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变局(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赵长胜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镇长助理刘坤和办公室主任唐树刚坐在后排。--凤-舞-文-学-网--

    坐小车的规矩,根据领导级别不同,有着微妙的区别:县级领导都是专车,一般都坐在司机背后的那一个座位,俗称的长座位,秘书则坐在副驾驶。镇乡的领导喜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之上,其中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乡镇小车少,难免有其他领导和书记、镇长坐同一个车,这时,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之上,不用和部属挤在一起,就突显了领导的地位。

    赵永胜就习惯了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之上,小车上山的时候,他微眯着眼,看着眼前的景物飞快地向后退走,拉着沉重碎石的大车不断擦而过,带着呼呼的风声。

    泥结石路面已经起了不少小凼,按照上青林工作组的建议,上青林公路专门成立了养路段,负责维护公路路面。这笔钱,原本应该由镇政府来开支,秦飞跃走后,虽然粟明暂时主持政府工作,实际上却是由赵永胜将书记、镇长一肩挑,财政压力也就再次直接压在了他的肩上,每个月看着养路段的工资钱和所用的片石和碎石,他就要头痛好久。

    痛定思痛,他理清了思路:上青林公路主要是被重车压坏的,而重车是到石场的,所以各个石场应该承担主要修路费用。以及免费提供片石和碎石。

    为此,他专门在上青林召开了修路现场会,公路是石场地命脉,必须要维护,否则石场无法生存,因此,侯卫东、秦大江等人对于赵永胜的提议原则上同意,经过讨价还价。最终接受了赵永胜的方案。

    上青林公路就有了一支五人养护队,承担了养路任务,由于山上盛产片石和碎石,养路队不缺材料,因此,公路保养得比下青林还要好。虽然重车不断,却基本保持了公路畅通无阻。

    这次上山,虽然有几个小凼,却无妨大局,赵永胜对路面的况还是比较满意,他回过头对后排的刘坤道:“上青林山上资源丰富,公路通车以后,出现了五个中大型的石场,还有两家煤矿正在开工,你分管企业。要多上山,将企业抓起来。这是全镇工作的牛鼻子,抓好了这方面工作。可以增加镇里收入,又可为老百姓谋利益。”

    刘坤踌躇满志地望着不时出现的小石场,他道:“益杨县地交通建设,上青林石场是做了大贡献的,李县长分管交通,曾经多次提到上青林石场,赵书记你放心,我一定尽全力抓好企业。促进上青林企业更上一个新台阶。”

    秦飞跃、晁杰出事以后,党政办主任唐树刚对提职充满着希望。他是资深党政办主任,是本镇干部中最有希望接任晁杰职务的,谁知中途杀出个程咬金,刘坤带着降落伞从天而下,挡住了他前进的步伐。

    唐树刚自然是很失望,但这是组织决定,他又无可奈何。听到刘坤的表态,他就在心里道:“如果没有一个好爸爸,怎么轮着你来表态。”

    在独石村,驻村干部侯卫江、支书秦大江、村委会主任江上山、以及文书陈达川、民兵连长兼团支部书记杨柄刚、妇女主任朱姚芬都来到了会议室,李勇是原来的驻村干部,现在已经改驻尖山村,就由侯卫东一人担任独石村地驻村干部。--凤舞文学网--

    在等人时候,杨柄刚就坐在侯卫东边,他递了一枝烟过去,道:“疯子,狗背山石场还要不要人,我想过来兼个职务。”侯卫东想到要迎接刘坤,心里就不太舒服,他就对杨柄刚道:“以前我让你过来管安全,你坚决不同意,怎么现在就想通了,位置也没有,林中川干得不错,我不可能在狗背弯设两个安全员。”

    杨柄刚挠了挠后脑,态度诚恳地道:“当时秦书记石场出了事故,蒋娃被炸成了块块,我被吓倒了。”

    “那为什么现在又同意过来?”

