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四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回到茂云,侯卫东召开了一个小范围研究新城建设的工作会议,到了晚上9点才回到自己的寝室。开会的时候他接到二姐电话。二姐在电话里说母亲病出现反复已经到了省医院,至于病到底如何?她也说不清楚,只是说医生判断有可能出现来癌症细胞肝转移。沙州医院并没有作出肯定判断,只是建议转到省人民医院进行复查。

    听到这个消息,侯卫东心里蒙上了一层影,凭着自己在沙州的地位,医生没有确定把握不会做出这种建议。复查建议只能肯定地说母亲病确实加重,而且应该很严重。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侯卫东在心里面接受了母亲得癌症这个事实,但是仍然存在幻想,希望癌症已经得到了切实全面控制。

    从现在看起来这不过就是一个幻想,疾病对于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不管它是幸福的,还是不幸的,不管地位高的还是地位低的。在疾病残暴侵略下,没有人有还手之力。老首长周昌全已经离开,难道就要轮到自己母亲?亲人离去是世界上最大的悲痛,正因为无力阻止这种悲痛,悲痛显得更加深沉。

    放下电话在家里沉默了很久,侯卫东给晏平打去电话,“你查一查省里和市委在明天后天有没有具体安排?”

    晏平如今是非常合格的副处级秘书,对侯卫东所有可能需要的信息都做了充分准备,他拿出自己宝贵的笔记本,看了一眼就对明天和后天的信息了如指掌。这是属于自己的独门秘技,长期随携带,从不外示于人。

    得到准确信息后,侯卫东安排道:“市政府办公会改天召开,具体时间另行通知。其他的会全部取消。”

    晏平答应了一声,没有多问。他随即通知驾驶员:“明天侯市长要外出,检查车辆,备足油料,打开手机,随时听候安排。”

    老赵问了一句:明天要走多远?

    晏平道:“按照到省城来做准备。”

    安排了驾驶员,他马上给茂云驻省城办事处打去电话,要求准备房间,自己和驾驶员要用。

    做完了这一切工作,晏平走到客厅,靠着妻子天坐下,“刚才接到卫东市长电话,他语气虽然平静,也没有讲具体事,我还是听到一些焦虑,如果所料不错,应该是阿姨病出现反复。”

    “你怎么这样肯定?”

    “我是谁呀?我是爸爸的儿子,是你的老公,卫东市长的秘书,这点预判能力都没有,就不用吃这碗饭了。”

    “你这么厉害,那有没有可能做到卫东市长这样?”

    “全省只有一个卫东市长,攒齐了天时地利人和,我无论如何努力也达不到为老板的水平,这一点我有清醒认识。我干个十几年,弄一个厅级干部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这有点太吹牛了吧!”

    “这不是吹牛,老板有太多政治资源,这是资源都能为我所用。你睡觉吧,我要走两天,上欢喜一次。”

    天脸现红晕,说道:“上就上,东风吹战鼓雷,当今世界谁怕谁?”

    晏平接了一句:“在全世界,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在我们家,不是你压住我,就是我压住你,来吧!”

    在侯卫东寝室里,他将手放在桌旁,一边看书一边等着手机响起。等到十一点,手机终于响起,是张小佳回过来的电话。

    “老公什么事?我看你打了三次电话。”

    “在忙什么?手机响了也不接。”

    张小佳喝了一杯柠檬水,冲淡口中的酒气,道:“省教育厅来检查九年义务育,我陪着他们走了几个学校,作了汇报,晚上在一起吃饭唱歌。检查组组长是宁书记的老朋友,宁书记专门打了招呼,所以我全程陪同。”

    人在江湖不由己,侯卫东对此有深刻体会,他说话前先叹息一声,道,今天接到姐姐的电话,我妈到了岭西第一人民医院,沙州医生判断是肝转移。

    “不会吧,我妈恢复的好。”

    “这种事医生没有绝对把握不会让我妈到岭西去。你抽时间来岭西吧,多陪陪我妈。”

