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五事出蹊跷(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网络版和实体版到了后面差异很大了,出于政策法律的考虑,许多次要人物的命运都发生了变化,有时我写着写着就把网络版本和实体版弄混。我尽量做到网络归网络,实体归实体,如仍有误,多多谅解!

    ……………………………………………………………………………………

    侯卫东问道:“有一件事我觉得很怪异,政府有专门的环保部门,还有县、镇两级政府,以及村两委会,为什么总是记者将环保事件捅出来。这不是一件两件,而是无数件。不是一地两地,而是无数地,成为普遍的事。”

    段穿林喝着益杨茶,先没有回答侯卫东的问题,道:“侯市长,今年新茶还没有出来,我怎么觉得这茶还是新茶的口味。”

    侯卫东道:“这个太简单了。我专门弄了一个小冰箱,专门存放茶叶,至少在一年内,茶叶味道如新。”

    晏平将房门轻轻带过去,到门口当起了门神,如果不是特别要紧的人或是发生特别重要的事,都不能打扰侯卫东和段穿林的谈话。段穿林份很特殊,作为中央大报驻岭西记者站的负责人,有着意想不到的能量。双方既然通过沙州学院段衡山校长发生了密联系,便要好好维持。

    段穿林喝了两口茶,道:“这个问题说起来也简单,也就是两方面的事,从记者角度来说。我们天天伸长鼻子、擦亮眼睛、旋转耳朵,要从岭西找出可以报道的事,这是我们的天职。有的记者长期报道某一方面的问题。久而久之就有了宽阔的视野,敏锐的视角,以及有用的人脉,所以我们能够发现问题很正常。从官员的角度来说,他们有可能是不具备专业知识,比如村委会的人、镇上的干部,他们对尾矿污水的危害认识不够。还有可能是有利益纠葛。比如环保局的人,他们与排污企业有种种联系,形成利益共同体。还有的是看问题角度不同。比如县里、市里能够容忍不定量的排污,是为了gdp。”

    侯卫东竖起了大拇指,夸道:“穿林分析得很到位。我始终认为污染问题是一个阶段产物,我们很难超越这个阶段。当然。这个说法是指全局来说,在某个局部还是有可能治理好污染问题。”他翻开段穿林带来的报告,里面有许多触目惊心的画面,除了一些小金矿死灰复燃以外,还有张木山的庆达集团下属金矿的污染画面。

    段穿林道:“我知道卫东市长是初上任,还是代理市长,所以没有把材料往上面捅。但是我还是真诚地希望能把这事彻底治理一番,卫东市长以前在成津工作时。面对铅锌矿的污染,搞得有声有色。这一次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侯卫东在成津大刀阔斧地治理矿山,其实有三个前提条件,一是当时省里正在大搞矿山整治,有大的背景支撑;二是市委书记周昌全在后面大力支持,有坚强后盾;三是他当时是县委书记,掌握决策权。在三个前提条件下,他又利用章永泰案件为突破口,这才将成津矿业秩序来了一次大整顿。而这一次与前一次不太一样,虽然行政级别高了,可是还不如当时的底气足。

    侯卫东道:“这份材料是送给我的。”

    段穿林道:“当然,暂时不捅到上面去。”

    侯卫东拿起了笔,在材料上写道:“请环保局着手调查,尽快拿出整治方案,能争取上级资金更好,在市政府常务会进行研究。侯卫东。”

    晏平拿到有侯卫东签字的文件后,先用照相机将文件照了下来,然后将文件用自己的记录本记录下来,内容包括是什么文件,主要内容,侯市长签字内容。最后一格则空白,用来填写办理况。

    这不是一本正式的记录本,对于晏平来说却是比正式记录本更加重要的记录本,有了这个记录本,晏平就能够随时知道侯卫东签了什么字,哪些事落实了,哪些事没有落实。

    在前往茂云之前,父亲晏道理喝了二两烧酒,坐在家里指导着大学毕业、在领导边工作数年的儿子。最初晏平颇不耐烦,认为父亲那一过时了。可是听到这几句话,他被说服了。

    满脸通红的晏道理道:“好记不如烂笔头,你给领导当秘书,不要想着那些扯虎皮做大旗的烂事,老老实实将侯卫东每天的要求记录下来,以后侯卫东问起来,你才能够说得清楚。以前皇帝不是有个起居注。”

    晏平急忙打断道:“停,爸,起居注,你怎么知道起居注?”

