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变局(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等了一会,还没有见两人下来,刘坤就扔了一枝烟给侯卫东,道:“侯卫东,来抽烟,你去看看,他们怎么还不下来。--凤-舞-文-学-网--”

    烟是很流行的子,这种烟比红塔山还要贵一些,已经有取代红塔山成为领导干部专用烟。侯卫东也没有矫,抽了一口,道:“不用看,他们马上下来。”此时,侯卫东已经知道了是捉刘奔媳妇,他断定习昭勇和田大刀不会去,就点燃了烟,坐着等。

    刘坤见侯卫东坐着不动,怡然自得地抽烟,心中便不高兴,他又安排李辉道:“时间不等人,你去看一看。”

    李辉刚起来,就见到黄主任推门进来,进门的只有他一人,他走到刘坤边,耳语几句,刘坤脸色就变得很难看,派出所民警明显是不给面子,可是面对地位超然的民警,他又不能轻易火,强压住怒气,道:“算了,不去就不去,黄主任,把况给大家讲一讲。”

    等到黄主任把基本况讲完,刘坤道:“这一次行动,就由计生办黄主任负责指挥,尖山村的村干部和驻村干部配合,趁着天,村民都在家里,悄悄地将李树英带下山。”他说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便站起,道:“走吧,现在就去。”

    众人站起。就往外走。侯卫东跟着出了门,径直往二楼上走,黄主任一把拉住他,道:“疯子,你朝哪里走,跟在我边。”

    侯卫东除了是疯子以外,还有着勇敢地名气,数次协助镇里搞突击工作。屡有出色表现,而且他全力鼓动着修了上青林公路,又率先办起了石场,在上青林很有影响力,说得难听一些,他说一句话。比一些领导还要灵,这种能办事、会办事、肯办事的三办人物,各个科室自然都争着要,侯卫东这一次调入国土办,就让黄主任大叫可惜。

    侯卫东反问道:“刚才讲得很清楚,这次行动由计生办和尖山村干部共同参加,我是独石村的驻村干部,似乎没有安排我参加行动吧。”黄主任抓住侯卫东不松手,道:“你的任务是盯着刘奔,不让他动手。刚才是刘镇忘记说了。”

    曾宪刚也在一边劝道:“疯子,一起去。晚上到我家里喝酒。”

    黄主任诚恳地道:“刘镇才来,还没有多少经验。你跟着我去,到时镇一下场面,上青林老百姓都买你的帐。”

    侯卫东用眼光瞟了一眼正在上车的刘坤,又看看黄主任,黄主任在侯卫东初来之时,曾经作工作调他到计生办,事虽然差阳错没有办成,侯卫东还是记下了这笔。他是点头道:“黄主任了话,我就只有听命了。我听说刘奔家里的绪很大,行动要注意方法。”

    刘坤坐上了汽车的副驾驶位置,车是老式地长安车,没有空调,得就如蒸笼一样,上得车来,汗水立刻就喷了出来,他见黄主任还在和侯卫东说着什么,便道:“快上车,别磨蹭了。”

    除了司机,长安车能坐五个人,而此时,计生办有四个人,加上侯卫东、驻村干部李勇、村干部曾宪刚、唐桂元、村里计生专干刘玲,总共就有九个人,车里挤得如沙丁鱼罐头一样。--凤-舞-文-学-网--这时候,当领导的好处就显现出来,他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没有人和他挤,车子一动,就最先享受着车风。

    李辉被挤得变了形,他在车上道:“听杨凤说,刘镇和疯子是同学,疯子,是不是啊。”侯卫东就笑道:“我们是在大学同学,在一个班里读了四年。”段洪秀就接嘴道:“现在刘镇分管计生,干脆你也到计生办来。”

    刘坤很有成就感地坐在驾驶室里,道:“我和卫东不仅是同学,我们还在一个寝室住了四年,我的女朋友段英和卫东的女朋友张小佳又是同寝室的同学。”

    众人都啧啧有声。

    到了望村办公室,车子停了下来,黄主任就作战前部署,道:“李辉和曾宪刚两人去堵后门,唐桂元去做思想工作,刘玲和段洪秀准备带大肚子李树英,李勇、侯卫东就负责盯住刘奔。”

