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第八百二十二章选择是人生常态(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书友QQ群:101707149

    出了校门,侯卫东心中一动,道:“走五一路,车开慢一点,我看一看沿途的建设况。

    小耿的车开得好,他是转业军人,很能执行颔寻的意图,

    得令以后,小车缓缓行驶,很快来到了郭芒的门面。

    当郭兰才开门面之时,侯卫东独自驾车来悄悄看过此门面,觉得这个位置还真是不错。然后他随着周昌全去调研,一直没有过问郭兰的事。今天已经到了岭西大学,他就想顺路看一眼郭兰门面的况。

    在侯卫东心里,对开服装店不以为然。这种规模的店面,每件服装定价不高,就算生意不错,一年下来又能有多大的利润。只是郭兰的自尊心强,他一直在想着用更合适的办法帮助她渡过难关。

    车子开到五一路,侯卫东在很远就见到了郭兰的门面。门面经过简单装修已经开张,这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门面,门面上老老实实写着“上海外贸服装”几个字,并没有花里胡哨地弄些装饰。

    虽然是在中午时间,仍有不少学生模样的客人在走进走出,看上去生意还是不错。侯卫东想了郭师母的病,又想着郭兰的服装店,不摇了摇头。

    回到了省政府办公室,侯卫东泡了一壶益杨毛峰,细细地

    品了几口,这才格郭兰打了电话。

    “今天我到了岭西大学,顺路看了你的门备,总体感觉还是不错,我没有停车,在车上看了看,有好几个人进出。”

    “昨天生意才开张,进店的主要是学生,我没有经商的经验,准备再看两天再回上海。生意开张以后,由于是采用的低价措施,服装品味也还不错,郭兰开张第一天卖了不少,她的信心大增。只是她知道侯卫东做的都是大生意,估计看不上这些小钱,也就没有向她谈具体的事

    “你什么时候离开?”

    “我准备后天走。

    “坐飞机吗?”

    “坐火车,晚上在火车上睡觉,第二天早上就能到。

    “那店里的事安排好了吗?”

    “我堂姐来了,她还是能干的。在经营模式上,我采用的是明码标价,每一样服装都规定了具体价额,不讲价,直接把销售量和堂姐以及员工的工资挂钩,我就可以根据发货量和存货进行监督。外贸服装总体来说价格偏低,学生们应该能够接受。而且,现在各个服装商店砍价特别厉害,砍得大家都不信任了,我这个店不砍价不讲价,说不定能赢得信任。”

    侯卫东夸道:“你还是有生意头脑。马有马道,车有车路,只要赚钱就行。你选的这种商业模式符合最适合你。

    郭兰低声道:“谢谢你的鼓励。”

    侯卫东一边打电话,一边翻了翻程表,道:“晚上你有安排吗,我想到你的小屋来吃饭,给你践行。”他之所以提出今天去小屋,主要是担心明天后天晚上有其他安排,早一些践行总比晚一些更好。

    郭兰不再矫,道:“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上次我到你家里去,吃的几样菜,感觉不错。”上一次侯卫东到郭兰家吃饭还是几年前的事,郭家的菜以清淡鲜香为主,更重视菜的本味,与岭西重浓特辣超麻的风格不一样。“我就弄几样清淡的菜,你长期在外,大鱼大体不

    好。

    郭兰放下电话,脸上有些发,侯卫东晚上过来吃饭,除了吃饭还要做什么,她心里很清楚。

    经过漫长的交往,她在体和心理上已经完全接受了侯卫东。唯一不能越过的一道坎是当人这个事实,这也是她心里永远的痛,也是她无法原谅自己的一个重要因素。可是道德是一回事,又是另一回事,她经过了无数次的挣扎却下不了分手的决心,这就如海丅洛因,明明知道有毒,偏偏吸着上瘾。

    她来到卫生间,对着镜子仔细看了看自己,尽管容颜未衰,可是她还是涌起了深深的忧伤。

    正在对镜自怜之时,手机响了,是堂姐打来的电话。她道:“兰兰,昨天你不是说想要在报上打广告做一做宣传吗?以前我在绢纺厂有个同事在省报工作,我给她打了电话,等一会她要带几个同事过来看,可以请她帮助做一做宣传。”

    郭兰只以为堂姐的朋友是一个小报记者,也没有太在意,道:“好吧,只要广告费不是太贵,可以适当进行宣传。但是如果太贵了,我还是要考虑成本。

    堂姐道:“我的这位同事都是在化验室的,我是中专毕业,她是大学毕业,关系不错,她肯定会同意帮忙,我们约好了三点钟见面,到时候你过来。“好吧,到时我过来。”郭兰放下电话以后就下了楼,她到不远处的商场买了些虾子、蘑菇、黄鱼和调料,回来放进厨房。

    她躺在上睡了会,可是想着侯卫东要来,总是睡不踏实。睁着眼睛看了一会天花板,爬起,将小屋细细的擦了一遍。

    擦厨房的时候,郭兰皱著眉毛看着厨房的碗具。这些碗具都是普通的白瓷碗具,拿出来摆在餐桌上,看上去始终粗又笨。她再次到了商场,选了一白瓷带绿花的景德镇陶瓷。

    到了二点半,郭兰这才坐公共汽车来到岭西大学五一路,到了五一路,刚刚两点五十。走进“上海外贸服装”商店门口,正好三点。作为组织部骆养多年的干部,她的工作作风很严谨,作风也比较扎实,说是三点到商店,误差不到一分钟。

    此时店里已经来了几位年轻的女子,其中一位长得丰满且干练的女子正在与婺姐说话。

    这位女子正是在岭西报工作的段英,她与郭兰堂姐以前同在化验室,堂姐虽然学历稍低,却是熟悉工,还曾经短暂地当过段英的是师傅,两人又同时下岗,因此关系不错。

    段英带着社里的几个姐妹,开着车来到了店里,她在店里转了一图,对这里的低价服装不太感兴趣但是对这个店的经营模式还是颇为赞尝,她道:“你这里的衣服质量不错,也有品味,适合学生以及小白颔,怎么会这么便宜?”

