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二小人报仇(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希望朋友们继续支持!

    ……………………………………………………………………………………

    “刘坤,你犯事了。”黄子堤火冒三仗地道。

    刘坤道:“黄市长,我犯了什么事,我做的事都是你交代的,和我没有关系。”

    黄子堤神狰狞地道:“你以为你是清白的吗?在易中岭后面别墅里,你没有少沾女人,没有少拿易中岭的黑钱。我完蛋,你也要完蛋。”

    刘坤骂道:“你以为还是市长吗,在我面前指手划脚,你就是丧家之犬。”

    黄子堤大怒,冲了上来,揪住刘坤衣领,挥拳打去。

    刘坤拼命挣扎,也想去揪住黄子堤的衣领,可是他手脚如被捆住一般,无论如何也够不到黄子堤。黄子堤拿了一把刀,朝着刘坤插了过来。刀尖在刘坤眼前一点又一点放大,他无法躲避,只能大叫起来。

    “坤,坤,你又作恶梦了。”朱莹莹将刘坤推醒。

    刘坤睁开眼睛,额头上有点点汗水,他看着旁边睡着朱莹莹,这才确定不在梦中,而是在朱莹莹家里,“他娘的,这几天老是做恶梦,莫非要遇到什么事。”

    朱莹莹打个哈欠,尽显慵懒之风,道:“这说明你晚上努力不够,这才有精力做恶梦,如果做得很累了,才不会做梦。”

    刘坤脑子里仍然想着黄子堤的神,黄子堤是外逃市长。外逃市长随时有可能被捉回国,如果黄子堤被捉回来,他这个曾经的黄子堤大秘百分之九十九都难逃法网。黄子堤。成为他脑中恶梦的来源。他在潜意识里对侯卫东有些羡慕,侯卫东作为副市长,居然敢于不尿黄子堤,也就没有受到牵连。他坚信侯卫东不尿黄子堤的原因是其背后有人撑腰,因此才有能力不理睬沙州市长,而自己不过是市政府小官,敢不理睬市长吗。如果真不理睬,那只能卷铺盖滚蛋。

    刘坤朝空中呸了一声,心道:“在早上想到了侯卫东这个苍蝇。实在晦气。”他拉了拉朱莹莹的胳膊,道:“莹莹,我们再来做一场。你说我昨晚努力不够,早上补上。”

    朱莹莹伸手朝被窝里摸了一把。道:“你别逞能了。还是软的。”

    刘坤急于赶走脑中恶梦,道:“你去亲亲,它就会硬的。”

    朱莹莹道:“我还没有睡醒。”

    刘坤撑起来,咬住朱莹莹耳朵,道:“别偷懒,亲了有奖赏。”

    朱莹莹道:“什么奖赏。”

    刘坤道:“你提一个。”

    朱莹莹将下巴枕在刘坤口,眨着眼睛道:“还没有想好,等想好了给你说。你可不准后悔。”

    刘坤在朱莹莹上摸了一把,道:“好。我不后悔。”

    屋里温度在二十五度左右,暖和得很。朱莹莹就将淡黄色的薄被揭开,跪在上,用嘴巴让小刘坤渐渐兴奋起来。

    刘坤看着朱莹莹优美的曲线,道:“天天有美人陪,这样的人生也不算亏了。”

    事毕,天将亮。刘坤从朱莹莹上滚落下来,闭着眼睛,不一会就发出轻微的鼾声。朱莹莹子也乏得很,拉了薄被盖在上,双伸手扯了几张纸巾,将下面简单清理一下。她准备休息几分钟,然后再去洗澡。谁知眯上眼睛,她在刘坤鼾声中很快就进入梦乡。

    十点,响起了敲门声。敲门声不急不徐,很有耐心。

    “谁啊。”朱莹莹被惊醒以后,穿着睡衣走到门外,透过猫眼朝外看。

    “我们是检察院的,找你了解一些事。”门外站着两个男子,朝着猫眼里扬了扬工作证。

    朱莹莹顿时脸色发白,在成津县遇到的事让她对公、检、法这类穿制服的人产生了恐惧感,她觉得呼吸发紧,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门外的人道:“了解方杰的事。”

    朱莹莹道:“案子已经破了,你们还要怎样?”

