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二章纠结总是纠结(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临近中午,一张能引起大家食的文章,祝大家胃口好,食旺盛。

    ”金星大酒店菜品古典,菜系也丰富。除了常见的川菜、鲁菜和徽菜以外,还有些海派菜名吃,比如觊滑牛爽、野生海虾仁等。

    熊大伟外表时尚,喜欢新派的事。但是,他的胃从来都属于母亲。他的母亲是成都人,从小吃着川菜长大,如今岁月变迁,母亲早已做古,可是吃惯了川菜的胃口。永远将其他菜系当成人”菜才是他的老婆。

    为了满足熊大伟的胃口,金星大酒店特意到成都用高薪挖了几个川菜特级大师,使金星大酒店的川菜闻名一时。

    侯卫东在沙州工作之时,经常落脚于金星大酒店,经常享用酒店的正宗”菜。

    因此,今天他仍然主动点了川菜。

    酒店的川菜都是寻常菜,麻婆豆腐、红烧、回锅、夫妻肺片、宫保鸡丁,野生菌汤,大河鱼鲜岩鲤。以大盘的大河鱼鲜为统领,其他菜都围绕在外。

    侯卫东对“吃”有着浓厚的兴趣。由于吃馆子的时间太多,将他吃成了美食家,他介绍道:“正宗川菜多采用寻常菜,而是通过厨师的技艺,化腐朽为神奇。你看这些川菜,都很普通,但是有些上千年传承的川菜确实经得起品味,就像酒一样,越品越香。”

    赵东吃了一块红油浸着的夫妻肺片,道:“这夫妻肺片很多馆子都有。但是都没有这里的好吃,就是太麻了。”

    侯卫东道:“麻辣鲜香脆,这是夫妻肺片的特色。这一道陈麻婆豆腐,油特别多,看着油腻。但是级下饭,舀一勺在米饭上,和匀。豆腐嫩滑,绍很有嚼劲。香得很,唯一缺点就是这样吃容易长胖。回锅,都炒起了灯窝盏,肥的部分炒来有点干干的,吃起来脆脆的,好吃。”

    洪昂当过县委书记,市委秘书长、市委组织部长,胃肠奉献给了工作,吃过了太多的宴席,口味自然也不凡,他则专攻来自于大河的鲜鱼汤。这一大盆岩鲤用了酸菜,汤浓,嫩,新鲜得如才从河中出来。

    征求赵东意见以后,服务员端来了五粮液,岭西流行的高端酒中有五粮液和茅台,一个出自宜宾,一个出自遵义。

    三人将一瓶五粮液用大杯子分了,品酒、吃菜。

    吃菜的第一段落结束,洪昂问赵东,道“东子,刚才被服务员打岔了。我想朝上再升一升,有做副书记的机会吗?如果有,我还得想办法。如今年龄看着看着也大了,再不努力,机遇就会永远错过。”

    年龄是个宝,过了就过了,这是摆在很多领导干部面前的现实问题。侯卫东很年轻就做了领导,对这个问题就远不如洪昂敏感。

    赵东放下筷子,道:“今年有两个常委,郑玉楼是省委秘书长,但是没有进常委,这一次应该能够解决。而省委组织部长则一直是个谜。我也不知道况。我们来分析这个事,不管哪一个领导出任省委组织部长,都只能空缺一个位置,这还是在本省提拔的况下。这个位置出来以后,要引起一串的调动,可是关键岗位并没有挪动几个,可作的空间都不大。”

    他看着洪昂和侯卫东,似笑非笑地问:“洪昂和卫东老弟如果都有条件,你们两个谁先上?”

    侯卫东脱口道:“洪部长年龄比我大,资格比我老,如果有机会,我还是愿意让给洪部长。”

    任命一位重要岗位的副厅级干部。要走的程序很多,省委主要领导也会关注,哪里轮得到眼前三人来说话。因此,侯卫东将话说得很漂亮。

    而且,从现实条件来论,洪昂的资历比侯卫东深,年龄比侯卫东要长。能力也不比侯卫东弱,完全有做副书记的资格。但是要从组织部长跳到大市的市长,他还有些困难。

    而侯卫东作为省政府副秘书长,如果被省委领导看上了,将他放到除岭西以外的大市做市长甚至市委书记都是可以的。

    从资格来说,沽昂占优,从位置来说,侯卫东占优。

    侯卫东考虑到洪昂与赵东的紧密关系,因此,毫不犹豫地说了如上的话。尽管赵东有可能是玩笑话,可是在做出选择之时,他必须有所表态,退一步海阔天空,让一让友谊常在。

    洪昂感慨地道:“卫东老弟。不管现实况如何,有你这样的话,我都觉得很值。”

    赵东也道:“我们三人在这里自说自话,都不管用,要想在现有位置上进步,必须还要主要领导点头。”

