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一章逝者(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周昌全神中即严肃又沉重。道:“我们两人到益杨县走一趟

    侯卫东先道:“好,马上走。”他又问道:“周省长,有什么事吗?这么急。”

    周昌全站起,道:“刚刚我接到李永国人的电话,李永国同志在今天早晨过世。他是我的老领导,也是我事业的带路人,我要去看一看他。”

    侯卫东吃了一惊,道:“李毒员过世了?节我还见过他,他好,还喝了三两多白酒。”

    周昌全很感叹地道:“他是心肌梗塞,一口气没有缓过来,就走了。他今年也就七十网出头,去世前还在小院子里种菜,我还以为他能活到八十好几,没有想到,这位坚强的老人突然离开这个世界。”

    侯卫东在很多年前就认识李永国,当时他还是祝焱的秘书,跟着祝焱多次去拜访过李永国。

    而祝焱经常到李永国家里的原因,是因为李永国是当时市委书记周昌全的老领导,与周昌全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后来,侯卫东在给周昌全当了秘书,去看望李永国的次数就更多。每个节,侯卫东都要给李永国准备一份礼物。

    听说李永国过世,侯卫东脑子里就浮现了这个倔强老头的形象:“退休专员在院子里专心种菜,自的其乐,对自己的儿女要求很严,在子女问题上从来没有向组织上提起过要求

    李永国文化不高,农人的本能深深地根植于他的内心深处,加上较高的政治觉悟,“采菊东蔫下。这个原本是知识分子趣味却成为他的晚年的人生理想。

    跟随着周昌全下楼,侯卫东脑子马上转动起来,他在车上给沙州市委组织部长洪昂打了电话,道:“听说李永国过世了

    洪昂正在岭西,他已经听说是此事,道:“李永国是沙州市的老领导,按照惯例,我已经派老干局长去料理后事。”

    “周省长要到李永国老领导的灵堂去。”

    “什么时候肆”

    “已经上车,我陪同在一起。你最好也到益杨去,没有市级领导在场,显得对李永国逝世之事不重视。”

    听说周昌全要去。洪昂只能将手里的事放下,道“我还在岭西,马上出,争取到益杨与你们汇合

    尽管洪昂没有说他到岭西做什么,侯卫东也猜到了三分,道:“今天周省长来了,你可以抽空谈一谈自己的事

    洪昂稍有些迟疑,道:“这个时候向周省长谈个人问题,似乎不太妥当。”

    “周省长事多,难得有机会到沙州来。这是一次好机会,我争取将他留在沙州,大家一起吃顿晚饭说到这里,侯卫东道:“洪部长。在关键时刻,你别太温良恭俭让,应该说的话一定要说,错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下一次调整市厅干部又得等待。前几天我给你打过电话,周省长觉得你进步慢了,他其实欣赏你,他是常务副省长,说话还是很有作用的。”

    洪昂以前当过周昌全的秘书长,两人关系不错,黄子堤外逃以后,周昌全心很长一段时间都很低沉。不断在反思着自己观人用人之策。在这期间,洪昂两次委婉地提过自己的事,周昌全没有明确的答复。

    耽误了一步,也就步步落后。眨眼间。几年时间就过去了,洪昂仍然在副厅岗位上徘徊。

    在周昌全任市委书记之时,洪昂是市委秘书长,侯卫东是委办副主任。洪昂的地个比侯卫东要高得多。此时。侯卫东已经出任茂云市长,而洪昂还是组织部长。

    虽然洪昂与侯卫东关系不错。可是心里想着侯卫东的进步,洪昂还是有些愤愤不平。最近一两年。有意无意中。他给周昌全汇报工作的次数渐渐也下降了。这一次,他一直在与省委办公厅副主任赵东联系。而赵东却到上海和北京出差,一直没有回来,虽然可以打电话联系。但是有些话有些事却要面对面交流才好办。

    侯卫东与周昌全天天见面,对周昌全的心态掌握得准。

    在自己到茂云之职敲定以后。周昌全有一次喝了酒,用惋惜的口气谈起了洪昂。得知了周昌全真实态度以后,侯卫东一直想找机会帮助洪昂,今天李永国逝世,周昌全要到益杨来悼**,在这种特殊时间反而是一次机会。

