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木秀于林(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刘奔到镇计生办将罚款交清,此事就算彻底完结,刘坤特意将此事解决经过以及结果向赵永胜作了汇报,“事不管大小,皆向领导汇报”,这是县府办老前辈总结出来的重要经验之一,来到了青林镇,他便将这个经验充分挥,事实证明,这一条经验在乡镇依然管用,至少赵永胜就很喜欢部属汇报工作。--凤-舞-文-学-网--

    三天以后,在青林镇党政办公会上,赵永胜特意表扬了刘坤。

    “有的同志认为年轻人办事不牢靠,我却认为年轻人有闯劲有干劲,能干成大事。刘坤分管计生工作,他能顶住压力,妥善解决了刘奔媳妇的事,事办得好。”

    “另外,上青林石场的保证金,也及时地收了上来,这两件事,说明刘坤同志有能力将分管工作做好。”

    赵永胜表扬刘坤是有针对的,安排刘坤工作的时候,粟明有不同意见,他认为计生办和企业办这两块工作都比较复杂,而且涉及到大笔收入,如果管理不好,镇里将会很被动,建议这两块工作还是由老同志来具体抓,刘坤只是协助分管。

    当然,人事问题最后还是由赵永胜拍板,刘坤全面接手了晁杰的工作,事实证明,乡镇管理工作不是高精尖的科学技术,只要有一定文化和水平,只要肯干事。多数都能够胜,刘坤有了书记赵永胜地全力支持,逐渐熟悉的况,在青林镇立住了脚,各项工作皆按照年初的计划推进,四平八稳,按部就班,没有大的成绩。也没有明显的纰漏。

    侯卫东常驻青林山,对青林镇政府的政治游戏,没有什么兴趣,毕竟在青林镇政府争来争去争破了天,也最多当一个正科级,拿六、七百元的工资而已。对于眼界已开的侯卫东来说,这已不具有

    到九五年九月底,益吴路主体工程已经结束,交通局财务科高科长早已得到指示,又拿了侯卫东地红包,及时准确地按照进度支付了侯卫东的材料款,这样一来,侯卫东户头上数字按月增长,已经接近一百五十多万,大弯石场也为曾昭强和朱兵带来了六十多万的收入。

    两年前。就算白作梦,侯卫东也不敢奢望能有这样一笔巨款。

    钱多了。最大的好处就是财务自由,能办成以前难于上青天的事。国庆节。侯卫东坐着装碎石的货车来到了益杨城,在工行取了五万块钱,又打了一辆出租车,就直奔沙州。

    大哥侯卫国正式调到了沙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由于刚刚沙州市公安局刚刚搞过了集资建房,下一次集资建房就不知猴年马月了,侯卫国正与吴海县高中地江楚恋,住集体宿舍太不方便。就急于想买一新房子,买好房子就结婚。只是公安局工资不高,他用钱向来又大手大脚,从警多年也没有多少存款,他把买房借钱的事给三弟侯卫东说了,侯卫东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侯卫东就趁着国庆节之时间到沙州去,一来给大哥侯卫国送钱,二来也看看自己和小佳的新房子。

    沙州到益杨的公路已全线通车,原来三个小时路程,出租车只用了不到二个小时,他在沙州市公安局门口用新买的摩托罗拉了电话,不一会,大哥侯卫国就出现在门口。

    “我带了五万,够不够,不够再取。”

    沙州房价也就是八百多一平米,侯卫国看上的房子一百一十平米,总房价也就八万八千元,他和江楚凑了近四万元,就再也拿不出余钱了。

    侯卫国一头短,很有精神,笑道:“这五万元钱,当哥的先说清楚,两年之内不能还给你。”五万块钱,不用还了,就当我送给你们的结婚礼物,装修需要多少钱,尽管开口。”

    侯卫国知道三弟是真的了财,他使劲拍了拍三弟卫东的肩膀,道:“当初你分到青林镇地时候,老妈还担心你工资低,以后在城里买不起房子,没有想到,三弟居然成了我们家中最有钱的土财主,比妹夫还历害,干脆我辞职,给你打工,你一个月给我多少钱?”