    门外的人口气严历了一些,道:“请你配合,我们只是作了一个调查。如果不配合,就请你到检察院来谈。”

    朱莹莹沉默一会,道:“你们稍等,我去换件衣服。”

    刘坤从上撑起体,道:“谁找你?”

    朱莹莹道:“检察院的人。”

    刘坤联系到昨夜的梦境,脸色一下变得苍白,道:“他们找你有什么事?”

    朱莹莹道:“是方杰的事。”

    刘坤松了一口气,他知道朱莹莹前男友是成津县方杰,惊讶地问道:“这个案子不是结了吗,李东方都被枪毙了,还有什么事?”

    朱莹莹道:“我怎么知道。”

    刘坤道:“我在里屋听听,说不定能听出些什么。”

    朱莹莹在客厅接待了检察院两人。刘坤在里屋偷听。刘坤越听越觉得检察院两人问话很是奇怪,似乎将矛头指向了成津领导,就差点道问起侯卫东的名字了。他和朱莹莹不同,朱莹莹是文艺界的人,虽然与官场有交集,更多是通过体交换利益,刘坤则在官场沉浮多年,对其习惯做法、用语用词以及思维颇为了解,琢磨道:“难道风向变了,有人要弄侯卫东。”

    检察院的人问了两个多小时才离开。

    刘坤从里屋出来,道:“你有没有今天到这里的检察官的电话,有,那好,我帮你分析一下检察官来意。”

    朱莹莹道:“我不想插手这些事,你们当官的打架,和我们这些凡人有什么关系。”

    刘坤道:“你不用插手,你把检察官的电话给我,说不定对我有用。”拿到电话以后,刘坤陷入了沉思,以他如今的份,不愿意再去招惹如中天的侯卫东,但是,如果省检察院要调查侯卫东,这说明侯卫东的根基出现了裂缝,也就无妨再加点作料。加点什么料,这值得研究。侯卫东这厮太过狡猾,混了这么些年,居然没有太明显的漏洞。

    侯卫东从政这么些年,越走越是小心,有时回想起年轻时做的事,觉得自己还真是胆大。走到他现在这个位置,凡是要以“正”为主,“奇”兵是弄险,接近于玩火。

    侯卫东看了看表,准备等到十点钟,到段宜勇办公室去和市委书记聊一聊,听一听他对茂云发展的近期思路、中期目标和远景规划。

    九点四十,一个女人推开虚掩的房门。

    侯卫东办公室是一进一出两个间,秘书在外间,侯卫东在里间,里间也有一道门可以直通走廊。平时这道门是关上的,要进屋必须得先和秘书见面。

    今天早上清洁工作了清洁以后,里屋直接面对走道的那道门没有关死,虚掩着。侯卫东也没有在意,给段宜勇打过电话以后,便在办公室看文件。

    “侯市长,我男人死是冤。”来人进了屋,直接在侯卫东面前跪下。

    侯卫东将文件放下,看清楚跪在地上是女人,便上前扶了扶来人的手臂,道:“请站起来说话,不要紧,慢慢说。”此时他已经看清楚了,来人是西陆县国土局刘刚的人余琳。

    秘书晏平听到里面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进屋。

    余琳没有起来,反而紧紧抱住侯卫东的腿,道:“侯市长是青天,你一定要给我作主。”

    晏平作为秘书,没有及时发现来人,没有阻止这种尴尬况发生,感觉很是失职,他蹲在余琳旁,道:“请你起来,就算办事,也得站起来说,你跪在地上,谁能听清楚你说什么。”他见余琳还没有动作,声音提高道:“你如果不起来,我就叫保卫把你请出去。如果想解决问题,先站起来再说。”

    晏平这么强调站起来也是有道理的,在处理这种类似的事,来人只要跪下就取得了某种程度的道义优势,久跪不起实在是件麻烦事。他一边将来者拉起来,一边偷看侯卫东脸色,一边暗道:“应该建议在这层楼专门安排一个保安,现在谁都可以闯进来,侯市长就莫想清静地办公了。”

    侯卫东处理这些事很有经验,当晏平把来者拉起来后,主动给坐在沙发上的余琳倒了一杯水,让她平息激动的心,又安排道:“请政法委杜书记过来一趟。”

    (本节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