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五章心痛之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郭兰把书放在桌上,惆怅如浓浓的雾将她全包围。她将手里的书放在桌上,眼中涌起一层薄雾。

    杨绛先生的这本书买来很久,一直放在书架上,不愿意拿出来看。插在书架上的书就如一只海妖,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妖异的歌声,终于她将这本书拿了出来。

    他们家是三个人,与自己的家惊人相似,看到先生和女儿相继离世,只剩下一个老太太和一个猫之时,泪水终于夺眶而出,久久不停。

    凭心而论,她并不是一个特别多愁善感的人,总是让自己的心处于宁静状态。这一段时间读这一本小书却数次流泪,原因很简单,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放下书,她轻手轻脚来到母亲的房间。母亲缩被子里,只有小小一团,可怜兮兮。听到脚步声,郭师母睁开了眼睛,说道:“你还没有睡觉吗?早一点睡对体好。”郭兰坐在了母亲的前,牵了牵被子,“你还没有入睡。”郭师母道:“睡着了也睡不着,睡着了又要遇到你爸爸。没有做梦的时候想做梦,嗯正做梦了,早上起来又憋得慌。”郭兰道:“爸爸希望我们能过得好,肯定不会希望我们常常沉湎于往事,我们始终要向前走,这是爸爸希望的。”郭师母道:“道理是这样的,可是人不能永远讲道理,得有感才活得下去。”

    与母亲交谈了一会儿,郭兰回到寝室,又将音乐打开。《离家五百里》歌声再次回在寂寥的房间里。听了一遍,郭兰将音乐关掉,刚才她劝母亲要向前看,这与其说是劝母亲,不如说是劝自己。

    每个人的生活都由自己的决定所铸造,她今天面临的所有境遇都是由自己行为决定的,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得自己承受。

    早上起,郭师母站在阳台上打了一个电话,走到房间对郭兰道:“我要回一趟岭西?”

    郭兰惊奇地道:“为什么要回岭西?”

    郭师母道:“这一段时间我就在和刘老师通话,刘老师又住院了,刚才她跟我说,第一次是肝转移,估计扛不过去了,过不了这一关。我想回去看看她。”

    郭兰心里一阵紧缩,道:“你想去我就陪你回去吧。”

    郭师母道:“不耽误你的事吗?”

    郭兰道:“我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如果真是肝转移,刘老师可能就没有太多子了,我们这个年龄,能够多见一次面算一次。”

    前往岭西人民医院,就有可能遇到侯卫东以及张小佳,郭兰的心思很奇怪,既希望遇到,又不希望遇到。这是已经绕不开的心结,是命运的一次玩笑。

    不过既然同意了母亲请求,就得坦然面对。

    来到岭西第一人民医院已经是下午,走进了医院,没有看见侯卫东,只有侯卫东的二姐在场。

    郭师母和郭兰来看望母亲,与闻讯而来的其他人具有不同的意义。原本刘光芬住院的消息被严格封锁,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仍然有许多消息灵通人士来到了医院。这就是社会的现实,刘光芬和侯永贵是老派的人,没有学会伸手打笑脸人,凡是来者都是客,都要好好接待。

    由于具有相同的境遇,刘光芬和郭师母尽管见面次数不多,却成为好朋友。一个人坐在边,你一言我一语,谈的颇有兴致。

    侯卫东走进病房的时候,第一眼看见郭兰还以为走错了房间,随即反应过来,应该是郭兰陪着郭师母来到了病房。

    郭兰打扮得非常素雅,未施粉黛,如一朵散发着清香的茉莉。

    侯卫东与郭师母打过招呼,又对郭兰道:“好久不见了。”这是一个极为普通的招呼,但是在两人之间却有一种默契,平凡的招呼变得不平凡起来。在房间坐了十来分钟,刘光芬和郭师母谈兴不减,侯卫东道:“让两位老人家聊天,在走道去聊一聊。”

    站在走道边,侯卫东道:“谢谢你能来。”郭兰道:“我陪着我妈来,自从我爸走了以后,我妈其实很寂寞,没有几个聊得来的人,她和刘老师倒是经常通话。”

    聊了些闲话,问了些近况,侯卫东又问:“读完书有什么新想法?”郭兰道:“服装店的生意没有预料中好,也还过得去。以前导师的朋友倒是想投资教育,想把我挖过去。”

    侯卫东心中一动,道:“投资教育可以到茂云的北城,北城现在是个破烂地方,但是交通,城市环境等各方面改善以后,就是一个极具投资价值的地方。”

    郭兰素来相信侯卫东的能力,道:“我对茂云不熟悉,什么时候把几个投资人带到茂云,先看一看,了解况再说。他们投资教育多年,眼光倒是很准。”

    侯卫东道:“为了北城建设,现在广撒英雄帖,木山老总,步高,水利集团,城投集团,凡事以前有过交的企业,我希望能来。这是一个看眼光的时代,眼光超前才能赚钱。”

    郭兰道:“北城开发遇到困难了吧!”

