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九北城(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周末快乐!

    ……………………………………………………………………………………

    李太忠坐在车后排,眯着眼睛看似在打盹,脑子却一刻也没有闲着。

    掌管了儿子的铅锌矿,李太忠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暴富,财富如洪水一般流来,让当过常务副县长的他都觉得惶恐和不可思议,这更增加了对儿子横死的愤怒。有钱加上有愤怒还有老关系,让他如基督山伯爵一样开始精心策划复仇计划。

    车至沙州,来到一个事先约好的茶馆。

    一位扎着马尾辫的中年男子在喝茶,桌上放了一顶红色帽子,帽子上绣了一个“麻”字。李太忠来到茶馆,目光扫视一圈,见到红帽子以及帽子上的麻字。他走到红帽子边上,问道:“你是麻先生?”

    麻贵客气地站起来,道:“我是麻贵,解麻烦私家侦探所。你是朱总吧?”得到肯定答复以后,他招了招手,道:“小妹,来杯茶水。”

    两人坐定,面前各有一杯绿茶。麻贵打量着来人,从来人的气质来看,应该是个领导,最起码也是高级别的老总,不一阵暗喜,觉得发财的机会来了。

    “朱总,很荣幸为你服务。”

    李太忠单刀直入地道:“你们公司的业务范围有哪些?”

    “我们业务范围很广,客户有什么需求,我们总是会竭尽全力去解决。”麻贵又用非常诚恳的语气道:“在岭西。类似业务见不得阳光,所以我们只能靠着诚信才能生存。目前从事这个行业有十来年,信誉非常良好。朱总有什么事需要我们解决,大可放心。”

    李太忠点了点头,拿出一张照片,道:“帮我监控这个人。”

    麻贵拿起照片,看到一个熟悉的头像。十来年前,他的私家侦探所开业不久,就接到委托去调查侯卫东。当时侯卫东还是不起眼的小角色。他就欣然接受了这个单子。如今侯卫东已经堂堂的市长,他不会做这种傻事。

    麻贵道:“这个人我认识。他叫侯卫东,是茂云市长,恕我无法接这个单子。”

    李太忠直视着麻贵眼睛,道:“直说。你需要多少钱才接?”

    麻贵的头摇得象拨郎鼓,道:“给多少钱都不能做这件事,风险太高。做我们这行有规矩,不能涉及政府的事,否则是死的多活的少。说得直白点,我们就是小本经营,拍点老公老婆外遇,哪里经得起这种风险。”

    在岭西有一句老话:“女人忠诚,是因为受到的惑还不够;男人忠诚。是因为背叛的代价太高。”李太忠深信此语,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叠人民币,道:“高风险才有高回报。你开个价钱。”

    麻贵看了一眼相片,又看了一眼厚厚的人民币,伸出五个指头,道:“桌上的,再加这个数。”

    李太忠道:“可以。”

    麻贵见来人十分爽快,马上意识到自己出的价钱低了。于是又道:“侯卫东是高官,监控他的风险太高。弄得不好就要进鸡笼子。”

    李太忠道:“你不必监控侯卫东,可以先监控他边人,具体监控哪一个人,我到时再通知你。”

    他曾经是一个老练的官员,办事向来步步为营。其目标是侯卫东,可是侯卫东是厅级干部,没有确实证据很难将他打倒。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准备选择其亲腹下手。现在出现*案件大多是窝案,拨出萝卜带出泥,侯卫东的亲信如果犯了事,他本人百分之一百跑不掉。这个方法其实也是刘大军所暗示,刘大军处的位置高,说话绕来弯去,其目的就是把自己摘干净,把别人绕昏。

    麻贵犹豫了一会,将两只手伸到空中,十指全部张开,道:“风险太大,加这个数才行,先付一半定金。而且不签合同,全凭互相信任。”

    李太忠爽气地道:“成交。”他补充了一句:“你如果发现了有关侯卫东违法乱纪的货真价实的证据,价格翻番。”

    麻贵狠狠地点头,将桌上人民币拿了过来,道:“这是定金,我先拿了。”

    他已经做好了盘算:“眼前这人越是爽快,意味着危险越大,总而言之,不管眼前之人出多少钱,他也只是弄些风花雪月的东西。就算以后得不到尾款,光是定金就够自己潇洒半年了。”

    看着李太忠背影离开了茶馆,麻贵拿起遥控板,打开电话,调到茂云电视台,寻找与侯卫东有关的信息。作为老资格私定侦探,敬业精神还是有一点点的。

    茂云市政府办公室,侯卫东坐在办公桌后面,看到前面一堵白色墙壁,对晏平道:“你是不是觉得墙壁有点空,弄一幅字。”

    晏平道:“侯市长想要一幅什么字?”

