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五章母亲的病(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小桥拼了,希望能得到大家的鼓励。

    侯卫东不等郭兰拒绝,道:“你什么时候与张振农分手,我来接你。

    此时郭兰正在停车场门口等着张掖农将车开过来,张振农拥有一个振农集团,但是在常生活中,他算得上节俭。没有请驾驶员,开的车也是行驶了十几万公里的普桑。

    她眼睛看着停车场方向,道;“我还要回铁州,我妈在那边。

    “让张振农单独回去,我会开车将你送到铁州去。”

    “好吧,我让振农表叔先是,我在前面停车场等你。

    侯卫东道:“我手里暂时还有些事,一个小时以后,我到岭西科技馆旁边的停车场接你。”

    他想得很细,郭兰步行至岭西科技馆需要十来分钟的时间,中间要经过岭西百货,女孩子很容易在百货卖场消耗掉一个小时的时间。而且,省里的领导都忙,在上班时间很少云岭西科技馆这样的地方。如果在岭西酒店,这个时间倒有可能遇到陪客人的熟人。

    2o万对于侯卫东是九牛一毛,可是对于解决郭兰的家庭却是一笔很实在的支柱,今天他在办公室看见郭兰的衣服还是曾经在成津穿过的,虽然并不旧,也,可是样式毕竟旧了些。

    看见了这熟悉的衣服,侯卫东心里被划得很痛,这种痛是对于心女人的别样的怜。

    取了卡,坐在车上,侯卫东又觉得2o万治病太少了,他又回到家里,取了一张同行的信用卡。他来到银行里,再转了2o万到给郭兰的那一张信用卡。这张信用卡里就有了4o万现金。

    办完了事,也就过了半个小时,侯卫东开着车前往岭西科技馆。在科技馆停下车,他坐在驾驶室里仔细观察了一会,停在科技馆的车都很普通,没有一辆高档车,他就放下心丧,放下窗,静静地等着郭兰。

    侯卫东将车载音响打开,放起了自己的听得最多的四兄弟的歌曲。一边听歌,一边想着要与郭兰会面。会面意识着什么,他心知肚明,心里蹦蹦直跳,手心甚至开始出汗。

    等了一会,郭兰出现在视线里,她手里提着一个购物袋,上面写着岭西百货四个字,她旃在停车场,左右看了看,就径直地朝着奥迪车走了过来。

    侯卫东看着郭兰的影,此时他已将全部精力集中在郭兰上,其他事都暂时忘掉了,嗓子还有些干紧。

    奥迪车安静在大街上滑动着,《离家五百里》的歌声在车内回。这是郭兰很喜欢的一歌,两人都没有说话,静静地坐在车中,听着歌,看着窗外滚动的红尘。

    听着歌,郭兰问道;“你还喜欢这曲子吗?”

    “我一直喜欢这曲子,我开车,基本上就放运歌,这歌陪关过??最近错字多,我错字也多,郁闷

    我走了无数的高路。”

    开了一会,侯卫,封那个家。”

    “我不想回那个家,家里没有人住,又脏又乱,水电也不通,我想

    走得远一些。”

    侯卫东知道郭兰的意思,道,“那我们去风景区吧。”

    嗯。”郭兰点了点头。

    两人第一次和好就是在铁州风景区,第二次到铁州风景区还遇上了野猪袭击,今天他们是第三次到铁州风景区。奥迪车保养得很好,侯卫东驾驶几年,技术也彻底过关,小车在高路上高的滑行,达到了14o里每小时。但是关上了车窗,外面是飞驰电喾,车里却是异常宁静。

    听着略带忧伤的歌曲,看着绿树飞往后奔云,郭兰感觉到特别宁静。

    到了铁州景内,小车沿着风景区的盘山道慢慢上山。几年时间,铁州除了展工业以外,旅游也抓得很紧,铁州风景区更名为岭西铁州风景区,又更名为天下秀风景区,现在定名为天下秀国家森林公园。在天下秀国家森林公里里出现了好几座五星级宾馆。侯卫东驾着车,在山间公路上滑行,经过上次住的宾馆,侯卫东道:“那一天我们就在这里碰到野猪,你怕吗?”

    想着当时历险的经历,郭兰道:“当时还是怕的,现在想起觉得惊险,我们平时是过着按部就班的生活,很难得遇到这样的事,印象特别地深,我好几次做梦都看见野猪在山里奔跑。”

    两人在车里轻松交谈着,奥迪车沿着山道漫无目的地开着,柱连过了两个大酒店,他们又看到了一个装修很好的酒店。侯卫东道:“就在这里了。”他看着宾馆后面的森林,道:“我们稍稍休息,又到林子里去。”郭兰道:“我不去,怕野猪。”

    进了大楼,看到一个五星级牌子,侯卫虽然不错,可是距离五星还有些距离。”抬头又看,才看清五星级后面写了一个乡村酒店五星级,他才明白这个酒店是自抬价,达不到五星的标准,却用了一个乡村五星的概念。

    进了酒店,要了最好的房间。

    房间窗户和阳台正好面对着连绵不断的森林,站在阳台上,可以直面森林,却又不会担心会被人看见。面对着森林,两人一时无语。侯卫东扭过头,看了看郭兰,郭兰专注地看着森林,从侧面看来,她微徽有些翘起的鼻尖颇有些调皮的意味,脸上的几粒小黑痣仍然是如此亲切,这张富有立体感的侧影如此生动,让他醉心于此。

    他伸手握住了郭兰的手,郭兰没有拒绝,她慢慢地将头靠在了伎卫东的奋膀之上。

    侯卫东的另一手就放在了郭兰的腰间。她的腰纤细而细腻,仍然与几年前一样。随着侯卫东的抚摸,她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看着美景,抱着美人,此时天地之间就剩下男女之

    食色,也,食和色,都是人类原始的,也是确保种族繁衍的两种能力。随着人们被现代物质文明的侵扰,食和都减退了,这是人类的悲哀。

    郭兰闭着眼睛,当侯卫东的手抚上了前,她睁开了眼睛,隔着衣服握住了那双手,仰头看着侯卫东的眼睛,道:“卫东,我想你,经常在梦里见到你。”

    侯卫东看着梨花带雨的神,他心里一边漏点澎湃,一边却有疼痛万分,他紧紧抱着郭兰,道:“现在我们丢开一切杂念,至少在这一段时间,这个世界只能我们两人。”

    他深深地吻着郭兰,两人站在阳台上,站在国家级森林的对立面,忘地深吻着。

    在森林公园的远处,有一对侣,他们并不知道森林里野猪历害,正站在山顶上享受着大风,眼线之中,正好可以看到酒店。

    男的道;“你看,酒店里,顶楼,有一对侣正在接吻。他们还

    投入啊。”

    他们的距离很远,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女的道:“他们不到森林里享受大白然,而是躲在酒店里,肯定是出来偷的狗男女。”

    男的眼见周围无人,将女的抱在怀里,道:“今天让我实现梦想,天在被地作,我们野合吧。”

    女的呸了一声,道:“你运人太粗俗了。”

    等到两人玩了一会,再看酒店,已经没有了人影。

    此时,在酒店内,深似海,漏点万丈。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