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八章多事之秋(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ps:《官路风流》进入收尾阶段,《静州往事》陆续开始发布,希望朋友们支持!

    ……………………………………………………………………………………

    离开殡仪馆,侯卫东心变得极为沉闷。

    晏平默默地跟在后,没有主动说话。

    两人沿着闹的街道走了数百米,与周边闹的街景格格不入。城市是一座巨大的钢筋水泥建筑,外表闹,内心却是极度冷的。

    周昌全病逝,蒙豪放、钱国亮、朱建国、祝焱等岭西省老领导陆续调至中央或其他省工作。这些事都是侯卫东不愿意发生的,可是变化才是世界的真相,不变是欺骗人的假象。侯卫东知道变化来临时,除了想办法去克服以外,没有其他办法。

    晏平提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他为了不打扰侯卫东的思绪,有意放慢脚步。取出手机,见来电是秘书长柳青原,他的脚步放得更慢,轻声道:“柳秘,我是小晏。”

    柳青原心急火燎地道:“侯市长还在殡仪馆没有?”

    晏平道:“已经出来了。”

    “那我直接给他打电话。”柳青原又问道:“侯市长心怎么样?”

    晏平道:“不怎么样,他没有坐车,我陪着他在街上步行。”

    柳青原叹息道:“老领导走了,谁都会难受。但是这个电话我必须得打,不得不打啊。”

    很快,侯卫东接到柳青原的电话。

    柳青原在侯卫东面前就尽量让绪平静下来,报告道:“侯市长。在南城小回村拆迁过程中,钉子户苗凤高往楼顶上泼了汽油,当工作人员靠近楼顶时,苗凤高点了火,结果烧了起来。”

    侯卫东眉毛一下就竖了起来。道:“有没有死伤?”

    柳青原道:“苗凤高伤很重,救护将其送到医院进行了抢救,抢救无效死亡。在等救护车时又出了意外,苗的儿子趁着楼下工作人员注意力在楼上,用锄头敲了当一位队员头,队员经抢救无效。以殉职。”

    侯卫东没有想到死了两个,倒吸了一口凉气,道:“现场怎么样?”

    柳青原道:“苗家亲戚抬起棺材,陆续在市政府门口集中,堵了门。据我得到的消息。不少记者在朝茂云赶过来。”

    侯卫东当机立断地道:“按照预案,以姬程副市长现场指挥,召开紧急会议,拿出初步方案。”

    此时,段宜勇正在美国出差,侯卫东作为市长必须将责任承担起来,又具体安排道:“我提几点意见,第一。请法制办召集与拆迁有关的所有部门,清查拆迁手续是否合规;第二,请西城区政府作好家属的安抚工作。不管谁对谁错,先把绪安抚住;第三,请公安的同志严格执法,依法处置杀人案件,不能因为**而姑息,而且。搞好现场控制,绝不能出现打砸抢等群体**件;第四。请宣传部同志接待好记者,立刻准备新闻发布会。这种事捂不了盖子,要透明化,不要藏着掖着,越是透明越不容易产生更多负面新闻。通稿由姬市长把关,外宣办也要看;第五,拆迁工作暂缓,等市委市政府批准后才能动;第六,作好牺牲同志家属的安抚工作;第七,启动应急预案。”

    他补充道:“启动应急预案应该放在第一条,由姬市长全权负责。但是按照分级负责的原则,对外一律由西城区负责,这样能给市政府预留空间,同时,要将处置况及时上报省应急办。”

    柳青原担任多年秘书长工作,极有经验,在打电话时按下了录音键,这样也就可以完整地领会侯卫东的意思,不至于造成工作上的失误。

    打完电话,侯卫东灰暗的心被即将面临的乱局完全一扫而空。他伸手拉开停在边的汽车,敏捷地跨进了车内。

    车行一段,他吩咐道:“放点音乐。”

    “看晚星多明亮,闪耀着金光,海面上微风吹,碧波在漾……”

    晏平知道侯卫东的习惯,在这个时候放《桑塔露琪亚》肯定不会错。果然,侯卫东在歌声中眯着眼打旽。

    车行至茂云境内,侯卫东突然睁开眼睛,给《政经评论》驻岭西记者站段穿林打了电话,简单讲了苗凤山之事。

    段穿林倒吸了一口凉气,道:“现在拆迁这么敏感,这种出现两人死亡的案件,绝对会震动全国。”侯卫东异常平静,思维格外清晰,道:“老弟能不能到茂云来,我给你最真实的材料。”段穿林道:“侯市长不邀请我都要来,《政经评论》不敢缺席这样敏感的事件。”侯卫东道:“来吧,可以多带两人,等会要召开新闻发布会,有通稿。老弟就直接到我办公室。”

