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章清算(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ps:新书《静州往事》已经发布,是很有味道的一本书,欢迎

    …………………………………………

    中午时间,侯卫东要陪段穿林吃饭,就没有回2号别墅,让小佳在别墅里招待带着一个小组过来采访的段英。

    由于侯卫东的原因,段英一直有心理影,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不愿意与小佳单独相见。

    直到**以后,她才真正走出心理影。

    段英一直认为丈夫梁进文是一个好男人,业务精湛,为人善良,唯独欠缺男子汉气概。可是在**时期,文雅的梁进文冒着生命危险从南方拿回了病毒样本,在关键时候其无所畏惧的英勇行为让段英重新认识了自己的丈夫。

    心灵认同以后,体也就完全配合。这是段英家庭生活真正和睦的开始,也是彻底埋葬与侯卫东关系的开始。

    从此以后,段英能够单独与小佳见面。

    茂东市委小食堂单独为小佳做了羊汤锅,两人就在别墅的饭厅一边喝酒吃羊一边聊天。

    小佳道:“现在我们基层都有一句口号,叫做防火、防盗、防记者,你们这些记者经常是无事找事,在鸡蛋里挑骨头,专门找出负面新闻来吸引眼球。我在临江管教育,刚上任就遇到老师罢课,被记者团团包围,现在听到记者这两个字都怕。”

    空调将室内温度控制在二十度。屋内非常温暖。段英脱掉外感无比。她夹了一块肥嫩的羊在锅里涮了涮,送进嘴里美滋滋地品尝着。调笑道:“毕竟是厅级干部的享受,这羊味道比外面餐厅强得多,不知道是不是特供的。我就拿这个来做一个题目,茂东市委小招待所的所有餐品都有特供渠道,普通老百姓吃不到。这个标题怎么样?”

    小佳给段英一个白眼,道:“其他地方我不敢说,其他菜品我也不敢说。唯独这个山羊我有说法。当年祝书记在当市委书记时,祝书记所在机关党支部与贫困户结对子。祝书记带头捐了钱,用大家捐的钱给贫困户买了五十头山羊,还送了如何养羊的书,然后说好这些山羊只能卖给小食堂。换个说法就是由小食堂包销。第一年这个贫困户没有什么经验,山羊死了十几头。当地镇政府知道这是祝书记联系的点,就悄悄补了十几头山羊。这个养羊户现在有了经验,每年都能卖上百头山羊给小食堂,小食堂消化不了,就卖给大食堂,还在机关干部里公开出售。由于山羊质量好,每年过节,机关干部都等着买这家特困户的山羊。现在特困户的帽子早就摘了。还请了人帮忙放羊,这就是传说中的山羊特供渠道。这个好题材你们怎么不报道一下,是不是祝书记离开了岭西?”

    段英道:“这个新闻太小。上不了《岭西报》。这个新闻又太正,上了《岭西晚报》又没有多大意思,读者们会认为很假。”

    小佳道:“现在是什么事啊,真事大家不信,假事深信不疑。”

    段英道:“没有办法,这就是现实。报纸是企业。也要生存,总得找些大家喜欢的话题。”

    小佳道:“我觉得应该是媒体引领着潮流。这才是大报风范。”

    段英道:“你说的是往事,如今多元化社会,报纸被网络到墙角,很多事也是没有办法。”

    聊了一会媒体,两个女人随即转回到全天下女人都喜欢的八卦话题。

    段英道:“我们总算熬过了人生中最难过的子,现在想起大学刚毕业时的生活,心里就一阵阵发紧。”

    最让小佳牵肠挂肚的也是当年两地分居的艰难时光,道:“以前经历时总觉得艰难,现在回想起还很怀念。”

    段英道:“你是运气好,初恋人就遇到了侯卫东。我的命不如你,接连遇到两个人都是内心怯懦的人,所以我憎恨软骨头。每次回想起与刘坤谈恋时度如年的感受,就下定决心如果昨重现,我宁肯辞职也不作当年的选择。”

    她随即又道:“话分两面说,我能够进入媒体,从《沙州报》一直来到《岭西报》,能有现在的美好家庭,也全靠了当年刘坤的爸爸,刘家人唯一让我报有感激之的就是他。说实话,他们家全毁在刘坤妈妈上,这个女人不仅是自私自利,更关键是愚蠢,才将儿子毁掉了。刘莉早年跟着爸爸,这才没有被毁掉。可见,一个女人在家庭的重要地位。有一个好女人,家庭就兴旺,没有一个好女人,家庭就要被毁掉。”

    后面一段话将小佳的隐忧引了出来,小佳道:“我赞同你说的话。当前我最担心的事是我的小囝囝。我和卫东平时都忙,不可能将她带到边,只能放在沙州。如果不生病,放在家里我还稍微放心一点,我婆婆是小学老师,为人也好,由她来教没有什么大问题。现在生了病,只能放在我家里,我爸妈的文化不高,在工厂干了一辈子,让他们教育小囝囝实在不放心。”

    段英对刘光芬印象也很好,道:“伯母的病怎么样了?”

