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东风和西风(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下青林镇有好几个煤矿,死人之事难免,因此,企业办应对这些事,有着相当的经验。--凤-舞-文-学-网--

    企办室主任李国富是一个干瘦的中年人,他跳上了一个石墩子,道:“我是青林镇政府企业办室的李国富,受镇里赵书记和秦镇长委托,来处理这件事,事已经生了,肯定是要解决的,你们不要堵着大门,刘家的亲属先把人抬回去,找几个代表到小会议室来。”

    李国富在部队当过司号员,恐怕长期吹号的原因,声音极为哄亮,一下就将乱哄哄的众人镇住了,他们一齐伸长了脖子,看着精瘦的李国富。

    这时,何红富、曾宪刚等人都闻迅赶到了老乡政府小院子,这几人与石场有关,见田大刀石场出了安全事故,都暗叫侥幸。

    何红富站在侯卫东面前,道:“疯子,你倒有先见之明,回去我们把安全规则再看一遍,让工人们必须背熟安全十二条。”侯卫东也正有此意,道:“光靠背条例也不行,我们要在石场上设一个安全员,就由记帐员来担任,只要石场开工,就要随时检查安全,安全要成为矿上的高压线,无论如何都不能碰。”

    看闹的人群越来越多,有的就开始说怪话了:“真是想钱想疯了,连命都不要了,我就算是天天在屋里吃咸菜,也不到矿上去。”有的吼道:“让田大刀把赚的钱全部赔出来。”这些人见石场车来车往,虽然不知内,也猜到石场老板肯定赚了钱,眼红起来,此时见石场出事,便幸灾乐祸地乱起哄。

    侯卫东是工作组副组长,也就跟着晁镇长来到了会议室,他抱着学习的目的,看镇里是如何处理这件事

    李国富已在会议室唱起了主角,道:“关于矿山企业死亡赔偿,县里面是有规定的,我跟你们读一遍。”他取出一个黄的小册子,声如洪钟一般,念道:“矿山类企业工伤及死亡的赔偿标准,参加沙州市1993年标准制定。”

    读完规定以后,家属就开始大吵大闹,刘家母亲就哭道“一条人命才值两万块钱,这是哪家的王法。”刘二娃媳妇则哭道:“办丧事就要花好几千,你们赔这点钱,让我们孤儿寡母以后如何生活。”

    晁镇长分管企业和计划生育,这本是镇里两个美差,可是有利必有弊,这是辩证法。--凤舞文学网--近年来,随着企业的增多、规模的扩大,事故也是不断,去年下青林煤矿生了一起重大透水事故,死了三人,他被县里记大过一次,今年煤矿企业倒还平安无事,却出现了石场死人事故,这让他想起就鬼火冒。

    李国富对这种事见惯不惊,在哭泣吵闹的刘家人,他并不退让,道:“遇到这种事,你们的心我是理解的,也深表同,但是,企业出事故,赔多少,政策都是有规定的,企业只能按照这个来赔,政府的责任就是督促企业及时全额赔付。”

    愤怒的刘家人已经忍耐不住了,刘老头使劲拍打着桌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我们不要钱,只要我娃,把田大刀交出来,我和他算帐。”

    晁镇长就道:“老刘,你要讲道理,我们是来帮你做工作的,如果你这个态度,我们就不管你,你自己去找田大刀。”他威胁道:“刚才是谁打了池铭,如果造成了后果,是要判刑的。”

    刘老头跳起双脚骂道:“我知道你们是官官相护,不把事解决了,我就把娃抬到县里去。”

    侯卫东是第一次经历这种调解,他听得直摇头:“这事分明是企业的安全事故,和镇政府根本没有关系,镇政府来掺和什么事。而老刘死了儿子,本就悲伤,晁镇长这个时候去威胁老刘,可能会适得其反。”

    晁镇长对刘老头道:“你这是无理取闹,不管你把人抬到哪里去,都是这个价钱。”他缓了缓口气,道:“你这个当父亲的,心肠也狠,自古讲究入土为安,你把刘二娃抬来抬去,让他走得不安心,好好想想吧。”

    刘老头被说到痛处,就掩面呜咽。

    李国富趁机道:“看你们家庭这么困难,适当可以多补赔一些,具体是好多,可以商量。”

    就这样磨来磨去,很快就过了六点,刘老头一家人最后也接了企业办的调解,赔偿价为二万六千元,刘老头嘴上还在狠,可是从他的神中,侯卫东已经看出了妥协。

    “一条人命就值二万六。”

    作为石场老板,侯卫东又暗暗松了一口气,但是,作为一个有同心的人,一条人命的价格却让侯卫东感到心酸。

    刘老头一家人抬着刘二娃,悲悲戚戚就回去了。

    晁镇长神

    了下来,对李国富道:“通知出去没有?”

