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一章几家欢喜(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书友QQ群:101707149

    带着满腹的心思,侯卫东按照常规去省政府上班,进了办公室,他先将自己的小笔记本翻出来,本子上记着近期的行程安排,今天上午有一个研讨会,是解读**十六届三中全会关于科学展观重要战略思想的专家座谈会。

    专家组来到岭西以后,侯卫东与他们开了两次座谈会,并宴请了两次。但是在常的工作,则全程就由秘书三处处长原振天负责。上午的研讨会是第一阶段调研结束以后的座谈会。

    据原振天说,专家组工作很认真,分成了岭西组、茂云组和南部组,岭西组主要调研岭西市、铁州市和沙州市,这属于全省经济最达的三个地区,茂云组主要调研茂云、茂东等山区,这是资源丰富的止。区,南部组主要调研南部地区,这个区域以传统农业为主。

    如此分组是侯卫东提出来的,这也是岭西传统区域分工。专家组采纳了侯卫东的意见,按照各自专业到三个组进行了调研。

    从政以来,侯卫东干部履历十分丰富,从村、镇、县、市再到省,他一级都没有错过,既在综合部门工作过。也在一般局行工作过。主持过一县工作,也在地级市当过副手。如此丰富的经验在他这今年龄层次的干部中并不多见。

    因为有了这个履历,侯卫东还是比较自负,在心里认为,没有实际经验的专家组意见只能是参考,更大的作用是提供思路,至于具体政府还是得从实践中来。

    为了表达省政府对方家组的重视,专家组讨论会安排在岭西大酒店会议室,这是比较高档且现代化的会议室,显示本次讨论会的主题背景投影与一排高大的室内植物更将会议室衬托得大气肃穆。几个记者模样的男女坐在后排,桌上放着有省电视台标志的摄像机。

    侯卫东按时来到了会议场,岭西大学副校长是专家组负责人,他正站在会议室门口。与几位外地来的专家进行交谈。见到侯卫东到来,他主动伸出手,道:“秘书长,我们开始吧

    侯卫东笑容满面,与站着的专家一一握手,再对唐山道:“唐校长,周省长要开省政府常务会议,实在是抽不开,我今天开了会,将讨论结果原原本本带给周行长。”

    唐山作为专家组负责人,专门给周昌全办公室打过电话,邀请周昌全来开会。周昌全确实有事,不能来开会,秘书楚休宏就将周昌全的意见转达给了侯卫东。

    在官场中,这种做法是很受忌讳的,不过唐山是岭西大学钟校长,是官员,也是专家。侯卫东没有将他当成严格意义上的行政官员来看待,自然不会记住这个小细节,他与唐山见了面,大大方方地提起了此事。

    “专家到齐了吗?”

    唐山伸头进弃看了看,回头道:“全部到齐了。”

    侯卫东做了一个朝里走的手势,道:“专家们的时间宝贵,既然来齐了,我们开始吧

    侯卫东在原振天、晏平等人的陪同下,直接走到写着自己名字的坐牌前,他一边走,还与与几位熟悉的专家打招呼。

    按照侯卫东的要求,这个座谈会没有设主席台,而是围成了一个圆桌,只是秘书三处在摆桌牌之时,还是习惯地将副秘书长侯卫东的坐牌摆在了最显要的位置。

    在位置的对面,是来自上海的平凡教授。侯卫东主动打了招呼,道:“平教授,这一次重回岭西,是不是有新的感受?”

