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五事出蹊跷(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希望大家喜欢!

    ……………………………………………………………………………………

    段穿林道:“我听到李颖说起此事也觉得很奇怪,方杰、李东方的案子都已经走完了所有流程,还有什么事值得省检察院调查,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侯卫东一时想不透其中环节,道:“当时此案涉及到章永泰这位原任县委书记,省、市都很重视,所以办得很慎重,肯定没有问题。”

    段穿林说出这事是出于职业敏感,此时尽到了提醒义务,又见到侯卫东对此事有成竹,便不再提及此事,道:“我就不再此处耽误侯市长时间。”

    侯卫东不由分说地道:“既然来了,你怎么能这么轻易地走,宣传部长王莉熟悉吧,我让陪你到茂云转一转,晚上一起吃饭。”

    宣传部王莉接到电话,亲自来到侯卫东办公室,带着移山到茂云新城去参观。

    宣传部门对中央大报驻岭西记者站主任到来很重视,陪着参观了茂云城市最有特色的地方。晚餐时,王莉部长平时并不喝酒,也和段穿林喝了三个小杯。

    席终人散后,侯卫东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消失。他在卫生间会在马桶上想了一会心事,给谷云峰打了一个电话,叫上司机老耿,直奔岭西。

    谷云峰在老邢的沙州印象餐厅弄了风干野鸡、酸菜尖头鱼两样侯卫东喜欢的风味小吃,又让老邢煮了一锅红苕稀饭。弄了些豆腐,等着侯卫东到来。

    晚十点,侯卫东出现在老邢酒家。平时。只有两三人吃饭时,司机老耿都跟着侯卫东在一桌吃饭,今天侯卫东有事要谈,就没有招呼老耿。老耿见到侯卫东沉默寡言,知其有心事,很自觉地叫了壶茶,在大厅喝茶等待。没有傻乎乎地跑到包间去。

    谷云峰能从成津县调到省纪委工作,全靠侯卫东大力向济道林推荐。

    有的领导人喜欢将有能力的部下压制住,死死掌控在手里。侯卫东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凡是他看得起且关系良好的部下,总是想尽办法将其推到更高更关键的位置上,并不怕部下夺了自己的风采。在这种思路下,谷云峰、杨柳、杜兵都成为侯卫东扶上马又送一程的新生代力量。

    侯卫东与谷云峰寒暄几句。就直奔主题:“我今天听到一个不太舒服的事。省检察院在找朱莹莹调查方杰的事。”

    在成津整齐矿业秩序时,谷云峰是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他对方杰事件了如指掌,闻言也觉得很奇怪:“这个案子我很清楚,是一个铁案,没有人能够翻案。”

    侯卫东道:“我总觉得背后还有事,你是老成津,又在省纪委工作。最近听到什么风声没有?”

    谷云峰摇头道:“没有任何风声。”

    侯卫东又问道:“你仔细回想一下,方家、李家有没有人与省检察院有瓜葛?”

    谷云峰在老成津工作时与老方县长、李太忠都有接触。他仔细想了一会,道:“以前与李东方喝酒时,我听到他提起过,方杰有一个二叔在省检察院工作。”

    侯卫东道:“这个二叔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职务?”

    谷云峰道:“当时没有太注意,似乎是个处级干部。”

    侯卫东交待道:“无风不起浪,你帮我留意一下这方面的事。虽然我不怕有人去翻方杰的案子,可是害人之心不可无,防人之心不可有,暗箭难防啊。”

    谷云峰在省纪委工作了一段时间,对小人之术又有新的理解,道:“我在成津还有信得过的人,他们与方家、李家都很熟悉,应该能打听出来。”

    大体上得知了方家在省检察院的关系,侯卫东松了一口气,有迹可寻总比完全摸不着头脑要好得多。他暗自琢磨:“看来以后得注意加强与政法系统的联系,大哥是老公安,人脉也行,可是毕竟居于沙州,影响力有限,得想办法与省一级政法系统领导接触。”他想了一会接触政法系统领导的一些路径,洪昂当了数年政法委书记,在政法系统有一些关系,同学陈树在茂东检察系统任职,可是这些关系都间接了一些,很难与实权派建立起真正的关系。

    侯卫东又问了一个茂云的事:“袁正军在纪检系统是什么风评?”

    谷云峰道:“从岭西的况来看,纪委系统是受制于同级党委的,多数纪委书记工作偏软,袁书记是全省纪委系统比较强硬的,高书记比较欣赏他。”

    侯卫东对袁正军深有警惕,警惕来源是祝焱曾经谈到过袁正军与矿老板颇有纠葛,曾经警告过他。祝焱调到省委组织部后,已经有了将袁正军调离茂云的想法,谁知想法还未实施,他就调出了岭西,不方便再插手茂云的事

    侯卫东端起酒杯,与谷云峰碰了碰,道:“强硬有没有具体的表现?”

