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一章忍让还是冲突(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星期六,侯卫东、小佳陪着临江县的老教师们吃了一顿饭。

    这些老教师们大多见过小时候的侯卫东,都没有想到当年的小皮猴子会有如此出息。如果不是担心母亲的病,有了成就后与家乡人出饭是一件愉快之事。侯卫东强打着精神应付这一群的老人,最为无奈的是吃过饭后这群老人还不肯离开,居然提出还要在沙州玩一天。

    刘光芬绝对不肯丢下这群老伙计到省城去体检。

    侯永贵和儿子们商量以后,决定就依着刘光芬的子,让她陪着同事、朋友们玩好。

    侯卫东原本想要陪着母亲到省人民医院作检查,由于星期一要开市委常委会,只能在星期天晚上回茂云。

    小佳也不能陪同刘光芬到医院,要在星期一参加教师代表座谈会。临江县教师为了工资有极大的绪,搞不好就要形成连锁反应,这个假绝对不能请。

    侯卫国为了案子的事忙得脱不了

    最后,还是决定由侯永贵、侯小英陪着母亲到省人民医院去做检查。

    星期天晚上,侯卫东回到了茂东。

    “侯市长,回来了。”常务副市长褚良站在门口。

    褚良是一个严肃的人,平常下班就回家,很少与人闲谈。今天突然站在家门口,让侯卫东颇觉奇怪。

    侯卫东将褚良请进屋里,宾主坐定后,服务人员过来泡好茶水。对于褚良这种事业型同事,侯卫东略作寒暄。便直入主题,“褚市长。找我肯定有事,否则也不会这个时候来喝茶?”

    褚良口起伏了一下。道:“有事梗在中,不吐不快,想听听你的意见。”

    侯卫东微笑着端起茶杯,道:“这是我以前工作地方上青林的茶,味道不错。”

    褚良知道侯卫东这是让自己恢复绪,便喝了一口茶,让自己绪平静下来,道:“明天常委会的议题,我看了憋气。”

    明天常委会第一个议题是加大老城区开发。这与侯卫东的设想并不一致。他没有想到褚良会为了此事专门来找自己,而且显得很绪。

    侯卫东道:“茂东经济发展水平很快,城市面貌与经济水平不匹配,确实到了整治的程度。这里有三个好处,第一个好处是解决了老城区居民的住房问题,老城区居民住房条件差得很,不少都没有卫生间,还得出去挤公共厕所;第二是改善老城区的基础设施,其他摆在面上的设施我不说。就说城市下水管网,清污不分,害得一条清水河变成了污水河,更别说公交、公园等设施;第三是加大开发。对于地方财政也有好处。”

    褚良叹了一口气,道:“是这个道理。但是要考虑老城区的实际况,大规模拆迁难度太大。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出事,弄得不好。是猫抓糍粑脱不了爪爪。”

    侯卫东道:“你的想法是什么?”

    褚良道:“我赞成侯市长的思路,跳出老城区。到北城去发展,那里更需要改造。”

    侯卫东笑道:“我的思路是什么?”

    褚良道:“如果没有看出侯市长的思路,我就不会来找你了。整治三级管网是为了让河道变清,找各种渠道向省里和中央争取棚户区改造资金,还找国土部门弄矿山整治资金。如果我再看不出侯市长的思路,我这个常务副市长就不称职了。”

    侯卫东道:“改造北城与开发旧城不是对立的,而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

    褚良道:“如果是有序有节制地开发老城,那没有问题,我担心是大规模集中开发,会引发很多矛盾。我个人意见最好不要以市委名义出这个决定,就算要做,也要悄悄地做。明天开会的时候我要提出这个意见。”他本来想说在祝书记来茂东前,茂东就有一次官场地震,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侯卫东道:“开常委会,就重大问题进行研究,有想法就应该提出来。”

    褚良喝了一大口茶,道:“我走了。”

    侯卫东将褚良送到了门口,只是说了一句“晚安。”

    回到房间后,侯卫东关掉了房间的灯光,独自坐在阳台上,拿出一枝烟放在鼻端嗅了又嗅。他是明显不赞成段宜勇的决定,段宜勇的决定是基于北城没有办法开发的基础上,而现实况是北城完全有开发的潜力,资金也有来源,比开发老城区更能得到上级和国家的支持。作为新到任的市长,反对一位老资格的熟悉本地况市委书记的决策,实在是不明智的。

    侯卫东和褚良其实有一样的心态,总觉得做为班子一员,眼见着决策偏了,暗自着急,却由于顾忌班子团结等原因不能大声说出来,只能把意见憋进肚子里,忍着。

    他孤独地坐在黑暗里,脑子里想着各种各样的事,直到把新泡的茶叶喝得无味,这才上睡觉。

    在上翻来覆去,侯卫东难得失眠了。

    早上,直到秘书晏平来到,侯卫东这才被叫醒。

    晏平道:“今天还锻炼吗?”