    侯卫东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在心里琢磨道:“‘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这一句倒是不错,只是不适合挂在办公室里。‘每临大事有静气’,挂在市长办公室里略显矫,‘难得糊涂’,只适宜放在书房里。‘为人民服务’,这一句用得太多。”

    他想了一会,道:“就写‘实事求是’四个字。”

    这幅字是很寻常的字句,却很适合侯卫东此时的心境。

    晏平道:“我去找宣传部刘平,他与茂云的书法家熟悉,可以由他去找茂云最好书法家来写这幅字。”他知道侯卫东与书法界没有什么关系,因此推荐由宣传部副部长刘平来办这事。

    晏平目前正在攻读省党校的研究生班,班上有一位同学是刘平的高中同学,通过这一层关系,刘平和晏平抽空在一起吃过两顿饭。晏平在有意无意当中,积极为刘平创造与侯卫东接触的机会。

    侯卫东道:“不用麻烦刘平了,侯海洋就是书法高手,请他写一幅字。”他拿出手机,调出侯海洋的电话号码,“海洋,我是侯卫东。”

    茂东市巴山县委常委、城关镇党委书记侯海洋正在开会,接到电话后,便对几个党委委员道:“你们先议,我出去接个电话。”他走出会议室,来到自己办公室,边走边说道:“侯市长,您好。”

    侯海洋一米八的个子,相貌堂堂,沉稳干练。他比侯卫东要小近四岁,是巴山县城最年轻的县委常委。

    侯卫东道:“没有公事,是有件私事,新办公室有点白,想增加点书卷气,海洋能不能帮我写一幅字?”

    “侯市长太客气了,有事尽管吩咐。不知道您想写什么内容?”侯海洋毕业于岭西大学,曾经是岭西大学书法协会会长,写得一笔好字,他在侯卫东面前也没有谦虚,直接询问要写什么字。

    侯卫东道:“这幅字是挂在办公室,就写‘实事求是’吧。”

    侯海洋道:“我装裱以后,给侯市长送到茂云。”

    侯卫东道:“不用送到茂云。我约了宁玥书记,准备在最近几天到岭西吃顿饭,不知你有空没有?”

    侯海洋笑道:“侯市长请吃饭,就算有天大的事都要推掉,那我把装裱好的字带到岭西。”

    侯卫东道:“时间定好以后,我给你打电话,不见不散。”

    侯海洋道:“不见不散。”

    侯海洋与宁玥是世交,但是,侯卫东和侯海洋第一次见面并非由宁玥作中介,而是在1993年5月10的省教育厅表彰会上。当时侯卫东是省级优秀大学毕业生代表,侯海洋是茂云市三好学生代表,两人在一个小组。更巧的是当时字玥是省教育厅副处长,是这次表彰会的具体服务者。

    5月10表彰会结束后,参会人员各奔东西。侯卫东分到益杨县,开始难艰的向上之旅。侯海洋更是历经曲折,甚至被作为杀人嫌犯进入了看守所。

    直到2003年,在*之前,时任茂东市巴山县城关镇党委副书记的侯海洋到沙州办事,才与侯卫东才再次见面。

    宁玥直到此时才知道她和侯卫东其实在1993年就曾有一面之缘。

    侯卫东刚放下电话,晏平在外间接了电话,过屋报告道:“刚才张主任打电话过来问您有时间没有,如果有时间,段书记请您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侯卫东道:“你给张主任回话,我现在就有时间。”他拿起城区地图,想了想,又将城区地图放下。

    (本节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