    沙州公安局办公大楼高大威猛,虎视着沙州大街小巷,在里面工作,具有强烈地自豪感,在社会上也受人尊敬。

    侯卫东知道大哥舍不得这份职业,开玩笑道:“我把石场给你,我来公安局上班,你愿不愿意。”

    侯卫国从警多年,从来没有想到要离开警察队伍,他道:“人就和虫一样,哪条虫子钻那根木头,都是命中注定,我还是穿着警服过苦子吧。”

    两兄弟说笑了几句,侯卫国看了看表,道:“等一会到了听月轩,你把钱直接给嫂子,我在家从不管钱。”

    侯卫东又给小佳拨了一个电话,道:“小佳,我已经到公安局大楼,马上要到听月轩,把钱给嫂子江楚送过去,你什么时候过来?”

    小佳为难地道:“老公,步市长正在我们建委调研工作,中午安排在沙州大饭店,我要负责后勤,恐怕走不了。”她随即高兴地道:“你不要生气,我给你说一件好事,今天上午新月楼的房门钥匙我已经领到了,晚上可以去看新房子,还有一件事,既然房子钥匙已经拿到手了,我想跟父母摊牌,这样瞒着哄着也不是办法。”

    侯卫东信心十足,道:“不入虎,焉得虎子,今天晚上见岳父岳母。”

    电话打完,车子已经到了听月轩,这是三层小楼,底楼是大饭厅,二楼是雅间,三楼则是茶室,刑警支队陈副支队长地老婆就是老板,因此,听月轩就成了刑警支队的编外招待所。

    侯卫国上了二楼,不一会,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妇走了过来,她穿了一件旗袍,外面披了一张厚厚的毛巾,她亲地道:“侯中队,今天几个人?”

    “嫂子,今天就要那个六人小间,都是家里面的人。”侯卫国介绍道:“我的三弟侯卫东,这是金总。”

    金总招了招手,一位领班模样的小伙子就跑了过来,她安排道:“今天侯中队是请家里人吃饭,要特别优惠,打六折。”

    两兄弟进了屋,服务员倒上好茶,再拿过了菜谱,侯卫东主动菜谱,道:“哥,你点菜,付钱的事就别跟我争了,今天我来作东。”

    侯卫国很自在地喝了一口茶,道:“三弟请客,我泰然受之。”

    聊了几句,江楚就进来了,侯卫东取过五万钱,道:“嫂子,不要焦急了,这是五万现金,你拿着买房子。”

    江楚接过沉甸甸地一包钱,她的感激就和钱地份

    实在,道:“三弟,你真是及时雨,要不然我们这房买不起。--凤舞文学网--”江楚是重点中学的老师,学的是汉语言,这几天正在讲拳打镇关西,顺便又将《水浒》重读了一遍,因而出口就是水浒的语言。

    “只是,我和你哥没有多少积蓄,拿到房子以后还要装修,这两年还不上钱。”

    江楚文静,侯卫国干练,侯卫东很喜欢这个嫂子,总觉得哥嫂实在十分地班配,他痛快地道:“嫂子,刚才我给大哥说了,这五万块钱,就是我和小佳送给你们的结婚礼物,你们不用还。”

    江楚在吴海县中学,这是一所重点中学,老师工资比普通的机关干部略高一些,她加上课时费,每月能拿八百多,两口子加起了也就有一千五百多,每月存五百,这五万元要存上近十年,她天天在算这个帐,每算一次,心里压力就重一斤,侯卫国早就断定三弟侯卫东肯定是“送”钱而不“借”钱,江楚还坚决不信,现在听耳听到侯卫东如此说,这才信了。

    她眼圈一红,道:“三弟,你真是好弟弟。”

    见江楚如此郑重其事,侯卫东也就真诚地道:“小时候,我喜欢打架,打输以后,哥哥就要来帮我打架,这点钱就算当年请的打手费。”

    江楚笑着用手背抹着眼圈,道:“三弟也买了房子。什么时候交房,最好我们两家住近一些,节假可以走动起也方便些。”

    在沙州买房子,完全是小佳在作,侯卫东也是不久前才知道买地什么房子,他道:“我们已经拿到了房子,就是牛栏街的新月楼。”

    牛栏街在沙州算得上黄金地段,新月楼是由远景公司所开。是沙州第一家小区式建筑,据说采用了全国最先进的管理模式,新月楼在沙州大打宣传攻势,房价率先突破了每平米一千元,江楚到沙州四处挑房子,对新月楼的大名自然是知道的。

    至此。江楚只能倒着凉气,出惊叹之声,她从大学毕业以后就分到了中学校,很少接触到外面的世界,以为两个人一千多元钱就算小康了,完全没有想到三弟侯卫东在乡镇工作两年多,就可以随意地在沙州买贵房子,这个事实让她有些晕。

