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二章忍让还是冲突(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管海洋是蒙豪放任省委书记时代的水利厅厅长了,资历很深。资历深也意味着轮岗是跑不了的事,因此,他对于侯卫东所提的请求很是爽快,承诺同意将中央污水治理资金投入到茂东。

    “把资金投给茂云我是放心的,原因很简单,全省地市级班子里面,茂东班子是最懂水利的。侯市长曾经是水利干部,朱小勇是水利专家,把钱投给你们,能办成事。”达成了基本协议,管海洋坐在会客室与茂东两位市长闲聊。

    侯卫东道:“小勇恰好在岭西,等会一起请管厅长吃个饭。”

    管海洋道:“吃饭可以,不喝酒。”

    侯卫东笑道:“这些年吃饭都吃起心理负担了,所以我们文明吃饭,不劝酒。地点就定在八一水库,我们到里面去钩几竿,同时还要向管厅长详细请教如何整治河道。”

    八一水库是岭西市的饮水源,不准人工饲养鱼,因此里面的水库鱼质量颇佳。

    管海洋搞了一辈子水利工作,眼见着要进入人大或者政协,工作上也就没有以前那么积极,道:“那就去吧,八一水库也是水利厅的辖区,我这算是深入基层。你们都不要开小车了,几辆小车排成一串引人注目,就坐厅里的考斯特。你们也不要安排了,让办公室直接安排。”

    侯卫东笑道:“不必由厅里安排,小勇已经在八一水库等着。”

    管海洋也笑了起来,道:“你们这是早有预谋。”

    侯卫东道:“这说明我们心诚啊。”

    坐上考斯特,车内人说话就随意起来。

    侯卫东问道:“管厅长,下一步是什么安排?”

    管海洋倒是直爽得很。道:“象我这把年龄,唯一的去处就是人大和政协了。如果早几年,还有可能当个副主任,现在能到专委会任个闲职就算不错了。”

    早几年的意思是如果蒙豪放还在省里,管海洋就有可能当上副省级干部。现在只能到人大或者政协的二级班子任闲职,等着退休。

    侯卫东言不由衷地道:“凭着管厅长的资历和贡献,应该任一个副职。”

    管海洋道:“这些年我也看得透了,人的辉煌就如花一样,只能辉煌一时,不能辉煌一世。所以中国人喜欢昙花,开花时间短,开得特别美。我一个农家子弟,能当厅级干部已经知足了。当了几十年官,能够平稳过渡也很满足。”

    侯卫东在任沙州市农机水电局局长。是管海洋的下级,两人的关系就是从那个时代开始。后来侯卫东职务逐渐提高,管海洋始终在原地踏步,终于两人成为平级。但是如管海洋这般直白地谈起人生感悟,还是很少见。

    侯卫东从工作到现在,随着地位提高和年龄增长,心态也在发生变化。最初在青林是从最基层挣扎出来,到了领导边是想要混个好前程。自从当上县委书记以后,才真正有了“政治”的概念。成为茂东市长以后,心态更是发生变化。一方面自然有“更上一层楼”的心思,另一方面执掌一方以后也着实想为地方办点事实,青史留名不敢奢望,只希望能对得起良心和国家授予的权柄。

    八一水库是一条前面宽后面窄的狭长水库,管理房设在中部。管理房和厅里的疗养院是连在一体,疗养院从外观看很不起眼。由于厅长在夏天有时要来,里面设施设备还不错。

    还未到管理房。便见到等到公路边的朱小勇。

    茂东组织部长朱小勇是水利专家,极为熟悉岭西的山山水水。他站在公路边。朝着考斯特招手。

    朱小勇上了车,道:“管厅长,今天就别去疗养院了,我们去个新地方。”

    管海洋道:“什么新地方?”

    朱小勇道:“再朝里面走,有一个新别墅,不是我的,是一个搞房地产朋友的。比疗养院位置更佳。”

    过了管理房以后还有一条单行道,可以开到水库更狭长的地带。在水库底部,水体悄然放大,湖光山色,风景优美。在一个小山坡后面,几幢房屋掩于森林中,一点都不引人注目。

    管海洋皱着眉毛道:“八一水库是饮水源,怎么能在这里建房屋。”

    朱小勇道:“这是刘公子修的房子,他这是打的擦边球,刚好在饮水源保护区之外,但是又能享受到湖尾。”

    侯卫东还是第一次到这个地方来,只觉得空气清新,景色宜人,似乎大城市的喧嚣也远了。

    管海洋道:“生活污水怎么处理?”