    洪昂道:“我们在市里工作。上有市委书记和市长,很难进入省里主要领导的法眼,你和卫东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这是我们当基层干部的痛苦之处。”

    侯卫东在一旁道:“我真心希望洪部长能够早主政一方,在沙洲时。周省长多次夸洪秘书长是制。说实话。这几年洪部长走得并不顺。确实耽误了人才熙世丸冷西的损失。”

    赵东道:“洪昂和卫东老弟都是后备干部,都很有希望,迟早要被启用,人才难得,干部多,人才少,寻找人才也是摆在省委领导面前的棘手事。这几年岭西展很快,在展中也有许多困难,面临着周边省份的挑战。钱书记注重有实力能实干的干部,我们三个只要注重实干,一定会有机会的。我的份,外人看起来很威风。是打开领导大门的钥匙,其实每位领导的风格不同。对秘书使用程度不同,卫东当过两茬秘书,又当了副秘书长。应该了算得最深

    酒至中旬,三人都有了醉意,洪昂道:“东子,你的家庭生活还没有解决吗?”

    这正是赵东深为苦恼的问题,平时还无法与人说,此时面前着两位好友,他就说了心事:“哎,这几年不顺啊,先是从沙州到了省减负办。被窝了好些时间,当时根本看不到希望。现在工作上顺利了,感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侯卫东知道赵东所指是什么。郭兰深藏在内心的最深处,平时尽量不去触碰,却如国宝一样珍视。

    听到赵东不点名提起了郭兰,他沉默了下来。

    洪昂有些奇怪,道:“郭兰这个女孩子一直没有成家,她人长得漂亮,家庭也不错,工作也不错,格也不怪异,她到底什么原因?难道有很私密的问题

    赵东摇头道:“郭兰是很健康正常的女子,应该没有什么私密问题。我在沙州组织部和她一起工作过,一句话,这是一位很优秀的女子。也是一位追求完美的女孩子。我听说,她以前大学的时候谈过恋。男朋友到美国就提出分手。此事给了她刺激,对她有些伤害。”

    洪昂是局外人,客观地道:“大学的感不牢靠,郭兰为了这一段感而拒绝一座金山,这也不太理智。”

    侯卫东与郭兰原本是平行的轨道。在某一个车站生了交集,可是开出车站,两人又要分开,只要有遥远的另一个车站才有可能生交集。而要前往遥远的另一个车站。途中却又充满了太多的危险和不确定

    素。

    洪昂是局外人,地道:“卫东,你和郭兰一起在成津县工作过,能不能帮忙撮合一下。”

    赵东道:“不用,我也和郭兰一起工作过,这是私事,我自己来处理。只要她一天不结婚。我就还有机会。”

    洪昂道:“东子,你的最大问题就是不够大胆,俗话说,好女怕郎缠。你要主动到上海去,金城所致,金石为开。”

    赵东与洪昂碰了碰酒,又与侯卫东碰了碰,然后仰头喝了一大口,道:“我跟着钱书记工作很忙,属于个人的时间很少,没有机会到上海。而且就算到了上海,也没有一把金钥匙

    说道这里,他又举起酒杯,道:“我们不说这个问题了,大丈夫只要事业有成,何愁无妻,来,再喝一大口

    提到郭兰,这酒,侯卫东喝起滋味就不一样了。他明白赵东目前还有动追求的可能,而另一个优秀男人是平凡,他也在追求着郭兰。

    赵东的优势是在社会上有很高的的位,有向上展的巨大空间,在官本位浓重地岭西,这一条是征服女人的杀手钢。

    平凡的优势在于位置,他与郭兰目前在一个学校,起攻势很方便。而且,平凡是读书人,与郭教授有几分神似。一般来说,女孩子都有着或多或少的恋父节,郭兰对其父亲感很深,应该也有相应的心理节。

    侯卫东暗道:“没有家庭的女人的人生将是一个不完整的人生。郭兰这一辈子不结婚不成家,对她来说是很残忍的事,如果我真的她。我应该怎么办?”

    最彻底的做法是挥剑斩了丝,这样郭兰的人生或许更好。可是要将郭兰推给其他男人,即违背了侯卫东的本,又伤了郭兰的感

    这也是侯其。

    上午,到了办公室以后,侯卫东手下的主任们陆续进来汇报工作。

    等到原振天走了以后,侯卫东靠在沙上舒舒服服喝了一口茶,他看了看表,十点。心道:“常青应该来了

    刚刚放平手腕,岭西市秘书常青的影就出现在了门口。

    侯卫东和常青都是做过秘书工作的人,他们最了解机关的工作习惯。一般况下,网上班的时候有很多杂事。要上卫生间。要泡茶、开电脑、开水器。还要浏览几分钟的新闻头条。这些内务事做完以后,大约就在九点半,这以后才能集中精力做工作上的事。

    常看来的时候正好是侯卫东处理完杂事,开始喝茶的时候。

    (第七百九十二章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