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随风而行(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佳今天特别的郁闷,侯卫东打电话进来的时候,建委组办公会,她正在做记录,不可能接侯卫东的电话,好不容易开了会,给侯卫东回电话时,他的电话已关机。--凤舞文学网--93b303

    过了一会,她的手机也没了电。

    由于要随着建委柳副主任到益杨县,小佳便急于和侯卫东联系上,她用办公室电话拨打了侯卫东办公室电话、手机以及益杨家里电话,都没有找到侯卫东。她心里暗叫倒霉,拿着无电的手机,跟随着柳副主任到了益杨县。

    到了益杨县政府,跟分管建委的曾副县长谈了合作事宜,.饭安排在益杨宾馆。

    小佳在办公室副主任,就要负责柳副主任的后勤,她匆匆吃了饭,就和益杨县建委办公室的王英,一起上了电梯,去看一看柳主任的房间。93b303

    谁知,刚出了电梯门,小佳惊喜欢地看见了站在电梯门口的侯卫东,随即又见到了侯卫东和照片中的年轻女子手牵着手,这个女人的相貌曾经出现在相片中,她记得太清晰不过,而真人比照片更加漂亮,虽然是素打扮,却是一种掩饰不住的风韵,或说是风

    小佳的笑容就如清水遇到严寒,一点又一点地凝固起来,王英觉察到况不对,拉了小佳一下,示意她走出电梯,小佳这才机械地迈出了电梯,站在了侯卫东和李晶面前。

    李晶的手柔若无骨,皮肤细腻、手指细长,握着应该很舒服,侯卫东却如触电一般,急忙将李晶的手放开,他暗自苦笑:“此时此景,是黄泥落在裤裆里,是屎也是屎,不是屎也是屎。根本解释不清。”

    他脑袋动得很快,装作一幅没事人一样。脸上露出惊喜的表,道:“小佳,你怎么到益杨来了,了好几个电话。”

    小佳狠狠地瞪了侯卫东一眼,在外人面前,强忍着没有作。她扭头对王英道为:“王英姐,柳主任住在几号房间,我们去看一看。”其实柳主任的钥匙就在小佳手中,她没有理睬侯卫东,和王英径直朝着东测的住房走去,把侯卫东晾在了一边。

    李晶观察能力极强,看到这个女子和侯卫东的表,已经猜到了这个女子与侯卫东的关系,看着小佳的背影,轻笑道:“卫东。这是你的女朋友吗?真漂亮,怎么不介绍一下。”

    这一句“卫东”,又如220地生活用电,电到侯卫东的手背最敏感处,让他哆嗦了数下,“那是我女朋友,改天介绍给你。”

    李晶笑道:“明天行程是否变化?”

    “不明,明天我们电话联系。”侯卫东匆匆与李晶告别。就朝着张小佳追去。

    这几年,益杨县加大了招商引资力度,为了给客商一个良好地住宿环境,投入资金改造了益杨宾馆,益杨宾馆虽然没有上星,住宿条件却着实不错。

    小佳到柳副主任房间转了转,见被干净。房间整洁,便对王英道:“王姐,益杨宾馆住宿条件不错,和三星级的标准差不多,没有问题。--凤-舞-文-学-网--”王英笑道:“益杨是小县城,只有这益杨宾馆条件稍稍好一些,哪里比得上沙州。”93b303

    侯卫东站在门口,小佳眼角余光瞟着他的影,却故意不理他,王英也瞧见了侯卫东。她知道小佳的男朋友是青林镇的副镇长,便轻声问小佳,“这是你男朋友吗?”小佳睹气道:“我不认识他。”

    王英从其神态和刚才侯卫东的招呼中,已隐约猜到了什么,她对着侯卫东笑了笑,道:“请进来吧。”

    侯卫东这才面带着笑容地走进了房屋,对王英道:“我叫侯卫东,是小佳的男朋友,你能充许我和小佳单独说一句话吗?”93b303

    王英看了一眼小佳,用眼光征求了他地意见。

    小佳不想在外人面前给侯卫东难堪,道:“王英姐,麻烦你先下去,我跟他说几句话再下来。”