    李国富一拍脑袋,道:“哎,看我这记,刚才忙着应付这一帮

    子人,完全搞忘了。”他看了周围一眼,道:“侯卫东在这里,田大刀跑了,习昭勇在楼上,那就通知只需秦大江和曾宪通。”

    又对高乡长道:“老乡长,喊李勇和郑明去通知秦大江和曾宪通,让他们两人赶快过来,有重要的事要宣布。”

    李勇和郑明就去喊人,李国富就道:“晁镇长,工作是永远干不完的,趁他们没有到,先把肚子填满了再说。”他又对侯卫东道:“侯大学,你是上青林石场的起人,今天晁镇长上山,主要是解决石场的问题,你还是请个客,感谢晁镇长。”

    企业办是需要经常打交道的,侯卫东就爽快地道:“好,就到基金会那边去吃,我先过去,看他还有没有菜。”

    基金会旁边的小馆子,就是侯卫东、白城这伙人的据点,他听了安排,飞快打开冰柜,提起大菜刀,十几刀下去,就将一只冰得硬硬的鸭子斩成均匀的小方块,然后又倒菜油,放上豆瓣、老姜、黄酒等调料,作料炒香以后,将鸭块倒进去一阵爆炒,很快就香气扑鼻了。

    不一会功夫,就变魔术似的弄了一桌菜,侯卫东在一旁看得流口水,他偷了一根卤猪腿,迅速地啃了,还没有啃完,晁镇长等人已经过来了。

    坐定以后,大家一阵狠吃,总算把肚子填得半饱,晁镇长问道:“侯卫东,你是机关干部,怎么开起石场了,纪委有规定,干部不准经商办企业。”

    侯卫东早就打好伏笔了,道:“晁镇长,这石场可不是我的,狗背弯石场是法人代表是刘光芬,我只是偶尔帮他看看,具体管事的是何红富。”

    晁镇长只是随口一问,也没有想到要追究他的责任,笑道:“你别解释,这事大家都清楚,你小子在打擦边球。”

    等大家吃完饭,秦大江和曾宪刚也来到了老乡政府,会议室灯光通明,人声鼎沸,侯卫东到了上青林乡,这还是第一次开夜会,凭直觉,他感到晚上开这个会不是好事。

    果然,会议一开始,晁镇长脸色就变得格为认真严肃,语气也就冷冰冰的,讲了开场白以后,他道:“每年县里下给我们的死亡指标只有五个,都是给煤厂下的,谁知石场也出了事,现在已经超标了,今天安全工作又要被县里批评,田大刀石场的安全事故,我们必须要好好总结,现在,我宣布镇党委、政府的两个决定。”

    所谓死亡指标,是县政府在年初下给各镇的一个充许企业死人指标,只要在这个指标以内,安全生产都算合格,青林镇有好几个煤厂,按往年死亡人数,死亡指标就是5。

    这个指标从理论上说起来很无聊很荒诞不经,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这却是一个很实际的指标,也是一个得到大家认同的指标。

    “第一,从明天开始,上青林的所有石场全部停产整顿,由企业办进行检查,什么时候符合安全要求,就什么时候恢复生产,哪一个企业符合要求,就哪一个企业恢复生产。”

    “第二,为了杜绝出了事故就跑人赖帐的现象生,切实对工人负责,实行保证金制度,英刚石场、狗背弯石场分别上交保证金三万元,秦大江石场、曾宪则和习昭勇老婆的石场上交保证金二万元,一个月之内,自觉到企业办去交清。一月之内不交清,就停止供应炸药。”

    这两个要求一说,侯卫东、秦大江等人就傻眼了。

    侯卫东脑袋急速转动:因为上青林石场要供应县政府重点工程——沙益公路,停产整顿以后,最着急的就是交通局,他们自然会与镇政府沟通,或说是施加压力,但是交三万保证金,则超出了几个石场老板的能力范围。

    秦大江就不干了,他瞪着眼,道:“我没有钱,镇里让交通局把货款结了,我就交保证金。”

    晁镇长道:“交通局又不欠镇里的钱,我们凭什么去找交通局。”

    曾宪通也叫苦,“我们确实没钱,保证金就算了,或是晚几个月再交。”

    习昭勇是以他人的名义开的石场,他是派出所民警,向来不把晁镇长放在眼里,道:“交保证金是依照的那一条那一款,没有依据收钱,就是乱收费。”

    晁镇长一时有些语塞,想了一会,威胁道:“你们不交保证金也可以,从明天起,就停电停炸药。”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