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百零五章转变(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会议结束后,各局行头头们脸色严肃地走出会议室。跨出了会议室大门,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擦一把额头的汗水。

    侯卫东来到茂云以后一直在潜心摸清楚茂云的真实况,防止出现“钦差大臣下车伊始就哇喇哇喇地发议论,提意见,这也批评,那也指责”的现象。这就让茂云很多干部形成了一个错觉,认为新来的市长总体偏软。

    今天这次会上,侯卫东态度谈不上严厉,甚至并不强硬。由于侯卫东是从村、镇、县、市逐级干上来的,对基层况非常熟悉,安排工作时直指要害,透露出强烈的自信心。这就让不熟悉业务工作的局长、主任们如坐针毡,汗水打湿了后背,体会到什么叫做不怒而威。

    开完会以后,沈东峰没有马上离开,向侯卫东专门汇报了河道整治遇到的现实况。讨论完这些具体事,已经接近中午一点。

    “侯市长,耽误了你吃饭,实在不好意思。”沈东峰在出门时,恭敬地道。

    侯卫东笑道:“我没有吃饭,你也没有吃饭,都是为了工作,你别这么客气。”

    沈东峰道:“侯市长,既然耽误了,一起吃个饭。”在沙州时代,他曾经是侯卫东的副手,虽然两人的职务拉得越来越开,可是毕竟有老关系,所以说话做事就随便一些。

    侯卫东道:“改开一起吃饭。今天我就食堂简单吃几口,中午抓紧时间休息一会,下午还要接着开会。”

    沈东峰感叹道:“现在会也太多了,我一个星期一半时间在会上。”

    侯卫东扔了一枝烟给沈东峰道:“我今天就有三个会要开。但是不要怕开会。开会其实是极为有效地推动工作的方式,只不过需要注意一个度。而把握这个度,是管理的精华。”

    闲聊几句,沈东峰告辞而去。他走出办公室不久,与早就等在办公楼前的一位做管道生意的老朋友见了面。到距离河道整治指挥部不远的酒楼喝了小酒。

    沈东峰从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在水利部门工作,与搞水利工程的企业老板以及各类供应商都比较熟悉。他调到茂云以后,这些老朋友和老熟人便纷纷找了过来,因此饭局一直未断。

    吃过午饭,沈东峰在办公室股没有坐稳,又有一位在沙州就认识的老朋友陆小青直接来到了办公室。

    陆小青曾经是岭西建筑协会的会长。关系网十分宽,不容沈东峰小视。

    这一次陆小青是单独而来,边没有跟着乔瘦木和高大师。进门时,他顺手关掉房门,道:“我才从香港回来。找黄大师求了一道符,你拿回家放在书柜里面,保证心想事成。黄大师和高大师拜的师傅不一样,各有各的本事,所以我没有带其他人过来,免得传出去让高大师不高兴。这些高人们都是怪脾气,不能惹,不好惹。”

    沈东峰接过一个木盒子。迟疑了一下,道:“怎么这么大一个盒子。”

    陆小青神神秘秘地道:“现在不能打开,打开就不灵了。”

    沈东峰半信半疑地将木盒子放进抽屉里。

    陆小青坐直了体。道:“听说北城准备搞一个人工湖,具体是怎样规划的”

    沈东峰道:“你的消息倒是灵通。其实北城不是准备凭空搞人工湖,是利用原来的矿山所在地制一个人工小湖。”

    陆小青眼睛一亮,道:“沈主任真是高明。”

    沈东峰道:“不是我高明,这是侯市长的思路。只是茂云人不识货,大部分都没有认识到开发北城的价值。从政府工作人员到老百姓心目中都形成了北城是矿区而无法搞开发的老观念。很难纠正。”

    陆小青道:“城中有水方有灵气,人工湖周边土地价格自然会提高。还有,北城真不打算搞工业?”

    “侯市长一直在谋篇布局。北城肯定会建成一座真正高档的新城区。普通工业企业集中到东部,绝对不能进入北城。”沈东峰又道:“土地随后也要卖,但是肯定要搞招拍挂,欢迎陆总投资。”

    对于商人来说,信息就是金钱。陆小青知道沈东峰是侯卫东的亲信,沈东峰说出来的话自然是真实的消息。他确定关于侯卫东要大力开发北城的传言是真事,于是决定继续深入考察。

    沈东峰办公室的饮水机里偷藏着麻贵安装的偷听偷录设备。偷听偷录设备一直在运转,将沈东峰与陆小青接触的画面和声音全部录了下来,只是在说到风水时,陆小青为制造神秘氛围而压低了声音,关键几句话没有录下来。

    陆小青离开沈东峰办公室以后,就与等在外面的的高大师会合,两人直奔分隔南城和北城的小山坡。

    来到山顶,微风吹指着高大师的长胡须,颇有些仙风道骨。高大师暂时没有梳理被风吹乱的一头长须,在山顶上不停地移动方位。

    “高。”高大师竖起了大拇指。

    陆小青道:“谁高?”

