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余波(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院里有一种特殊的味道,这个味道让黑娃的妈妈神色这个做了无数坏事的儿子,她恨之入骨,几次想断绝关系,却又始终狠不下心,出了房门,她抹了抹眼泪水,就到楼下医生办公室去办理出院手续。--凤舞文学网--

    一名材高大的年轻男子正好站在护士站,他的脸上有着长期晒太阳的健康肤色,有礼貌地问道:“请问黑娃在哪个病房?”是一个小护士,她是才从沙州卫校分来的实习生,昨天刚刚上班,并不知道黑娃的威名,就笑道:“我们这没有叫黑娃的病人,请问他的大名是什么?我帮你查。”

    黑娃是黑道大哥,大家都叫他黑娃,其大名反而很少人知道,这个年轻人被护士问得楞了楞,道:“就是手掌所砍断那个人。”小护士翻看了一下本子,道:“你说是的林守礼,他住在五一二房间。”

    年轻男子不快不慢地来到五一二房间,站在门外看了一眼,见病房里面果然没有人守护,一个男人平躺地上,一只手缠着白色的纱布,他暗自摇头,心道:“江湖友、哥们义气完全是鬼扯,叶明月说得没错,黑娃已是废人一个,没有人肯为他卖命。”

    年轻男子推开门,轻轻地喊了一声:“黑娃。”

    黑娃长期做坏事,警惕极高,见进来一个陌生高个子男子,语气虽轻,神却不善,便心生警惕,没有回答他,悄悄地用左手摸着一把跳刀,在被单下面弹开锋利的刀刃。

    年轻男子瞪着黑娃。嘲笑道:“黑娃,你也有今天。”黑娃已知道来者不善,道:“你是谁?”左手更是紧紧握住了跳刀。

    那个年轻人见桌上有一杯水,便笑吟吟地端起水杯,手腕一翻,就将这杯水倒在了黑娃头上,黑娃忍住气,左手的刀也没有亮出来,只是道:“我们无冤无仇。”

    年轻人不等他说完。打断道:“你是废人一个,老子要玩死你。”他伸手抓住了黑娃受伤的右手,用双手猛地一拧,黑娃手上创口就完全破裂,他惨叫一声,左手就挥刀狠命地朝年轻人扎了过去。那年轻人没有料到黑娃左手还握着刀子,差点被刺中,急忙往后退了一步。

    黑娃挥动着跳刀,恶狠狠地道:“你这是宝器。--凤-舞-文-学-网--老子一定要弄死你。”年轻人没有想到躺在上病猫还这么嚣张,拉住了黑娃的一条腿,就把他往下拖。黑娃妈妈正好回来,看到有人欺负自己的儿子,喊了一声:“你干啥子。”扑上去紧紧抱住年轻人,张嘴就咬了过去。

    年轻人猛地甩了一下腰,居然没有将这羸弱地女人甩开,他后肘一用力,把黑娃妈妈打得坐在地上。

    这时,黑娃已经半坐着。左手挥舞着跳刀,他左手用刀不太方便,被年轻人轻易地捉住了手腕,随后就看到一个硕大拳头砸了过来,黑娃眼眼里冒出了一万多朵金花,随后鼻血就如瀑布一样喷涌而下。

    黑娃妈妈抱住了年轻人的大腿。

    恰在这时。刑警队两位民警出面在门口,他们是侯卫国的手下,正被派来询问黑娃,见里面打了起来,一个历声道:“我们是公安局的,都给我住手。”另一人就提着手铐冲了过去。

    那名年轻人见两名警察到了,暗叫一声晦气,便停止了行动,黑娃则满脸鲜血躺在上。

    一位民警检查了年轻人的份证,脸色沉了沉。他对另一位民警递过去一个眼色,又对年轻人道:“我有事问你,跟我到派出所去一趟。”这位民警是专案组民警,知道秦敢的名字,见他在病房中打人,也就上了心。

    这名在病房打人的年轻人,正是秦大江的二儿子秦敢。

    秦大江有两个儿子,老大名为秦勇,老二叫做秦敢。秦敢酷似秦大江,一幅好板。在一米八左右,他虽然不是石匠,却天生力大,五十斤的石锁举起来就如玩一般,正因为此,他少年时期打架从不吃亏,也是上青林地一个人物。

    在广州混了几年,秦敢已有少年变成了胡子硬硬的青年人,他和哥哥秦勇在广州城外开了一个小型修理厂,近年来,为了和来自各地的野小子们争夺地盘,与湖北人、四川人、东北人都打过架,也算是胆大之人,修理厂生意慢慢开始红火起来。

