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阴差阳错(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出差回来,赶着了一章,字数少点。--凤-舞-文-学-网--…………………………………………

    求婚之路遇到车祸,这让小佳心郁闷,回到家中,就心神不宁地看着电视,侯卫东逗她说话,她也没有什么兴致。

    就这样闷了半个小时,小佳才缓过劲,道:“听说棂云寺的香很灵的,我们找时间去烧一柱,保佑我们平安。”侯卫东对这个提议很有些意外,道:“你什么时候也开始信这一了,封建迷信害人,在乡镇是打击对象,你忘记了赵树理的小说了。”

    “宁可信其有,不愿信其无,至少,我可以寻求心理安慰。”小佳原来也不信这些风水之说,只是沙州建委的历届主任都是暗信风水之说,而建筑行业的大老板更是十有都对这民间之事笃信不疑,小佳在建委呆得久了,耳濡目染之下,也开始相信似是而非的东西了。

    她扳着指头算了算,道:“现在见你一面可不容易,半个月才回来一次,我们今天中午请粟部长吃饭,请他出面做工作,争取早点调回沙州。”

    侯卫东早就想给小佳说这个问题,就坐在小佳边,用手揽着其肩膀,道:“我曾经承诺三年内调回沙州,可是现在形势变化了,想法也就需要跟着变化。”

    小佳敏感地道:“你不想调回来吗?”

    “这一段时间我一直考虑何去何从的问题,我在青林镇很难进一步展,调回沙州最有利于展。但是目前岭西高速公路马上就要进入建设高峰,碎石量很大,我想在青林镇把这一笔大生意做完,经济实力更强的时候,再考虑调动地事。”

    这三年多,侯卫东接触了不少灰暗之事,根本不相信光凭认真工作就能在仕途上有所展,因为整个官员的评价体系是掌握在上级手中,正所谓:“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他本能地意识到。如自己这般没有背景的人,要想进一步展。难度很大,多赚钱,或许是另一条道路。

    小佳想了一会,才道:“如果岭西高速路这一单生意做完,又接着来了一宗大生意,哪又怎么办?”

    “哪里有这么多的大生意。”侯卫东安慰道:“等岭西高速路完工,就立刻全力办调动。--凤-舞-文-学-网--”

    “也没有必要把时间界限划得这么清楚。这两件事可以同时进行,今天中午看能不能把粟部长请出来,同他的关系搞好了,办起事来就能事倍功半。”

    侯卫东明白小佳的心思,就给粟明俊打了一个电话,“粟部长。我是侯卫东。”

    接到电话的时候,粟明俊正在家里生闷气,买房子以及装修。将家里的存款腰斩了绝大部分,今天老婆又吵着要给女儿买钢琴,他就说暂时缓一段时间,老婆就不高兴,两人争吵了几句。

    听说侯卫东要请全家人吃午饭,他犹豫了一下,想到了侯卫东对粟糖儿的援助之,便道:“小侯,就有附近找一个地方,不必太破费了。”

    新月楼是沙州的高档社区,随着入住地人家越来越多,其周围渐渐闹起来,各种美食店亦陆续开章,小佳是建委办公室副主任,分管后勤这一块,对美食店很是熟悉,就订了一间叫做水陆空的中等餐厅。所谓水陆空,就是水中、地面、天空这三个地方地野味,菜价贵,但是环境好,更胜在新奇。

    侯卫东和小佳在水苑居等了十来分钟,粟明俊一家三口才过来,粟糖儿见到了侯卫东,很是高兴,而粟明俊有心事,就显得稳重许多,粟夫人还在为钢琴的事生气,脸上也就没有笑容,她今天能出来吃饭,也是看在侯卫东救粟糖儿地份之上。

    小佳当了二年多建委办公室副主任,为人处事颇有心得,与学生时代已有天壤之别,她懂得擒贼先擒其老婆的道理,当粟明俊一家人进来以后,她就与粟夫人坐在一起,逗着粟糖儿玩,又将粟糖儿一阵猛夸,两个女人的话题始终围绕着粟糖儿,粟夫人脸上表亦丰富起来,不一会就与小佳谈得颇为投机。

    粟明俊见老婆高兴了,心里也就放松了,他是分管综合干部处的副部长,对副处以上干部很熟悉,小佳现在是副科级,还没有纳入他的管理范围,对小佳也不熟悉,此时他见小佳人长得漂亮,又很有交际能力,便问道:“张主任什么时候当的办公室主任?”

    小佳道:“我毕业以后就在园管处工作,后来调到了建委办公室,前年任的办公室副主任。”

    “你到园管处工作过,以前学地什么专业?”