    平凡是曾经在县里工作过的学者,他对政府机关这一工作方法和程序很熟悉,笑道:“岭西展得很快,跟上了国家展的形式,但是也有诸多的不如意,等会言,我要直言,还望秘书长海涵

    侯卫东道:“平教授客气了。你们在会上提的意见越是尖锐,对岭西省的工作越有好处。我就怕专家们给岭西留面子,不提尖锐的意见

    会议正式开始的时候,主持会议的原振天处长作了简单的开场白,再讲了会议的议程,道:“第一,请各位专家言,第二,请岭西大学唐山做小结,最后请省政府副秘书长侯卫东讲话。”

    原振天讲到这里,侯卫东插话道:“袁处长,对不起!我打个岔,先我作一个说明,今天这个会是座谈会,典型的圆桌会议,这里没有领导,只有表意见的专家和我这种非专家,我建议只有两处程序,一是各位专家言,大家讨论。二是请专家组组长唐山副校长对前期的调研作一个总结,安排布置下一阶段的工作

    唐山副校长准备了言材料,此时候卫东突然不讲话,他就感到有些不妥当,笑道:“秘书长,你还得讲一讲,让专家们明确省政府的想法

    侯卫东道:“今天听唐校长的,我是带着学习的态度。等会我也要言他稍有停顿,道:“我在基层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对社会实践略有心得,前两天跟随周省长做了一次短暂的调研,我在会上将心得体会提出来与专家探讨。我的角度更偏重于实际工作,只能是抛砖引玉,因此讲话是万万不敢的。””见到省政府副秘书长如此谦虚。都觉得很舒…与专家们打交道的小经验,很多专家就和老人一样,需要戴高帽子,喜欢听奉承话。

    侯卫东谦虚过后,大家开始言。

    这一次邀请来的专家都是各自领域有名的专家学者,他们看问题既专业又深刻,因此,座谈会开始以后,效果比想象中还要好,大家都很认真,讨论的也高。

    侯卫东原本带着些应付之心,可是听了专家言以后,很快就被吸引住了,他拿起笔记本,认真记了不少笔记。

    轮到侯卫东言的时候,他道:“展是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但是,如何展是摆在我们党的一个重要课题,改革开放前,我们的主要任务是迅改变一穷二白的面貌。经过三十年展,经济展到一定程度,社会出现了新的矛盾和问题,科学展观就是在这种条件下提出来的。”

    “全国不同的省份,全省不同的地区,因为经济展水平不同,呈现的主要矛盾也不一样,比如说,富裕地方的主要矛盾和落后地区的主要矛盾就要很大区别,经济落后地区有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把经济展起来,经济不展,所有社会事业将是无源之水。而富裕地区则有一个质的提升问题,但是不管展快和慢都必须围绕着全面展,协调展和可持续展这三条上面来。我认为岭西主要问题还是表现在城乡差距和环境资源约束这两个方面,当然,区域差距、经济社会差距、新形势人民内部内部矛盾多等问题都存在。从城乡差距来看,走出岭西不到一公里,农村展水平滞后得很,改变并不大,岭西又是一个资源大省,有色金属等稀有金属在岭西经济展占有重要地位,环境污染问题在全省相当突出”

    座谈会开得很成功,专家们讨论很烈,侯卫东确实也有收获。

    中午,在金星大酒店宴请了专家组一行,宾主把酒言欢,气氛很是融洽。吃过午饭,侯卫东看了看时间,刚刚一点,他站在唐山边的原振天,道:“原处长,我们把专家组送到岭西大学,最迟在明天下午,处里要将专家意见集中起来,做一期专刊,给各位领导送去。同时可以在岭西报上选登专家的部分意见。”

    经过这一次座谈会,彻底消除了侯卫东对此次解读活动的敷衍之心,他准备利用手里的这些资源,扎扎实实地搞一些成果,6续以专刊和报选登的方式,将成果介绍给省委省政府的主要领导以及全省人民。

    ,  石

    正因为他想深入利用专家组的优秀资源,在关键时期为自己的仕途添一把火,因此,他主动送专家组回岭西大学的宾馆。

    原振天是处长,他没有站在侯卫东的高度想问题,听到秘书长要亲自送专家组回岭西大学,很有些吃惊,道:“秘书长,我代表您送专家组到岭西夫学。”

    研讨会很烈,这让岭西大学副校长唐山比较高兴,他握着侯卫东的手,道:“秘书长,感谢秘书长对我们岭西大学的支持,感谢对我的工作支持,改天我到你办公室作一次汇报。”

