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学习班(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二天,侯卫东拿到了上青林所有未还钱的贷款人名单十三户,合计金额一百七十多万,最小一笔贷款一千元,最大一笔贷款十万元,这两人都在尖山村,而且相距不远,侯卫东就决定从一大一小开始,试一试追收贷款的难度。--凤舞文学网--

    侯卫东、付江、苏亚军和周菁坐着社事办的长安车,便上了山,欠款最少的一户在尖山村。

    车至半山,侯卫东就给曾宪刚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在家等着。

    曾宪刚戴着黑色眼罩,站在院子里的沙袋旁,刚刚打完沙袋,他全都是汗水,听了侯卫东的来意,道:“疯子,你说的老张家只有两老口在家里,穷得叮当响,莫说一千块钱,家里所有的钱恐怕没有一百块,这一户肯定追不回来。”

    侯卫东并没有细问,又说,“曾昭明是建筑老板,听说益杨初中就是他修的,这十万块钱应该没有问题吧。”

    曾宪刚摇头道:“难说。”

    “尖山村一共十二家贷款户,你看一看哪家最可能还钱?”

    曾宪刚接过侯卫东递过来的名单,看了一遍,“我也说不清楚,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我觉得这些人都不会痛快地还钱,每年基金会都会发催款通知,这些人都是老油条了。”

    侯卫东在学院里,也曾经打过沙袋,不过这玩意是少年时代的梦想,参加工作以后。就与沙袋隔离得很远了,他见曾宪刚一脸悲观。便不再询问,让曾宪刚站在一边,饶有兴致了打了十几拳,倒也虎虎生风。

    “每天就是喝酒、开会、睡觉,好久没有锻炼了,我下山也去做一个沙袋。经常锻炼,免得肚子鼓起,肌退化。”

    曾宪刚打沙袋并不是单纯的锻炼体,通过与黑娃等社会渣滓地斗争,让他意识到,只有强者才能在这个世上活得更好,有钱有权是强者,强健的体也是强者,他对着曾宪勇边地一个年轻小伙子招了招手,喊道:“曾宪玉。把新作的沙袋放到疯子的车上去。”

    曾宪玉答应了一声,着上露出一排腹肌。他很勇武地扛着一个沙袋走了过来,丢在了车上。

    侯卫东以及曾宪刚一行就来到了贷款最少的一家。

    老张家在尖山村最偏僻的地方,是唯一没有通乡村公路的地方,果然是一贫如洗,房子还是罕见地土墙,墙面上一条娃娃口从左侧房顶直到地基。--凤舞文学网--看起来就是随时要倒的样子,正中是堂屋,地面凹凸不平,由于屋顶漏水的原因,地面还有一层灰黄的霉。

    ,侯卫东原本以为他的在粮站的居所是青林镇最潮湿的地方,可是见了老张家,他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历害,这个老张家才是名符其实的潮湿之家。

    上青林公路修通以后。虽然死了不少人,但是群众的收入普遍上了一个台阶。比下青林要富裕得多,穷成这样,侯卫东还是第一次看到。

    曾宪刚把众人介绍一番以后,又说明了来意,侯卫东对这位老张尽管同,却依着职责,开始了催帐,“你当初为什么要借钱?基金会发了三次催款通知,为什么不还。”

    老张就是一脸羞愧的表

    老张和老张老婆都是一手地树皮,就是松树树干一样的皮肤,他用粗糙地手抓了一些花生出来,道:“干部同志,家里穷,没有什么吃的,这是地方的东西,随便吃。”

    老张老婆依在老张边,抹着眼泪,道:“这一千块钱都是我花的,前年我得了病,要住医院,家里实在没有钱,唐书记就帮我们在基金会贷款,不是我们不想还,实在是没有钱。”

    老张用粗糙的大手,捧起花生,挤着笑容道:“干部同志,你们吃。”

    侯卫东吃了几颗花生,味道和千万颗花生一样,没有特殊之处,不过晒得香,他问道:“老张,你有几个娃儿。”老张沟壑纵横的脸上就有了一丝不安,道:“三个娃儿,两个男地,一个女的。”

    有了三个娃儿,家里还这么穷,侯卫东就不理解了,他看了一眼曾宪刚,曾宪刚也没有当面说,只是摇了摇头。

    “同志干部,我家老二到广东打工去了,年底就能寄钱回来,你们回去给领导说一说,再宽限我们两天。”

    侯卫东听他说话还很有章法,用语也有些干部的味道,便问道:“老张,你当过村社干部?”