    晏道理撇了撇嘴,道:“别看你爸是小学文化,我看的古书不比你少。起居注就是记录皇帝一言一行的,包括皇帝与那个宫女睡了觉都记得明明白白,你不要以为这是小事,这是关于国家继续人的大问题。”

    晏平看着微醉的父亲,一股敬意油然而生,高手在民间,果然有道理。

    来到茂云以后,晏平搞了一个批示录,记录内容包括侯卫东的批示,口头交待的事,都全部记录在案,以备查询。

    市环保局阳光明局长接到电话以后,不敢怠慢,亲自来到市政府。

    阳光明拿着文件,匆匆翻了翻,询问道:“晏科长,侯市长还有什么交待?”

    晏平道:“阳局长,侯市长正在里面谈事,一时半会谈不完。他交待让环保局对反映的况认真摸个底,也不要就事论事,搞一个系统的解决方案。”

    阳光明见侯卫东里屋的房门关着,也就不好贸然进去汇报工作,道:“晏科长,我记一下你的电话,麻烦在合适的时间,我向侯市长作一个环保工作的全面汇报。”

    晏平道:“侯市长曾经在我面前提过,要抽时间到环保局搞一次调研,我建议你们准备一个调研方案,到时亲自给侯市长做汇报。”

    阳光明拿到了晏平的电话号码,再用力地握手,地道:“谢谢晏科长,我们哥俩多联系。”他看晏平态度和蔼,一点不拿秘书的架子,也就把称呼换成了哥俩。

    阳光明走下楼,坐上局里的越野车,办公室主任在车里等着。

    阳光明安排道:“马上要到节了,去搞点土特产,记着要给晏科长送一份,要厚点。”

    办公室主任有点迷糊,道:“哪个晏科长。”

    阳光明批评道:“你这个主任当得一点不称职,新市长来了,不去主动接触一下新市长的秘书,晏科长就是侯市长从省政府带过来的秘书,这人头脑灵活得很,深得侯市长信任,你记一下他的电话。,你这人平时灵活,这一次这么糊涂,还要本局长给你说电话号码。”

    办公室主任赶紧拿出手机,记下了晏平的电话号码。

    在市长办公室里,侯卫东与段穿林聊了一会,直言道:“移山老弟,这一次到茂云,不仅仅是送一份资料吧。”

    段穿林颇有点不好意思,道:“确实还有点私事。侯市长知道我这人不太喜欢做这些事,可是家里那位发了话,只能厚着脸皮来找侯市长。”

    侯卫东道:“你和我是从**一幢楼走出来的生死之交,有什么不能说。”

    段穿林道:“我老婆李颖有一个表妹,在东湘县乡下教书,想调回到城里工作。”

    侯卫东笑了起来,指着段穿林道:“移山啊移山,你的脸皮还真是薄,这种小事何必劳动你跑一趟,不用给我说,直接给晏平打电话,他就能帮你办了。”

    段穿林道:“我这是办私事,态度还得端正一点。我先申明,这件私事和刚才的材料没有任何关系。”

    “我当然知道,移山的人品绝对可靠。”侯卫东又道:“夫人的事要认真办。你把表妹的姓名、年龄、毕业学校、任教况以及想调那个学校写清楚。”

    段穿林拿了一张纸,道:“这是我表妹的况,早就准备好了。”他又道:“还有一件事奇怪,是李颖无意中谈起的。她以前有一位同事叫朱莹莹,与方杰谈过恋。前两天省检察院的人又来找朱莹莹,调查方杰的案子。”

    侯卫东感到很惊讶,皱起眉毛,道:“还有这回事?”

    (本节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