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修路的疯子(十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吃过晚饭,侯卫东就来到四楼,将招待所的电灯打开,点上蚊香,再回到二楼。--凤-舞-文-学-网--

    侯卫东就用电饭煲烧了一锅开水,让小佳在走廊左侧的洗澡房里洗了一个水澡,等小佳洗完,他就提了两桶冷水进去,“哗、哗”地冲了一个痛快。

    洗过澡,两人清清爽爽地站在走廊上,吹山风,品青林茶,欣赏着上青林干净而纯粹的夜色,在不知名的小虫伴奏下,低低地聊着天。

    “今天上午,我在沙州遇到了蒋大力?把你的电话留给了他。”小佳头还是湿的,空气中有着洗水若隐若无的香味,以及小佳特有的气息。

    在沙州学院,侯卫东最好的朋友就是蒋大力,毕业之后,蒋大力便南下深圳,一直都没有消息,听到这消息,高兴地道:“哇,这小子在干什么,这么久了,一直联系不上他。”

    “对了,我忘记了,他给了一个传呼机号码,让你给他打电话。”

    传呼机虽然不断在降价,可也要二千多元一个,分在县政府的刘坤就有一个,如今听到蒋大力也配上了传呼机,侯卫东连传呼机怎么用也不知道,就有些失败感,他暗下决心,“自古华山一条路,我在上青林,一定要努力拼搏,早调回沙州。”

    两人都说些琐事,可是,陈庆蓉和张远征就如两座大山,重重在压在了小佳和侯卫东心里,他们小心地绕开了这个话题,因为提起这事,就会破坏这来之不易的良好气氛。

    山风顺着山沟吹了上来,远处的森林出阵阵涛声,就如一曲雄传的交响乐,极富表现力,当人处于黑暗的森林中,这阵风,这种响声,会让人不寒而栗,但是,远离了森林,处于安全的环境之下,森林、山风、兽吼、就变得让人心神俱醉。

    “好美的夜晚。”小佳把头靠在了侯卫东的肩头上,道:“干脆,我调到青林镇来工作,只要两个人能在一起,在哪里都一样的。--凤舞文学网--”

    侯卫东心里感动,他抚着小佳的肩头,道:“傻女子,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调到青林这种穷乡僻壤做什么,不仅你父母不会同意,我也通不过。”

    “给我三年时间,我一定能调回沙州。”侯卫东紧紧握着小佳的手,道:“你要相信我。”

    聊着聊着,莫名的愫又在两人漾,就如磁场的两极,强烈地吸引着对方。

    拉了拉小佳的手,侯卫东道:“进屋吧,外面蚊子多。”小佳闻弦歌而知雅意,她故意道:“屋里,外面凉快,就在外面多站一会。”说话之时,小佳脸颊也微微有些烫。

    小佳洗了澡以后,就换上了侯卫东的宽大t恤衫,很休闲随意,这也方便了侯卫东,他自然不会客气,手就顺着衣服探了进去。

    进了里屋,两人就拥抱在一起,小佳就轻轻哼着“午夜的收音机轻轻传来一歌”的调子,在窗外透过的月光下,轻柔地摇动着,慢慢地跳着舞。

    十二点,侯卫东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二楼小屋,上了四楼招待所,招待所灯光昏暗,由于很久没有人住,散着一种非人的霉味,二楼与四楼,同样结构,住着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境界,不同的调,带给人不同的感受。

    第二天清晨六点,侯卫东早早就醒了,好容易看到后院有人走动,又过了一个小时,伙食团也闹起来,工作组的人陆续来打开水,田秀影等单汉就坐在长凳上喝稀饭、吃包子。

    侯卫东就来到了伙食团,一进门,田秀影就用一种说不出眼光打量着他,道:“侯大学,这么早就起来了,怎么不多睡一会。”侯卫东在心里骂道:“这个长舌妇,吃多了没有事干。”脸上却是笑容满面,把钥匙递给田秀影,道:“田大姐,这是钥匙,谢谢了。”

