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一章为何而去(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书友QQ群:101707149

    书友论坛 http://bbs.fengwu.net

    ,

    侯卫东坐着堂层外的屋檐之下,目视祝老太带着小佳和小田田朝着院外的池塘走去。

    池塘是农家景致,对于小田国来说却是难得见到的游戏场所,最初她还有几分胆怯,随后在祝老太和小佳的鼓励之下,开始朝池塘里扔石头。小田田很喜欢这个游戏,笑声格外清脆,朝池塘里扔了不少石块。起了无数的涟漪。

    随后,祝老太从池塘边捡了一个田螺,小国目有些害怕这个又湿又黑的硬家伙。祝老太将田螺扔回水里。给小围田讲起了田螺仙子的故事。

    侯卫东喝了茶,远远地看着老中少三个女人在池塘边玩耍,觉得心特别宁静。

    目光越过池塘,远处就是小河小河边的竹林在风中摇曳。

    祝焱昨晚回来得晚,他陪着钱国亮一起接待了从中组部来的几位干部。中组部下来的同志有一个正厅。一个副厅,还有一个处长,从级别上来说,用不着由省委书记钱国亮亲自接待。只是中组部位置特殊。钱国亮恰好没有特别的事,听了祝焱的汇报,便同意参加欢迎中组部同志的晚宴。晚宴结束,茂云市委的几位同事还等着他,几人来到了金星大酒店,又喝了不少葡萄酒,这才回到南郊。与中组部同志喝酒之时,祝焱略有些酒意,第二场酒战下来,祝焱彻底醉了。

    早上起来,祝焱头痛裂,下楼见到侯卫东正悠闲地坐在屋檐下喝茶,道:“你来了。怎么不叫醒我。”

    侯卫东站了起来,指了指外面的池塘。道:“伯母带着我的老婆女儿在外面玩。”

    祝焱抬头看了看在外面玩耍的几个女人,点头道:“好,就是要将一家人都带来。两家人时常走动。才会越走越亲。”

    “蒋院长没有回来吗?”

    “她现在比我还要忙,今天有一个班要开班。”祝焱揉着太阳,道:“你先坐一会,我去刷牙洗脸。”

    祝焱打着哈欠,来到了卫生间里,此时他没有经过修饰,完全是以本色面对镜子。一夜宿醉,让他眼袋显得很突出。几年前他还是英俊的中年人。在茂云这几年,他与一干人等斗智斗勇,费尽了心力,不知不觉脸上已生老相。盯着镜中憔悴的面容,他叹息一声。

    喝醉酒以后,祝焱最喜欢母亲做的酸汤面,此时母亲带着侯卫东的老婆女儿在外面玩,他就没有去打扰。从卫生间出来,来到底楼的厨房。侯卫东见祝焱要煮面。准备上来帮忙,祝焱摆了摆手,道:“来者是客,你别管,我这几年在茂云,不想应酬之时,也经常躲在家里煮面吃。”

    他在院子角落的花台里摘了些葱子,切成葱花,录了两颗大蒋,拍碎后放在碗里,又敲了两个鸡蛋。然后在底楼厨房打燃灶尖,煮了一碗简单又香喷喷的鸡蛋面。

    端着鸡蛋面,祝焱也坐在屋檐下。一边吃面,一边与侯卫东聊着。道:“我现在越来越能够理解老爷子当年的心思,他在省计委主持了多年工作,当时的计委算是一个权力很大的部门,在省计委工作过的部下们都有各方面的优秀人才,如今都有很好前途。不过权力大相应的压力也大,老头子退休以后千方百计搬出城,我现在能体会他当年的心思。”侯卫东的年龄与祝焱相比就隔着一个时代,他没有太多这样的感受。笑道:“祝书记,你现在事业正是蒸蒸上的时候,离退休还早得很。至少还得为岭西作二十年以上的贡献。”

    作二十年的贡献,意味着祝焱要做到正部级才行,他这是巧妙的恭维。

    祝焱自然听得懂其中的意思,道:“能在十五年退休,我就心满意足了。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忙忙碌碌地工作。说实话,我还真想退下来彻底轻松,可是现在这个年龄真要退下来,自己又不甘心,这就是矛盾之处。”

    前面一句话可以当着很多人面前说。后面一句高却只能在亲信面前说,祝焱与侯卫东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他对侯卫东信任得紧,因此才说出心里的矛盾。

    两只大黄土狗已经在这院子活动了十来年,由犬长成老狗,如今老狗的精力已去,在院子里慵懒的爬着,对新鲜事物不在感兴趣,而是抓紧时间享受最后的一点阳光。祝焱来吃面,它们便围在边。

    在祝焱没幕之前,侯卫东的目光停留在老狗上很久,此时就道“祝书记,我记得这两条狗已经有很多年了。”