    由于侯卫东的关系,张小佳在沙州地位相当超然,只要没有特殊的重大的事,为了母亲请假两三天绝对没有问题。

    张小佳嫁到侯家多年,与母亲刘光芬关系特别好,听到其病加重,心立刻沉重起来。沉重不是因为利益关系,纯粹就是担心母亲病

    第二天一早,侯卫东来到了市委段宜勇办公室。

    “这几天收到不少消息,市民对南城折迁意见很大,矛盾有更加激化的趋势,为了免得再出苗凤高事件,是不是可以暂缓推进,深入地摸摸底,多进行宣传,形成多数人共识,再商量一个稳妥的方案才推行。我们经不起再一个苗凤高事件。”侯卫东知道段宜勇急予推动南城改造,可是作为市长,有些话必须要说,明知会出现问题闭口不言,这是失职。谈过之后,段宜勇要一意孤行,那就是他的责任。

    段宜勇对侯卫东有很强的防备心理,对其所言总会不由自主地探求其真实目的,当侯卫东说出想法以后,他头脑中第一反应是侯卫东想借助北城压南城,他笑呵呵地道:“城市建设哪里会一帆风顺?没有这么容易的事,只要我们下定决心,坚持做下去,总会打造出一个全省一流的大城市。至于苗凤高事件,是一个意外,现场指挥者负有很大的责任,我们一定要严格追究其责任,有时候必须拿着鞭子赶着大家走路,否则很多同志太不像话了。姬程跟我讲过几次,有的同志不听招呼不听指挥,必须要下决心换一批干部,杀鸡儆猴,免得不把市委放在眼里。”

    段宜勇如此说法,让侯卫东更是深有隐忧。对于一个掌权者来说,任何不理智的行为必然有深刻原因,这个原因或许不能为其他人所知。

    话不投机半句多,侯卫东讲了讲母亲的病就离开了市委,然后驱车直奔岭西。

    沿途经过不少风景区,风景如画,根本入不了侯卫东的眼睛,他的心里装着母亲病。人固有一死,这是无法逃脱的自然规律,不管是重如泰山还是轻如鸿毛,离开了就是离开了,离开了就永远不能相见。所有意义对死者都没有了意义,意义是留给生者的,甚至可以说是留给亲人以外的人们。

    想了一会儿母亲的病,他的思绪又转到工作上,不再纠葛于南城,而是思考如何打造好北城。北城虽然面临着困难,可是有极大容量,只要建设得好,可以吸纳大量南城市民,逐步完成城市人口转移,这需要一个细致水磨功夫,难以急于求成。当前难点在于北城历来被认为脏乱差的贫穷地区,南城人不愿意到北城去,这就导致企业家对开发北城信心不足。

    来到省城,直接将车开进人民医院。在治疗周昌全老领导的时候,侯卫东与省人民医院建立了密切,他没有先去母亲的病房,而是直接找到了主治医生。

    “侯市长,现在正在安排刘老师做全面检查。”

    “沙州医院做过检查,你们看了沙州片子,况到底如何?何院长放心,我有足够的承受能力。”

    “我们这边正在检查,检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我不敢做准确判断。但是,从拿到手这片子来看,况不容乐观。”

    “可不可做肝移植,可以给我提供肝源。”

    “这还需要进一步判断。”

    与何院长谈话以后,侯卫东心格外沉重,在走道上站了很久,直到遇到姐夫何勇,这才一起走进了病房。

    刘光芬精神不错,脸色亦还红润,看见小儿子就道:“你怎么也来了?我是老病号,随时都要进医院,你要以工作为主,才到一个地方当一把手,不容易。”

    侯卫东笑道:“儿子是做过********的,不是新手,当市长还难不到我。”

    刘光芬道:“你也不要骄傲,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要多到基层去走一走,不要被小人蒙蔽。”

    晏平抱着一束花进了病房,向刘老师问了好便将花放在桌上。他与侯家极熟,大家也没有把他当做外人。

    刘光芬进入省人民医院,心如明镜一般,知道自己病肯定加重。她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是为了宽解儿子的心。儿子重任在,若是因为自己的病耽误了工作,会给儿子带来不好影响。儿子不仅是自己的儿子,还是几百万人口大市的市长,这点轻重缓急她还是知道的。

    “小佳等一会儿就到。”侯卫东道。

    “还有我的孙子也要带来。”说起孙子,刘光芬想起另外两个虎头虎脑的孩子,心如猫抓一般疼痛。虽然心里想念,但是她知道这是不对的,从来不主动提起。想起这一点,刘光芬更觉得对不起小佳,将儿子拉到边低声道:“小佳是我最喜欢的儿媳妇,你这辈子不要辜负她。”

    侯卫东点头,“人至中年,才明白家庭是第一位的。我会维持好自己的婚姻。”

    说到这里,他脑中浮出另一个影,不惆怅。(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