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一章 清算(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ps:小桥老树新书《静州往事》已经发布,敬请关注。这是讲述年轻人成长和奋斗的故事,很好看。

    晏平将岭西论坛上面帖调了出来,侯卫东扫了一眼,便斩钉截铁地道:“刘坤。”

    晏平是知道刘坤与侯卫东的个人恩怨,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刘坤对侯卫东的怨气。对于侯卫东来说,刘坤只是一个故人,现在连对手都算不上,更谈不上恩怨。

    “我去联系宣传部,让他们想办法处理掉。”晏平建议道。

    侯卫东道:“不必,这个帖子没有实际内容,不了多久。论坛上点多,几天时间就没有人注意了。”他又问道为:“段书记什么时候回来?”

    晏平道:“我刚打电话到委办去问过,明天下午的飞机到岭西机场。”

    侯卫东道:“我知道了。”

    经过几年时间磨练,晏平已经成为一名合格的秘书,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却又寡言少语。侯卫东打定主意找合适的时间和机会让职级已经到达副处级的晏平到下面的区县任职。

    送走段穿林,又送走段英,这两个重要媒体的报道相当重要。对于茂东市级领导以及部分重点岗位的局行领导来说,他们明白市委段宜勇和市政府侯卫东两个主要领导的观点分歧:侯卫东的主张是先北后南,段宜勇的主张是先南后北。侯卫东提出过开发南城三原则,段宜勇提出过“打好南城开发攻坚战”的口号。

    这一次拆迁事件,茂东多数干部都不将责任归于侯卫东。这也是岭西论最初直接将矛头指向姬程的原因。

    但是,省委省政府领导是不清楚前因后果的,他们只是从事件的后果来推导前因。最容易出现的想法是“茂东市委作决策,由市政府来执行,执行出了差错,第一责任人当然就是市长”。

    侯卫东在省政府办公厅工作过,且本当过多年领导。对政府整个运作方式以及领导们的思路都异常清楚,因此。他觉得有一个大屎盆子极有可能扣在自己上。让段穿林和段英全面了解况,只不过是给领导提供一个可供参考的信息,但是,也只是仅供参考而己。

    第二天下午两点。段宜勇在机场给侯卫东打了电话,道:“侯市长,你赶紧到岭西,到交通宾馆与我会面。玉清书记要在下午五点钟见我们,听拆迁事件的汇报。”

    从茂东到省城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可是到了省城是否堵车是一个未知数,为了确保能准时来到省委书记吴玉清办公室,侯卫东将下午的会议委托给了常务副市长褚良,开始构思自己的汇报材料。他全程参加了对苗凤高事件的处理。对况相当熟悉,因此只是在笔记本上写下了三条汇报提纲。

    与此同时,市政府办公厅接到市委办公厅的通知。也开始抓紧准备汇报材料。由于时间太紧,领导出发前肯定不能完稿,因此办公厅准备将汇报材料完成以后就发到晏平邮箱,由晏平在省里将材料打出来。

    除了研究室准备汇报资料以外,晏平也收集了不少与拆迁有关的资料。他迅速将最有用的部分挑出来,打印好。给侯卫东送了过去。

    侯卫东看了一眼这些资料,没有翻动。安排道:“我们两点半出发。你抓紧时间把去年各项数据打一张表出来。”

    晏平有些不解,但是没有发问,赶紧去找以前制作的数据表。他平时准备工作做得细,将省政府考核的各项数据浓缩在一张表格里,因此,很快就将表格制作完成。

    侯卫东作为市长,对这些数字原本就很熟悉,只是有的数据并不准确,还需要在车上巩固一下。

    当吴玉清来到岭西省以后,侯卫东便让晏平到市图书馆将新省委书记以前工作地的报全部借了回来,这样就可以看到新书记的工作思路和工作习惯。从报纸中他发现新书记是一位作风严谨的作者型领导,而且对数字有所偏,总喜欢在调研时询问下级一些与数字有关的问题。因此,他必须要将所有数据记在心里。

    所幸侯卫东一直倾向于实干,基层经验又非常丰富,对茂东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本数据极为熟悉,在车上临阵磨磨枪,应该就能应对新书记的询问。

    在省委书记面前丢丑不仅仅是面子问题,更关系到以后的工作岗位。侯卫东虽然十分熟悉茂东的各项数据,还是微微有点小紧张。上车以后,他拿着数据默背,终于在离开茂东界时,将数据表放进了手提包里。