    秦大江的石场上路以后,几次让他们哥俩回来一个,两兄弟一个都不愿意回家,这一次父亲被枪杀,秦勇恰好带着人与一帮东北人干架,实在走不开,就让秦敢回来办理父亲的后事。

    秦敢回到益杨以后

    回了一趟上青林,见过母亲以后,得知了开石场前前况,便将目标锁定在黑娃。

    他找到了一位初中同学叶明月,叶明月成绩不好,最喜欢看港台片,初中毕业以后,秦敢去了广东,他从学校出来以后,就在益杨城里混,后来被人捅了一刀,变成了瘸腿。从叶明月口中得到了益杨黑道的许多况,秦敢暗自准备动手做了黑娃,正在筹备之中,黑娃却突然被人砍了右掌,受伤之初,黑娃边尚有不少兄弟,还不时有警察在医院晃动。

    秦敢原本想等到黑娃出院以后,再找机会砍他一只手,正在找机会的进候,大哥秦勇带人与东北帮打了一场群架,受了重伤,秦敢就急着要赶回广东,黑娃的事就只有放在下一步,但是不教训黑娃,实在出不了口恶气,所以就大白天闯到医院来。

    很不巧,被刑警队碰了一个正着。

    刑警队将秦敢带了回去,检验了秦敢地机票、从岭西回来的汽车票,从时间上并不能排除了秦敢作案的可能,公安局谭副局长亲自找来电话,命令刑事拘留秦敢。

    就在秦敢被刑事拘留的时候,青林镇的张家馆子里,高副县长正在和青林镇诸位领导虽喝酒,他对青林镇殡葬工作很满意,也就破例中午喝酒,与每个人都碰了一杯。

    高副县长就要离开的时候,依次与青林镇的几位领导握手,握到侯卫东的时候,道:“我和老粟是好朋友,这一次到益杨县工作,他跟我说起过你,他在下一个月要到益杨县。”

    他使劲摇了摇手,夸道:“小侯工作扎实,很不错。”听到老粟之名,侯卫东心里就一片雪亮,这肯定是粟明俊在给自己打招呼,他也不多说,恭敬地道:“以后请高县长多多批评帮助。”

    侯卫东与高副县长对话之时,赵、粟两人都在旁,赵永胜眼角不易觉察地跳了跳,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粟明,心道:“高副县长所说的老粟是什么人,县里没有领导姓粟,印象中,只有沙州组织部副组长姓粟。”

    粟明本姓粟,所以对姓粟的官员很敏感,他立刻想到了沙州组织部副部长粟明俊,这位名字比自己少了一个字地官员,手握大权,他暗道:“如果侯卫东真有这条关系,那就要好好地用一用。”

    三人各怀着心事,看着高副县长的车离开了大院,汽车虽然带起了一些灰尘,但是与前几月铺天盖地的景相比,已经大有改观,三人有说有笑地朝大院走去,正在上楼梯,派出所秦所长赶了过来。

    “赵书记,刚才接到刑警队的电话,说是秦大江的儿子秦敢带着刀跑到医院去,已经被刑拘了。”

    赵永胜停下脚步,道:“你说清楚一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秦所长道:“具体况我也不清楚。”赵永胜就道:“秦大江是老支部书记,很有威信的,青林镇如果处理不好这件事,会让村干部们寒心,侯镇长,你、刘书记和秦所长跑一趟,看一看具体况。”

    秦所长道:“派出所警车到上青林调查况去了,我这没有车辆。”粟明就道:“让小张送你们去一趟。”

    侯卫东、刘坤和秦所长很快就了益杨县城,找到了刑警大队办公室。李大队正在看秦敢地询问笔录,抬头看到秦所长,又看到跟在后的侯卫东和刘坤。

    秦所长自顾自坐在李大队对面,问道:“听说秦敢到医院去闹事,现在况怎么样?”

    陈大队把材料放下,道:“已经刑事拘留了。”

    侯卫东心里一惊,道:“陈大队,听说他是在医院打了人,这是治安案件,怎么就刑事拘留了。”

    陈大队不理睬侯卫东,对秦所长简单讲了况,又问:“山上的况如何?”

    “所里的民警周强已经到了山上,调查了况,他们直接到这来。”秦所长主动给陈大队发了一枝烟,道:“陈大队,从常理分析,如果秦敢是凶手,他一定不会在大白天出现在医院里。”

    陈大队从来没有认为秦敢就是砍手凶手,也没有任何证据指证秦敢,只是分管局长谭局长发了话,他也没有办法。

    侯卫东问道:“陈大队,秦敢上有没有刀具?”

    陈大队白了他一眼,还是答道:“刀具倒是没有,但是他到医院打人,质很恶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