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八十布局(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侯海洋的故事见《侯海洋基层风云》,侯卫东的兄弟篇。

    ……………………………………………………………………………………

    段宜勇办公室弄得象个指挥部,挂着三张地图,一张城区图,一张全市地图,还有一幅全市交通图。

    侯卫东进门的时候,段宜勇背着手,正站在城区图边上。

    “侯市长,你看这里。”段宜勇手指着城区正中间一块区域,道:“茂云城区很象一只虎,虎头处偏偏是一个城中村。我在省里开会的时候,听到岭西在下大力气整治城中村。熊书记早就想把城中村改造了,就是拆迁很难。现在一场火灾,把坏事变成了好事。我估计岭西被火烧过的城中村将来会是商业中枢,最新最美的图画建在哪里,肯定是建在白纸上。”

    侯卫东知道虎头所处的那块区域。他刚刚要调到茂云之时,步海云和步高就来找过自己,暗示着想要这一块地。步高搞房地产多年,他看中的地盘绝对不会差。

    “现在拆迁确实很难,城中村、棚户区、老居民区简直成了城市的牛皮癣,即难看,又给居住在里面的市民带来了很多不便,还影响了周边地价。政府、市民都有改建的**,可是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任何一个区域都有钉子户。他们敢于狮子大张口,这就让政府左右为难了。不改造这些区域,就违背了多数人的意愿。改造这些区域,又要面临钉子户,如果遇到头脑偏执的钉子户。更容易让政府被骂。”侯卫东在沙州管过南部新区的开发,有着一肚子的苦水。

    段宜勇对此深有同感,道:“再难也得过这一关,否则我们这一届过去,还是留下一座破破烂烂的城市,这必然会影响茂云的发展,会被茂云人民戳脊梁骨。”他招呼侯卫东在会客沙发坐下。道:“请侯市长过来,就是研究一下城市建设的事。祝焱书记曾经有过一个城市建设方案,我觉得还行。我想市委再研究一次。对原来的方案进行一些微调,然后以市委决定的形式下发,你的意见如何?”

    侯卫东道:“我觉得段书记的意见很好,茂云城市建设是应该下一番苦功夫。”

    这句话是真心话。茂云是一座以矿山为主要产业的城市。城市发展水平明显不如岭西、铁州、沙州这类省内一线城市,这一届党委政府如果真要在短期内取得拿得出手的政绩,从城市面貌入手是一条必然的选择。

    如今人们提起政绩工程就反感,其实政绩工程是一个中词。

    这就好比菜刀本是中的,可以用来做菜,也可以用来行凶,不能因为有人用菜刀行凶就否认菜刀的真实作用。又比如**这个事本具有重大意义,人类不能**就会灭亡。但是强时常在暗角落发生。不能因为有强这个罪恶行为就否定**本的意义。

    做得好的政绩工程是政府、企业和人民群众共同受益,企业和人民群众并非指所有企业和所有人。而是指多数。世界上没有一件事能做到所有人都满意,所有人绝对满意的工程在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的。

    做得不好的政绩工程往往其中一方、两方要受到损失,甚至三方皆损。比如侯卫东以前经历过的香港胜得集团项目,他作为成津县委书记坚决不要,为此不惜得罪了当时的沙州市委书记朱民生。此项目被茂东市接手以后,目前成了政府、企业和人民群众三方都受损的项目。

    段宜勇是新任市委书记,侯卫东将是新任市长,他们两人自然需要在茂云做出成绩,这是无可非议的。

    唯一不同的是目的、手段和最终效果。

    段宜勇点燃一枝烟,背靠着棕色真皮沙发,道:“这一届党委政府有一个工作重点就是改造茂云落后的城市面貌,特别是虎头位置的城中村,此地位于全城核心,完全可以改造成茂云的核心商圈。茂云是五百万人口的大市,但是一直缺乏核心商圈,商圈零售额才100亿元左右,我们要把这个缺补上去。”

    从城图上来看,虎头位置确实是核心位置。侯卫东道:“此处地位要冲,拆迁只怕不易。”

    段宜勇道:“今天请你过来,主要是扯一扯这件大事。扯事之前,先说一件事,不知卫东是否知晓?”