    侯卫东瞧了瞧天气,又瞧瞧手表,道:“气温以后越来越高,只能早上锻炼。今天时间稍晚就算了,明天你七点钟准时把我叫起来。”

    两人来到招待所小餐厅,吃了一碗白米稀饭,来了一笼小包子,喝了一杯牛,慢条斯理地吃,比平常解决早餐的时间长了许久。

    晏平觉察到侯卫东有心事,如果没有心事,吃一顿早饭绝对不能超过十分钟。今天早上用了接近二十分钟,应该是侯卫东一边吃饭,一边考虑问题。他暗想道:“今天要开常委会。侯市长应该在考虑会上的事,莫非有人事任免。这次常委会没有人事任免的议题啊。”

    侯卫东终于用餐巾纸擦了嘴,道:“走吧。不用坐车了,在山上走一圈,从后门进市委。”

    市委小招与市委办公室距离很近,从小招上山,在林中步行十来分钟,能走到市委办公室的一道侧门。

    昨夜微雨,空气清新。山上种着香樟、桂花、桃树等各种品种的树,分成了区域,不同季节各有风姿。侯卫东最喜欢的是高大拔的香樟树。此树如树中君子,有风骨、不张扬,能将各种蚁虫拒之于门外。喜欢香樟并非不喜欢其他树,比如早的桃花,八月的桂花,都有极为美丽的一面,但是侯卫东仍然最喜欢香樟树。

    山林多树,营造了特殊小环境,侯卫东在下坡时。深深地吸了两口气,将富氧离子吸进了体里。

    常委会准时开始。

    今天主要议题是讨论《关于加快开发茂云市南城发展的决定》。

    侯卫东将这个决定草稿看了无数遍,总体来说,这是一个平庸的文稿。但是其中透出了段宜勇的指点茂云的勃勃雄心和急于求成的急躁之

    当褚良咳嗽清嗓正准备说出自己观点之时,侯卫东提前发言了:“当前茂云经济总量、财政收入、人均财力、社零总量等等指标,茂云已经走到了岭西全省的中流水平。但是城市建设还位于全省下流。不是说茂云没有发展,而是由于受到地形条件限制。发展速度比同等城市慢了,所以。市委想加快城市发展的决定是正确的,我是坚决拥护的。”

    褚良原本自己开个头炮,反正自己在市委市府里向来以开头炮著称,今天原本准备再开个头炮,谁知正要发言之时,被侯卫东抢了个先。昨天到侯卫东家里去了一趟,侯卫东基本是含糊的态度,这让他在心里略为有些失望。在回家的路上,不停地念着:“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心里虽然如此想,可是他明白现实如一张网,网里有规则,不是谁都能轻易逃脱这个规则的。

    他没有想到侯卫东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因此集中精神,听侯卫东后面的“但是”,他松了一口气。作为常务副市长,公开质疑市委书记大力推动的事,是需要勇气的。虽然他不乏勇气,可是作为副市长,能不与市委书记起冲突肯定是好事,这是人之常

    所有参加常委会的人都在等待那个“但是”。

    侯卫东道:“但是,开发茂云市应该是全面开发,不应该只指南城,南城只是诸多城区的一个,加快开发南城,容易让人误解其他城区都可以不发展了,容易落人口实,导致一些不必要的矛盾、纠纷和看法,这对全市发展不利。而且,纯粹提发展不具体,内容空泛,所以我建议把《关于加快开发茂云市南城发展的决定》改为《关于全面推进新型化城市发展的决定》。”

    此语一出,常委门表各异。

    朱小勇暗叫一声好:“段宜勇的重点是开发南城,侯卫东看样子不太赞成。只是侯卫东站的角度很高,提出的理同不好反驳。看段宜勇如何应对?”

    段宜勇认真地解释道:“为什么要特别强调发展南城是有历史原因的,以前我们设计发展思路时,总是贪大求洋,面面俱到,反而处处不能照顾,搞成撒胡椒面,所以,研究室的秀才们在调研的时候,对于撒胡椒面的意见很集中。”

    侯卫东道:“南城是老城,要搞开发实际上难度很大,总不如全新的纸好作画。”

    段宜勇苦笑道:“茂云城市就是险山恶水的布局,除了南城,其他地方都无法搞基础建设。”

    侯卫东道:“北城大有潜力可挖。”

    段宜勇道:“茂云干部老早就打北城的主意了,还曾经邀请了北京相关高级设计人员来考察,有两个问题一直无法解决,一是仍然涉及拆迁,北城主要是老矿区的居民,那里的人特别抱团,遇到事件极为难缠,在座的同志多数都为矿区居民伤过脑筋;二是解放时设计城市里,由于历史局限。集中在北城建了三个矿区,还有垃圾场。环境治理成本非常高,在茂云有宁要南城一张。不要北城一房的说法,在北城搞城市建设太难。正是由于有这两个问题,北城开发的时机还不够成熟,也许等到茂云的经济再好一些,就可以大张旗鼓地开发北城。”他笑了笑,道:“一届市委管一届事,我们就将北城的难题交给下一届,相信他们比我们处理得更好,我们就专注地把成熟的老城区做得更好。”

