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三章眷属(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喝过酒后,大家还是散去。

    分手之时,褚良道:“非常遗憾,不能在北城干一番事业。”他本时不太容易表达感,今天喝了酒,又加上工作职务上大变动,绪就激动了一些。

    侯卫东则冷静得多,握着褚良的手,“到了人大,一样可以为北城作事,北城开发很需要道人大支持,有了人大支持,政府作事更有底气。”

    褚良道:“毕竟还是有差别,以前是直接干,现在就是鼓与呼。”

    感慨一番之后,两人分手。褚良脚步蹒跚地前往小车,上车时,他腿软了一下,差点撞到了车门。

    对于已经成定局的事,侯卫东也不愿意多想。回到2号别墅,他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电视声音和光线迅速布满了整个房间,却更显得独自一人的孤独。

    他思考着当前的局面:

    褚良将调人大工作;

    姬程将成为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市规划局长曹兵将成为副市长;

    而自己从沙州带过来的沈东峰因为贪污受赌案被立案调查。

    这一系列事或许都是孤立的,但是集中在一起还是能透露出一些有用的信息。侯卫东参加工作以来经历过不少磨难,这一次在茂云虽然也遇到一些困难,但是还远未到将他吓住的地步。但是一丝以前没有的疲乏还是悄然出现在侯卫东心里,这不是体的劳累,而是心灵的疲乏。

    他独自坐在房间里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小口地喝着茶水,努力摆脱负责绪。他想起了郑板桥的《竹石》诗:“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更加坚定了自己改造北城的决心:开发北城是提升茂云城市形象、改变市民居住条件、快速增加财税收入的必由之路。南城开发走不下去之时,市委市政府将有一条台阶。因此,这事必须要当前所有工作的牛鼻子,紧抓不懈,不管遇到什么困难。

    由于临近2005年节,接下来的子更加繁忙,千头万绪的事都要做,诸如:节前期的安全生产大检查、节期间的森林防火工作、城市安全运行工作、双拥工作、运工作、重点物品供应以及各类座谈会。

    各部门忙了一年,都不希望在节期间出事,也希望市长能出席这类全市的工作大会。侯卫东在节期间神经绷得比较紧,这类会议原则上能参加都参加,既是给副职和部门的面子,又是真心强调节期间工作的重要

    侯卫东参加的会很多,亲自参加检查的工作则全部与安全有关系。

    警钟长鸣,这是一句永远不会落伍的老话,凡是轻视这句话的领导,一定会被这句话所教训。

    到了大年三十这一天,侯卫东在半个月内参加的各种会议已经有近四十个,视察各类现场九个,可以算作是连轴转,累得够呛。这个累主要是心累,不是累,累可以休息,心累则往往并不容易解脱,除非彻底换了环境。

    在节后省内又有几项重要的人事安排,其中比较重要的一项是赵东被任命为茂东市委书记。

    在前往茂东之前,赵东悄悄地结了婚,女方是岭西歌舞团的台柱子晏紫。

    参加婚礼的人不多,主要是新朋故旧,但是规格不低,参加婚礼的是省委常委、岭西市委书记熊大伟、还有省里几位大局行的头头,另外还有侯卫东、朱小勇等故交。

    省歌舞团团长柳洁主持了婚礼,几位歌舞团的骨干组成临时小型乐队,有现场乐队,婚礼就变得高雅、温馨。

    曾经有一段时间,侯卫东对省歌舞团柳洁还是有看法的。柳洁与老领导周昌全关系不错,但是当周昌全病重之时,柳洁除了礼貌的两次探望以后,便再也不见踪迹。侯卫东与周昌全关系深厚,又深知老领导对省歌舞团的支持,于是便对柳洁生出了过河拆桥之感。

    到了现在,怨念开始一步一步消解。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都有自己的选择,柳洁作为省歌舞团团长,为了团里生存做出最有利的选择实在是无可厚非。

    只是理解归理解,能否成为好友就另外一回事。不管是什么年代,选择好友的标准都要讲究有有义,柳洁如此做法显得薄,侯卫东很难再与柳洁发展私谊。以后他与柳洁打交道肯定只会讲公事,不将谈私交。

    柳洁拿着话筒宣布:“婚礼开始。”

    新郎赵东四十来岁年龄,穿了笔的西服、头发剪得格外整齐,风度翩翩,极有成熟男人的魅力。新娘晏紫长期坚持训练,材依然非常完美,高挑,匀称,仪态端庄,落落大方。她穿了一条婚纱,轻柔地挽着新郎的胳膊。

    灯光和目光都聚集在一对新人上,几乎所有人都不发自内心说了一声音:“真是郎才女貌。”