    高大师道:“侯卫东是高人。”他指着北城道:“此地原为困龙局,如果真能按照规划建设,困龙局就会转为飞龙局,北城立刻就将成为风水宝地,前途不可限量。”

    陆小青是注重各种关系的生意人,对于省内了解得十分清楚,知道侯卫东的靠山一走一病,也知道茂云在段宜勇主导下重点开发南城。他听了高大师的话,不有点犹豫,道:“听沈东峰和步高都谈到过,茂云现在事实上有两个思路,侯卫东想搞北城,段宜勇大力推动搞南城。段宜勇是市委书记,又是老茂云,他的主张目前占了绝对上风。换一句话说,如果侯卫东所主导的北城规划实现不了,困龙局就破不了。困龙局破不了,投资的风险就很大。”

    高大师淡淡地道:“我只管山和水之势,不管其他事。山水之势是不会说假话的,这是摆在眼前的事实。”

    陆小青下定决心暂时不投资北城,等到飞龙局形成之后再出手也不迟。

    虽然陆小青准备暂缓投资茂云,可是应该结交的人缘还必须得结交。两人下了山,驱车来到市政府大楼。陆小青坐在车上给晏平打了电话,“晏主任,我是陆小青,和高大师一起来市政府,想见侯市长一面。”

    晏平看了看手表,推辞道:“陆会长,时间恐怕来不及,侯市长下午有个会。”

    陆小青早有应对之策,道:“我们只需要十分钟时间,高大师有一道符,非常灵,对侯市长母亲的病有好处。”

    涉及到侯卫东母亲的病,晏平就没有自作主张,快步来到侯卫东办公室,低声汇报了陆小青之事。侯卫东想了一会,道:“这种事不信则不灵,我就估且信一次吧。”

    得到了许,晏平一边给陆小青回电话,一边到楼下,准备将陆小青和高大师接进楼。

    晏平见到两人以后,暗自觉得自己亲自下来接人是对的,因为两人长得奇形怪状,肯定进不了市政府大楼。陆小青越发地瘦,瘦成了一架骨头披着皮肤在外面行走。高大师长须飘飘,虽然是仙风道骨,可是与政府的气场完全不对劲。

    来到侯卫东办公室,陆小青双手合什,道:“有劳侯市长在这里等,不好意思。”

    侯卫东主动握了手,道:“陆总是从广东回来。”

    陆小青摇头道:“我昨天在北京请建设部领导吃了饭。高大师明天要到美国去,我特意请大师在临走前与侯市长见个面。”

    侯卫东始终认为高大师就是以前在青林镇逮过的骗子邢半仙,只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便朝着高大师点了点头,道:“这么些年了,高大师风采依旧啊。”他这是一语双关的词,若高大师就是当年的神棍邢半仙,肯定听得明白。

    高大师似乎没有听懂这句话的含义,一本正经地道:“恕我直言了,如果我看得没错,侯市长今年不顺,有两个坎不好过。”

    侯卫东道:“我是唯物主义者。”

    高大师侃侃而谈:“侯市长对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有偏见,这些东西传了几千年,皇帝要用,老百姓要用,如果没有一点道道,说不过去吧。”他神郑重地取过一张符纸,在上面飞快地“鬼画桃符”,道:“侯市长,把这张符贴在伯母的卧室房门上,可助你过那道坎。”

    陆小青在旁边帮腔道:“高大师不轻易出符,在广州是一符难求,至少十万才能请一符。我和侯市长是好朋友,朋友们自然不一样。”

    每个人都有弱点,侯卫东的弱点之一就是母亲的病,这道符对于母亲的病有用,他稍有犹豫,还是接过这道符。

    高大师话不多,送过符以后,负手站在一边,衣衫飘飘,颇有气度。侯卫东内心稍有疑惑:“高大师真是当年的邢半仙吗?两人差距大。”

    送完符,陆小青达到了巩固与侯卫东关系的目的,抱拳离开。

    侯卫东拿着那道符,对晏平道:“你要提醒我,抽时间回沙州,将这道符贴到我妈的卧室门口。”

    (第九百零五章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