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疯狂之夜(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每年的六月三十,对于沙州学院的毕业生来说,总是伴随着沉、湿润以及暧昧的感受,空气中飘的湖水气息更是充满了离愁别绪。--凤舞文学网--

    一九九三年,和寻常的年份一样,六月三十这个怪异的子,就如那位阳怪气学生处长,总是皮笑不笑地从要紧处窜了出来,惊散了一对又一对的侣。

    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一排排相对而立,中间的一个排球场和三个篮球场就是楚河汉界,女生宿舍背后实验楼,而男生宿舍背后是一座有名气的无名小山。无名小山一大半在学院内,小半在校外,交界处有一座围墙。学院内的小山之上长着颇为密集的树木和杂草,原生味道十足,自然就成为学生们谈的圣地。

    落山的太阳将天空染得光亮,但是位于湖边的沙州学院已经渐渐陷入了黑暗中。

    侯卫东坐在小山一片树林的边缘,缩在一大丛杂草之后,他地形选得极好,行人如果从一米外的小道上经过,由于路灯光线角度的原因,杂草深处就成了灯下黑,他和女友张小佳多次试验,最后把这片杂草确实为接头的固定地点之一。

    杂草里面有两块光滑的青石,这是一年前侯卫东特意从学院一个工地偷来的,青石放在草丛中,就是一张临时板凳,能让更加舒服。

    山下学院的广播室正在进行傍晚了例行播放,先是一段学院新闻,新闻啰嗦地讲了十分钟,全是学院里的琐事,听着这寻常琐事,侯卫东忍不住想到了初入校时,因为一篇通讯稿被校广播站采用,而高兴得睡不着。此时,校新闻早已平淡得很,都是自己曾经做过之事。

    新闻播完,是二十分钟的音乐,侯卫东坐在山下草丛中,可以听到学院方向飘来了时下最流行的歌声:“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大方,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谢谢你给我的,今生今世难忘怀。”

    随着飘扬的歌声,陆续有男女从宿舍出来,汇合在小山之下,沿着距离杂草很近的一条小道,向着山下足球场方向而去,一曲《小芳》未完,小道上已经走过了十几对恋中的男女,依据侯卫东多年观察得来的经验:并排走在一起的,十有是大一的,手牵着手的,多半是大二或是大三的;搂着抱着的,不用说,肯定是大四的。--凤舞文学网--

    由于是离校前夜,加上学院当局开始提倡人化管理,对恋问题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学院纠察队也手下留,让队员们全部放假,不去惊扰这些“离校之后各自飞”的男男女女。

    当然,侯卫东是不怕纠察队的,学院纠察队队长是学校保卫处长胡处长兼任,副队长历来是由学生干部担任,侯卫东恰好就是担任纠察队副队长的学生干部,纠察队什么时候出动,多数时候是由侯卫东来具体安排,所以,侯卫东在学院的扬、湖滨、小山上纵横驰骋了三年,从来没有被捉住一次。

    侯卫东坐在青石板上,听着熟悉的歌曲,咬着草根,嗅着熟悉的青草味,暗道:“今天是什么时间,居然迟到,太不懂事了。”

    小道上不时有相拥在一起的恋人经过,姿势都很是亲密,这愈地让侯卫东着急。终于,传来了一阵踩在树叶上的“沙、沙”声,这个声音如此熟悉,侯卫东立刻站了起来,待到小佳拐进了草丛之中,侯卫东一把将她抱住,亲了亲脸颊,这才道:“怎么才来,真是啰嗦。”

    “我是女孩子,天然就有迟到的权利。”张小佳手时提着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着些零食,她主动亲了亲侯卫东,又道:“段英哭得历害,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她劝住。”说到这里,张小佳不住抱紧了侯卫东,似乎担心他会被这不知从哪个角落窜出来的山风带走。

    段英是小佳的室友,她的男友是财会系的,分配到湖北省的一家国营大厂里,而段英则被分到了益杨县的一个国营企业,两人相隔万里,当分配结果出来以后,段英就意识到分手不可避免,可是当真要分离,她的所谓潇洒就如瓷器一样一砸就碎。

    说起段英,侯卫东有些庆幸地道:“幸好益杨和沙河坐车只有三个小时,看来,我们还真是有些缘分。”

