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八章大结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在省府召开的招商发布会取得了良好效果,比预期好得多。会后,参会的集团公司陆续派人来到北城,对北城进行实地考察。

    按照规定,商业、旅游、娱和商品住宅等各类经营(性xìng)用地,必须以招标、拍卖或者挂牌方式出让。协议方式出让土地被严格控制,一般(情qíng)况下,划拨土地使用权转让、国有企业改革中处置划拨土地使用权以及工业等特殊用地才能协议用地。

    为了确保秩序和公平,侯卫东对协议用地进行了严格管控,在北城基本暂停使用协议方式出让土地。

    招商会议之前,北城土地基本无人问津,流标流拍是常事。省城招商会是一条分水岭,北城“招拍挂”突然间就活跃起来。从土地交易活跃起来到真正出现一座新城,还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只有行业专家才能从土地交易活跃程度看出一座城市的未来前景,在普通局外人眼里,北城仍然是蛮荒之地,没有任何投资价值。他们没有能够从政府公布出来的交易数据中看到一座未来新城的繁荣之貌,不肯在最便宜的时机进行投资。

    每个人都在抄底,但是出于人(性xìng)的弱点,绝大多数人都会惧怕和贪婪,在最高峰时才会跟进投资,从而成为站在山顶上的投资者。眼光、知识和胆略是投资成功的基本要素,同时具备这三个要素的人很少,因此准确抄到底部的人往往只是人群中的极少数。

    茂云先富起来的多数人都把目光集中在南城,准备在火(热rè)南城开火中分得一杯羹。随着一件恶**件发生,盼望着发财的人们受到了一些重创。

    这是无数起事件中的一起。在事件发生之时,住户老李周边已经搬迁一空,邻居全部搬走。老李住房周边被全部挖开,成为一座孤岛,停水、停电、停气。老李是生(性xìng)倔强之人,尽管生存条件已经很恶劣了,仍然不肯离开自己的住房。

    老李和拆迁方发生争议的原因很简单——为了两层加盖的楼房。

    老李所住房屋原来是平房,在三年前,他将平房上加盖了两层,平房变成了楼房。楼房全部租了出去,每年收入可观。这次征地拆迁之时,拆迁方只认房产证上的面积,对多出来的楼房不承认。老李坚持要按照三层来算钱,否则不搬。开发商拖不起时间,答应额外给予楼上两层补偿,但是不算作拆迁款,否则以前搬迁的众人将集体抗议。

    补偿款少了两层楼的拆迁费用,这个方案被老李否定之后,双方便处于对峙状态。

    老李房子原来处于城乡结合部的边缘地带,在新规划中,老李房子恰好位于广场的正中收,处于非拆不可的地段。如果因为老李的房子更改了规划,拆迁方则损失太大。

    随着南城建设速度加快,开发商与老李的矛盾越来越大,突袭爆发于矛盾无法调和之时。深夜,老李一家人沉入梦乡,突然一群人破门而入,冲进老李家,将老李全家人从被窝里拖了出来。四个大汉控制一人,一家四口被强行带离后,被蒙脸堵口、反绑双手。

    两辆钢铁机械用最快速度将房屋摧毁。

    摧毁之后,挖机将残破房屋连家俱带砖块、水泥一起装进大货车,运至远处的建筑垃圾堆放场。

    推土机进场平场。

    一(套tào)房屋面积大不,在钢铁猛兽的进攻下毫无抵抗之力。天亮之前,所有响声结束,这一伙人来得突然,走得迅速,除了被蒙眼的一家四口之外,一切事(情qíng)仿佛都没有发生过。等到路过此地的行人将绑在四个人(身shēn)上的绳子解开后,老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昨(日rì)还存在的房屋变成了与周边土地完全一样的平整出来的土地,土地上的房子完全不见了踪影。

    这是谁干的,不言而喻。糟糕的是所有证件全部失去,老李报案以及反映(情qíng)况的时候,根本无法提供任何有效证据,甚至他无法清楚自己曾经有一(套tào)房屋。

    无奈之下,老李先是投靠亲友,安置了老,又借了钱维持生活。他找到派出所,补了(身shēn)份证,拿着(身shēn)份证在房管部门拿到了新补的房产证。

    他拿着房产证,找到了拆迁单位。

    原本急切想拆房的拆迁部门变得毫无主动(性xìng),只是承认房产证上的面积,对于多出来的两层楼根本不承认。原本私下承诺补偿两层楼的开发商也变了卦,不承认曾经提到过的私下补偿。

    最终结局非常不幸,老李拿着汽油走到了拆迁办。

    事件发生以后,全省震惊。南城所有建设工作暂停,接受省纪委组织的联合调查组调查。调查进行得很细致,处理得很重:市委书记段宜勇、副市长姬程在开发南城过程中收受巨额贿赂,被双规后移交司法。开发商蔡彭健等人因为行贿罪、破坏财物罪等罪名被逮捕。