    洪昂闻听此言,心一阵颇为振奋。他连忙叫上自己的司机飞一般地朝着沙州赶去,他一定要在周昌全到达益杨之前,o8姗旬书晒讥口齐伞

    侯卫东和周昌全乘坐的两辆小车都是奥边,平时车很快。今天作侯卫东上车以后,吩咐小耿师傅。“今天我们不赶时间,你把度压下来,别开得太快。”

    小耿师傅的具迪车在前面带路。他有意压着度,早上九点过十几分出,到十二点两辆小车才来到益杨县。

    此时洪昂已经幕到了益杨,他到李永国家中去了一趟,并以个人名义送了花圈。然后掉转车头来到了高路口,迎接周昌全。

    周昌全在车上一直眯着眼,下了高路,他才睁开眼睛,透过车窗。见到了在外面等待的洪昂。

    周昌全放下车窗,对洪昂招了招手,道:“洪昂,你坐在我旁边。”

    洪昂知道了周昌全真实态度。心里也就有底了,上车以后,简明抚要地讲了李永国家里的况。

    周昌全频频点头,车到了灵堂之前。他没有马上下车,问道:“洪昂。这一次市厅调整,你是多年的副厅,年龄也不算大,难道没有什么想法?”

    洪昂道:“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若是不想在职务上动一动,那是假话。”

    “这几年你展太缓了,对你以后的成长不利啊。你今年是四十五还是四十六?”

    “我今年都四十五了。”

    周昌全拍了拍洪昂的手背,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这才符合事的本来面目,你如今是组织部长。下一批市厅领导调整时,我可以推荐你。争取有个好去处。不一定是留在沙州,其他地方也统”

    周昌全到省里以后,洪昂便郁郁不得志,此时他听了周昌全之言,不觉有些感动。其实提拔之事是两人方面的事。一方面有人要在上面提。另一面自己要使劲爬,洪昂以前在内心深处对周昌全略有抱怨,今天周昌全简单一句话,让他感动之余。也思考着自己的不足。

    来到了李永国的家门口。听说常务副省长周昌全亲自到来,李家遗孀带着三个儿子一齐来到门外迎接。按照益阳的习惯,孝子是要下跪的。李家遗孀虽然柔弱,却有着李永国之质朴,她没有完全依照传统,只是带着三个儿子给甩昌全诸人鞠个躬。然后,老太太亲自给周昌全戴上了青纱。为周昌全戴好了青纱以后。她握着周省长的手,掉了眼泪。周昌全握着老太太的手,道:“嫂子,节哀。”他又对老太太后的儿子们道:“你们要照顾好老人家,别累着,注意体。”

    按照岭西的传统,过世的老人请阳选生做法事,过大夜之时还要请戏班子唱戏。然后才能出殡。老太太平时质拙如农妇。此时却坚持着自己的意见,对老干局长道:“老李一辈子信马列,是唯物主义者,他临去前多次说,死后搭个灵堂可以,让开个追悼会就可以了,但是不能请阳,不请戏班子,不能土葬,一切从简。”

    将周昌全等人安置在前面坐下,老太太又带着儿子迎接另外的参加吊唁的人。

    听了老干局长转达了老太太之言,周昌全不长叹:“老一辈革命者的高风亮节,实在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他对跟随在边的洪昂和侯卫东道:“李永国同志他们那一批领导。都没有太多的文化,我记得李专员就是在部队读的扫盲班。

    他们为什么能得到人民拥护。凭着**人的自我修养,凭着坚强的党。现在的领导干部文化比他们要高得多,条件比他们好,党却比他们这一代人弱得太多,黄子堤、刘传达这些人,和李永国同志比起来,是泰山和鸿毛的区别。”

    他又问洪昂:“永国的家人提出过什么要求?我的想法是若是他家提出什么要求,能够满足的尽量满足。这有可能违背李老的意志,但是以前工作之时,我顶撞他的时候多了去,让我再顶撞一次。”

    洪昂提前来到李家,询问了老干局长,他对李家况有一定了解,道:“老太太没有提什么要求,只是他的二儿子李世秋想从茂东调回来。”

    周昌全问道:“李二娃,我很早就认识他,我记得他在茂东工作,现在具体做什么?”

    洪昂道:“李世秋同志在茂东市下面一个红岭镇当党委书记,是老资格的党委书记。”

    周昌全想了想,道:“你把李世秋同志叫过来,我要问一问他。”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