    谷云峰道:“比如有一些关系网比较宽的处级干部,市级纪委书记往往不愿意动或者不敢动。袁正军魄力大,快刀斩乱麻,办理了东湘县委涂书记的案子,多次受到高书记表扬。袁书记和省纪委各处室关系都不错,凡是各处室到茂云,他都亲自陪同,走的时候土特产是免不了的。”

    东湘县委书记案侯卫东略有耳闻。袁正军办此案选择的时机很不寻常,恰好就是祝焱刚走,段宜勇初任市委书记时,他将案通报给市委的同时,将此案通报给了省纪委。如果是一般的纪委书记,应该是先通报市委,再通报省纪委,袁正军是同时通报给市委和省纪委。

    省纪委从其部门角度来说。自然喜欢比如强硬的纪委书记。

    与谷云峰见面有两个收获,一是了解到省检察院与方家确实有一条线,虽然未经查证。但是知道此事后,真有事就不会被弄得措手不及;二是再一次摸了袁正军的底细,算是对这个人有了更全面的了解。

    侯卫东与谷云峰分手以后,暂时没有回茂云,而是住到了岭西家里。岭西家里留着母亲刘光芬的很多痕迹,餐桌上放着几个药盒子,五斗橱里有几包别人送来但是没有用过的草药。沙发上有母亲的一件厚毛衣。在厨房垃圾桶里还有一些未倒的药渣子。

    侯卫东到茂云上班以来,一直在熟悉各方面况,没有回家与母亲见面。此时见到母亲的东西,便给母亲拨通电话,询问其体状况。

    经过了前期的心理挣扎,刘光芬接受了得了癌症这个现状。心态渐渐积极起来。道:“你不用担心我,把工作搞好才是老正经。”

    侯卫东用最舒服的姿势坐在客厅沙发里,把脚翘在茶几上,道:“什么事都没有老妈的体重要,下回老妈到岭西来随检,只要不是省政府开会,我都想办法回来陪你。”

    刘光芬道:“我是六十好几的人了,活一天就是赚一天。现在我觉得有一件事很难整。你媳妇到吴海当副县长,小囝囝只能让亲家来带。亲家人还是很不错,就是文化差了点,没有教育方法。我觉得你可以把小佳调到茂云,这样你们夫妻团聚,还可以把小囝囝带到边。”

    侯卫东给母亲说了心里话:“我们这个工作都只是一块砖,上级把你搬到哪里就到哪里。我在茂云干得了多久,谁也说不清楚,没有必要把小佳调过来。再说小佳跟着我调来调去,对她的事业影响不好。”

    刘光芬道:“女孩子相夫教子是最重要的事,她能当个副县长,是市委看着你的面子,没有你,她现在可能还在建委当一般工作人员。”

    侯卫东笑道:“小佳很能干的,你别把她小瞧了。我和小佳再商量一下小囝囝的事,其实拿给你来带,我是最放心的。”

    刘光芬道:“小囝囝一直是由亲家带,现在突然拿给我这个病人带,你这个想法是在两家制造矛盾。”

    刘光芬与儿子聊了一会,只觉得心舒畅,比起了补药还管用。

    侯卫东放下电话,拿出一枝香烟,放在鼻尖嗅了嗅,却并不点燃。母亲刘光芬和老领导周昌全相继得癌症以后,他戒了烟,现在想抽之时,就拿香烟放在鼻尖过过瘾。

    才参加工作时,侯卫东充满了工作激,梦想着要做出一番大事业。现在成为正厅级领导,浪漫激转化为最现实的谋划,为了当好五百万人的市长,他变成了一只蜘蛛,打听着乱七八糟的消息,整合各种资源,制定工作方略和推进计划。每一件事都不浪漫,甚至还很乏味,但是工作就是一点一点推进的,如果当了市长还激,迟早要出问题。

    他仔细梳理了自己的人脉,朱建国、周昌全、祝焱暂时用不上了,原省委书记大秘陈曙光调到邻省当副省长,也暂时用不上。现任省委书记大秘赵东原本是极好的助力,由于郭兰的关系,他必须放弃这条线。做人是有底线的,为了自己的底线,侯卫东可以放弃一些事。从这一点来说,他又不算是成熟的政治人物。

    侯卫东用很少人知道的手机给原来的秘书杜兵发了一条短信:“明天有空没有,吃个便饭。”

    在省委组织部工作的杜兵便用老婆的电话打了过来:“侯市长,不好意思,这两天都没有空闲时间,送旧迎新,忙得团团转。”

    侯卫东道:“什么时候有空?”

    杜兵道:“周六我做东,请老领导吃饭。”

    侯卫东道:“如果没有其他意外,就定在周六吧。”

    杜兵想起一件事:“姬程要到茂云政府任职,市委常委、副市长。”

    侯卫东只知道姬程是常委,还不知道姬程要来当副市长,闻言便如打哈欠吞了一个苍蝇,极不舒服。

    (本节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