    晏平一直在观察侯卫东,见他将数据表放回去以后,终于忍不住请教道:“侯市长,市委办公厅发出的通知要求我们这边准备苗凤高事件的汇报材料,没有说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材料。”

    侯卫东道:“苗凤高事件是一件大事,可是并不是能决定全省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核心事件,首长适当关注就行了。更重要的还是各地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这才是首长最关注的。所以,半个小时时间必须要准备充分,有备才能无患。”

    在桑塔露琪亚的悠扬歌声中,小车在四点钟准时来到了省交通宾馆。省交通宾馆与省委距离最近,步行也不超过十分钟。各地领导去给省里领导汇报工作,都喜欢将交通宾馆做为落脚之处。

    段宜勇住在一个大间里,外面是一个小型会客室。

    侯卫东走进会客室时,段宜勇很快就从里间出来。

    “侯市长,我们商量一下如何汇报。”段宜勇额头在灯光下亮,绪看来还不错。

    侯卫东看着段宜勇便有点心烦。这一段时间的烂事与段宜勇明明有关,但是出事时段宜勇恰恰在国外,于是他反而能抽于事外,甚至给人一种回来收拾烂摊子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真实,不太好,可是绝不能带到工作之中。

    侯卫东经过长期磨练,已经非常成熟,能够很好地控制住绪,道:“玉清书记听汇报,得段书记来讲。办公厅等会要送一个汇报材料,现在已经完稿了,正在修改,等会就会发给小晏。”

    段宜勇摆了摆手,道:“玉清书记听汇报从来都不准下级拿着汇报材料照本宣科,所以我们就不必准备汇报材料了,就商量一个提纲,写在笔记本上。”

    两人仔细讨论了汇报提纲,决定汇报采用最实用最简单的三段式,一是汇报南部开发的前因后果;二是汇报苗凤高事件的前因后果;三是汇报事件后续处理工作。

    在讨论汇报提纲时,侯卫东发现段宜勇虽然一直在国外,但是相当熟悉况,显然是事前做过功课。

    讨论结束以后,侯卫东提醒道:“玉清书记是第一次将党政两人一起叫到办公室听汇报,我感觉书记不仅仅想听拆迁事件,他有可能要问到茂东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事,是否也作一个预备。”

    段宜勇道:“只给了我们半个小时,恐怕来不及谈茂东经济了。”

    侯卫东道:“现在距离汇报工作还有点时间,段书记还是要考虑一下这个问题,免得措手不及。”

    段宜勇有点麻痹大意,道:“茂东的发展战略很清晰,不能说倒背如流,讲起来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侯卫东不知道段宜勇是否知道新书记喜欢追问具体数据的这个习惯,见其自信心很足,便不再提及这个话题。

    到了四点半,两辆带着通行证的茂东牌照小车开进了省委大院。

    五点四十分,两辆小车先后开出,然后在省委大院门口分开,各走各道。

    侯卫东的小车朝着周昌全家里开去,准备看望周昌全遗孀。

    在车里,他回想起向省委书记汇报工作的景,不暗自庆幸自己的判断。新书记果然是一位作风严谨的知识分子型的领导,其关注点并不全在苗凤高事件之上,听了十分钟苗凤高事件以后,话锋一转,便开始询问茂东经济和社会发展况。

    整个汇报原本应该以市委书记段宜勇为主,可是他到国外出差接近一个月时间,期间没有接触到与茂东有关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数据,平时喝酒比较频繁导致记忆力变差,再加上有点麻痹大意,猝不及防之下有三个指标没有答上,被问得张口结舌。

    第一个问题是经过调整后的三业比例是多少;

    第二是园区工业集中度是多少;

    第三是去年利用内外资总会多少。

    侯卫东准备得非常充分,当新书记望向自己时,他轻柔但是清晰地讲出了三个数字。回答这三个数字时,他用眼角余光觉察到段宜勇虽然保持着满脸恭敬的笑容,可是仍然有尴尬之色不经意间透了出来。

    整个谈话比预计长了十分钟,谈话结束之时,吴玉清严肃的神终于缓和了下来。

    在另一辆车上,段宜勇面沉如铁。今被领导追问得张口结舌时,是侯卫东将尴尬局面化解。可是这种化解更加让人难堪,他愤怒地想道:“侯卫东和省委办公厅赵东在一起工作过,关系还不错,侯卫东绝对知道今天谈话的主要内容,他不提前给我说,就是想让我在领导面前出丑。这人心如此狭窄,以后怎么能与他合作。”

    (第九百一十一章)(未完待续)i580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