    老张脸上的表就活泛了些,道:“我当年可不是现在这个模样,我是青林镇的贫协主席,打土豪分田地,红红火火的,别提多闹了。”他站起,又进去倒了一杯水,只是那水

    得无法下口。

    看到了老张家的实际况,侯卫东也就心软了,他根本不想催要这一千元贷款,但是站起时,还是说了一句,道:“老张,你也当过干部,知道国家的政策,等到你儿子从广东回来以后,就把钱还了。”

    老张听到侯卫东开了恩,激动得泪花闪动,就捧着花生要往侯卫东的口袋里放。

    离开了第一家,众人又走了一段小路,才上了长安车,侯卫东就从周菁手里取过名册,在张世财后面画了一个勾。

    每个小组都配有一个女同志,用来对付耍无懒的妇女,妇女就是结了婚地女子,凡是女子结了婚就由少女变成了妇女,大概是什么东西都见过的原因,格往往就会摇一变,由极度害羞变成了极度地不害羞。

    侯卫东对此也有领教,那还是在独石村当驻村干部的岁月,他和秦大江去征收提留款,何红富的远房堂姐由于一个莫名其妙的原因拒绝交款,秦大江的脾气也不小,就骂了他两句,何家堂姐就跑到院子里,把上衣撕烂,非就要秦大江耍流氓,将秦大江和侯卫东弄得很是狼狈。

    周菁这个宣传干事在取款人围堵镇政府事件中,让侯卫东见识了她的口才,所以,在成立上青林追债小组的时候,侯卫东主动将周菁要了过来,一来用她与欠款户吵架,二来用她来对付那些敢于脱衣服的女人。

    “先把老张家的帐勾掉,回去我就把钱补上。”

    周菁就道:“我们这个小组的追回任务是一百七十万,这些人都有各种各样不还钱的理由,侯镇真的不必自己贴钱。”

    侯卫东笑道:“算了,老张家是最小的一笔贷款,而且是我们的开张生意,就算是贴钱也要把这事办好。”

    周菁暗道:“侯卫东真是有钱,我要有是福气,也找一个这种老公。”周菁的相貌在青林镇还算是不错,可是自从见到风姿绰约的李晶以后,她就颇为自惭形秽,虽然不敢奢望做侯卫东的女朋友,做做白梦,并且把侯卫东的标准定为男朋友的标准,却是她的权利。

    他又对曾宪刚开了一句玩笑,“解决了老张家,好歹算是开门红。”

    曾宪刚这才解释道:“老张家风水不好,大儿子是傻的,十六、七岁还说不了几句话,后来掉到池塘淹死了,二女儿嫁到山下的小河湾村,在婆家长期挨打,过年过节偷偷给个十块、二十块,老三倒还聪明,读完初中就到南下了,好几年都没有回来,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他感叹了一句:“老张家从他爷爷开始就是尖山村是穷的,后来就被选为贫协主席,没有想到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他们还是尖山村最穷的。”

    侯卫东被这个事实震动了一下,他想了想,道:“尖山村以前有没有地主?”曾宪刚道:“有一个地主,就是欠款最多的曾昭明,他家以前就是地主,现在又成了尖山村的资本家。”

    说起这个曾昭明,侯卫东还是蛮熟悉的,就在上青林公路修好的时候,曾昭明特意买了两瓶五粮液,说是代表上青林七千村民感谢侯卫东,侯卫东就在高乡长家里面将这两瓶酒解决了。

    曾昭明与侯卫东对战,被喝得大吐特吐。

    众人就来到了曾昭明家里,这是一个典型的四合院,院墙足有四米,院子外面停了一辆货车,门口站着一只半人高的狼狗,拼命地往外扑,拉得铁链哗哗直响。

    “曾老板,把狗牵开。”

    曾昭明焦头烂额地从房间里出来,看到了以侯卫东为首的队伍,原本就小的眼睛更是愁得睁不开。

    “侯镇,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只是我有特殊况,一月份,我把望村九社的小煤窑接了过来。”曾昭明绪很激动地道:“上了当,小煤窑资源是有,但是破败得马上就要跨了,我光是为了加固巷道就花了四十多万元。”

    “现在煤碳行业全国都不景气,又收不到钱。”

    侯卫东早有收购小煤窑的计划,见曾昭明的样子,心中一动,道:“我不是跟你为难,现在成百上千的群众都等着取钱,每天都来围攻政府,县里提出要求,贷款户必须要还钱,特别是你这种早就到期的贷款户。”

    曾昭明就黑着脸喘粗气,道:“我的钱全部投到小煤窑里,都没有收回来,现在实在还不出钱,侯镇,你知道我的,绝对不是欠钱不还的人。”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