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八章拜码头(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侯卫东站在门口,看着景伟远去的背影,自语道:“这是什么事。”关上门,回到了客厅,小佳走过来,问道:“刚才那位是省委研究班的同学?”

    “对,是我的同学,当时就是南蒲区副区长。”

    小佳看了一眼袋子,道:“他还是很世故,知道提前来拜访你,这是什么土特产。”

    “他说是-溱云的山菇。”

    侯卫东说完此话,与小佳对视了一眼,此时,两人都不相信这袋子里面装着山茹。小佳打开土特产,里面果然有猫腻,上面一层是透明盒装的山菇,下面一层却是一扎一扎的钞票。小佳数了数,足了五扎,每扎从厚度来看应该是一万元。

    一共是五万块钱,侯卫东看着这些钱,沉吟不决。

    小佳道:“这笔钱你要收吗?”

    “景伟虽然是党校同学,今天却是来历不明,这笔钱当然不能收。而且,就算来历清楚,我也不能收这钱,不收钱,是我的原则。

    小佳问道:“他是南浦区副区长,为什么叫做来历不明。"

    “我们这个新家,知道的人极少,景伟能找到我们家,而且找的这么准确,有人给他指点,也不知道这人是谁也不露面,我估计是省委省政府这一块的人,不过这人的职级应该不够高。”

    侯卫东拿起了手机,给晏平打了电话:“你去查一查南浦区政府区长和副区长的手机,给我发个短信过来。”他做事稳慎,没有直接让晏平发景伟的手机,而是打了一个烟幕弹,让晏平鱼找南蒲区政府领导的电话。

    在等电话之时,侯卫东看荐这一堆钱,心道:“景伟这人怎么突然来送钱?看他的言行举止,似乎不是走后门的老油子。这景伟真要是一心想当官,也不至于这么多年还是没进常委的副区长。”

    小佳有着同样的看法,想着景伟拘束的样子,道:“我看景伟的神确实不像是老油条,估计他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来给你送钱。”

    很快,晏平就将南浦区区政府所有领导的号码发了过来,侯卫东拿出手机,又放下,道:“没有想到刚刚任命为市长,就有人拜码头,景伟是茂云的第一个,我估计以后还会有不少,看-来我们得另置一个根据地,嵌广清静之时,就转移战场。”

    小佳指着这个小区新开发的楼盘,“那里还有现房,我们再去买一,这房子不要给任何人说。”她看着桌上的几扎钱,道:“这些钱如何处理?”

    “还能怎样,退回去。只不过要退得技巧一点,以免对这些同志造成一些伤害”

    小佳道“送钱的同志在法律上就叫行贿,也能把他归类为同志嘛?”

    “社会风气就是如此,也不能对景伟苛责,如何处理这事也是很艺术的事,在地方上主政确实要掌握分寸,过刚易折,过柔就容易被人控制。”

    侯卫东很少在家里讨论工作上的事,今天算是谈得比较多的,小佳很有参与感,道:“老公,你把这笔钱退回去,说不定就得罪一个干部,你到茂云还要参加选举,在选举前尽量少得罪人。”

    如何处理这笔钱,是一门艺术,最粗暴的作法是上交纪委。对于一位新任领导来说,这种做法无异于标新立异,赚眼球可以,实际效果却很差,还容易引起外人对整个领导集体的猜忌。侯卫东的处事办法是外圆内方,尽量低调,少出风头。这样的人才能在官场活得长久,也是官场老手的普遍选择

    侯卫东笑道:“选举时,我不是最心的,最心的人应该是段宜勇,如果我选不上,他恐怕要负主要责任。”

    “你选不上,终究是没有面子的事,对你的仕途也有损失。”小佳眼里又看见了这笔钱,道“你还是要想个办法,以后给你送钱的人越来越多,加到一起足够判刑了。”

    侯卫东随手拿起这一扎钱,在手里拍了拍,道:“五千就可以够了得上受赌罪,这五万够判我好几年。”

    小佳道:“那我们干脆就在门口贴一张纸,写qing楚谢绝带礼物进门。”

    “现在是什么时代,若是被好事之徒把这张告示发到网上去,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网上的牛人就会分析,你一个还没有到任的市长就有那么多人上门行赌,那些当了十几年的市长市委书记不知要收多少红包,这个时代,联想是丰富的,人言是可畏的,所以我们还是不要做这些惊人之举,贴了这张纸条,我就是黄泥落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成了屎。”