    侯卫东道:“以前有个说法,要浦。西一张,不要浦。东一房。茂云也是这种况,大家对北城恶劣影响是根深蒂固,很难一时扭转。加上班子很多人也在支持开发南城,所以有难度。但是我坚信,北城一定会开发出来,北城才是茂云的希望。”他又问道:“把你挖过去是做什么职位?”

    郭兰道:“肯定是做校长?”

    侯卫东道:“你有没有股份?”

    郭兰道:“没有谈到这一步。”

    侯卫东道:“我支持你公司与教育有关的行业,女承父业,最适合你的气质。提醒一句,商业上在商言商,你也不要温文尔雅。如果能参与投资,更好。”

    郭兰道:“要投资,不是一点点钱,谈何容易。”

    聊了接近一个小时,郭师母这才告辞而去。侯卫东送两人到楼下,目送着两人离开。郭兰挽着母亲的胳膊,没有叫车,一点一点消失在人群里,直至最终失去踪迹。

    郭家母女走了不久,张小佳又风尘仆仆赶了过来。张小佳进门就道:“我请了公休假,这几天都可以在这里,我爸,二姐,加上我,这样就忙得过来了。”

    “我这种况无法请公休假,平时只能多抽时间过来。”侯卫东年轻的时候欠下债,到如今都无法偿还,永远也无法偿还。自从过了35岁,他就再也没有其他女人发生关系的任何想法,一丝都没有。

    刘光芬道:“你们不要耽误工作,我始终是第一位的,医院有医生有护士还有你们爸,照顾我是绰绰有余。”

    侯卫东道:“到了这个年龄我愈加认识到,社会就是一台精密的机器,我们每个人就是机器里的一颗螺丝钉,螺丝钉是可以替换的,换成另一颗螺丝钉,一样会运转正常。但是我妈就是我妈,是唯一的老妈,所以我们还得来。”

    两天以后,岭西鸿飞教育集团来到了茂云,郭兰是其中一员,而且是整个考察的负责人。

    招商对于各地来说都是重要的,茂云市政府非常重视这次考察,制定详细的方案,市长侯卫东亲自全程作陪。

    一个目的地是参观规划馆,向考察团介绍整个茂云城区的规划况,特别是对北城的规划更是做了详细的介绍。

    然后派了一辆考斯特,对南城北城都做了详细的考察。

    考察之后,市政府召开座谈会,各部门与考察团进行直接对接。

    侯卫东对北城的规划和发展烂熟于,条理清楚,掌握重点,讲解起来极富煽动

    考察团经过了一天的考察,满意而归。

    在第二天,侯卫东拨通了郭兰的电话,道:考察团是什么意向?

    郭兰道:“那以后大家争论得也很激烈,从现实条件看,北城确实不行。规划来看,北城大有可为。”

    侯卫东道:“如果有眼光,就应该到北城。”

    郭兰道:“大家都相信你,觉得有你在,一定没问题。他们最大的顾忌在于你随时有可能调走,调走以后其他人能否把北城搞好,他们没有信心。”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人在政在,事随人变,这对于企业来说是很要命的。侯卫东不能承诺自己在这几年就不调走,用人是组织的权利,个人无法完全决定自己的命运。

    招商就是马太效应,好的地方去的人越多,差的地方就无人问津。侯卫东做好了充分的困难准备,道:“你联络一下,我抽时间到集团来对接。”

    郭兰道:“我的导师和集团董事长是同学,可以通过导师和董事长做做工作。但是,投资就是投资,可以讲人,更多的还是看回报。”

    侯卫东道:“事在人为,只要能够开头,不是大企业入驻,会形成示范效应。越早入住,条件就更为优厚,木山老总肯定是要来的。对接的时候我会提出优厚条件,当然,任何条件都是有底线的,不能图个闹,必须对地方有利。”(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