    朱小勇道:“刘公子也是搞房地产的老手了,他这方面细节处理得不错,化粪池的管道是朝着镇上一边接的,然后集中做了小型处理系统,处理以后便可以直排污水。”

    言之无意,听者有心,侯卫东闻言道:“在这里建了生活污水处理系统?效果怎么样?我们去看一看。”

    朱小勇道:“效果还不错。”

    侯卫东道:“我们要在城区搞三级管网,但是在城郊有许多空白点,大量农村生活污水就是直排,如果这里的生活污水处理系统确实有效,就很有借鉴作用。”

    管海洋是厅长,管大事的,对小型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系统不感兴趣。一行人进了别墅以后,由禇良陪着,拿着鱼杆,沿着小道去湖尾甩两杆。

    侯卫东和朱小勇一起去查看小型生活污水处理系统。

    小型生活污水系统位于别墅区不远处,面积约有两三百平米。入水口有小股污水流入,在出水口就变成了清水。

    侯卫东道:“这个水达标了吗?”

    朱小勇道:“污水处理厂达标排放有许多指标,化学需氧量、生化需氧量、悬浮物、总氮、总磷、粪大肥菌群数,都有标准。这种农村小型的污水处理系统,由于污水进入量小。经过处理以后,基本能达标。但是要完全达标,每个指标都达到要求,这又有点难度。”

    农村生活污染的主要来源是人和动物粪便,特别猪圈清理出来的废水污染特别大。另外还有洗涤废水、厨余废水、自然降水等。

    处理的难点在于农家是散居、污水量不稳定、排水管网几乎没有、经济力量薄弱、缺乏专业人员,因此在农村的污水处于自由排放状态,在人口较为密集的村落,水污染更为严重。要开发北城,解决河道污染是一个关键点,而污染河道的除了城区污染。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农村面源污染。一直以来,搞城市建设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城区,对农村面源污染相当忽视。

    侯卫东很有实事求是的精神,决定开发北城以后,带着秘书晏平多次到沿途实地考察过。考察时。他没有坐汽车,迈开双腿,沿着河边不停地走。如今,他对北城河道污染构成况了如指掌。

    两人站在小型污水处理系统前,朱小勇道:“目前搞农村小型污水处理系统有很多方案,但是不管那种方案,前面必须要有沼气技术和厌氧技术。”

    在别墅区前面的农村小型污水处理系统由三个部分组成:污水首先进入污水净化沼气池,再进入人工湿地系统。然后进入菌藻塘,从菌藻塘流出的水基本上是清洁水。

    等到朱小勇讲解结束,侯卫东感叹道:“朱部长是专家型领导干部。搞党务工作可惜了。”

    朱小勇道:“以前觉得组织部长是一个好差事,权力大得很,现在才发现是书记的傀儡。当然也有点权,这点权书记有意无意漏出来的,或者说是书记不愿意亲自掌管的,但是只要是书记盯上的位置。我这个组织部长基本上没有发言权。”

    朱小勇是大学教师出来的官员,加上又是前省委书记的女婿。在侯卫东面前说话素来不加遮掩。在两人独处的环境下,就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侯卫东是当过县委书记的人。自然明白其中诀窍,反问道:“你若是市委书记,会怎么办?说实话,不要假打。”

    朱小勇丝毫没有犹豫,道:“如果我是市委书记,肯定也会如此。如果你是市委书记,想必也是如此,没有一个人会愿意大权旁落,控制是必然,不控制是偶然。市委书记控制全局的能力首先就要体现在掌控人事大权,此权控制不了,市委书记威权扫地。”

    侯卫东点了点头,道:“这就叫做换位思考,理解万岁。”

    朱小勇又道:“我以前认为你要和段书记有冲突。”

    “为什么这样想?”

    “书记和市长有冲突曾经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

    “合则两利,斗则两败。”

    朱小勇沉默了一会,又道:“如果书记所做的决策明显有问题,你怎么办?是附和,看着问题发生,还是反对,导致班子不团结?”