    侯卫东道:“什么事?”

    段宜勇道:“姬程除了担任市委的职务我,还要到政府这边任职,他是你的老搭挡了,有他协助你,政府工作应该更加顺手。”那姬程喝醉以后,已经明显透露出对侯卫东的不满。段宜勇准备好好地用好这颗棋子,既能在于明强和高义云那里说得过去,又能让自己有个亲信在政府这边,免得侯卫东年轻气盛不好指挥。

    侯卫东打了个哈哈,道:“那是自然。”

    段宜勇道:“我有一个建议,姬程同志在省政府工作过,又有地方工作经验,眼光比茂云的土包子强得多,我建议就由他来管这一块,市委市政府用最大力量推动城市面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侯卫东满脸微笑地道:“姬市长不错,由他来抓这一块工作,应该有强大的推动力。”

    在和谐的氛围里,市委书记段宜勇和市长侯卫东针对城市建设进行了深入沟通,中午在市委招待所要了一个小包间,两人喝了一瓶葡萄酒,谈笑风声,频频举杯。

    一点钟,段宜勇回到小别墅休息,他回想着上午的谈话,暗自纳闷:“传说侯卫东年轻气盛,锋芒毕露,怎么现实与传闻不一样?侯卫东很好说话,一点都没有年少得志的猖狂劲,难道是有所隐藏?”

    在巴山的另一边是茂东,茂东巴山县城关镇党委书记侯海洋在书房里,用颜体写下了厚生的四个大字:“实事求是”,然后题名、盖章。

    看着“实事求是”的大字,侯海洋不揣摩起三十来岁市长的真实心境。揣摩侯卫东心境之时,往事浮到了脑海里。

    那是1993年5月的往事:

    星期一,雨过天晴,空气格外清新。

    岭西省教育厅大礼堂张灯结彩,传来了欢快的音乐声。

    副处长宁玥特意换了一件白衫衣,配上黑裙子。出门前,她在镜前摆了个姿势,仔细瞧了瞧,发觉黑白配稍显单调,又戴上一朵玫瑰形花,有了这朵花,整体形象端庄大方又不会死板。

    “孤独站在这舞台,听到掌声响起来。”宁玥走到大礼堂门口,征了征。在全省教育系统表彰大会上,一般来说不会放流行歌曲,尽管她很喜欢凤飞飞的这首《掌声响起》,还是皱了皱眉毛,心道:“若是被哲厅长听到这首歌,只怕又要被批评。”

    走到前台,果然听到副厅长哲明严肃的声音:“搞什么名堂,放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歌,赶紧换掉。这是教育厅的大会,不是舞厅。”很快,歌声变成了“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炊烟在新建的卓上飘,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

    宁玥从包里拿出笔记本,走到第一排,自我介绍道:“各位同学,我是省教育厅宁玥,我先点个名,然后讲一讲上台领奖的顺序,以及发言的注意事项。”

    第一排是省级三好学生以及大学毕业生中的优秀学生干部。

    第二排是各地区的三好学生代表。侯海洋是茂东市市级三好学生,佩戴着大红花,坐在第二排。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型活动,他既好奇,又略为拘束。当穿黑裙白衣的女领出现并开始讲话之时,他眼前一亮。巴山中师里也有美女,并不比眼前美女逊色,但是,眼前的美女领导有一种见过大世面的自信和从容,而中师女生多数都很青涩,气质明显不如眼前这位讲普通话的领导。

    宁玥对前排的一位年轻人道:“侯卫东,你代表优秀学生干部发言,稿子我看了,写得不错,我略有改动,删掉了一小段,主要是压缩时间。”

    坐在前一排挂着红色绶带的年轻男子站了起来,接过稿子。

    这位年轻人便是现在的茂云市长侯卫东。

    侯海洋在脑海里将93年表彰会上的侯卫东与现在的茂云市长重合起来,又将副处长宁玥和市委书记宁玥的形象重叠起来,只觉得世事真是奇妙。

    (本节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