    侯卫东握着唐山的手,加了加劲,道:“我希望这次专家组能早出成果,特别是在理论上有所创建。”

    唐山道:“感谢秘书长抬,中午你就别送了。”

    侯卫东坚持道:“这些专家的头脑了不得,岭西要展,必须要借脑,我这个小小的副秘书长送一送也在理之中。”

    他亲自带队,将专家组送回了岭西大学宾馆,在宾馆大门,侯卫东与众位专家逐一握手,这才离开了岭西大学。

    专家们对年轻的秘书长很有好感,上楼之时,在电梯里议论着。

    平凡有自豪感,道:“侯卫东在岭西政坛上很有前途,我和他还有一段缘分。我在十几年前,曾经给现在的茂云市委书记当过秘书,我是前任,侯卫东是后任。”

    一位教授开玩笑道:“平教授,若是你不转行,现在肯定是一方要员了。”

    平凡道:“我不是官饭的料,这一点有自知之明。里面环境太复杂,侯卫东这人不简单,只要不出意外,早晚是封缰大吏。”

    第八百二十一章完

    第八百二十二章选择是人生常态上

    月第弥章。

    再祝大家节快乐,感谢对小桥的支持。

    出了校门,侯卫东心中一动,道:“走五一路,车开慢一点,我看一看沿途的建设况。”

    小耿的车开得好,他是转业军人,很能执行领导的意图,得令以后小车缓缓行驶,很快来到了郭兰的门面。

    当郭兰才开门面之时,侯卫东独自驾车来悄悄看过此门面,觉得这个位置还真是不错。然后他随着周昌全去调研,一直没有过问郭兰的事。今天已经到了岭西大学,他就想顺路看一眼郭兰门面的况。

    在侯卫东心里,对开服装店不以为然。这种规模的店面,每件服装定价不高,就算生意不错,一年下来又能有多大的利润。只是郭兰的自尊心强,他一直在想着用更合适的办

    车子开到五一路,侯卫东在很远就见到了郭兰的门面。门面经过简单装修已经开张,这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门面,门面上老老实实写着“上海外贸服装”几个字,并没有花里胡哨地弄些装饰。

    虽然是在中午时间,仍有不少学生模样的客人在走进走出,看上去生意还是不错。侯卫东想了郭师母的病,又想着郭兰的服装店 不摇了摇头。

    回到了省政府办公室,侯卫东泡了一壶益杨毛峰,细细地品了几口。这才给郭兰打了电话。

    “今天我到了岭西大学,顺路看了你的门面,总体感觉还是不错,我没有停车,在车上看了看,有好几个人进出。”

    “昨天生意才开张,进店的主要是学生,我没有经商的经验,准备再看两天再回上海生意开张以后,由于是采用的低价措施,服装品味也还不错,郭兰开张第一天卖了不少,她的信心大增。只是她知道侯卫东做的都是大生意,估计看不上这些小钱,也就没有向她谈具体的事。

    “你什么时候离开?”

    “我准备后天走。”

    “娄飞机吗?”

    “坐火车,晚上在火车上睡觉,第二天早上就能到。”

    “那店里的事安排好了吗?。

    “我堂姐来了,她还是能干的。在经营模式上,我采用的是明码标价,每一样服装都规定了具体价额,不讲价,直接把销售量和堂姐以及员工的工资挂钩,我就可以根据货量和存货进行监督。外贸服装总体来说价格偏低,学生们应该能够接受。而且,现在各个服装商店砍价特别厉害,砍得大家都不信任了,我这个店不砍价不讲价,说不定能赢得信任

    , 可

    侯卫东夸道:“你还是有生意头脑。马有马道,车有车路,只要赚钱就行。你选的这种商业模式符合最适合你。”

    郭兰低声道:“谢谢你的鼓励

    侯卫东一边打电话,一边翻了翻具程表,道:“晚上你有安排吗,我想到你的小屋来吃饭,给你践行。”他之所以提出今天去小屋,主要是担心明天后天晚上有其他安排,早一些践行总比晚一些更好。