    “何红富一个月赚那么多钱,家里都买了彩电,他都不怕我怕什么,现在这个社会,没有钱子难过,疯子,你说句实话,到底缺不缺人。”

    侯卫东沉吟了一会,道:“狗背山的管理人员有三个了,林中川工作得不错,实在不需要多的人手了,英刚石场的安全员不行,我给曾宪刚说说,让你过去试试,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进了石场,必须按规矩办事。”

    狗背山石场是管理最规范的石场,建场以来,还没有出过安全事故,英刚石场则稍稍差一些,却也比秦大江、曾宪刚的石场要好得多,至少开采面是梯形开采,没有那种直上直下的垂直采台。

    杨柄刚高兴地道:“这个你放心,我懂得起规矩,我什么时候去,拿多少钱一个月?”

    “这个都按制度来,你是安全员的职位,就拿安全员的工资。”

    侯卫东正在给杨柄刚交待注意事项,门外传来了汽车喇叭声,众人就鱼贯出门,迎接领导。

    赵永胜从汽车下来,见独石村的村干部和侯卫东都在门口迎接,很满意,他笑着开玩笑,道:“秦大江,怎么晒得跟包公一样?”秦大江嘿嘿一笑,道:“这是没得法,要找钱维持生活,只得天天去到石场晒太阳。”

    他和村干部说笑了几句,表就郑重起来,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位新领导,这是镇长助理刘坤,是从县政府办公室综合科调到我们青林镇地,以后分管企业和计划生育工作。”

    然后介绍村干部一一给刘坤认识,当介绍到侯卫东时,赵永胜简短地说了一句,“这是驻村干部侯卫东。”刘坤主动伸出手,笑道:“侯卫东,你好,以后要多多支持工作。”侯卫东公事公办地道:“那里,希望刘镇多关心。”

    刘坤对赵永胜介绍道:“我和侯卫东是大学同学。”赵永胜“喔”了一声,道:“侯卫东,你的同学都当上副镇长了,你还要努力哟。”

    侯卫东心里颇不是味道,更有许多不服气,却无处泄,就淡淡地笑了笑。

    大家坐进了独石村地会议室,这间会议室类似于教室,讲桌位置安了两张桌子,赵永胜居中而坐,刘坤就位于其左

    刚位于其右,侯卫东和村里的干部就坐在下。

    “今年的提留统筹农业税,独石村排在第一位,这说明村干部是有战斗力的。”赵永胜充满了自信,说话时还用了几个手势,刘坤低着头,在纸上飞快地记着什么,神很来严肃,他的头梳得成三七的偏分,还用了摩丝,很亮很整齐。

    侯卫东抽起一根红塔山,无意中吐出一个烟圈,在众多烟雾中袅袅地上升,又在接近屋顶时爆裂,在他的目光中,赵永胜的嘴不断地开开合合,说出的话就如上青林的山蚊子一样,在屋里飞来转去,侯卫东忍不住用手拂了拂脸,似乎这样就能将蚊子赶走。

    赵永胜终于讲完了,以后就轮到了刘坤,侯卫东立刻将耳朵立了起来,心道:“二年时间,刘坤到底有多大的进步?”

    “我叫刘坤,以前在县政府办公室工作,经组织安排到青林镇工作,能和大家在一起工作,是我的荣幸。”

    说到这,刘坤特意停了一下,看了对面的几位村干部,在侯卫东脸上也停了一秒,又道:“我从大学毕业以后,就一直在机关工作,没有在基层工作的经验,在基层工作上,你们都是我的老师,我一定要向在座的各位多学习,希望你们也不吝赐教。”

    听了开场白,侯卫东不得不承认,刘坤地开场白很是得体。“这个家伙,确实有了进步。”得出了这个结论,侯卫东心里就有一些失望。

    讲到最后,刘坤道:“赵书记让我分管计生和企业办,我一定尽心尽力,将分管的事做好,上青林具有资源优势,通了公路就如虎添翼。我在这里承诺,三年之内,将使上青林企业更上一层楼,使青林镇成为益杨县的工业强镇。”

    最后几句话,将掩藏在内心深处的骄傲与自信表达了出来,却并不张扬。

    见面结束。接下来的节目自然就是喝酒吃饭,秦大江搓着手对赵永胜道:“今天家没有泡豆子,吃不成豆花,刘镇是第一次来,我们就到镇里去吃饭。”