    这是市委书记和市长的交流。其他常委明智地沉默着,包括褚良、朱小勇和姬程。

    通过前番试探,侯卫东知道段宜勇确实是下定了决心,这个决心后面应该有比较复杂的理由。他不准备公开与市委书记发生冲突,将自己的立场朝后退了半步,道:“就算决定的主要内容不发生变化,我还是建议表述上要有改变,从政治的角度来讲,我们应该照顾到其他几个区干部群众的心。否则在人代会、政协会、党代会上会引起争议,不利于全市稳定大局。我建议名义上还是从大局出发,在决定中也体现分类指导的原则,将南城的问题作为重点。讲深讲透。”

    段宜勇皱起了眉毛。作为市委书记,掌控全局里其责任,如今各地群体**件比较多。在决策上稍有不留意就能惹出麻烦,从这个角度来讲。侯卫东所言是老成之言。他想了一会,接受了侯卫东的意见。道:“刚才侯市长说的是什么名字。”

    “关于全面推进新型化城市发展的决定。”

    “这个名字好,与当前的大形势给合得很好,到底是从省政府下来的,政策水平比我们土老冒要强得多。”

    常委会在团结友好的气氛中,暂定下了新市委的第一个决定《关于全面推进新型化城市发展的决定》。等到市委研究室将稿子重新拟草,再上一次常委会,便可以作为市委的正式文件下发。

    文件下发表面上就是文件下发,但是文件不仅仅纸上的铅字,而是代表着市委的意志。全市干部群众就要在文件的指引下,心朝一处想,劲朝一处使,实现文件中提出的宏伟目标。

    文件下发不久,段宜勇又与侯卫东一起前往省里开会,在金星大酒店住下以后,在宴请了财政厅领导之后,两人坐在一起喝茶。

    段宜勇道:“开发南城要成立一个比较固定的机构,特事特办,专门来抓,侯市长看哪一个合适。”

    侯卫东道:“这人最好在市委和政府两边都能说话,这样才有权威。”

    段宜勇道:“按侯市长的条件,只有两个人合适,褚良和姬程。”

    侯卫东道:“褚良是常务副市长,政府这边工作压得多。我初到茂云,依靠他的地方还多。”

    侯卫东的意见非常适合段宜勇的心意,段宜勇哈哈大笑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其实我最想的是褚良。褚良在本地工作了二十多年,非常熟悉况,加上又是一个有魄力的人,由他来开发南城最是合适。只是侯市长开了口,还是让他留在市政府。姬程长期在省政府工作,见多识广,又在沙州锻炼过,经历了**考验,由他来管南城,也是顶好的。”

    侯卫东道:“要开发南城,有一个工作必须做到前面,城区地下管网非常老旧,而且清污不分,污水直接进入了河道。做三级管网之事应该做在开发南城之时,或者是同时进行。以前管网没有弄好,是历史遗留问题,是当时客观条件造成的。如果我们开发南城,依然没有把管网整治包括进去,以后会留下巨大的遗憾,会留下骂名的。”

    段宜勇是经验丰富的老基层,听到侯卫东这个建议,收敛了脸上笑容,道:“要弄管网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如果先把管网弄好,再开发南城,时间又过了两年。每次看到岭西省下发的各地指标排名,我就睡不着觉,没有超常规的发展手段,茂云会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另外,弄管网不是一点点钱能搞好的,财政就这么点钱,手长衣袖短啊。”

    侯卫东道:“一二级管网已经实施过一部分,三级管网就优先考虑与完成的一二级管网相连结部分。南部开发从动员到实施也有一个过程,在这个间隙可以争分夺妙完成部分三级管网的改造。”他强调道:“开发南城总体规划里就应该有三级管网。”

    段宜勇抽了一口烟,道:“钱,钱从哪里来?”

    侯卫东道:“我正想谈这事,明天开完会以后,段书记能不能抽出点时间,我们一起去找一找管厅长,管厅长手里有钱,只要项目合适,中央和省里的资金都足够我们把三级管网建起来。”

    段宜勇在明天恰好约了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于明强,他笑道:“你在省政府工作过,与管厅长熟悉。我明天就不出面了,市委书记和市长同时出面太正式了,太正式的况反而不能敞开来谈。”

    侯卫东道:“那我把褚良叫过来,让他参加明天的见面。段书记说得太形象,财政就是手长衣袖短,要办的事一大堆,钱只有几个。”

    第二天,褚良来到了岭西省,在省水利局与侯卫东见了面。

    “老褚,三级管网每公里有补助,再加上国家的补助,地方上的配,应该够了。解决了钱的问题,事要办好。”

    褚良笑道:“只要不叫我负责南城开发,多做点事无所谓,本来就是本职工作。”

    (第九百零一章)(未完待续。。)

    ...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