    郭兰不再矫,道:“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上次我到你家里去,吃的几样菜,感觉不错。”上一次侯卫东到郭兰家吃饭还是几年前的事,郭家的菜以清淡鲜香为主,更重视菜的本味,与岭西重浓特辣麻的风格不一样。

    “我就弄几样清淡的菜,你长期在外。大鱼大体不好。”

    郭兰放下电话,脸上有些,侯卫东晚上过来吃饭,除了吃饭还要做什么,她心里很清楚。

    经过漫长的交往,她在体和心理上已经完全接受了侯卫东。唯一不能越过的一道坎是当人这个事实,这也是她心里永远的痛,也是她无法原谅自己的一个重要因素。可是道德是一回事,又是另一回事,她经过了无数次的挣扎却下不了分手的决心,这就如海洛因,明明知道有毒,偏偏吸着上瘾。

    她来到卫生间,对着镜子仔细看了看自己,尽管容颜未衰,可是她还是涌起了深深的忧伤。

    正在对镜自怜之时,手机响了,是堂姐打来的电话。她道:“兰兰,昨天你不是说想要在报上打广告做一做宣传吗?以前我在绢仿厂有个同事在省报工作,我给她打了电话,等一会她要带几个同事过来看。可以请她帮助做一做宣传

    郭兰只以为堂姐的朋友是一个小报记者,也没有太在意,道:“好吧,只要广告费不是太贵,可以适当进行宣传。但是如果太贵了。我还是要考虑成本

    堂姐道:“我的这位同事都是在化验室的,我是中专毕业,她是大学毕业,关系不错,她肯定会同意帮忙,我们约好了三点钟见面。到时候你过来

    “好吧,到时我过来郭兰放下电话以后就下了楼,她到不远处的商场买了些虾子、蘑兹、黄鱼和调料。回来放进厨房。

    她躺在上睡了会,可是想着侯卫东要来,总是睡不踏实。睁着眼睛看了一会天花板,爬起,将小屋细细的擦了一遍。

    擦厨房的时候,郭兰皱着眉毛看着厨房的碗具。这些碗具都是普通的白瓷碗具,拿出来摆在餐桌上,看上去始终粗又笨。她再次到了商场,选了一白瓷带绿花的景德镇陶瓷。

    到了二点半,郭兰这才坐公共汽车来到岭西大学五一路,到了五一路,刚刚两点五十。走进“上海外贸服装”商店门口,正好三点。作为组织部培养多年的干部,她的工作作风很严谨,作风也比较扎实,说是三点到商店,误差不到一分钟。

    此时店里已经来了几位年轻的女子,其中一位长得丰满且干练的女子正在与堂姐说话。

    这位女子正是在岭西报工作的段英,她与郭兰堂姐以前同在化验室,堂姐虽然学历稍低,却是熟悉工,还曾经短暂地当过段英的是师傅,两人又同时下岗,因此关系不错。

    段英带着社里的几个。姐妹,开着车来到了店里,她在店里转了一圈,对这里的低价服装不太感兴趣,一凡对泣个店的经营模式坏是颇为赞尝,她道!“你众里”办顺质量不错,也有品味,适合学生以及小白领,怎么会这么便宜?”

    郭家堂姐道:“这是外贸服装直接从厂里过来的,有的是尾货,有的是有少量瑕疵,没有经过中间批,当然便宜。”她抬头看见了进门的郭兰道:“老板来了,这是我的表妹郭兰,以前也在益杨工作。”

    ,  万

    郭家堂姐道:“这位是我以前在绢坊厂的同事段英,现在是岭西报的大记者。”

    郭兰没有想到堂姐的同事居然是在岭西报工作,自我介绍道:“我是郭兰,以前也在益阳工作。”

    段英早就认出了郭兰,她没有想到同事表妹居然是郭兰,郭兰曾经益阳县委组织部的一朵花,在机关里很有名气。她就笑道:“不用介绍,我认识你,你在益杨可是鼎鼎大名。”

    郭兰惊奇道“你怎么认识我,在益杨工作过吗?”她马上又补了一句:“你从绢仿厂出来,在益杨哪全部门工作?”