    益杨县、吴海县、临江县、成津县都是沙州市的下辖县,四个县呈众星捧月之势,将沙河围在中心,而益杨县因为有一个沙州学院,名气就比其他三个县大得多。

    小佳使劲地在侯卫东胳膊上掐了一下,一脸不高兴的样子,道:“我们只是有些缘分。”她将“有些”两个字咬得很重。

    “我表达不,辞不达意,请大小姐原应谅。”侯卫东一边说着,一边坐在青石板上,小佳也就顺势坐在了他的腿上,但是小佳低头着不说话,这表示她还在生气。

    侯卫东连忙求饶,道:“佛说,五百年缘分同船,千年同枕,我们两人是十万年缘分,天为,地为被,永远同。”小佳毫不掩饰对甜言蜜语的喜,听到侯卫东的表白,很快就高兴起来,她魔术般地变出来几个香喷喷的卤翅膀,她把卤翅膀放在侯卫东嘴里,侯卫东咬了一口,她再咬一口。

    美女入怀,侯卫东体中的荷尔蒙以百万倍的速度猛增,他习惯地从后背伸进了小佳衣服内,小佳的皮肤有着光滑细腻的质感,还有一股若隐若无的体香,让侯卫东如痴如醉。

    今天小佳特意穿了一桔色裙,当然,在这夜色中什么颜色并不重要,最重要的衣服的样式。这种上下两件的裙,是和人约会时最佳服装,所谓最佳,就是即能方便侯卫东抚摸,又能在遇到紧急况时迅速地复原,裤装穿起来麻烦,而长裙则不方便动手动脚。

    小佳浑无力地靠在侯卫东怀里,任由一双贪婪的大手揉搓着傲然立的双峰,七月一就是离校的子,想到此,小佳心乱如麻,她悄悄地取过一叠手纸,细心将手上的油污揩开净,然后紧紧抱着侯卫东强壮的体,把头抵着他的膛。

    侯卫东嗅了嗅小佳的丝,轻声地道:“我胀得难受。”小佳伸手摸了摸,触手处一派坚硬,她咬了咬牙,道:“今天我给你。”

    虽然侯卫东心中早有这个想法,听到小佳主动,心里还是一阵狂跳,他抬头张望了一会,这个地方虽然隐蔽,可是距离小道太近,随时会有其他的侣进来,他当了两年多纠察队副队长,和保卫处的同志们一起捉数起,深悟游击战三味,略想一会,就有了主意,道:“这里距离小道太近了,不安全,我们到山腰上去。”

    小山上那一道围墙,将学院和外面的世界分隔开,也不知什么时候,围墙被砸了一个洞,刚好可容一人通过,92年有社会青年从小洞钻入学院,在小山上将一对学生侣拦住,男同学被刺了两刀,幸好这名男同学是学体育的,体颇为强壮,虽然受伤仍然奋力反抗,社会青年见不能得手,便逃了出去,这才让女同学免受侮辱,那名男同学被捅破了大血管,差一点因为流血过多而丧命,此事过后,围墙小洞被补上了,只是前些天,侯卫东与张小佳上山,现了围墙上又出现了一个小洞。

    听到侯卫东的建议,小佳迟疑地道:“围墙破了,我有些怕。”侯卫东早有准备,他从腰间抽出为自己壮胆的匕,道:“我带着这家伙,怕什么。”侯卫东因为读的是政法系,在大一的时候,就参加了学院教师自办的散打班,练了四年散打,手也算是不错,准备了一把匕以后,料来遇到三、五个流氓并不害怕,而且他们两人在这山上夜行了三年多,从来没有遇到流氓,这是离校最后一晚,侯卫东估计也没有这么倒霉,会在这一晚遇上流氓。

    两人一脚浅一脚深地到了半山腰,那里有一块平早就看好的平地,这块平地是凹在山腰上,上方是一丛极为密集的灌木丛,两人坐了下来,俯看着学院的足球场,背后则是灌木丛,藏得稳稳当当。

    侯卫东变魔术一样取过一张单,这是冬天的上用品,平放在箱子里,离校以后,这旧单也就无用,侯卫东准备用这旧单来开辟一个新时代。小佳没有想到侯卫东连单都带来了,她浑烫得历害,嗔道:“你挖了一个坑,就等着我跳下来,我可不愿意了。”话虽然如此说,她手脚却没有停下来,帮着将单拉好,等到单辅好以后,侯卫,两人随后疯狂地搂抱在一起。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