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四小人报仇(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网络版和实体版到了后面差异很大了,出于政策法律的考虑,许多次要人物的命运都发生了变化,有时我写着写着就把网络版本和实体版弄混。我尽量做到网络归网络,实体归实体,如仍有误,多多谅解!

    ……………………………………………………………………………………

    站在门口,段宜勇道:“你和卫东市长两员虎将从沙州调过来,肯定能大大提高茂云的速。”

    姬程知道段宜勇是在试探自己,道:“以后我就要在段书记的领导下,你指在哪里,我打在哪里。”

    段宜勇笑眯眯地道:“哪里,哪里,我们群策群力,共同把茂云的事办好。明强部长还得多支持我们茂云,有坚强的组织保障,茂云的发展速度才能真正提起来。”

    省委组织部部长是常委,要求是外地人担任,且经常轮换。但是对副部长们就没有这种要求,所以副部长们反而容易有话语权。段宜勇要成为一名真正有权威的市委书记,上级组织部门的支持相当重要。

    姬程与段宜勇是初次见面,互相摸不清其格,只能说些没有营养的话。

    等到高义云和于明强来到会所,气氛就变得烈起来。烈其实就是一种大家都需要的氛围,是在场多数人齐心合力的结果。

    酒至中途,高义云轻描淡写地抛出一个重磅炸弹:“今天传来消息,建国省长要调到江东省工作。”

    于明国作为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又是高义云亲信,在十几天前就听到风声,因此并不觉得奇怪。一副有成竹的样子,道:“我上次到北京办事,就听到些风声,传言终于变成真的了。”

    段宜勇吃惊不小,道:“接任者确定了吗?”

    高义云道:“新省长人选还没有定。”

    这两年,岭西省省委书记和省长先后调走,未来岭西政坛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高义云是省委老资格领导。是绝对值得依靠的力量。说不定隔个两三年他也会调走或到人大或政协,但是至少在这二三年内给自己以支持,让自己在市委书记宝座上能够完全掌控局面。想到这一点。他看着高义云的目光有发生了变化,心理天平朝着这个方向更加倾斜。

    这是一顿让人愉悦并且很重要的饭局,段宜勇算是这个小圈子里新加入成员,主动频频举杯。给高义云敬酒。给于明强敬酒,还给姬程敬酒。高义云职务最高,年龄最大,对于段宜勇的敬酒处之泰然,喝半口就行了。于明强与段宜勇级别相同,都是实权派,对干了一杯。姬程原本想站起来与顶头上司喝一杯,后来觉得在于明强面前对段宜勇太过客气似有不妥。便微微抬起股,与市委书记喝了一杯。喝完之后。他还亮了亮杯子,表示喝得干干净净,以示尊重。

    酒足饭饱,高义云和于明强率先离开。

    段宜勇颇有酒意,与姬程站在门前望着小车离尘而去。姬程略有酒意地道:“党委决策,政府执行,我是坚决执行段书记制定的大政方针的。”

    姬程作为市委常委,何谈政府执行,这让段宜勇感觉有些奇怪,道:“这是何意?”

    姬程喷了口酒气,道:“我要到政府那边任副市长,与卫东市长一起参加补选。相关文件估计近期就要到茂云,我提前给书记做一个汇报。”

    段宜勇道:“你能兼市政府那边的职务,那自然更好。”

    姬程道:“卫东市长虽然人年轻,可是很有资历,出任过县委书记,是当时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现在是全省最年轻的大市市长。他工作水平高,工作作风大胆泼辣,一定会将市政府工作搞好,完全党委决策。”

    侯卫东是祝焱嫡系,段宜勇原本就在心中有一根硬刺。姬程没有一句批评,又成功地在段宜勇心里栽上另一根刺。工作水平高,工作作风大胆泼辣,这是赞语。从另一个角度理解,也可以理解侯卫东极有可能不听市委的招呼,**行事。

    侯卫东压根没有想到躺着也中枪,开枪者还是一起从沙州走出来的姬程。在沙州,他从来没有将姬程当成对手,只是当成一个普通同事。可是姬程将侯卫东当成了对手,并且对侯卫东成为茂云市长深怀不满。

    一个人可以选择谁来做朋友,但是他很多时候不能选择谁来做对手。

    一个人可以选择与人为善,专心做事,但是他不能让对手停止攻击,停止破坏。

    侯卫东正在茂云市委招待所等待段穿林,突然耳朵有点发,对晏平道:“在民间,耳朵发是什么说法?”

    晏平的父亲晏道理是一位对民风民俗十分在行的民间智间,晏平深受其父影响,道:“估计是有人在念着你。”

    侯卫东感到手机在颤动,他伸手拿手机时,问道:“是正念,还是反念?”

    晏平笑道:“侯市长,这个无法判断。”

    侯卫东拿出在颤动的手机,见是蒙厚石电话,便道:“蒙叔,你好。”

    蒙厚石曾经出任过沙州市政府秘书长,是沙州历史上最为超脱的秘书长,之所以能够超脱,是因为他和省长朱建国是铁哥们。省长朱建国、沙州市政府原秘书长蒙厚石与沙州市长杨森林的父亲曾经是沙州机械厂同事,朱建国是团支部书记,蒙厚石和杨森林则是车间技术骨干,武斗开始以后,三位年轻人都参加了厂里的红旗造反派战斗队。杨森林父亲在武斗时救过朱建国一命,自己死了。后来朱建国仕途顺利,从最基层的团支部书记一直做到了岭西省长,蒙厚石就变成了超脱的沙州市政府秘书长。

    侯卫东在公共场合,总是称呼蒙厚石为秘书长,私下场合就称之为蒙叔。蒙厚石的侄女蒋笑嫁给了侯卫东的哥哥侯卫国,侯卫东称蒙厚石为蒙叔是顺理成章的事。蒙厚石为了拉近侯卫东与朱建国的关系,费了不少劲。再加上朱建国与周昌全走得较近,所以省长朱建国接纳了侯卫东,将其作为在岭西的一块基石。

    蒙厚石道:“得到确切消息,建国调走,江东省,谈话了。”

    侯卫东很是意外,道:“没有听到风声啊。”

    蒙厚石道:“这一次调整很突然,建国也是最近才知道,谈话后才告诉我。你抽个时间,我们一起到建国家里去吃个饭。”

    侯卫东道:“好,我随时都可以过来。”

    蒙厚石在电话里长长叹息一声,道:“我之所以没有做到更高职位的想法,其中一个很重要原因是人在江湖不由己,就算到了建国这个位置,高层有点风吹草动,他也得挪窝。我这个说法有点消极,你不要受影响。”

    侯卫东道:“蒙叔,我能够理解你,我有时也会有相类想法。”

    蒙厚石笑道:“等到六十岁才应该有这种想法,你现在尚早。”

    通完电话,侯卫东绪不由自主地低落下来。他在岭西工作经营这些年,有周昌全和祝焱两位直接领导,还有省长朱建国这条间接关系,三位领导足以让他在岭西大展拳脚,做出一番事业来。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在极短时间里,看起来牢不可破的阵线转眼就变得支离破碎,周昌全重病,祝焱和朱建国调走。他此时的感觉犹如突然被抽走了股下面的板凳,体失去了重心。

    晏平从侯卫东支言片语中嗅到一丝不好的信息,随后见到侯卫东表沉下来,赶紧借着给段穿林打电话,走到屋外。

    当晏平陪着段穿林走进房间,又见到了风满面的侯卫东。

    段穿林直言道:“我又来给侯市长找麻烦,还是东湘县金矿尾矿之事,乱排废水现象又死灰复燃。”

    (本节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