    明确了任务,一行人就急急地前往刘奔家中,刘坤是第一次参加这种行动,到底会生什么况,他也是心中无数,

    看到竹林之中地石房子,唐桂元就对刘坤介绍道:“那个石头房子就是刘奔的家。”

    一个在竹林外玩耍的看到了这一群人,这个小孩子只有七、八岁,从家中大人平时的言语中,知道大婶婶又怀上小孩,便飞快地朝屋里跑去,边跑边叫道:“大婶婶,当官的来了。”

    黄主任见行动被现了,心中着急,道:“大家快点,按照刚才的布置行动,关键时候,给我顶住。”听到最后一句话,侯卫东差点笑起来,这是电影中国民党军官的专用语,黄主任大概是看电影,急之下,就喊出了这句常用语。

    刘坤家中独儿,从小有爸妈和姐姐宠着,没有吃过苦,听到鸡飞狗跳的场面,心脏便不听使唤地狂跳了起来,他就和段洪秀跑到最后,当到达了刘家院子的时候,双方已经抓扯了起来。

    刘奔听到了小孩的叫声,就随手拿了一根扁担站在院子中间,道:“唐桂元,刘玲,死你妈哟,乡里乡亲地,这种缺德事你们少做。”

    唐桂元本来就是一个焉人,此时也不急,道:“计划生育是国策,镇里面是有要求的。”

    在一边地黄主任就对着刘奔母亲大吼道:“有话好说,你不要打人。”镇政府地,在执行公务。”

    刘奔母亲就在地上又滚又骂,“哪个敢把树英带走,我就要喝农药,刘奔,你就把我的尸体抬到县里去,乡政府死人了。”

    刘奔骂了几句,见镇村干部来得不少,就对唐桂元道:“唐书让,你知道我们家的况,刘二娃才死,他生的是个女娃,我也是个女娃,不让我再生一个,刘家就是断根了。”

    计生专干刘玲在一旁道:“生儿生女都一样,现在生女儿还贴心些。”

    刘奔的母亲在地上听到这话,骂道:“刘玲,今天只要把树英带走,小心你家的娃儿。”刘玲是本

    之人,受到这种威胁,虽然气得抖,也怕刘家报复再帮腔,慢慢地缩到了一边。

    这时,陆续有刘家的人赶了过来,将镇、村干部围在了院子里,有的妇女就妈道娘的一阵乱骂,问候了在场男同志的所有女亲属。有的村民认识侯卫东,道:“疯子,给镇里说说,别人家里有特殊况,高抬贵手吧。”

    事至此,若要强行将李树英带走,极有可能激起,侯卫东就对边的唐桂元道:“这些人都是刘家的吗?”唐桂元话虽然话不多,但是他做了多年的农村最基层干部,很有工作经验,道:“这里就叫做刘家弯,附近多是刘家村民,这种况这下,肯定带不走人了,最好先找个台阶下,以后再想办法处理。”

    黄主任见形势无法控制,便来到刘坤面前,道:“刘镇,你看怎么办先例,以后的工作不好办。”

    刘坤从来没有遇到这种局面,他在学校之时就没有搞过学生活动,参加工作后又是做秘书工作,此时才刚刚当上领导,骤然遇到这种局面,一时也没有了分寸,他紧张地道:“黄主任,以前遇到这种况没有?我们该怎么处理?”

    黄主任见刘坤拿不定主意,便建议道:“刘镇。干脆这样,我们找刘奔单独谈一谈,然后借机下台。”

    按照事前安排,侯卫东一直靠在刘奔地边,他对刘奔道:“你把扁担放下来,有话好说。”侯疯子在上青林是大名鼎鼎,刘奔见他态度平和,就把扁担放在地上。道:“侯疯子,你评评这个道理,我弟弟才死了,传宗接代就只能靠我了,这个娃无论如何也得生下来。”

    办石场一年的经历,让侯卫东学会了一个道理:可以谈。绝大多数事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