    侯卫东与晏紫曾经有过几次交集,还曾经由于朱莹莹之事与其发生过争吵。作为一位体健康的成年男子,对于年轻漂亮的女子自然有天然好感和一丝遐想,但是,他和晏紫的关系也仅止于此。此时看到穿着婚纱的晏紫,也是不住赞叹新娘的美丽。

    柳洁主持过许多大型的节目,主持这种小型的婚宴自然是架轻就熟。她没有用普通话,、也没有故意采用西式的仪式,而是采取了一种接近于中式的主持方式。

    “新郎官,你为什么会上新娘,一定会有原因吧,能不能给大家讲一讲。”柳洁站在一个讲台上,向着站在小舞台上的新郎官提了一个问题。

    这是一个婚礼上常用的问题,也是一个非常中式的问题。

    赵东接过话筒,温柔地看了晏紫一眼,道:“说实话,离婚这些年,我成天忙于工作,没有多少时间考虑个人问题。而且,我这个年龄和我所从事的工作不太容易找到合适的另一半,因此差阳错,一直都单。和晏紫认识其实有好几年了,以前多是看到她在舞台上光彩夺目的一面,看的时候很惊艳,看过也就忘记了。我对晏紫产生好感是一次到后台慰问,当时晏紫坐在地板上,没有卸妆,只是脱了了舞鞋。她的两个脚掌绑着纱布,纱布上有很多血渍。她脸色苍白,汗水就从额头往下滴。说实话,我看到这一幕觉得很震惊,没有想到舞台上的明星在台下会是这个样子。从这一刻,晏紫的形象在我的脑子里有鲜明起来。”

    柳洁原本只是随意问了一个能增加喜庆的常规问题,没有料到赵东回答得如此郑重,如此深,她的眼睛不由得温润起来,道:“感谢赵书记还能知道和理解演员的辛苦。”

    赵东答道:“所以我也很矛盾,婚后想给晏紫换个轻松一点的工作,她又不愿意,所以我尊重她的选择。”

    赵东的老同学老梅用劲地拍手,格外响亮。

    对于赵东来说,老梅是一个关键人物。如果没有老梅在这些年的帮助,他很难从前妻和郭兰的影中走出来。特别是放下郭兰是非常难的,在很长一段时间,他从内心深处觉得自己缺少男子汉魅力,就算是有条件不错的女人主动示,他也觉得是冲着自己股底下的官位而来,于是兴味索然。与老梅在一起,酒醉之时,也与别的女人有过接触,却总觉得完全是隔鞋擦痒,激之后是更深的失望。两三次以后,便不准老梅再带女人参加聚会。直到与晏紫正式接触以后,久违的激终于回来了,久违的男人自尊也跟着回来了。

    柳洁随后又问晏紫,道:“晏紫,刚才新郎官讲得很感人。那你就讲一讲和新郎官第一次相遇的故事吧。”

    晏紫认真地想了想,道:“我第一次对赵东产生好感,也是在那天。这些年我们团是不景气,但是我们团历来不缺追求者。”

    说到这里,她的眼光扫了一眼底下的宾客,见到侯卫东时,略为停顿,然后又继续朝其他客客。这些年省歌舞团虽然不太景气,但是省歌舞团的年轻女演员的个人前途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她们年轻美貌,能干善舞,属于受欢迎的稀缺资源。多数演员都能嫁给社会成功人士,另有少量如朱莹莹一样被喧嚣的社会所污染,做出了错误的人生选择。

    晏紫是为数不多的专注于舞台的演员,虽然有很多成功人士曾经向她表达过慕,却被她以舞台为名所拒绝。有一段时间她曾经对侯卫东产生过好感,这一段感被紧紧地藏在心底,最终这粒种子没有发芽,更没有结出树叶和果实。

    到了这两年,晏紫也觉得到了应该谈恋了,可是挑来选去,她才发现这些年认识的人居然大多都是“成功人士”,而成功人士几乎全是结过婚的人。她参加过一次相亲,相亲对象是同龄人,这个相亲对象说起来也算是同龄人中的成功人士,可是与晏紫平时接触到的真正的成功人士比如侯卫东等人相比较,相亲对象幼稚得很,完全不能吸引晏紫的目光。

    一来二去,晏紫也快要成剩女了。

    恰好在这时,她和赵东发生了交集。

    “我对这些追求者并没有好感,包括那些能上后台的大人物。为什么会对赵东有了好感,只是因为他看到我脚上的伤,便停了脚步,还蹲下来问我。当时有好些领导,就只有他一人蹲下来关心我的伤。而且,目光不是猎奇,而是真心的关心。”晏紫道:“就是从那天开始,我对他有了一点点好感。”

    柳洁感慨地道:“没有想到,两位新人能走到今天,开端居然都是晏紫脚上的伤,这就叫做一双伤脚的恋,传出去绝对是一段佳话。”

    在场之人都发出烈的掌声。

    (第九百一十三章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