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六章探病(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星期五到了,祝大家周末快乐。

    聊了一会,有服务员上来问:“先生。请问上菜吗?”

    柳洁真得有点奇怪道:“还有人吗?。

    赵东是与粟明俊联系的,因此侯卫东并没有回答。粟明俊道:“省委办公厅的赵东副主任要来,他是我和卫东的老上级

    柳洁有些惊讶地道:“赵主任要来吗?。她是在官场长期行走的人。知道赵东在岭西官场的份量就和以前的陈曙光一样,如今陈曙光已当了副省长。赵东以后的展自然不会差。”

    晏紫是中层干部,很少接触上层,对赵东到来并没有表现出柳洁那样的惊讶。她安静地坐在一旁,似乎在听大家说话,似乎又没有听。

    小佳看了一眼气质高雅的晏紫,对柳洁道:“柳团长,赵主任是钻石王老五,省歌舞团这么多优秀的女孩子,可以互相介绍。”

    柳洁顿时来了兴趣,问道:“难道赵主任是单?”

    赵秀在沙州有固定的麻将搭子,她们经常在一起即打麻将又传说。运动了手指,锻炼了头脑,舒服了心灵。她道:“赵东单以后,沙州无数的女孩都想嫁给他,可惜他重事业,工作繁忙,因此将机会留给了岭西的女孩子

    提起这个话题,侯卫东闭上嘴。赵东之所以单,这和郭兰有着直接的关系,他一直在追求郭兰,屡追屡败,这也成变了他的钻石王老五名声。

    柳洁很放得开,她当场开起了晏紫的玩笑,道:“我们晏紫长得还行吧,她也是单,和赵东倒是绝配。”

    晏紫没有想到话题转到自己上,道:“柳团长,别拿我开玩笑。”

    “我现在不是柳团长,是柳大姐,小妹的终大事,我不关心,谁来关心。”柳洁看了主座空着的位置,对赵秀开起了玩笑。道:“赵秀。你干脆和晏紫换一换位置,让晏紫坐到赵主任正对面,两人隔着餐桌,可以互相欣赏。”

    柳洁这个玩笑,其实半是真半是假。省歌舞团的这些年轻女孩子向来不乏人追求,每天都有各式高档小车等到门口,可是又有几人婚姻幸福,柳洁最清楚。听说赵东还是单,她倒是有意导着晏紫。

    说着赵东,赵东就出现了。他给粟明俊打来电话:“明俊,我到了。”

    粟明俊如股按了弹簧,马上站起来。道“我到下面来接你。”他随即对侯卫东道:“赵主任来了,我到楼下去等他

    侯卫东见到粟明俊的神态,知道他肯定有话要单独给赵东说。也就没有凑县去。道:“那我这边就开始走菜。”

    粟明俊在楼下等了几分钟,见到了一辆丰田车开了过来,这是普通牌照和丰田车,没有省政府的任何标志。粟明俊看了一眼,也没有太在意。车门打开,赵东从车上走了下来。

    粟明俊赶紧上前两步,双手握着赵东的手。道:“老领导。侯卫东来了,再同省歌舞团的柳洁聊天。”在沙州工作之时。赵东是沙州市委组织部部长,粟明俊是副部长,粟明俊此时称一声老领导,是很恰当的称呼。即显示了与赵东的亲密关系,又不至于过于客气,过于客气就显得生分。

    赵东道:“省歌舞团柳洁,你也请了他们?”

    粟明俊解释道:“这次找侯卫东,就是请他牵线,给我女儿粟糖找一个专业钢琴教师,听说省歌舞团的张凤是业内最好的老师。”他原本是想在第二天单独请赵东吃饭,只是赵东因为明天有事,主动参加了今天晚上的饭局。

    两人上了楼,粟明俊眼见到隔壁有一个包间还空着,他道:“老领导,我一直想出你汇报工作,没有抽出时间。”

    赵东微微一笑,道:“明俊,我们是老朋友,你也见外了,有什么事应该早些给我说。

    ”

    粟明俊道:“老领导事多,我怎么好轻易来打扰。”

    赵东道:“你这是见外了这一段时间,厅级班子将有微调的消息放出来以后,各地符合微调条件的领导如冬眠的虫子,在阳光照耀下。纷纷从地里爬了出来,各自寻找自己的门路。找到赵东的昔朋友以及同事,已经不在少数。

