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修路的疯子(十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这番话就有了三分威胁,郭光辉如何听不出来这话外之声,而且,他以前是森林公安,向来只有他去威胁别人,很少有人威胁过他,心里极不舒服,冷冷地道:“我们是国有林场,上面有规章制度,总不能乱来。--凤-舞-文-学-网--”

    “规章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秦大江瞪着眼睛道。

    高乡长见两人话不投机,就打圆场,道:“郭场长,林场和青林镇历来是友好单位,这件事得好好合计,林业局曾局长每年都要到山上来一趟,我们很熟悉,如果要汇报修公路占地的事,我们一起去。”

    高乡长说话软中带着硬,郭光辉就退了一步,道:“快到吃饭时间了,这事先放一放,我初到林场,以后肯定要经常麻烦高乡长,中午就在场里吃饭。”他抱了抱拳头,道:“我老婆正在住院,我一会要赶回去,就让杨场长陪你们。”郭光辉说的是实话,他老婆患胆结石住院,今天下午开刀,他也就急着赶回去。

    秦大江听到郭光辉要走,心里“哼“了一声,坐在竹沙上喝水,不说话。

    侯卫东资历浅,又是第一次和林场打交道,不好说什么,就在一旁观察着形势变化。

    高乡长第一次和郭光辉见面,谈得不是很愉快,听他要走,和秦大江一样,心中也有隐隐不快,嘴里道:“没有关系,你忙你的,今天中午我也有事,就不在林场吃饭了,郭场长,修路是大事,你抓紧一些,国有林的土地调整出来以后,我们就正式动工了。”

    郭光辉握着高乡长的手,道:“我家里确实有事,高乡长第一次到林场来,无论如何也要吃了饭再走。”他对杨场长道:“老杨,昨天打了一只野兔,还有一腿风干的野猪,弄出来请高乡长喝酒。”

    安排了伙食,郭光辉就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东西。

    郭光辉走后,杨场长就拉着高乡长不准走,再三解释郭光辉家里的事,杨场长是青林林场的老职工了,工作经验丰富,和高乡长、秦大江都很熟悉,平时合作也很好。--凤舞文学网--

    看在了杨场长的面子上,高乡长就点头留了下来。

    林场伙食团很有特色,不仅有野兔和风干野猪,还上了一盆蛇汤,据说也是林场职工上班时逮住的,喝的酒也和野物有关,是一大罐蛇蝎酒,墨红色,入口有一股药味。

    这一顿酒,吃到了中午两点,外面头正毒,杨场长就找了一件屋顶很高的清凉屋子,大家坐在一起搓麻将。

    喝了酒,大家说话也就随便了,高乡长就道:“郭场长以前在林业局干什么,几个业务科室的头我都认识,怎么没有见过他?”

    “他是森林公安派出所的副指导员,办案子很有一手,欧阳场长调回林业局,退居二线,当了工会副主席,安置得也算可以。”

    秦大江借酒疯,道:“林场场部的那条小公路,占了我们村九社的不少田土,如果这一次不让我们的公路通过,我们就把公路恢复成田土。”

    秦大江所指的那条路,是下青林公路通往林场场部及货场的一条小公路,当年修小公路的时候,因为涉及到上青林乡的土地,欧阳场长专门找到上青林乡,当年高乡长还是副乡长,分管农业,他做通了社员的工作,调整了田土,青林林场这才把接通了小公路。

    正是有了这样的历史渊源,当年欧阳场长才痛快地答应让公路从林场通过,占地手续由他去落实,郭光辉是森林公安出,对地方事务不太熟悉,更不了解这一段历史况,再加上长江天然林保护力度加大,因此,对于上青林修路占用土地一事,就没有爽快表态。

    杨秉章副场长是林场老人,深知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更何况,林场并不是地头蛇,所以,他很是,陪了酒又主动邀请高乡长打牌,当然,这不是业务麻将,而是朋友间打的麻将。

    感,在基层工作中很重要,感好了,互相信任了,许多可左可右的事也就好办了,这是杨秉章在林场工作的经验。

    下午四点钟,高乡长见时候不早,道:“今天不打了,改天再战。”

    杨秉章挽留道:“吃了晚饭再走。”

    “山路不好走,喝了酒要摔跟头。”秦大江亲地拍着杨秉章的肩膀,道:“老兄,修路的事你给郭场长好好说说,这是欧阳场长答应的事,我们两家人,不要因为这些小事伤了和气。”

    秦大江长得五大三粗,说话也是直来直去,又称兄弟,又说着威胁的话,而高乡长则在一边和稀泥,两人配合得极好,杨秉章是副职,有些事不太好表态,在气势上就弱了,只得不断地解释。

    经过青林林场之事,侯卫东对村支书秦大江又高看了一眼,心道:“以前听说农村干部除了喝酒什么都不会做,看来这是偏见,以后要好好学习他们的招数。”

    回到了上青林镇,天色微黑,经过青林镇小学大门,侯卫东便停了下来,已有好几天没有给铁瑞青上课了,而还有三天就要开学,他就与高乡长分手,直接进了铁瑞青家里。

    铁家的气氛向来很温馨,这一次依然如此,铁柄生戴着眼镜做在桌前写着什么,铁家堂客在屋里忙活着,里屋放着英语磁带。

    看到侯卫东进屋,铁柄生就放下了眼镜,对着堂客道:“泡杯茶,侯老师来了。”

    “这几天,天天都在忙着公路上的事,昨天去把图纸拿到手了,今天又跟林场郭场长谈判。”

    铁柄生问道:“听说林场换场长了,新来了一个场长?”

    “欧阳场长调到林业局去了,新场长叫郭光辉,是林业派出所的。”侯卫东简要地把况讲了一遍。

    铁柄生拍着腿感叹道:“欧阳老场长在林场干了三十年,他对上青林很有感,为了也忠厚,有他在,修路的事好办。”又道:“长江天然林保护工程,近年来提得很响,这一次修路要占好几亩地,对新场长来说,还真是一件麻烦事。”

    “听高乡长说,林场和村里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交错在一起,这一次林场如果不支持工作,他们的很多事也不好办。”

    “农民大哥也不好惹,侯老师进入角色了。”铁柄生呵呵笑了笑,对道:“瑞青后天就要回学校了,你觉得瑞青的英语还有什么问题?”

    侯卫东真心实意地夸奖道:“铁瑞青有学语言的天赋,这一个月,她的语音基本上没有问题了,其实学英语没有窍门,就是多读多听,至于语法之类的,跟着老师走就行了。”

    铁瑞青明目皓齿,虽然穿了一件短旧衣裳,却不觉得寒酸,见到侯卫东来了,高兴地道:“侯老师,我已经背下了七篇课文。”

    侯卫东吃了一惊,道:“真背得下,我来抽查一篇。”

    随意抽了两篇课文,侯卫东没有想到,两篇课文,铁瑞青居然一口气就背了下来,只有三处错误。

    对于铁瑞青的记忆力与刻苦劲,侯卫东自内心佩服,一个月的时间,铁瑞青居然已经将语音纠正了过来,还用笨功夫把课文背了下来,他就感叹道:“铁瑞青,继续努力下去,最多再过一个学期,我就不敢给你当老师了。”

    听到夸奖,铁瑞青有些羞涩,又有些骄傲,她对于修路很关心,问道:“侯老师,刚才听说就要修路,不知什么时候能够修好。”

    侯卫东道:“慢则一年,快则半年。”

    铁瑞青高兴地拍手道:“爸爸,终于要修路了,以后回家就可以坐客车,侯老师,我崇拜你。”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