    等到王英离开了房间,小佳就坐在椅子上,低着头,眼泪水一滴一滴地往下落,随后,肩膀又开始轻轻。

    侯卫东将手搭在小佳肩膀上,道:“刚才那个女子就是沙州道路工程公司的副总李晶,我是来和她谈明天到青林镇兴平村看石场的事,她要与我合作,开一个条石场,专供岭西省新建的高速公路。”

    步高曾经送过一叠照片给小佳,里面记录着侯卫东与李晶暧昧关系的完整照片,小佳并没有将照片给侯卫东,而是将其毁掉,回到新月楼,得到了一个还算合理的解释以后,就没有继续追究此事。

    但是,她心里始终还存在着影,特别是对李晶,更是存着极大的戒心。此时,又见到了侯卫东与李晶握着手亲密地站在电梯前,这种直观的刺激,让小佳如被雷轰又如被冰冻,王英在场之时,她尚能强自冷静,当房间只剩下两人之时,小佳无论如何也不能故作姿态了。

    侯卫东百般解释,小佳只是坐在椅子上默默地流泪,肩膀不停地,哭得十分伤心。

    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侯卫东心急如焚,他明白,如果等到其他客人上来,将是一个极为尴尬的局面。

    “小佳,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话回去说,在这里哭,别人要笑话。”

    小佳肩膀得更加历害,侯卫东就用力将揽在怀中,道:“乖,不要哭了,我确实是来谈工作,你出电梯的时候,我正准备下电梯回家。”

    又道:“这是我地手机,你看一下,确实是没有电了。”93b303

    “小佳,求你了,不要生气了,回家吧。”

    侯卫东磨破了嘴皮,小佳仍然一言不,之深,恨之切,此时一根细针深深刺进了小佳的心口,外表看不出来,内心却疼痛难忍。

    “我今天不想见到你,让我安静一会。”过了良久,小佳才说了第一句话。

    侯卫东并不知道照片一事,也就没有将此事看成什么大不了的事,他的耐心也用得差不多了,声音渐渐提高了,“小佳,你讲不讲道理,我这是为了工作,与生意伙伴握一下手,

    样大题小作吗,小佳,讲讲道理。”93b303

    小佳抬起头来,反击道:“你和李晶是什么关系,自己心里明白,我现在不想听你解释,你回去。”

    走廊里传来的脚步声,侯卫东烦躁起来,道:“小佳,你平时不是这个样子,今天怎么这样无理取闹,简直莫名其妙。”93b303

    小佳哭着道:“上一次在益杨宾饭,你和李晶就是手挽着手,你说喝醉了,这一次,你没有喝酒,怎么还和她拉拉扯扯。”

    “什么叫拉拉扯扯,我们就握了一下手,我就不相信,你平时工作的时候,就没有与男同事握手。”93b303

    “那不同。”

    “又有什么不同。”

    脚步声又消失了,两人的辩论也就会这了下来,侯卫东意识到在这个问题上不停纠缠没有意义,道:“小佳,等你安排好了,我们就回家,一家人关着门,什么话都好说,不要在这里让人笑话。”

    小佳揩掉了眼泪,从手中的小包里取出小巧的化妆盒,对着镜子照了照,借此让自己平静下来,她突然想起侯卫东刚才说过的话,道:“你和李晶谈合约,那你怎么什么东西都没有带上,合约在什么地方?我要看看。”

    “这是一个简单的合伙关系,我们今天晚上只是谈了意向的东西,明天李晶要去兴平村看现场,看完现场以后,如果她觉得条件还可以,就马上签合约。”

    小佳工作之时,是一个理智的女人,可是再理智的女人也是女人,都会被狂风吹迷了眼睛,小佳又是那种将看得很伟大的小资女人,一直小心翼翼培肓着之花。,在她心中是神圣的。因此,她不能容忍精心培育的有半点瑕疵,而现实是,侯卫东与一位漂亮女子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不仅有照片,她还无意中撞了一个现行。

