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章麻烦事来了(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10月第22章。

    …………………………………………………

    岭西省委组织部,祝焱办公室。祝焱和侯卫东的谈话仍然在继续。

    祝焱没有谈具体的人和事,主要是谈他在茂云的施政方略:“这几年岭西发展很快,经济总量在全国稳步提高,政府经济能力大大增强,但是,在发展中也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诸如矿区比较严重的污染问题,社会治安问题,贫富不均问题,这些问题在以前也存在,却都让位于贫穷问题。如今茂云进入了高速发展期,贫穷问题得到缓解,同时也进入了各种矛盾的凸显期,具体来说,有两个是典型问题,一个是发展与环保问题,另外一个发展与稳定问题,而环保问题与稳定问题又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

    侯卫东附和着道:“这些问题都是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只有通过发展来解决。”

    深入交谈了发展问题,祝焱突然话锋一转,突然道:“谈到这里,我想到了胜宝集团之事,当时胜宝集团有意落户成津,作为山区县的县委书记,对资金都极度饥渴,当年面对几十亿的投资,为什么不心动?你当时真实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对于侯卫东来说,胜宝集团是很遥远的事(情qíng)了,他没有想到祝焱会突然问到这个问题,略一思忖,便老老实实地道:“祝书记。你说得很准确,几十亿投资对于成津这种小县来说是个极大的(诱yòu)惑,很难拒绝。我最终拒绝了胜宝集团。纯粹是从现实角度在考虑。胜宝集团条件太苛刻,按照他的条件,几年之内县委县政府没有什么收益,还要白白给他一大片土地,光是土地而引发的征地问题,都够政府喝一壶了。权衡利弊,我提出了这些问题。要求进一步协商,而胜宝集团携资自重。要价过高,坚决不让步,因此只能忍痛割(爱ài)。”

    祝焱针对胜宝集团之事,有三个问题要询问。听了第一个回答,他道:“胜宝集团后来落户茂东,确实带来了系列问题,你当时的判断还是准确的。”他紧接着又问了第二个问题:“当时沙州市委书记朱民生明确指示要尽一切可能促使此次投资落户成津,市委书记已经有了明确指示,你还是坚持否定了意向(性xìng)协议,没有考虑到这样做的后果吗?”

    侯卫东道:“胜宝集团进入茂东以后,由于条件仍然如此苛刻,茂东从经济上并没有受益。而且引发群体(性xìng)矛盾格外尖锐,给茂云带来了极大的政治影响,所以说从这两方的后果来看。我当时的判断是正确的。我不愿意因为市委书记的一次明显误判,而置整个成津县的发展于不顾。”

    祝焱道:“我当过市委书记,扪心自问,若是手下采取这样的做法,我会不高兴的。你这样做是冒着相当大的政治风险。”

    “胜宝集团移师茂东以后,市委书记朱民生发了火。所以,我也就主动离开了成津县。我违背了市委书记的指示。是对沙州市委市政府负责的行为,也是对成津县负责的行为。”

    祝焱紧接着又问了一个更加尖锐的问题,道:“卫东,其实这完全是你的个人判断,但是如果你的判断是错误的,因为个人误判而拒绝了几十亿投资,这就将延误成津的发展,如果,我说的是如果产生这种(情qíng)况,你不觉得有压力吗?”

    侯卫东道:“组织既然将我放在了成津县委书记的岗位上,我必须依据自己的判断来作出决定,这是对组织负责,更要对人民负责。”

    祝焱追问道:“如果你真的是错了,责任可就大了。”

    这个问题其实已经不单纯是个例,而是一个带有全局(性xìng)的问题,侯卫东停顿了一下,道:“刚才表达也不完全准确,否定与胜宝集团的意向(性xìng)协议,是经过县委常委会的集体研究,最终形成了这个决定。而且,朱书记当时并没有以市委书记的命令作指示,更没有形成市委市政府的文件,他只是口头上表达了不满,因此,我也不算真正的违背的组织意图,如果是正式的文件或者通知,我作为下级,还是只能选择服从。”

    祝焱听了后,半天不语,最后道了一句:“到底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你这样做冒着很大的政治风险,幸好你是正确的,否则政治前途必然会因为此事受到影响。”

    他又问“你当了茂云市长,如果遇到类似的事,还会不会采取一样的做法。”

    侯卫东想了想,道“我想我会坚持,到了茂云,我必须为四百万人民负责,这是放在第一位的,其他的事(情qíng)都要放在(身shēn)后。在具体方式上,我会向上级领导多做汇报,争取他们的支持,其次要按照民主集中制的要求,经过充分的酝酿和讨论,形成集体决定。”