    等菜上来以后,大家就边吃边聊,如今摆在两个家庭有一个共同问题。就是两地分居的问题无法解决。说到这个问题,侯卫东就想起了三年之约。他道:“小佳一直在跑调动,可是单位高不成低不就。现在还没有落实。”

    江楚尝够了缺钱的难处,道:“你在乡镇这样财,调到沙州来干什么,我要是小佳,就艰苦几年,让你多挣些钱,以后小子才会过得更好。”

    吃过饭,侯卫国回局里上班。侯卫东就陪着江楚去交了房钱,江楚地房子也还不错。位置虽然比不上新月楼,却靠近公安局,房后靠着沙州公园,推开窗户,就能望见公园的绿树,免费呼吸着公园的新鲜空气。

    交了房钱,江楚似乎也完成了人生的一件大事,就拖着侯卫东去转商店,两人转了一会建筑材料,就到了沙州百货公司,江楚看上了一三百多的衣服,就不顾侯卫东的阻止,买了下来送给小佳。

    两人无所事事地转到了下午四点多钟,小佳终于打了电话过来:“我请了假,提前下班,我们就在新月楼见面。”

    江楚对新月楼很感兴趣,她跟着侯卫东来到了新月楼,小佳穿了一黑色小西装,利索中透着妩媚,在新月楼门口等着,接过江楚递过来的衣服,小佳打开看了看,稍有些夸张地道:“大嫂的眼光真好,这衣服有品味,我喜欢。”

    两>

    新房子在四楼,一百三十多平米,光钱好,设计合理,侯卫东看到有两个卫生间,道:“这个设计莫名其妙,我们只有两个人,居然弄出两个卫生间,太浪费,我们来分工,外面的卫生间算我的,以后你要用外面的那个,我收五角钱一次。”

    “老土。”小佳掐了侯卫东一把,又道:“就这样说定了,我管里面的卫生间,晚上起夜,我也要收费,不过晚上工资要加倍,我收一块钱一次。”

    两人就开始憧憬起未来的幸福生活,江楚也正沉浸在河中,很能体会这小两口的感受,她道:“今天晚上,还是在听月轩,我和卫国请你们两口子,一定要来,不准抢着付帐,我先走一步,到书店找一本教辅。”

    江楚离开以后,小佳就飞扑到了侯卫东上,无限幸福地道:“老公,我们两人终于有家了。”侯卫东豪气万丈地道:“这是我们的小窝,再花十万,好好装修。”小佳俯在侯卫东怀里,道:“要买全家电,要买一台vcd,吋:;调,还要辅全木地板。”

    幸福之门似乎就这样打开了。

    侯卫东将手伸进小佳的衣服里,狂暴地抚摸着小佳细腻地肌肤,将罩毫不客气地扯了下来,小佳也逊色,她将侯卫东的衫衣从皮带中扯了出来,将自己地脸贴在而度的膛之上。

    互相抚摸了一阵子,侯卫东四处环顾了一阵子,凭着在大学里练就的寻找最佳地理位置的本领,他将小佳带到了还是水泥的卫生间,就采用站立式,两人烈地疯狂了一次。

    过后,小佳依偎着侯卫东,道:“今天吃了饭,你跟着我回家,虽然你的工作没有解决,可是我们的房子已经解决了,二年时间,凭着你的努力,我们在沙州也有家了,老公,想着你在上青林孤零零地办石场,就想哭,我没有看错人,老公值得信赖。”

    侯卫东用手挽着小佳地平滑纤细的腰,充满着自信与幸福。

    他们到达听月轩,金总听说小佳是建委办公室副主任,更是得不得了,道:“张主任,这是我地名片,以后有客人尽管朝我这里带,你私人来,一律享受五折优惠。”

    小佳看名片的时候,侯卫国就介绍道:“小佳,金总是陈支队的夫人。”

    陈支队曾帮着建委破过案子,小佳和他打交道好多次,小佳地道:“原来是嫂子,去年建委财务科被盗,陈支队亲自带队,五天就破了案,当时步市长还是建委主任,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能破案,就在沙州宾馆摆了一桌。”小佳捂着嘴笑道:“那天陈支队喝醉了。”

    金总就道:“哈,那天他从沙州宾馆回来,吐得满屋都是,臭了十几天,无论如何也洗不干净,原本就是你们干得好事。”