    与段穿林刚通过电话,段英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她没有寒暄,道:“我是报道组组长,马上要过来。”

    侯卫东道:“欢迎你,希望你们能早介入,全面、真实地报道。”

    段英道:“卫东的观念是对的,有的领导遇到这种事就想要捂盖子。”

    侯卫东道:“想捂也捂不住啊。”

    段英道:“当领导真心不容易。得知事故发生以后,我总是想起在**时期,你在非常艰难的子里所做的一切,但愿这一次事故对你伤害不大。”

    侯卫东道:“我刚从老领导葬礼上出来,多经历几次葬礼,人就豁达和坦了。”

    段英道:“多保重,保护自己不要受伤害。”

    侯卫东道:“这件事伤不了我,我也不会轻易让这件事伤了我。”

    小车在《桑塔露琪亚》的歌声中回到茂云。市政府门外广场上挤满了密密麻麻看闹的市民,在政府大门前有许多标语和横幅。几排特警组成人墙,将披麻带孝的人群阻在大门外。

    侯卫东的小车沿着隐蔽的后门进入市政府。他站在窗口查看了现场况。又与诸良、姬程以及宣传部、西城区、公安、国土等部门负责人进行了十分钟的沟通。

    然后他亲自向省长吴玉清作了报告。

    在侯卫东的指挥下,整个市政府就如开足马力的机器一样运转起来。

    由于南城改造拆迁涉及面广,满意者众,不满意者也不少,加上茂云就业不足。颇有许多无所事事的闲汉,因此,聚集在市政府广场内的人越来越多。到了凌晨时分,终于发展成了打砸事件,四辆警车被砸毁。

    市委常委、副市长姬程没有料到事件发展会远远超出自己的预期,望着熊熊燃烧的警车。精神压力大得几乎就要崩溃。在小会议室,往梳得整齐的头发乱七八糟地耸拉着,脸色苍白,尽管是冬天,额头上有着密集汗珠。他不停地搓着双手。道:“侯市长,事越闹越大,怎么办?是不是给省里打报告,请求省委省政府派工作组。”

    侯卫东冷冷地看了姬程一眼。姬程在具体负责南城改造工作中,根本不理会侯卫东提出的南城开发三原则,急于求成,步子迈得大,工作难免粗暴。故而造成了今天这个局面。如今遇到困难又乱了方寸,昏招频出。

    侯卫东从心底瞧不起姬程,淡淡地道:“现在还不到请求省委省政府派工作组的时候。西城区有十个工作组正在深入群众,相信很快就有效果。”

    在市政府大门外,两个广播在反复播放侯卫东的简短讲话,讲话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尊重民意,与群众代表进行对话,认真解决群众的合理诉求;二是以人为本。做好两个死者的安抚优恤工作;三是及时公开对事件的处置况;四是坚决打击违法犯罪行为。

    随着警车逐渐增加,以及相关措施一项一项落实。到了凌晨四点钟,疲倦的人们开始回家睡觉。一场有可能扩大的乱渐渐平息了。

    姬程站在窗前看着市政广场,手里夹着一枝烟,轻微颤抖着。他一直在省级机关工作,所做工作是针对干部的,往往是通过会议和文件来管理和指导基层,从来没有面对面与最基层群众打过交道。在沙州做副市长时,原本要经历一场与**的遭遇战,结果意外出了车祸,虽然成了抗非先进,但是丧失了接受大规模**的考验。这一次因拆迁引起的群体**件是姬程第一次经受严峻的执政考验。

    侯卫东是老基层工作者,从上青林开始就屡经群体**件考验,面对此事紧张但是并不慌张,一板一眼指挥有力。他拿着烟放在鼻尖嗅了嗅,对褚良道:“禇市长,你想抽烟就抽吧,我是下定决心戒烟了。”

    褚良点燃点炎机,深深地吸了一口烟,道:“事差不多了,你回家休息吧,明天还有得累。”

    侯卫东对站在窗边的姬程道:“姬市长,过来碰个头。”

    姬程在沙州时曾与侯卫东同为副市长,一直对侯卫东担任茂云市政府一把手之事感到不服气,经历了这个令人心惊跳的夜晚之后,他的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听到招呼后赶紧回到桌前。

    侯卫东道:“姬市长不能睡觉,盯在这里。我要回家睡一觉,明天还得应付方方面面。”

    “我会按照侯市长的要求,一条一条落实。”姬程作为开发南城的常务副指挥长,对今天之事负有很大责任,态度变得很是恭敬。

    侯卫东点了点头,起准备离开。

    姬程站了起来,跟在侯卫东后,道:“我想让各部门都要留下一个负责人。”

    侯卫东道:“你安排就行了。”

    (第九百零八章)(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