘,祝书记在不在?”侯卫东见到李度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有事,倒了一杯水,道:“李检,祝书记正在跟赵书记谈工作,恐怕要等一会。”

    李度就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翻着报纸,侯卫东递了一枝香烟给他,又给他点燃,两人都没有说话,都静静地吸着香烟。

    任林渡也认识李度,对于检察长这种有份的人,他也是很愿意接交的,主动给李度续了一杯水以后,道:“李检,今天赵书记还约了人谈话,他从祝书记房间出来以后,就会叫上我。”

    李度看了看表,皱着眉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