    “昨晚睡得好吗?”田秀影笑得很暧昧。

    侯卫东一本正经地道:“招待所很干净,就是有一个缺点,蚊子太多,下一次建议打点药水。”

    田秀影见侯卫东满脸正经,没有回应自己的含沙影,也就无趣,专心喝起稀饭,吃起包子。

    侯卫东在伙食团借了盆子,端上气腾腾的稀饭和包子,今天和往天不同,小佳就住在二楼,能给心的人端饭菜,实在是一件幸福的事,因此,侯卫东脚上就如安了风火轮一样,蹬蹬地格外有力。

    到了二楼,房门已打开,小佳对着化妆用的小圆镜梳头,见侯卫东进门,便嗔怪道:“卫东,怎么屋里镜子也没有一个。”

    女人梳头,男人刮胡子,都是特别感的动作,此时,侯卫东见到了梳头的小佳,不住又蠢蠢动。

    小佳受到了突然袭击,使劲在侯卫东肩头掐了一把,道:“刷牙没有,快去。”

    快乐的子总是很短暂,小两口迎着上青林初升的太阳,又充满活力地运动了一次,等到重新穿好衣服,收拾了房间,已接近十点。

    从上青林场镇到沙州,大约在七个小时,上青林到下青林至少要半个多小时,青林镇到益杨县要三个小时,益杨到沙州还要三个多小时。

    所以,侯卫东和小佳到高乡长家里坐了一会,就下了楼,准备赶往益杨县,小佳看到杨新的邮局代办点,就给段英所在的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

    侯卫东和段英有那到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听到小佳给段英打电话,就在心中暗自祈祷:“段英最好不在。”但是,事与愿违,电话打到化验室,接电话的人正好就是段英。

    “我到了益杨,马上就要回沙州,老三,你到车站等等我,我一定要见你一面。”

    电话另一头,段英爽快地道:“好,我等你。”

    放下电话,两人就下山,小佳边走边说段英的近况,侯卫东只得不断地点头,他心中有些纳闷:“小佳有段英的电话号码,那么,段英也就有小佳的号码,她却一直没有提起此事。”

    九月,依然烈火当头,公共汽车上自然没有空调,不过,四处透风的公共汽车,虽然灰尘扑面,却也凉快得紧。

    侯卫东和小佳跳下汽车之时,只觉灰头土脑,小佳新换上的漂亮长裙在客车上受到了,长裙本如清雅的青少女,经过时间的摧残变得皮松肥,再无清雅之态,小佳受好,下了车就理着长裙,却无济无事。

    段英一红裙,打着一把小伞,在车站站台前亭亭玉立,在车站忙碌的行人中,就如一朵火红的杜鹃,格外地引人注目,她看到侯卫东,心里还是忍不住紧缩了一下,可是她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绪,使劲地挥着手,道:“小佳,在这里。”

    小佳和段英见面极为亲,拉着手就不放,“格、格、格”的话语就如机关枪一般,从两人口中迸将出来。

    侯卫东只得在一边傻站着。

    段英亲地道:“小佳,今晚就不走了,就住我哪里。”

    “我们处长就象一个监工一样,特别是星期一早上,肯定背着手在单位大门口站着,我可不敢去迟到。”小佳知道段英单独住,又羡慕地道:“我好想单独有一间房子,哪怕只能摆一张也行。”

    段英闻听小佳的感慨,特别是一张时,不由得想起了许多往事,心中酸溜溜的,可是脸上神依旧,笑道:“这房子也不是我的,只要主人回来,我立刻就要露宿街头。”

    侯卫东到售票窗口去买到沙州的车票。

    临上车前,段英知趣地走到了一边,小佳就紧紧地挽着侯卫东胳膊,道:“侯卫东,父母这个态度,让你受委屈了,你别往心里去。”

    “我理解你父母,他们是真心为你好,没有什么可指摘的。”侯卫东强自镇定,笑了笑,“说不定我有个女儿,管得比你父母还要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