    两人在隔壁房间谈了十来分钟。又握了手,这才一起朝另外的桌子走过去。

    晏紫对于柳洁的玩笑并没有放在心上,可是玩笑毕竟还是涉及自己。当赵东进来之时,她有意无意还是多看畏六在她的眼米兰中,赵东是典型的政府官员形象,鲤心叫叫,衣冠楚楚小肚微微饱满,言谈举止透着一股干练的味道。

    她对赵东倒不反感,不过也没有一见钟

    柳洁是自来熟,几句话便与赵东有说有笑,她着重介绍晏紫。道:晏是我们歌弃团的台柱子,多次获得部级大奖,她为了艺术,一直没有考虑个人问题。今天是好机会,省委和省政府的领导都在。我作为省歌舞团的一员,代表文化工作者提个建议,应该加大对年轻艺术家的关心的抚持。”她如此说完全是无话找话,想把赵东的注意力引到晏紫上。

    有赵东在,侯卫东就没有回应,他笑呵呵地看着赵东。

    赵东果然看了一眼晏紫,这个女孩面容好,气质显得很静,让人看着舒服。他目光略作停留,离开了晏紫,道:“柳团长的建议很好,我一定抽机会,向省委宣传部王部长作汇报。”

    他的答话很到位。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也没有主动越职。而是承诺向宣传部门领导报告。这是典型的官话,即可以理解成负责任的态度,也可以理解为废话。

    晚宴结束以后,侯卫东作为主人,提议去唱歌。他其实不喜欢这种饭后唱歌的休闲方式,只是这么大一桌子人,饭后总得有些娱乐。

    赵东拱了拱手,道:“明俊,柳团长。你们玩好,我有事先亿”

    柳洁看了看表,她与另外的人约在了十点钟见面,道:“今天跑了一天,我累了,明天还有一台节目,不陪大家了。秘书长,粟部长,你们玩好。”

    见客人都走了小佳高兴,对赵秀道:“今天你们不要住宾馆了。都到我们家,我约了谢婉芬,我们几姐妹打一打麻将。”谢婉芬是沙州园林局副局长,如今调到省园林局当了处长,又与小佳走到了一块。只是小佳是走的建设厅,她还是在园林系统。

    网走进小区,侯卫东接到了父亲的电话。他将小佳拉到了边。道:“爸让我到医院去,说是有事找我。你先陪着栗部长一家。”佳问道:“有急事吗?”侯卫东摇摇头,道:“听口气不太象,我不给粟部长解释原因了,免得他听说以后,要到医院去看爸妈,你在家里陪好。”

    小佳是这方面的行家,她道:“放心。大家都是老熟人,我会招待好。”

    侯卫东赶紧来到了母亲的前,母亲正在和父亲侯永贵商量着什么事。见到侯卫东,刘光芬道:“卫东,你这段时间在忙什么?两天没有来看我。”她最喜欢她这个虫儿,知道他平时很忙。故意绑着脸,与他开玩笑。

    侯卫东道:“确实事多,天天迎来送往,牵针引线,尽干些无聊事。”

    “你是秘书长,就是管家,侍候领导的锁事杂事就是你的本职工作。”刘光芬女道:“刚才我跟你开玩笑的,你要以工作为主,不要总惦记着你妈,事办完后再看我一眼就行了。”

    “这两天感觉如何?吃止痛药没有”

    “现在总体来说控制得还可以,一天吃一粒基本上就不痛。”刘光芬做了手术后吃的镇痛的吗啡缓释片,效果还可以,同时她还吃了含蟾蛤的抗癌药,反应很大,总是吐。

    看着母亲瘦瘦的脸,侯卫东很心痛,道:“妈,你平时也总别在上,医院后面有花园,你平时可以出去走走,适当做一做运动。对体恢复有一定的好处。”

    异到这话,刘光芬白了侯永贵一眼,道“老头小三都让我出去走走。你还不让我走。

    ”侯卫东就对父亲侯永贵道:“爸,妈这个病还要增加体的抵抗力,不能老是坐在屋里。”

    侯永贵道“你妈不是想到医院的花园散步,她是想到龙堂县,这么远我不太放心,所以请你过来商量。”

    听了龙堂两个字,侯卫东吃了一惊,道:“妈,你到龙堂去做什么?我们在那里没有亲戚,你在龙堂也没有熟人。”

    刘光芬道:“上次我生病的时候,郭师母专程从沙州来看我,今天我给她通了电话。她得了疗毒症,就要到上海去做手术,我不能到上海,但是我想到龙堂县去看一看郭师母,郭教授走了以后,他们孤儿寡母的看着就让人揪心,从电话里听到她的绪不太好,我想去劝一劝她。”

    第八百零六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