    金总和小佳谈得投机,晚饭就由金总签到了单子

    算盘打得精,建委财大气粗,小佳是办公室副主任,业务过来,赚头就大得多。

    侯家两兄弟谈笑风声的时候,在小佳家中却如往常一般安静。

    陈庆蓉和张远征吃了晚饭,就坐着看电视,陈庆蓉眼睛跳了几下,她对张远征道:“我心里慌慌的,总觉得有什么事要生。”张远征靠在沙上,道:“别多想,肯定是昨晚没有睡好。”陈庆蓉叹息一声:“小佳这孩子,脾气倔得很,她不愿意和侯卫东分手,我们只有眼睁睁看着。”

    女儿事业顺利,她的婚事就成了陈庆蓉最心的事

    张远征劝道:“小佳这孩子心气高,她认定的事,九条牛都拉不回来,就和你年轻时一样,我们也别太多的心,儿孙自有儿孙福,侯卫东这小伙子也不错,如果真能调回沙州来,我们就别阻拦了。”

    “我们又不是疯子,他真能调到沙州,我们为什么要阻拦。”陈庆蓉又心烦意乱地道:“昨天听柳总工说,我们厂也快要不行了,如果下岗了,我们怎么办,如果光靠着小佳,她的压力就太大了。”

    他们说话之时,侯卫东和张小佳已经出现在了居委会老大娘的眼前,小佳大大方方地挽着侯卫东的手臂,一边走一边招呼,“杨阿姨,要玩啊,这是我男朋友侯卫东。”“王阿姨。这是我男朋友侯卫东。”

    这些居委会大娘们都兴致勃勃地打量着这两人,等他们进了门洞,立刻激烈地议论起来,东家长西家短,正是居委会地业务范围。

    当侯卫东黝黑的脸孔出现了陈庆蓉和张远征的面前之时,陈庆蓉愣了好一会,才认出眼前之人就是令他们头疼的侯卫东。

    侯卫东出现在这里,早已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他主动招呼道:“陈阿姨,你好,好久不见了,我是侯卫东。”

    张远征走了门口,他两年没有见到侯卫东了,面对着门口这个黑大汉。和陈庆蓉一样,他完全将二年前的那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与现在这个黑大汉重合在一起。

    “能让我们进来说话吗?”侯卫东客气地问了一句。

    两年时间,也磨去了她太多的火气,陈庆蓉狠狠地瞪了小佳一眼,就道:“进来吧。”

    房间一切依旧,侯卫东至今仍然记得,当年他们两人曾在里屋地门背后,悲壮地抚摸,故地重游,人依旧。物依旧,只是形势变了。

    陈庆蓉用严历的目光盯着侯卫东。单刀直入地问道:“93年你曾经答应过我,用三年的时间调回沙州。今天你到家里来,表示你已经调回沙州了吗?”

    侯卫东平静地摇头,道:“没有,我还在益杨县青林镇政府工作,可是也算回到了沙州。”

    陈庆蓉盯着侯卫东,问道:“算回到了沙州,侯卫东,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侯卫东取出一钥匙。道:“这是新月楼一单元四楼二室的钥匙,我和小佳已在沙州买了房子。”

    张远征追问了一句:“新月楼的房子。你们买得起?”张小佳就自豪地道:“卫东在益杨青林镇开了石场,赚了不少钱,我们已经买了房子,准备装修完了就结婚。”

    陈庆蓉和张远征面面相觑,新月楼的房子在沙州最好地地段,目前市场价已超过了一千,要买一房子,至少得有十来万,加上装修的费用,少算也要十七八万,对于工薪阶层来说,这是一笔基本上无法支付的巨款,他们夫妻俩,工作了一辈子,辛苦积攒,也不过有四万多存款。侯卫东两年时间,就能赚这么多钱,实在出乎预料。

    小佳见父母都有些怀疑,便道:“房子是今天拿到钥匙的,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现在就去看房子。”

    张远征脖子一昂,道:“房子有什么好看,我不去。”疑了一下,暗道:“反对侯卫东和小佳谈恋,是为了小佳的幸福,如果侯卫东真的有钱了,就能给小佳带来幸福,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反对他们?”想到这一点,陈庆蓉就用眼神阻止了张远征,对女儿小佳道:“既然买了房子,这是好事,我们去看一眼。”

    侯卫东心中暗自高兴,陈庆蓉和张远征只要答应去看房子,事就成了一半。果然,当四个顺利地进入了新月楼之时,一百三十平米的房子,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证明了侯卫东的勤劳、聪明和具有的实力。