    他就为刘奔出主意道:“你媳妇怀二胎,已经被政府知道了,计生办已经来了,不可能让你顺利地将小孩生下来,我建议花钱买平安,接受计生办的罚款,钱是死的,人是活的,用了还可以赚。”侯卫东提出这个建议也是有理由的,由于刘二娃出了安全事故。刘奔家中才得到一笔赔款,完全有能力支付计生办的罚款。

    刘奔就在心中盘算着。他舍不得花几千钱交罚款。

    刘奔母亲不知何时从地下爬起来,回到屋里。提了一瓶农药出来,提开盖子对着嘴巴,气势汹汹地威胁道:“谁敢把人带走,我就死给他看。”

    侯卫东瞪了刘奔一眼,骂道:“,把你妈地农药抢过来,别弄出人命来。”刘奔也急了,走过去。一把夺过农药,道:“把农药收起来。我再跟侯疯子商量商量,你回屋里把树英照看好。”

    刘坤见农药被刘奔抢了过去,这才长松了一口气。

    “想好没有,如果愿意,我把黄主任喊过来,你们单独谈。”

    刘奔这才下定决心,道:“疯子,你帮忙给黄主任说一说,我们家穷,给二娃办丧事,赔偿钱已经用得差不多了。”他又道:“狗背弯石场要不要人,我想过来做工。”

    上青林石场开了一年多,只死了两个人,比煤矿的死亡率低得多,刘奔看着上工的人每月拿回来几百或是上千的票子,赚钱之心就战胜了死亡影,就提出要到安全条件最好的狗背弯来上工。

    侯卫东拍了拍刘奔的肩头,道:“围观地人太多了不好,你让他们先回去,然后你到村办公室来谈,我们在哪里等你,你和黄主任谈的时候,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出来,另外,到狗背弯上工的事,先不要急,我的人员现在已经满了,只要缺人,我就让你上。”

    交待清楚,侯卫东就来到了黄主任边,道:“黄主任,我跟刘奔谈了,他愿意交钱,到村办公室去谈。”黄主任面露喜色,道:“太好了,只要交钱就好办。”

    在哲学上,矛和盾、和阳,都是对立的,但是,它们又是相辅相成的,共同组成了这个充满了对立与转化的世界。

    警察和罪犯,是天生的仇家,可是如果没有罪犯,警察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所以,从某个角度来说,罪犯也是警察的衣食父母。

    计生办与超生游击队,也是猫和老鼠地关系,但是老鼠不在,猫就没有存在的理由,而且,县计生委每年都下了一个指标,这和死亡指标有几分相似,就是每年超生不能超过一定地数额,在这个数字以内,超生户可以交上罚款,就可以将超生子女合法化。这些罚款,也就是计生办重要的收费来源。

    青林镇财政吃紧,当时秦飞跃就给各大办公室下达了一定地收费指标,计生办、国土办等部门都有收费指标,95年半年已过,.:有完成任务,黄让任为此事正在大费脑筋。刘奔媳妇的事,尖山村计生专干刘玲曾经向刘奔提出交罚款,刘奔当时舍不得钱,就没有同意刘玲的提议,这才有了计生办冒着酷上山抓超生的举动。

    黄主任脸上表一下就轻松了下来,连道:“我们就到村里面等刘奔。”

    刘坤一人站在院子的大门处,看着侯卫东和黄主任在一起嘀咕,两人脸上都有笑容,显然事已有解决方案,可是他作为现场最高负责人,却被撇在了一边,心中就生出了一种挫折感,这种感觉他很熟悉,大学四年,侯卫东给了他太多压力,这种挫败感就时常出面在他的心中,如今他当了青林镇领导,而侯卫东只是一般员,按理说应该消除这种感觉,可是,这挫折感还是不期而至。

    黄主任喜滋滋地走了过来,道:“搞定了,刘奔同意交罚款,还是侯卫东办法也多,刘镇,一定要想办法把他调到计生办来,计生办就缺这样一个主力。”

    到了村办公室,一翻讨价还价,事就这样解决了!

    刘坤第一次带队出来,就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如果没有那一股不期而至的挫折感,这将是一个完美地开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