    此时听说李晶明天还要跟侯卫东到青林镇去,小佳脸上再次寒霜密布。一句话不说,只是补妆,刚刚补完,又有一行泪水流了出来。

    这时,走廊上响起了阵阵说话声,柳副主任笑声格外地响亮,他每笑一次,就有一阵附和的笑声。93b303

    侯卫东急忙低声道:“小佳,这好象是沙州建委领导的房间,我们不要在这里久呆了。你先跟我回家,有什么事在家里好好说。”

    小佳仍然不语。

    “张小佳,你别太过分了,既然这个态度,我先回家了。”

    侯卫东自尊心特别强,他不愿意在小佳众多同事面前受到冷落,为避免尴尬,他一咬牙。甩手就走出了宾馆房门,出门之际,又给小佳道:“小佳,你要相信我,我随时等你地电话。”93b303

    走廊上,遇到六七个男子,中间一个微胖。很有些气度,侯卫东与他们擦而过,带着满的怒气,王英走到最后,她好奇地看了侯卫东一眼,也没有过多地说着什么。

    离开了益杨宾馆,侯卫东只觉得满腔愤懑,一股子地火气在腔窜来窜去,等出租车的时候,他对着一颗大树猛踢了几脚。又猛地大喊了两声,路上行人都好奇地看着他。

    回到了家中,他就如一匹恶狼一样,拿起一对哑铃,拼命运动,直到大汗淋漓,这才罢休。

    打开电视,随意地看着跳动的画面,回想起与小佳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又想着小佳肩膀的样子,侯卫东就心又软了,他将手机充上电,又用座机给小佳打了一个电话,仍然是关机状态。

    “女人的心眼比针尖还要小。”

    正在自言自语的时候,座机猛地响了起来,侯卫东飞一般地跑过去,“小佳,你听我解释。”

    “卫东,是我。”电话里传来李晶地声音,她有一丝恋慵懒,声音听起来居然也很感,“我们明天什么时候出,你在哪里住,我开车过来接你。”

    李晶在侯卫东心目中,就成了一包炸药,一个烫手的山芋,他道:“明天早上,我给你打电话联系。”

    李晶在电话里浅笑两声:“今天你的女朋友肯定有些误会,你把话筒给她,我给她解释几句。”

    侯卫东哭笑不得,道:“谢谢你的好意,我知道怎么办。”

    接断了李晶的电话,侯卫东坐在电话旁,又拨小佳的手机,依然是关机状态。

    在益杨宾馆里,小佳趟在头,却始终大睁着眼睛,墙头壁灯昏暗,一如她的心,她原本要回沙州学院,现在的住房是临时登记的,眼泪早已将枕头打湿,她的心似乎也好转了一些。

    一遍遍回想着电梯口地景,特别是侯卫东与李晶拉手的景,如电影慢镜头一般,反复放了数次,她渐渐回想起,侯卫东和那个女人确实是握手的姿势,在电梯口握手,分明就是分手之时的最后礼仪。

    想通了这一点,小佳心里就好受了许多,她觉得把侯卫东一人赶走也不太好,由于房间里的电话只是内部使用,便到楼下的值班室去打电话。

    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占线,而侯卫东的手机仍是关机状态。

    打了十多个电话,仍然是占线,服务员就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小佳,小佳原本已平和下来,此时火气也就上来。

    “这么晚上,他在给谁打电话?”她赌气般转离开,在上楼梯地时候,眼泪水又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侯卫东坐在座机旁,不停地拨打小佳的手机,希望奇迹突然出现,结果,奇迹没有出现,半个小时以后,他终于放弃了这种不理智行为,把闹铃调到早上七点,准备早上再去找小佳。

    尽管心不爽,侯卫东脑袋挨着枕头,还是立刻就呼呼大睡,早上,等到闹铃响起,他就跳将起来,飞快地洗脸刷牙,然后就赶到了益州宾馆。

    上了八楼,楼上仍然静悄悄的,侯卫东找到了服务员,问道:“请问,沙州来的张小佳住在哪一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