    陈庆蓉眼睛放着光,心道:“小佳真是运气好,工作好,对象虽然在益杨,可是有钱,也不错。”

    陈庆蓉和张远征进了主卧,看侯卫东和小佳没有跟过来,张远征就由衷地赞了一声:“侯卫东还真是能干人,二年时间,就赚了一大房子,刚才小佳说他开石场,开石场能找这么多钱吗?”企业工作,知道赚钱地辛苦,对于侯卫东取得的成就比小佳认识得还要清楚,这赞叹是自内心。

    陈庆蓉半天没有说话。

    张远征道:“老婆子,这事你看怎么办?”陈庆蓉道:“他们连房子都买好了,摆明是要结婚终究犟不过儿女。”

    两人走到客厅地时候,小佳和侯卫东正牵手看着窗外的风景,进入九五年,沙州已经进入了高速展时期,临窗而望,可以看到四处都是高高的塔吊。

    陈庆蓉脸上露出不经意笑容,走到侯卫东边,道:“侯卫东,经过了这两年时间的考验,可以看出来,你对小佳还是真心的,当家长的都希望儿女们过得幸福,所以,有些事,你一定要正确理解。”

    侯卫东和小佳都听懂了陈庆蓉的意思,小佳用脚踢了侯卫东一脚,侯卫东连忙道:“陈阿姨,张叔叔,你们放心,我向你们保证,一定会对小佳好。”

    困绕了四人整整二年的心结,就算是被解开了,下楼之时,小佳大大方方地牵着侯卫东地手,陈庆蓉和张远征也装作没有看见。

    陈庆蓉不放心地问道:“刚才听小佳说起,你在青林镇开了石场,你是机关干部,怎么能开石场?”

    “我最初是和一位村主任合伙开的石场,借用地是二姐侯小英的名字,随后开了一家狗背弯石场,是用的妈妈的名义,每个石场都有现场管理人员,我是当甩手老板。这二年石场赚钱,主要是因为益杨在大办交通,对碎石的需求量很大,新修的沙益路通车以后,从益州到沙州最多开二个小时。”

    侯卫东这两年的生活,酸甜苦辣各种滋味都有,不少事连小佳也,如今品尝胜利成果,所有的迷惑、痛苦就变得极淡

    成了幸福的回忆。

    张远征点头道:“这几年各地建设都多,搞建材绝对亏不了。”陈庆蓉又问:“你在青林镇开起了石场,如果调回沙州,石场怎么办,请人来管理总不如自己管理。”

    侯卫东就实事求是地道:“青林山上石场也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如果我调到沙州来,肯定要分一大块利润给管理人员,如果不调过来,两地分居也不是办法,我正在为这事烦恼。”

    陈庆蓉所在的工厂面临着破产的风险,有不少老职工已经下岗了,下岗以后生活就过得很是凄惨,有了切肤之痛,她的认识就和前两年不一样了:“既然开石场能赚钱,就多干几年,不要轻易放弃,现在公路修好了,来往也方便了。”

    侯卫东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取过手机,道:“喂,大哥,我在新月楼这边,你要来看房子,好,我等着你。”

    陈庆蓉看着侯卫东所用的新手机,知道价钱不菲,就趁着侯卫东和小佳在前面拐弯之机,悄悄地对张远征道:“这手机至少一万元,加上房子有十万,侯卫东到底赚了多少钱,用钱这么潇洒。”张远征心有同感,想了想,道:“我们抽时间到青林镇去暗访一次,看他究竟搞得什么名堂。”

    新月楼外,侯卫国和江楚坐在小车里,公安局有很大地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正大光明的公车私用,特别是刑警支队由于工作质决定,不可能将每辆车管得死死的,所以,刑警支队的中队长们都有着各自的小车,算是提前进入了有车一族。

    侯卫国是从基层一步一步爬上来的优秀民警,办了许多大案,能办大案的人就不是酸腐之人。公车私用,占占小便宜,当然也就不在话下。

    江楚是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子,能找到侯卫国这样男子,她已是很满意了,如今房子钱也凑齐了。对于慷慨解囊地三弟,她更是充满着好感,看到四人下来,便高兴地道:“那肯定是小佳的父母,他们一齐看房子,这说明三弟和小佳的事办成了。”