    赵永胜摆摆手,道:“工作餐不吃馆子,你家堂客的菜弄得好吃,老规矩,吃土鸡,喝梅子酒。”

    众人就来到了秦大江家里。秦大江原来安排在场镇吃饭,家里没有什么准备。秦大江的老婆就到后山捉了一只鸡,宰了。在炉灶加了几把大柴,用大火一阵猛冲,很快香味就透了出来。

    在等待吃饭的间隙,几人就在外面打起了很是流行地双扣,赵永胜和刘坤结成对子,对阵秦大江和江上山。

    侯卫东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屋檐下喝着益杨新茶,这种明前茶。虽然名气不大,味道却很实在。喝着茶,侯卫东就品味着刘坤的神,他虽然笑容可掬,却隐隐带着居高临下的神,这种神只能意会,侯卫东感受得格外清晰。

    一点钟,鸡汤的香气扑鼻而来,上桌前,秦大江堂客颇有些不好意思,道:“赵书记要来,秦大江又不早点说,早点给我说,我就用瓦罐来熬,味道好得多。”

    众人就围坐在一起,秦大江的酒量在青林镇属于魁之类,他今天拿出了大盆的梅子酒,他准备要按照上青林地规矩,将初次上来的刘坤喝倒。

    赵永胜是土生土长的地方干部,清楚秦大江的心思,却并不阻止,他也想看看刘坤的酒量以及喝酒时的表现。俗话说:牌品看人品,酒风看作风,话虽糙,却是经过检验的道理,赵永胜深信之。

    在他的暗示和纵容之下,独石村诸干部向着刘坤起了进攻,侯卫东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可是又不愿让村干部觉得他心狭小,也跟着敬了刘坤一杯。

    梅子酒是上青林的农家酒,度数不高,估计不到三十度,入口甚淡,刘坤被村干部围攻一圈以后,感觉有些醉意了,他用手捂着大酒杯,无论秦大江等人巧舌如簧,他也不肯就范。

    秦大江举着酒杯,劝道:“上青林的规矩是上山三杯酒,只要是新到上青林,都要这样喝,你才喝了一圈,这是大家敬你地酒,你作为领导,还是要接见我们村干部。”

    赵永胜在旁边道:“我来当裁判,刘坤只有一个人,上山三杯酒就免了,他再喝六杯,就算完成了任务。”

    秦大江等人就起哄道:“就按照赵书记说的办,我先和刘镇碰一杯。”他端起两杯酒,站起来递给刘坤,刘坤满脸通红,不断地摇头,就是不接。

    推辞了许久,秦大江就有些恼怒,道:“我先喝了,随便你喝不喝。”说完一仰脖子就喝子。

    刘坤只得喝了。

    侯卫东坐在一边,没有起战争,也没有劝解,他初到上青林之时,曾经数次被抬回寝室,这个记忆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江上山接着又开始敬酒,这一次刘坤坚决不喝了,江上山还是老策略,劝说不下,径直就先喝了。

    刘坤端着酒杯,左右为难,他就对侯卫东道:“我们同学一场,你帮我喝一杯。”

    侯卫东岂肯接招他道:“这是江主任敬你地酒,我怎么能喝。”

    刘坤见侯卫东一脸莫能助的表,心里就道:“侯卫东现在就是一个普通干部,叫你喝杯酒,是给你面子。”嘴上道:“侯卫东,耿直点。”

    江上山在一旁起哄,道:“刘镇长,我都喝了,你还是要喝。”

    刘坤把酒杯放到侯卫东桌前,道:“这杯酒你就帮我喝了,以后还给我。”口气中就带着些不满地意思。

    侯卫东并非普通的机关干部,而是具有几十万现金和两个石场的干部老板,和曾昭强、秦飞跃等领导保持着密切关系,底气很足,他哼了一声,不再理睬刘坤,端起酒杯对赵永胜道:“赵书记,敬你一杯酒,感谢对独石村的关心。”

    赵永胜也不推辞,和侯卫东碰了一杯。

    侯卫便一下。”放下酒杯,转就离开了酒席。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