    小佳道:“她是肺癌,目前控制得还不错,但是这种病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就发作。卫东这两年过得也不痛快,一个半师半友的领导去了,一个是感最深的老妈得了病。而且,越往高层走,他走得越难。”

    段英知道侯卫东当前面临的困境,安慰道:“侯卫东走到今天全靠了自己,是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我相信能突破当前的局面。从另一角度来说。他已经算是功成名就了,当初我们沙州学院毕业的一个年级,没有一人能做到他这个地步。”

    小佳思路又回到原点:“小囝囝现在的教育是有问题。我每次回家,她招呼一声就自顾自看电视,不与我交流。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可是现状就是如此,要么就是我辞职回沙州,甚至是调到茂东。我的事业刚刚起步,为了孩子就完全放弃事业。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

    段英道:“相较于还在为前途命运挣扎的年轻人来说,你这是成功人的烦恼。所以不必过于在意。”

    聊了一会小孩子教育问题,小佳有些八卦地问道:“刘坤现在怎么样?”

    段英道:“自从离开沙州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和他有过接触。听说黄子堤外逃以后,就不要工作了。自己做生意。”

    小佳道:“看来你还不如我了解得多。刘莉后来嫁给了季海洋。季海洋是很优秀一个人,一直担任沙州市财政局长,刘坤离职后是利用这个关系,在沙州做建筑生意。目前生意还做得不错,但是一直没有结婚,子过得有些,有些糜烂。”

    段英叹息道:“刘坤这人一点不象刘叔,将他妈妈的缺点完全继承下去。”

    此时,沙州西郊别墅里。刘坤正专心致志地看着电脑,不时发出“呵、呵”的大笑声,他突然摸了摸自己的耳朵。道:“不是有那个傻儿在背后说我的坏话。”

    在《岭西论坛》上有一个写茂东群体**件的帖子,里面有茂东市政府人群聚集、烧警车以及警察抓人的大量相片。刘坤作为建筑行业的一员,曾经数次到过茂东,知道这里面水很深,便退出了茂东建筑市场。此时看到拆迁果然出了问题,顿时如绿头苍蝇见到了新鲜的屎。立刻就扑了上去。

    将所有的贴子都看完之后,刘坤如三伏天喝了冰水、腊月天有了火坑一般舒服。哈哈大笑:“侯卫东,你也有今天。靠山周昌全死了,茂东又乱得一团糟,你也就是秋后的蚱蜢——蹦跶不了几天了。”

    遗憾的是在整个论坛里,被骂得最多的领导干部是副市长姬程,几乎没有人将注意力吸引到侯卫东上。

    “坤哥,你做什么?”一个只有十**岁的材高挑的女子走过来,将体靠在刘坤上。

    刘坤嫌女孩体重,肩膀朝下躲了躲,道:“等会,我要上网。”

    女孩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趴在刘坤背上,用还算丰满的部位在其背上使劲地蹭,撒道:“不要上网,再陪我睡一会。”她说话时,用嘴巴去碰刘坤的耳朵。

    刘坤昨夜与新认识的模特疯狂了一夜,体里的里比多暂时消解掉了,此时并不想与小美女腻在一起,道:“一边去,我有事。”

    小模特见“刘总”一脸正经的样子,便乖巧地端来茶水,陪在刘坤边。

    “我认为茂东苗凤高之死的罪魁祸手是侯卫东,姬程不过是副指挥长,所有事表面上是姬程出面,实际上所有决策都出自于侯卫东之手。大家伙集中追究姬程的责任,而放掉了真正的罪人——侯卫东。”

    这是刘坤即兴创作的第一条帖子。

    这了第一条帖子,与侯卫东相识的种种事如泉水一样涌进了脑海里,他又噼啪地敲响了键盘,“侯卫东在沙州益杨县青林镇工作的时候,为了赚钱,开了血泪矿山,在他的矿上先后有上百条冤魂,整盘旋不散。”

    他很欣赏自己的文笔,读了数遍后,总觉得缺少点什么,便在网络中四处寻找图片,终于找到了一个矿难图片,将血模糊的图片移到侯卫东开矿山的贴子里。”

    这两条帖子出现以后,立刻引起了论坛的注意,跟贴不断,骂声不绝,有人就发动人搜索。

    “来,让哥亲一下。”刘坤心好了起来,便招呼起小美女。

    “哼,刚才不理人家,现在就怎么要人家了。”小美女假装生气,坐在沙发上不动

    刘坤又随手点开了一个门户网站的论坛,想把这个贴子转到门户网站论坛去,谁知刚打开门户网站便看到“国际刑警组织加强打击跨国犯罪”的新闻。刘坤读了这条新闻就如被毒蛇咬了一般,全僵硬起来。他如今生活过得很是潇洒,钞票、香车、美女、好酒一样不缺,唯一隐忧就是逃到国外的黄子堤,如果他被捉了回来,自己的好子恐怕也就到头了。

    小美女见到刘坤脸色变了,道:“小气鬼,开个玩笑。”

    新闻里“黄子堤”三个字让刘坤心变得极为灰暗,他如赌徒一样用力拉住小美女,就往地上扯。

    (第九百一十章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