    出于对长辈的尊敬,侯卫国与江楚连忙下车等候,小佳介绍道:“这是我的爸爸、妈妈。”又指着侯卫国道:“这是侯卫东的大哥侯卫国,在沙州公安局刑警支队工作,这是嫂子江楚。”

    陈庆蓉对侯家地况了解得很清楚。她奇怪地问道:“我记得侯卫国是在吴海公安局工作,什么时候调上来的。”侯卫国礼貌地答道:“我是去年借调到了沙州公安局。今年正式办的调动手续。”

    又一辆小车开到了新月楼前,这是外壳亮的进口皇冠轿车。停下以后,出来之人三十岁上下,穿西装打领带、架着一幅金丝眼镜,儒雅而有气质。

    来人正是步市长的公子步高,新月楼是他目前最大项目,也是从事建筑行业以来最大的项目,所以,他隔三岔五都要来工地看一看。今天他刚和建设银行朱行长吃了晚饭,顺便就拐到了工地。

    能拿到牛栏街这块黄金宝地。固然是其父步市长的功劳,但是拿到地以后,将新月楼做成沙州甚至岭西省最好的楼盘,却凝结着步高许多心血,为了这上楼盘,他从上海聘请了最好的设计师,又特意到新加坡进行了考察,最后才决定建设沙州新月楼——第一幢小区式管理楼盘。

    其起点之高,在岭西全省无人能出其右。

    步高一眼就看见了小佳,便走了过来,道:“小佳主任,怎么有空到新月楼来视察。”他平时都是直接称呼小佳,此时见人多,便在小佳后面加上主任,这样,即显得亲切,也不会让人感到唐突。

    小佳看到步高走了过来,不有些紧张。

    步高各方面条件都好,论学历,毕业于复旦大学,论家世,父亲是副市长,论事业,拥有一家迅速扩张的建筑公司,论相貌,五官清秀气质高雅,一句话,是真正地钻石王老五,边从来不缺美女,步高却独独看上了沙州建委办公室副主任张小佳,偏偏张小佳还拒绝了他的美意,这反而彻底激了步高地强烈兴趣和斗志,他很有风度地向小佳起了密不透风的进攻,却始终没有得逞。

    对于步高地追求,小佳从内心深处还是感到骄傲,她甚至时常将步高和侯卫东进行比较,步高事业有成,言谈举止散着成熟男人的魅力,而侯卫东心智坚强,充满着勃勃朝气,两个男人都是如此优秀,只是,侯卫东抢先一步占据了小佳的心灵,所以小佳带着些遗憾,坚定地拒绝了步高的好意。

    “步总,又来视察你的新月楼。”

    此时,侯卫东与步高同时出现在了面前,小佳心里如被风吹过一般,起了微微的纹路,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与步高打了声招呼,又特意介绍道:“这是新月楼的步总。”

    “这是我的父母。”

    “这是我男朋友侯卫东。”

    步高客气地与陈庆蓉、张远征打过招呼,随后,一道锋利地眼神从眼镜后面扫向侯卫东,不过,转瞬间又平和下来,步高伸出手来,道:“侯卫东,经常听小佳主任谈起你,欢迎到沙州来玩,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这句话粗听平常,可是细细品味,却很有些深意,第一,这句话表达出他经常和小佳接触,而且接触还比较深入,只有经常深入接触,小佳才会谈起自己男朋友;第二,指出侯卫东不过是县疙瘩,是沙州地过客而已;第三,在豪爽的背后,隐藏着对侯卫东的轻视。

    侯卫东是学法律的聪明人,剥茧抽丝正是他的强项,他敏感地意识到步高的话锋,便淡淡地道:“谢谢步总好意。”他不知对方来头,就没有针锋相对,也没有笑脸相迎。

    步高又道:“小佳主任,怎么有空到新月楼。”

    小佳拉着侯卫东的手,道:“我和卫东在新月楼买了房子,俗话说,顾客就是上帝,我们现在也是上帝了。”

    听到小佳买了房子,步高心中一冷,心道:“难道我真的就败给这黑小子吗?”他瞟了侯卫东两眼,微笑着对小佳道:“小佳主任买房子,怎么不给我说,我可以打折。”

    等到步高离开以后,侯卫国问道:“步总,就是步市长的公子步高?”小佳点头道:“新月楼就是他的产业,这一个楼盘卖得极好,他肯定赚惨了。”

    侯卫东看着步高的背景慢慢地消失在新月楼盘,这才若有所思地回过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