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夜(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木山平常是很稳重的一个男人,今来到了货真价实着大锅熬出来的野鸡汤,了知青时代。--凤舞文学网--

    青年时代的苦难生活,最容易铭刻在记忆中,即使随着时间流逝,痕迹越来越淡,但是在恰当时候,仍然会如小草一样冒出头来。

    张木山当知青之时,年龄很小,平时生产队劳动,跟在大哥大姐后,在十八岁的时候,在很遇然的况这下,他参军入伍,知青点的数十名知青都羡慕得不行,三年多的知青生涯,十来年的军队生活,让他学到了课堂上学不到了知识,对社会也有足够深的认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他能够白造庆达集团的重要原因。

    何红富、贺合全等人一阵轮番敬酒,激发起张木山的绪,开始给众人讲起他当年的知青生活。

    酒正酣时,侯卫东尿急,出了院子就见曾宪刚一人蹲在院外,郁郁寡欢,便走过去道:“老曾,一个人在想什么?怎么不到时在面去。”曾宪刚回头见是侯卫东,站起道:“我又不喝酒,凑什么闹。”

    “你有心事?”

    曾宪刚道:“我有个朋友叫做叶明月,是益杨城的小混混,据他说,黑娃手里有二枝正儿八经的五四死了,我担心他死灰复燃之后又来打上青林的主意。”

    “一个断手杆,有多大的能耐?”

    曾宪刚没有说话,他在盘算着是否去搞真枪,毕竟再硬的拳头,再快的刀子,也狠不过手机子弹。

    侯卫东道“沙州刑警一直在追查这两枝枪的下落。那个叶明月到底知道多少,我给大哥说说这事,让他再派人下来追查这两把枪。”

    曾宪刚曾两次作案,警察连他地边也摸上,因此他对警察能力并不相信,道:“黑娃的事不能掉以轻心,秦书记的教训我永远都忘记不了,你是官家人。自然想着走官道,我就是一个老百姓,只要靠自已保护自己。”

    侯卫东知道李剑勇盯着上青林,而曾宪刚的嫌疑最大,就苦口婆心劝道:“你现在也算是有钱人,违法的事最好不要做,上青林已经被警方纳入侦察线。人最宝贵的就是生命和自由,这话是许多老前辈总结出来的,能流传这和久,肯定有他的道理,你也要好好想一想。--凤舞文学网--”

    “老婆死了,儿子自闭,我又废了一只眼。想起这些事,我就恨不得把那些混蛋全部杀光,我看清了,这个社会胆大地骑龙骑虎,胆小的骑抱鸡母。”

    见曾宪刚思想渐偏激,侯卫东也是无可奈何,两人闲聊了几句,侯卫东便回到房间。

    张木山脸色酡红。正主动向李晶挑战,李晶平时很少喝白酒,见张木山已经喝了不少,便劝道:“张总,这益杨高梁匝酒喝起来顺口,度数实际上很高,你也少喝点。”

    她一边说。一边给张木山的秘书递眼色。张木山伸手在空中一摆。强横地道:“人生难得几回醉。今天谁也别劝我,我和李晶喝三杯。”李晶撤。哆声道:“体不舒服,能不能不喝。”张木山道:“不行,必须喝。”

    李晶用筷子插上餐巾纸,道:“我举白旗还不行,张大哥平常最护着我,怎么今天老是欺负我。”她目光如水,楚楚可怜地道:“侯卫东是我的兄弟,让他帮我喝,行不行。”

    “侯兄弟帮着喝也可以,我喝三杯,他喝六杯。”

    侯卫东与曾宪刚谈了话,心里正是郁闷,闻言豪气地道:“君子一言,马难追,我六杯,张总三杯。”说完,举起何红富倒好的六杯酒,干净利索地喝了下去。

    张木山喝了这三杯,醉意更浓。

    何红富等人见张木山已经醉了,转移了进攻对象,对大金主任道:“大金主任,你是管经济的大官,难得到上青林来一趟,我敬你一杯酒。”

    大金主任是老油条了,他顺水推舟地道:“你们敬我干什么,快敬朱总。”

    张木山的秘书姓朱,也是资深秘书,曾在庆达公司下属小企业当过老总,被人称为朱总也有许多年,只是他这个“总”与张庆达地“总”含金量大不一样。“我哪里敢称总,叫我朱秘书就行了。”朱秘书为人很谨慎,老总喝醉的时候,他绝对不能喝醉,否则吃不了着走。