    “我是沙州学院毕业的,生物专业。”

    粟明俊与侯卫东碰了碰酒杯,吃了一口菜,这才道:“市委很重视园林工作,已把园林上升到了城市形象的新高度,目前正在筹建园林管理局,这是正处级单位,与建委平行,改革方案已经上报给市委常委会,原则上没有大问题。”

    成立园林管理局的消息,早就在沙州传开了,但是一直没有准确的信息,从粟明俊口中说出来,就有很高的可靠

    小佳心中一动,道:“粟部长,我在园林管理处工作过,对园林管理很有兴趣,专业也相近,能不能把我调到新局去?”

    粟明俊不过是随口一说,听小佳愿意到园林管理局,倒有些意外,道:“建委可是好单位,怎么舍得调走。”

    小佳前几年走得很顺,时间不长就成为建委办公室副主任,可是到了这一步以后,若想再往前走一步,难度就很大了,而且办公室工作时常要陪着领导喝酒、唱歌,这种声色犬马地生活,让她感觉很累。

    “从我的个来说,更适合做业务工作,特别是园林规划这一块,我比较喜欢,也比较擅长。”

    粟明俊微微颔,道:“这事我记下了,等正式调整干部的时候,记得提醒我一声。”他这一个颔动作,下意识中就很有组织部领导地风度,稳重而矜持。

    今天侯卫东和张小佳请粟明俊一家人吃饭,原本是为侯卫东调动打下基础,却意外地为小佳的事打了一个铺垫。

    这事谈完以后,谈话的主题就被粟夫人、小佳和粟糖儿主导,粟明俊和侯卫东两个大男人也插不上话,就不断地喝酒,酒是沙州糖酒公司买的茅台,据说很正宗,由于是自带酒水,水陆空餐厅就要收五十块的开瓶费。

    吃完饭,小佳就牵着粟糖儿,与粟夫人有说有笑地回到新月楼,侯卫东和小佳在中庭目送着粟明俊一家人进了门洞,小佳就道:“老公,跟你说个事。”

    “我想买一架钢琴送给粟糖儿。刚才赵姐悄悄给我说,他们夫妻俩为了钢琴的事闹了别扭。”

    侯卫东奇道:“这种事赵姐也给你说了?”小佳眼光还看着门洞,道:“女人嘛,家长里短是永恒的话题。”侯卫东赞道:“小佳还真是外交人才,一顿饭的时间就与赵姐成了好朋友,我做不到这一点。”小佳亲地挽着侯卫东,道:“我在办公室就干这些婆妈的事,每年过节都要考虑给市里的领导送礼品,每个领导职务、格、家庭环境不一样,如何恰到好处地送礼,是一门复杂的学问,真是伤透了脑筋。”

    侯卫东不对小佳刮目相看。

    两人就到了沙州唯一的琴行,挑了一架一万多的珠江钢琴,又买了一年学期的学习卷,交钱并拿了票以后,小佳就给粟明俊家中打了一个电话。

    赵秀吃了一惊,道:“这怎么行?老粟要骂我的。”小佳亲地道:“刚才说好了,我是粟糖儿的干妈,干妈给干女买个礼物,有什么关系。”赵秀还在推辞,小佳就道:“琴行已经把钢琴送过来,赵姐就不要见外了。”

    放下电话,赵秀就把这事给粟明俊说了,粟明俊也是楞了一下,道:“这两个年轻人真是历害,我们年轻人的时候,哪里有他们这样的心计。”

    赵秀迟疑道:“这钢琴一万多元,能不能要?”粟明俊想了,道:“他们两口子是有求于我,侯卫东想从益杨调到沙州,张小佳想到园管局任职,所以送了这架钢琴,这两件事都不是太难,我办得到,既然他们有心,你就收了吧。”

    赵秀就喜滋滋给小佳回了电话。

    “老粟,侯卫东就是一个副镇长,他怎么这样有钱,年纪轻轻就在新月楼买了房子,这钢琴也是说买就买。”

    粟明俊也正在想这个问题,道:“他们两人职务都不高,也没有多少人给他们送钱,听侯卫东说,益杨青林镇矿产资源丰富,我估计侯卫东弄一个企业,要不然没有这么多钱。”

    赵秀听得眼睛放光,道:“我们也去开一个企业,以后粟糖儿肯定要出国,得为她提前筹些钱,光凭我俩的死工资,根本不可能存这么多钱。”

    粟明俊摇头道:“我的位置太敏感了,不知好多人都盯着,算了,还是不做这些事。”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