    段英道:“从绢仿厂出来以后,我先调利益阳报工作,然后到沙州报,再到岭西报。

    ”

    郭兰猛地想起当年在益杨机关里出名的一件事,道:“哦。段英,我想起来了,你在益杨报上表了不少文章。”

    以前段英和益杨县委宣传部长刘军的儿子刘坤谈恋,刘坤的姐姐刘莉嫁给了当时的组织部长柳明杨,郭兰作为县委组织部的工作人员,对此事有所耳闻。此时见到段英,却不好提起往事,只道:“能从益杨报调到岭西报,很难的事,岭西报毕竟是我们的省报。”她说这句话确实是有感而,表扬得很真诚。

    段英就笑道:“我有好几位同学都曾经和你一起工作过。”

    “你的同学是那几位。”

    “我是沙州学院毕业的,我的同班同学叫张小佳,以前在沙州建委工作,后来调到沙州园林局,现在在省建设厅,她的人叫侯卫东,是益杨县鼎鼎有名的人物,才毕业时在上青林当驻村干部,现在当了省政府副秘书长,你应该认识。”

    郭兰听说段英和张小佳是同学,又与侯卫东熟悉,心猛地跳了一下。这时,又有人从外面进来,她借机过去招呼。等到来人走了,她走回到段英旁,道:“侯卫东当年从青林镇调到组织部,和我是一个部门,我们是同事。”

    段英感慨道:“这个地球说大就大,说小就没有想到这里遇到了侯卫东的同事,你现在什么地方工作?”

    “我在上海读研,工作单位是在沙州大学。”

    郭兰表姐补充道“郭兰是沙州大学的党组成员、组织部长。”

    段英笑道:“原来是郭部长,失敬失敬!”她猛地想起一事,道:“郭部长,你是不是还在成津工作过,我和王辉主任到成津,好象见过你。”

    郭兰道:“我在成津组织部也工作过。”

    段英与侯卫东曾经有过几夜,两人很理智地没有继续纠缠。互相给对方留下了美好的回忆,此时她看着两度与侯卫东共事的郭兰 总觉得心里有些怪怪的。

    段英是刚刚走进这个小店,郭堂姐还没有告诉具体况,她将怪怪的感觉抛开,有些奇怪地问道:“郭部长,你怎么开了这个店?”

    “我父亲过世了,母亲得了尿毒症,手术以后后期费用是笔巨款,光靠工资肯定不行。”

    段英是吃过苦的人,听说了此事,对郭兰很同,仗义地道:“网才郭姐说是要做广告,这事你就交给我,岭西报是省报,很难做广告,但是我在媒体有其他朋友,我让他们好好报道一下这个店。”

    “我这个店是很平常的,没有什么特色。”

    段英笑道:“这些记者损人捧人都有专业水平,他们自然能找到闪光点。”

    这时,平凡教授从商店走过,他回到岭西大学休息了一会,然后在大学附近随意逛逛,看到上海外贸服装的招牌,便有些留意。网走到商店门口,便听到有说话声,其中有一个声音熟悉得让他苦。

    他下意识朝里一望,却见到一个背景,这个背景他曾经无数次深凝望,无论如何也忘不了。

    他很是吃惊,走了进去,道:“郭兰,你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回岭西,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郭兰听到平凡的声音,平静地道“哦。平教授,你还在岭西做调研?”平凡被岭西大学请过来做专题,临走前告诉了郭兰,但是郭兰回岭西并没有告诉平凡,因此平凡惊异,郭兰到是很平常。

    平凡马上作出了解释,急切地道:“你是来接伯母的吧,伯母的病好些了吗,什么时候到上海动手术。”

    郭兰没有正面回答平凡,她反而介绍起了段英“这是岭西报的段英,也是益杨出来的。”她介绍平凡道:“这位是平教授,以前在益杨县委办公室工作,给祝书记当过秘书,现在在上海当教授,这一次是岭西省政府请来做专题调研。”

    第八百二十二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