    第二天上班,侯卫东处理了秘书三处、金融办的常事务,批了几份文件,手里空闲起来,便直接给景伟打了电话。

    在电话里,侯卫东态度平和且坚决地道:“景区长,你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我有事要给你交代。”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景伟接到电话,便觉得大事不好,心里很是忧愁。他是多年的副区长,以前同为副区长的好几位同事都已经提拔使用,他仍然是个副区长。他深知自己最大的缺点是不擅长在领导家里走动,更是没有给领导打点,痛定思痛,决定借着和侯卫东是同学的机会,来拜一拜新任市长的码头。

    他当了多年干部,给领导送礼的次数也不少,但是,以前都是在逢年过节之时给领导送礼,而且礼品都是寻常的烟酒,这是正常的人往来。

    在他的潜意识里始终认为送钱是将领导看轻的行为。因此,这一次送礼之行让他觉得特别难受,自尊心仿佛被踏得地上,一钱不值,幸好侯卫东和张小佳都还是很谦和,否则他肯定会更加难受。

    当天晚上,景伟离开侯卫东家里以后,心很是沉重,铪忍不住还扇了自己一耳光,道:“景伟,向领导行赌,这是公开的买官,你不是好东西。

    不过,想到侯卫东到底收了自己的钱,一方面鄙视侯卫东,另一方面他的内心也增加了不少希望

    景伟忐忑不安的来到了省政府大楼,作为南浦区的副区长,平时经常到茂云市政府去,但是到省政府的次数很少。

    此时他进入威严的大楼,心里颇有些忐忑。他是副区长,行政级别就是副处级,在南浦区还是算个领导人物,可是进入了省政府的办公大楼,看到各个处室的牌子,他从内心深处觉得知道自己的官职放在这里实在是不值得一提。

    到了侯卫东办公室,他轻轻敲了敲门,晏平就住在侯卫东办公室的对面,听到有人敲门,赶紧走了过来,问道“请问你找谁?”

    景伟自我介绍,道“我是茂云市南浦区副区长景伟,刚才秘书长给我打电话叫我到他办公室。”晏平已经得到了吩咐,道:“稍等。”他敲了敲侯卫东办公室的门,然后轻轻推开大门,看见侯卫东正在接电话,便缩回子,对景伟道:“景区长稍等,秘书长正在接电话。”

    侯卫东看了晏平一眼,又继续接电话。

    晏平了解侯卫东的工作习惯,见此景,知道侯卫东应该是在接一个比较重要的电话,便对景伟道:“景区长,请到这边坐,秘书长正在打电话。”

    进了晏平办公室,晏平给景伟倒了杯茶,道“请坐。”然后低着头看自己的文件,并不多语。

    景伟看着眼前这位严肃的省政府工作人员,也不好无话找话,坐在办公室里等人,只觉得渡分如年,这时他体会到了衙门深似海,他这个副区长到了这省级机关,实在是微不足道,心里不由得产生了自卑感。

    大约过了七八分钟,办公桌电话响起,吓了景伟一跳。晏平接过来,对景伟道:“景区长,秘书长请你过去。”

    晏平跟着景伟一齐进了办公室,他给景伟泡寻咱,便退le出来。

    侯卫东见了景伟,道:“我记得你是分管建设。

    “我在南浦区一直在管建设。

    “几年了。”

    “七年时间了。”

    “那你应该对茂云的城市建设很了解,你给我介绍全面的意见。”侯卫东提了要求,道:“今天是单独沟通,我是以省政府副秘书长的份来了解况,景区长别保守,要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侯卫东详细问了茂云市开发区建设,城中村改造、土地出让金收取等等建设方面的工作况,一边听一边记着笔记。

    景伟没有想到侯卫东是来问这个,他一直在建设系统工作,对这方面况都比较了解,详细向侯卫东做了汇报。

    侯卫东没有料到景伟还真是行家,很多数据都是脱口而出,和自己才搜集的数据很是吻合,他原本想听半个小时汇报就行了,结果听了一个半小时,才结束了谈话。

    “景区长很专业啊,今天听君一席话,大有收获啊。

    景伟从侯卫东的问话中,知道侯卫东也不是外行,恭维道:“秘书长是建设方面的内行,这对茂云的城市建设是一个福音。”

    侯卫东站了起来,顺手提了一个袋子,道:“我这里有几包益杨上青林的绿茶,这个茶叶不算名茶,却是实实在在的好茶,请景区长品尝,这是小礼物,不要拒绝。”

    景伟顿时明白了侯卫东让自己到省政府来的意

    图,他面红耳赤,道:“秘书长,返使不得。”

    “什么使不得,我们是同学,同学间就要礼上往来。”侯卫东说到这里,脸色严肃起来,道:“我们同学间送点小礼物,完全符合岭西传统,我希望我们两同学年年都走动,但是,君子之交淡如水,这样的友谊才能长久。”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