    侯卫东道:“这是一个大问题。处置之道很简单,中庸,或者叫做平衡。”

    朱小勇道:“这还是中国菜的做法,味精多少、盐多少、辣椒多少、花椒多少,全凭厨师的手艺。”

    两人站在人工湿地系统边,仿佛回到了往时光,朱小勇是大学教师,侯卫东还是水利局长。在走回别墅之时,两人在湖边随意聊着天。

    朱小勇道:“周省长病很重,据可靠消息,恐怕拖的时间不会很长。”

    侯卫东道:“当初我跟着老领导之时,他精神旺盛得很,每天工作连轴转,没有想到会得这种病。人生无常,千变万化,人到中年以后心态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朱小勇笑道:“侯市长正应该是风得马蹄轻,为什么心境有点消积,不应该啊。”

    侯卫东道:“当了市长就应该得意吗,不见得,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在局中不了解其中滋味。”

    朱小勇抬腿迈过一道坎,道:“是的,每家都有难念的经。你别看我从大学来到地方任了副厅级的实权的组织部长。可是凭心而论,岳父离开以后,我在岭西的子过得很不如意,老泰山以前主政岭西,行事风格很硬。得罪的人不少,包括现在省委的某些领导都曾经是老泰山的对手。我心里明白得很,随着老泰山渐渐退隐于政坛,我的仕途将止步于现在这个级别,至少在岭西将如此,而且位置很有可能还会被调整。”

    侯卫东知道朱小勇所言是事实。也不安慰,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也不必太在意能做到哪个位置,关键是要对得起自己的本心。”

    朱小勇竖起了大拇指。道:“我以前一直认为侯市长是很会玩政治的人,到了茂东以来,我才发现你其实是很真实的人,比我想象中要优秀得多。”

    侯卫东道:“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玩政治?”

    朱小勇道:“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认识,省里不少人都有这种看法。你的经历在岭西省内领导干部中算是异类,先后当过两位领导的秘书,偏偏两位领导都很有作为。大家的看法是你的发展其实是与两位领导有关系。”

    侯卫东点头道:“确实如此,没有祝部长和周省长。我可能还是一个乡镇干部。现在回想起来,我只是机遇比别人好一些。”

    朱小勇摇头道:“这个说法是不对的,机遇非常公平。命运会给每个人十个机遇,机遇都隐于暗处,但是绝对会有。只是有的人能抓得住机遇,有的人抓不住机遇。比如我个人来说,考个大学是一个机遇,留校是一个机遇。遇到小蒙又是另一个机遇。我们现在谈这些机遇是回过头来看,成功了。才发现那是一个机遇。每个机遇又是相互影响的,如果我考不上大学。则不会留校,不留校,就不会认识小蒙。多数失败者怨天怨地,认为自己从来没有机遇,其实每个人都有机遇,只是多数人没有抓住机遇,所以就认为机遇根本没有光临。”

    侯卫东道:“朱部长不愧为大学教师出,理论是一的。”

    朱小勇道:“这不是大学里学的东西,全是生*验。刚才的话题就引申出另一个问题,我是成也老泰山,败也老泰山,在岭西的发展空间被封死了。”

    侯卫东想起了蒙豪放以前的大秘,道:“你也可以采取曙光兄的途径,到其他省去。”

    朱小勇道:“这得看时机,象我这种副厅级干部到其他省有点难度。你如果有机会,可以想办法离开岭西,不论到中央部委或是到其他省,比留在岭西强。”

    侯卫东听朱小勇说得很直率,道:“为什么?”

    朱小勇道:“你和我的处境其实是接近的,你与周昌全、祝焱两位领导的关系全省皆知,祝书记离开了岭西,周省长患绝境,人走茶就凉,甚至人未走茶先凉。”

    侯卫东在村、镇、县、市、省五级都工作过,对人、政有深刻了解,道:“每个人的资源有限,所以剔除掉感之后,理人都会将精力、金钱用在最有效的地方,茶当然比冷茶要好。”

    朱小勇原本想讲一讲段宜勇与高义云、于明强密切的关系,随后想到侯卫东与组织部二处副处长关系极深,想必知道这些事,便没有讲出此事。

    走上缓坡,侯卫东远远地看到了管海洋厅长在湖边垂钩的影,道:“进入了官场就必然会被带入一个无法停歇下来的引力场,不停地向前,不停地向前,这样会让人失去方向感、使命感、责任感,只想着奔向引力场指引的方向。自从我母亲和周省长先后患上癌症以后,我就觉得这样不停地朝着引力场奔下去并非是一个最优的人生选择,因为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必定要有奔到一个瓶颈部位,到了瓶颈部位时,多数人就会觉得强烈的人生挫败感,会失去幸福感和成就感。我就是一个来自普通家庭的普通青年,就读于一所普通的地方的本科院校,能在这个年龄走上市长位置算得上祖坟冒烟了。我觉得不能过多地考虑自己的位置,要对引力场有抗拒能力,能认认真真做好茂东的市长,把应该做的事做好。这样就很知足了,至于能否更进一层楼,则顺天意,不强求。”