    “我和那位曾主任一样,滴酒不沾的,以茶代酒,不成敬意了。”朱秘书也是酒精考验出来的,拒酒也有方法,直接把曾宪刚抬起来

    之意,既然曾宪刚不喝酒,他也就不喝酒。

    何红富等人知道曾宪刚的犟牛脾气,他发誓戒酒以后,就真是滴酒不沾,所以见朱秘书如此,也就不好多劝。

    天擦黑时,天空突然出现一大片火烧云,红彤彤一大片。

    张木山来到院中,酒意上涌,不诗兴大发,仰望火烧云,道:“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萧瑟,洪波涌起。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看着火烧云吟诵《观沧海》,似乎有些文不对题,可是侯卫东却听出了其中的意韵,心道:“张木山以诗咏志,真有幽燕老将的沉郁,很不简单,和一般地暴发户大不一样。”

    席终人散,张木山意犹未尽,对侯卫东道:“刚才听何书记说,狗背弯石场是上青林最大的石场,我们去看一看。”

    侯卫东心中暗笑,“这条老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既然要去看石场,说明他对投资建厂是有兴趣的。酒真是一个好东西,能把人的真实想法暴露出来。”

    李晶走到侯卫东边,道:“你也喝了不少酒,能开车嘛?”

    侯卫东有了两树夹一车的经历,再也不敢酒后开车,他将钥匙丢给了李晶,带着满嘴酒气,道:“你开车,我放心。”

    狗背弯石场已经大规模开采了二年多,由于一直严格执行梯度开采的制度,采掘虽高,看上去却稳如泰山,张木山指着巨大的开掘面,道:“侯兄弟,这个石场还能开采多少年?”侯卫东道:“这可说不清,一座整山都是石头,要开采完,谁也不知要多少时间。”

    离开了狗背弯,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张木山又去转了转大弯石场,被山风一吹,也就不管老总的风度,在小路上大吐特吐,一行人这才回益杨县城。

    车至城郊之时,已是九点过十几分钟,李晶对侯卫东道:“今天我们再辛苦一些,到沙州去,把沙州交通局工程科地李大嘴约出来,以后我们的精工集团才他办的事还多。”

    “李大嘴是工程科科长,嘴大吃四方,所以被起了这么一个绰号,他这人色迷迷的,你陪我去,就说是我的男朋友。”

    侯卫东望着李晶洁白的脖子,道:“李晶,你一个女孩子带领一个企业,也真是不容易。”

    李晶双手掌着方向盘,道:“我包里有烟,你帮我点一枝。”

    “女人抽烟不好。”

    “我难得抽一支,不要紧的。”

    又自嘲道:“我生来就是劳苦命,非得象牛一样做,让我依靠男人,心里总是不踏实。”

    “新和路开工以后,就必须找下一个工程,精工集团实力太弱,现在只能依着些大公司,从他们大盆中分一杯小羹,我有信心在十年之内,让精工集团成为岭西一流地大企业。”

    侯卫东诚恳地道:“李晶,其实按你地实力,可以享受生活了。”

    “谈享受,还为时尚早。”

    到了益杨宾馆,李晶上楼换衣。

    侯卫东也将皮卡车丢在了益杨宾馆地停车场,上了李晶新买的桑塔纳2000,桑塔纳2000是上海大众1995从巴西引进地车型,作为公务和商务用车,一上车就流行起来,精工集团筹备之初,老总用这个车型也算不错了。

    这辆车配有专业驾驶员,是从沙道司跳槽过来的老柳,三十六、七的女驾驶员,技术细腻,开车出了名的平稳。

    半个小时,李晶换了低的服装,提着坤包,款款而下,她见侯卫东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招了招手,道:“坐到前面干嘛,后面来,我们聊天。”

    侯卫东弯腰进入驾驶室的时候,虽有准备,还是心跳加速,与白天的便装不同,李晶是按照晚礼服的样式来穿的,前露了一大块,而且香味扑鼻,对于血气方刚的侯卫东来说,这是足以引起流鼻血事件的环境。

    “明天,我要跟着张木山再到岭西,然后一起到大连、威海去走一圈,在八月初回来,新和路也就要开工了。”

    车行至益沙路,路面质量很好,车内回响着黑鸭子的歌声,这是专揖《河流》,侯卫东在沙州学院里听过。

    李晶低声道:“我困了,靠着你休息一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