    南城前期投入的项目全部停止,经济发展受到了极大影响,整个南城成为乱成一片的工地。

    此事对段宜勇等人是毁灭(性xìng)打击,对于侯卫东来却是一个契机,省纪委调查组结果摆在省委常委会面前之时,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侯国栋提出的由侯卫东出任茂云市委书记的方案获得了一致通过。

    侯卫东由市长变成了市委书记,摆在面前的是十分棘手的烂摊子。南城开发带出来的**案子让整个建设系统受到沉重打击,一些业务骨干牵涉其中,一些重点科室处于瘫痪状态。

    南城建设已经启动,拆了大片地,前期项目投入不少钱,尽管侯卫东并不赞成在南城大搞建设,接任市委书记以后还是必须将未完成的项目继续下去。他采取的措施就是:高水平规划,高质量施工,建设美丽南城。

    具体来就是已建项目继续建设,拆了一半的继续拆,未建项目全部停下。这一政策出台,有人高兴,有人骂娘,但是平稳过渡,没有新的风波。

    时间一天天过去,三年之后,人们惊讶地发现茂云城市重心在不知不觉中发生迁移。

    南城和北城的瓶颈是阻碍交通的山,当两条穿山隧道完工以后,人们猛然间发现南城和北城居然连在了一起,交通变得十分便利。

    从南城开到北城,走出隧道就是北城公园。北城公园原本是又破又烂的矿区棚户区,让每个从南城进入北城的人都有回到六十年代的错觉。北城公园修好以后,从南城进入北城的观感顿时就发生了变化。

    北城公园之后约两公里就是一个废弃大矿坑改造的矿区水上公园,利用了原来矿区留下的巨大的空间,将不知名河引了过来,形成一个风景优美的水上公园。河上游与茂云最大水库打通,随时可以补充水源在,确保河不会季节(性xìng)干涸。

    以前的垃圾场进行处理以后,种上大树,变成城市森林公园。

    北城公园、矿区水上公园和森林公园利用了改造棚户区、矿区改造等国家资金,效果明显,不仅在国家相应工程中评价甚高,获奖无数,更关键的是利用三个公园提升了了北城景观,土地价格翻番,房屋价格超过南城,仍然供不应求。

    当茂云市政府迁至北城以后,南城由城市中心变成了老城区。据统计,北城人口的平均年龄比南城平均年龄少了八岁。走到北城,道路宽阔,茂云新河穿城而过,一座现代化新城拔地而起。行走在南城,房屋和街道都显得老旧,人流还算密集,颓势初显。

    位于矿区水上公园最近的单位是茂云职业技术学院,学院占地四百亩,建筑面积近10万平方米。校园建有现代化的教学楼、综合实训大楼、理工大厦、科技大厦、学术报告厅、图书馆、塑胶篮球场、足球场和高档学生公寓,并建有技术生产实训基地、高新技术实训中心、创新创业科技园,教学和生活设施完善、功能齐全。

    院长郭兰站在办公室窗口,恰好可以看到水上公园。湖水((荡dàng)dàng)漾,水草在风中摇晃,从东门出去的学生们在湖边漫步。她时常产生错觉,仿佛回到了沙州学院。水上公园非常接近于学院的湖,就连形状都相似,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主宰这一切。

    她的办公室是两室一厅的(套tào)间,外面是会客室,里面一间是办公室,另一间是隐蔽的休息室。会客室挂着一部电视。不上班的时候,她总把电视开到了茂云电视。作为学院院长,关注茂云新闻是必要的且是必须的,学院所有人都将郭院长这个习惯当成一个良好习惯,赞誉有加。在她的影响下,学院很多中层干部都关注《新闻联播》和《茂云新闻》,通过长期观看这两个新闻,大家确实很有收获,对政策以及茂云形势有了更深理解。

    音响起,《茂云新闻》开始,郭兰离开窗边,来到了会客室。

    新闻开始果然还是侯卫东的活动(情qíng)况,今天他没有主持会议,而是来到一个工地视察。他戴着安全帽,后面跟了一群同样戴安全帽的干部。干部们凝神听着书记讲话,害怕漏掉了一句。

    侯卫东(身shēn)材依然保持得很好,面容依然英俊。这种英俊不是少年时的英俊,而是一个成熟男人带着自信的英俊,如沉酿之酒,经过岁月沉淀,变得越发醇香。

    在侯卫东转(身shēn)之时,郭兰不经意间突然发现其耳边有了些许白发,眼角悄然出现了浅浅皱纹。

    新闻节目结束后,郭兰坐在沙发上有些愣神,往昔岁月如一幅幅画面在脑中闪过。渐渐地,她的眼角出现了一颗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全书完)

    (明天写后记!!!)·k·s·b·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