    郭家堂姐道:“这是外贸服装直接从厂里发过来的,有的是尾货,有的是有少量瑕疵,没有经过中间批发,当然便宜。

    ”她抬头看见了进门的郭兰道:“老板来了,这是我的表妹郊兰,以前也在益杨工作。

    郭家堂姐道:“这位是我以前在绢纺厂的同事段英,现在是岭西昝报的大记者。”

    郭兰没有想到堂姐的同事居然是在峪西报工作,自我介绍道:“我是郭兰,以前也在益阳工作。”

    段英早就认出了郭兰,她没有想到同事表妹居然是郭兰,郭兰曾经益阳县委组织部的一朵花,在机关里很有名气。她就笑道:“不用介绍,我认识你,你在益杨可是鼎鼎大名。”

    郭兰惊奇道“你怎么认识我,在益杨工作过吗?”她马上又补了一句:“你从绢纺厂出来,在益杨哪个部门工作?”段英道:“从绢纺厂出来以后,我先调到益阳报工作,然后到沙州报,再到岭西报。

    郭兰猛地想起当年在益杨机关里出名的一件事,道:“哦,段英,我想起来了,你在益杨报上发表了不少文章。

    以前段英和益杨县委宣传部长刘军的儿子刘坤谈恋,刘坤的姐姐刘莉嫁给了当时的组织部长柳明杨,郭兰作为县委组织部的工作人员,对此事有所耳闻。此时见到段英,却不好提起往事,只道:“能从益杨报调到岭西报,很难的事,岭西报毕竟是我们的省报。”她说这句话确实是有感而发,表扬得很真诚。

    段英就笑道:“我有好几位同学都曾经和你一起工作过。

    “你的同学是那几位。”

    “我是沙州学院毕业的,我的同班同学叫张小佳,以前在沙州建委工作,后来调到沙州园林局,现在在省建设厅,她的人叫侯卫东,是益杨县鼎鼎有名的人物,才毕业时在上青林当驻村干部,现在当了省政府副秘书长,你应该认识。”

    郭兰听说段英和张小佳是同学,又与侯卫东熟悉,心猛地跳了一下。这时,又有人从外面进来,她借机过去招呼。等到来人走了,她走回到段英旁,道:“侯卫东当年从青林镇调到组织部,和我是一个部门,我们是同事。

    段英感慨道:“这个地球说大就大,说小就小,没有想到这里遇到了侯卫东的同事,你现在什么地方工作?”“我在上海读研,工作单位是在沙州大学。”

    郭兰表姐补充道“郭兰是沙州大学的党组成员、组红部

    长。

    段英笑道:“原来是郭部长,失敬失敬!她猛地想起一事,道:“郭部长,你是不是还在成津工作过,我和王辉主任到成津,好象见过你。”

    郭兰道:“我在成津组织部也工作过。”

    段英与侯卫东曾经有过几夜,两人很理智地没有继续纠缠,互相给对方留下了美好的回忆,此时她看着两度与侯卫东共事的郭兰,总觉得心里有些怪怪的。

    段英是刚刚走进这个小店,郭堂姐还没有告诉具体况,她将怪怪的感觉抛开,有些奇怪地问道:“郭部长,你怎么开了这个店?”

    “我父亲过世了,母亲得了尿毒症,手术以后后期费用是笔巨款,光靠工费肯定不行。”

    段英是吃过苦的人,听说了此事,对郭兰很同,仗义地道:“刚才郭姐说是要做广告,这事你就交给我,岭西报是省报,很难做广告,但是我在媒体有其他朋友,我让他们好好报道一下这个店。”

    “我这个店是很平常的,没有什么特色。”

    段英笑道:“这些记者损人捧人都有专业水平,他们自然能找到闪光点。这时,平凡教授从商店走过,他回到岭西大学休息了一会,然后在大学附近随意逛逛,看到上海外贸服装的招牌,便有些留意。刚走到商店门口,便听到有说话声,其中有一个声音熟悉得让他发苦。

    他下意识朝里一望,却见到一个背景,这个背景他曾经无数次深凝望,无论如何也忘不了。

    他很是吃惊,走了进去,道:“郭兰,你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回岭西,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郭兰听到平凡的声音,平静地道“哦,平教授,你还在岭西做调研?平凡被岭西大学请过来做专题,临走前告诉号郭兰,但是郭兰回岭西并没有告诉平凡,因此平凡惊异,郭兰倒是很平常。

    平凡马上作出了解释,急切地道:“你是来接伯母的吧,伯母的病好些了吗,什么时候到上海动手术。”

    郭兰没有正面回答平凡,她反而介绍起了段英“这是岭西报的段英,也是益杨出来的。她介绍平凡道:“这位是平教授,以前在益杨县委办公室工作,给祝书记当过秘书,现在在上海当教授,这一次是岭西省政府请来做专题调研。”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