    朱小勇沉默一会,道:“你和很多我认识的高官不一样。他们有太多利益纠葛,所以不得不顺着引力场的方向前进,否则就有翻船翻车的危险。”

    侯卫东指了指头,道:“头脑一定要保持清醒,有太多人当久了领导,盲目自信,自我膨胀。所以犯下了许多低级错误。”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湖边,这一次双方都放松的少有的聊天式谈话就结束了。

    “管厅长,有收获没有。”侯卫东来到管海洋边,低头看了一眼极为传统的鱼蒌。

    管海洋道:“还不错。我钓了两条鲫鱼。褚市长钓鱼不行,一直没有啥动静。”

    褚良作为常务副市长,平时忙得两脚不沾地,哪里有时间钓鱼,今天陪着管厅长是赶鸭子上架,站在湖边,举着钓鱼杆,心思早飞了十万八千里。他很配合地道:“管厅长是专家。我只能算是业余选手,水平差得远。”

    管海洋又道:“卫东,你还真是敬业。如果全省行政一把手都象你这样,何愁工作做不好。我遇到过不少书记和市长,平时口号喊得很响,就是不深入实际,问起专业问题就张口结舌,一问三不知。明显就是心思没有放在工作上。但是现实况是这些唱高调的领导反而频频出现在新闻媒体上,容易受到领导重视。比做实事的老黄牛提拔得快。”他说这一番话也是对自己仕途的感慨,出任正厅级干部多年。主政过一方,在厅里工作多年,可是再往上就难如入蜀道,头顶上有一个透明的天花板,平时看不见,每次遇到提拔时机就硬硬地出现在头顶,宛如一部科幻大片。

    侯卫东的经历一直比较顺利,没有管海洋这么多感慨,道:“不知道厅里对农村小型污水处理项目有没有补助,这个项目虽然小,可是对于改善农村环境、减少面源污染很有好处。”

    管海洋笑道:“卫东还真是工作狂。”他又对跟在边的办公室主任刘宁道:“没有人成功是侥幸的,厅里处长们如果有卫东市长一半的敬业精神,早就提拔了。”

    刘宁笑道:“侯市长就是厅里同志的榜样。”

    刘宁在多年前与侯卫东曾经有过小小的摩擦,当时他作为水利厅的副处长很瞧不起在县里工作的同志,谁知侯卫东这个县官长着天线,与吴英副厅长关系密切。这些年来,他终于从副处长爬到了正处长的位置,可是人比人气死人,侯卫东成了主政一方的正厅级实权派,而自己仅仅走了半步,升级速度如乌龟一般缓慢。

    管海洋道:“要教育厅里的同志,不要老想着当官,只要把事做好了,组织自然会发现的。”

    刘宁一边应和着,一边腹诽道:“这一番话,你都不相信,骗三岁小孩还行。”

    管海洋与刘宁说了两句,又对侯卫东道:“小型农村污水处理项目是由环保厅在负责,据我所知,他们应该有国家资金。”

    侯卫东在省政府工作之时与省环保厅接触得多,得到这一个信息以后便记在心上,等到有了一个空隙时间,马上给市环保局打电话。

    侯卫东道:“关局长,你知不知道农村小型污水处理系统?”

    关元岳被一下问懵了,道:“侯市长,什么农村小型污水处理系统?”

    侯卫东道:“农村小型污水处理系统,处理面源污染,解决小聚居村污染问题。”

    关元岳这才反应过来,道:“侯市长,我知道这个。”

    侯卫东道:“你赶紧和管业务的副职商量,把况摸清楚,省里和国家有没有相关补助?半个小时给我回话。”

    关元岳放下电话,快步跑出办公室,站在走道上道:“马上通知所有处室负责人,十分钟到小会议室开会。”

    一位办公室工作人员说了一句:“有几个处室都出现场了。”

    关元岳吼道:“不管在哪里,十分钟都要回来,平时不管他们,他们就放羊,没有一点组织纪律。还有,彭局长一定要回来。”

    彭局长是分管农村面源污染方面工作的副局长,业务很熟悉,关元岳估计只有他才了解真实况。

    工作人员道:“彭局长在市委开会。”

    关元岳道:“开会的时候,你到会场候着,有什么问题就给彭局长发短信。”

    (第九百零二章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