    一天之内,祝焱与侯卫东和曾昭强都进行谈话,他得出了个结论:“侯卫东和曾昭强两人都判断出以胜宝集团的条件不利于成津县的发展,可是两人的处事的方法却完全不同,侯卫东锋芒毕露,曾昭强则要圆滑得多。”他心道“若真要论行事的方法,曾昭强和我的思路更接近,而侯卫东的手法倒与周昌全更像,都属于作风比较霸道的那一类。”

    往事如浮云,侯卫东此时根本不愿意提当年曾昭强的小手段,而曾昭强自然会隐瞒当年自己的小算盘,因此,祝焱到目前为止,仍然认为侯、曾两人是一山不容二虎的隔阂。

    祝焱正在和侯卫东进行深入交谈,放在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振动声让桌面也跟着有轻微的抖动。他看了一眼这个电话,把电话放在耳边,听着电话,他的眉头便皱了起来,道:“我就在办公室,你过来吧。”

    放下电话以后,祝焱对侯卫东道:“等一会段宜勇要到这里来,西陆县国土局局长刘刚在检察院死了。”

    侯卫东对茂云市各县的(情qíng)况并不是太了解,心里寻思着国土局长真要死在了检察院,这倒是一件大事,而且从祝焱的郑重态度看,应该还有内(情qíng),道:“祝部长,段书记是才出发吗?”

    祝焱看了看表,道:“这样,从茂云来到岭西还得一个多小时,你先回办公室,等到段宜勇到了以后,我再给你打电话。”

    侯卫东很谨慎地道:“与老领导谈话,收获颇多,到茂云上任之前,我还想跟着老领导到河边去钓鱼,有些问题还想请老领导把把关。”他略为停顿,道:“等一会我想到省人行去一趟。”

    祝焱明白侯卫东的意思,道:“你即将上任,也就不必回避,等会与宜勇书记见面,听一听此事,会对茂云有更直观的了解。”

    侯卫东刚才只是试探着祝焱的态度,此时见祝焱确实是想让自己参加,一边站起(身shēn),一边道:“那我在办公室等着。”

    回到了办公室,侯卫东将晏(春chūn)平叫了过来,道:“我让你弄的干部表,弄好没有?”

    晏(春chūn)平道:“大部分都弄完了,只是还得添加些内容。”

    侯卫东点了点头,道:“你给我拿过来,我要看一看。”

    晏(春chūn)平转(身shēn)回到自己办公室,将一叠材料拿了进来。这是一份茂云市县处级以上领导,以及公检法、国土等六个特定部门一把手的人员表,按照侯卫东的要求,注明籍贯、学历、父母和工作简历。晏(春chūn)平接受任务以后,加班加点开始进行这项工作。当他将材料送给侯卫东,这才松了一口气,暗道:“幸好我没有偷懒,否则今天就交不了差。就算找了借口敷衍过去,肯定也会减少印象分。”

    侯卫东翻开材料,脸上(禁jìn)不住浮现出了笑意。收集人员表的任务,是他交给晏(春chūn)平的作业,也是对其执行力的考验,他只是要求晏(春chūn)平弄一份适合自己口味的人员表,至于怎么做就由晏(春chūn)平发挥主观能动(性xìng),自已去想办法。从今天厚厚一叠材料来看,晏(春chūn)平此项工作完成得不错。

    侯卫东很快就找到了西陆县国土房产局局长刘刚的简介:刘刚,男,汉族,三十七岁,毕业于岭西师范大学,曾在沙州市办公室工作,到南浦区街道办事处当过党工委副书记,再到西路县任国土局局长。

    刘刚的简历确实很简单,经历也不复杂。侯卫东对这其中两个职务感兴趣,一个是在茂云市政府工作的经历,从时间来看,他在市政府工作之时,恰好是祝焱在当市长之时,另外一个职务就是在西路县任国土局,茂云市是矿产丰富的地区,能到西路县任国土局长,也算是一个实权人物,对于刘刚来说,这是一个比较不错的安排。从这两点看来,刘刚在茂云市还算一个人物。

    如今此人在检察院死亡。市委书记段宜勇亲自给祝焱汇报工作,确实耐人寻味。

    放下材料,他凝神想了一会,暗道:“段宜勇是来找祝焱,而祝焱非得将我拉在一起,他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想了一会,原振天又过来汇报了一会工作。

    电话响了起来,是祝焱亲自打过来的,“你过来吧,宜勇书记到了。”

    (第八百五十章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