    祝焱顺手扔了几块鸡蛋,道:“狗的生命也就十来年,从它出生两个月就到这里,从小养到老,最后必然是死亡,这是自然规律,没有办法的事。我父亲带了它们多年。有感了,就像家里成员一样,不愿意养新狗。”

    祝焱端着大碗,吃得呼哧呼哧,头发乱蓬蓬的,此时就是典型的邻家大叔的风范,你半点省委常委、省委组织部的威风六儿

    祝焱吃饭之时,侯卫东只是坐在一边旁观,两人说了些闲话,并没有触及到主题。侯卫东知道祝焱有话要说,他还是依据着当秘书时的老习惯,祝焱不说,他就不问。祝焱放下碗,他特意将碗洗干净,没有换运动服,只是把头发梳了梳,就拿着鱼竿就跟侯卫东到了水河边。

    小河水依然是那样清凉,并没有因为城市具益近而变了颜色。

    祝焱看着清洌的小河水,想起了被卜金矿污染过的东湘水,不发出感慨:“东湘河地处大山,要保护都殊为不易。熊大伟能将这条小何保持成这个样子,确实为保护岭西的环境立了功劳。什么是科学发展观。不用找其他例子,这就是科学发展观

    侯卫东对些持有相同的看法,道:“以前在成津有一条清水河,出产鸵鱼,我真怕大家的环境意识不够,将那条清水河也污染了。”

    祝焱将话题就慢慢地引到了茂云市。他道:“你在近期去过东湘河,河水的况你是知道的,这一次市里下了决心,要将沿河两岸违章的小金矿全部关掉,而且是一关到底。在关闭了小金矿这一段时间,河水的水质已经好得多了。庆达金矿是大金矿,技术先进,尾矿建得好。对环境没有大的影响

    侯卫东道:“木山老总是有社会责任感的,他与那些只会赚钱的老板不一样。”

    祝焱逐渐开始进入主题,道:“卫东,你要有思想准备,这一次省委准备调整你的工作。”

    省长朱建国曾经与常务副省长周昌全就省政府机关干部调整问题进行过讨论,副秘书长侯卫东纳入了这一次推荐的范围。此时听到省委组织部祝焱请吃饭,他便知道自己肯定要动。此时,祝焱将此事说了出来,说明省委这边已经定了下来。

    祝焱看到侯卫东要说话,把手摆了摆,继续道:“这一次干部微调。朱省长亲自给我打了电话,他说得很客气,很委婉,但是意思是明确的,就是这几年省政府干部流动较慢,几位副秘书长应该动一动了。经过综合考虑,组织部门推荐你到茂云市去工作,拟任茂云市政府市来”

    侯卫东是以沙州严副市长的份调入省政府工作,在省政府工作了一年多,现在又调往茂云市工作。这种“机关基层机关基层。的提拔方式在岭西是比较常见的,对干部全面掌握况有利,是一种正常的干部升迁渠道。

    对于官员来说,流水不腐,户枢不兹,经常调动的官员说明潜办很大。而那种在一个单位作数十年的工作,只能成为老板凳,在政治上基本上没有潜力可挖。

    侯卫东对于获得这个。职位并不太吃惊,也没有刻意去进行岭西式的谦虚,道:“祝书记在茂云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我到茂云工作会感到很轻松。”

    这个问题正是祝焱想说的话题,他摇了摇头,道:“卫东,在今天。我就不话。茂云这几年的经济确实发展得不错,但是况也不像报纸上那么乐观。当年的事你很清楚。我有机会到茂云出任地委副书记。是因为茂云政坛发生了地震。班子成员除了哲明,基本上被一网打尽,这是轰动全省的大案。如今讲到反腐总要举当年茂云的案子。”

    “茂云地处大山,偏僻,干部思想总体来说保守,视野不开阔,大家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都想从的里刨出个金娃娃。在这种状况下。很多干部和有色金属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和当年的成津有相似的地方。”

    “但是,又有不同的地方,具体来说,当年茂云整个地委班子烂掉。违规提拔了很多干部,现在这些干部都还在岗个上。我到了茂云以后。试着换了不少干部。我们这些外来干部总是要走的,真正干事还是得依靠茂云地方干部,**有惯。好的或者坏的工作作风会形成路径依赖,改变干部风气依靠一代领导显然不行,从这个角度来说,干部问题是我最头疼的问题。”

    祝焱见气氛有些沉重,又换了一种说法,提高的声音,道:“我相信。经过几届领导的的努力。会给茂云带来一个好的政风。”

    “既然组织上信任我,祝书记支持我,我会尽全力推动茂云的工作。”侯卫东参加工作以来,除了在省政府这一段时间,一直都在做具体的工作,他并不怕茂云的乱局。只是他是到茂云当市长,终究不是一言九鼎的市委书记,这是他心中的遗憾。

    祝焱道:“今天叫你来,我们不谈形而上的问题,我给你介绍茂云实实在在的况,特别是四大班子和几个重耍副职的况,你也要做到心理有数。

    (第八百三十一章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