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章做了什么事(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月。?章,向的目标前讲! “※

    刘副市长和国土局长就在宾馆大厅等着。过了半个小时,刘副市长秘书转到宾馆,让服务员悄悄打了叫醒服务电话。

    等到段传林起,吃了早饭。刘副市长秘书就把段穿林请到了宾馆会议室,见到段穿林进来。刘副市长很客气。道:“段记者昨天受苦了。你的伤势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问题,需不需要到医院去看看。”

    段穿林活动着手臂,道:“都是皮外伤,不碍事,我感觉体还不错。”

    刘副市长握着段穿林的手,满怀着地道“段记者深入基层深入一线去了解况,这是我们基础干部的榜样,如果我们基层干部都有段记者的敬业精神,何愁事业不成。

    段穿林知道刘副市长是为何未来,他用微笑应对了刘市长的恭维,客气地道:“这是我们的职拜”他直语道:“刘市长工作繁忙,今天利宾馆接见我,肯定有事。”

    刘市长指了指后两人,道“今天我把市国土局赵局长和东湘县朱副县长一起带来了,由他们两位向段记者介绍茂云市整治小金矿的况。”

    东湘朱副县长穿西服,牌子也还不错,唯独手臂处的西服标记格外刺眼。在西服在岭西最初流传之时。由于国人与流行世界有太久的隔阂,因此很多国人都有西服衣袖带着商标的经历。侯卫东在大学穿的第一件西服也带着商标,此事被小佳嘲笑了许久。

    朱副县长头用摩丝整理过。看上去还时尚,可是西服上的商标总是在段穿林眼前飘来去。

    朱副县长咳嗽几声,清了清嗓子。道:”段记者,根据市委市政府的安排,县里开展了全面的整治小金矿的工作,特别是东湘河一线的金矿,我们已经干净彻底关闭了。”

    段穿林仔细查看过东湘河岸。91读免费提供知道东湘副县长所言属实,他想起矿渣下面留存的冲洗设备,道:“东湘河总体况不错,我拍了照。我有两个想法,或者说是给东湘县领导有两个建议,第一要尽快清除矿渣。矿渣已经堆积在河边,河水长期冲刷,肯定对河道有污染,影响两岸居民的生活。第二是有些矿山设备虽然关闭了。房屋和设施还在。随时可以恢复,我想这些小金矿应该属于非法采矿,要关就关彻底,不要留下设施。”

    朱副县长有些迟疑,用眼光去看刘市长。

    刘市长爽快地道“段记者的建议很好。我马上安排人员对东湘河沿岸进行彻底清理。”

    段穿林这一次主要是为庆大集团的金矿而来,此时他的注意力被纠结在小金矿上,反而没有时间深入调查大金矿。面对着态度诚恳的几位领导,他想了想,道:“东湘除了小金矿,还有大金矿小金矿固然要治理,庆达金矿这种大金矿也要规范。”

    茂云市委书记对刘币长有私下的交待,目的就是不要让段穿林报道庆达金矿之事。此时听段穿林提起了庆达金矿,道:“庆达集团金矿的采用了符合国际标准的先进技术,尾矿也建得很好。”

    他停了停,道“提起尾矿,我要多说两句,尾矿库是矿山生产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一个大问题,庆达金矿尾矿采用了压滤技术结合高压新水冲洗的尾矿综合处理技术,效果很好。基本不会对环境造成影响。我们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小金矿多,大矿的周围全是小矿。只要不把小狂彻底清理,整个东湘河的况就会好得多。”

    段穿林话里藏着针,道:“茂云市领导对金矿高度重视,治理污染态度坚决,措施也有力。但是,作为记者,我还是要调查庆达金矿的事。如果茂云工作做得好,我就直接将文章送到省里或者更高层的领导。”

    刘市长拍了膛,道“欢迎段记者宣传我们的茂云,茂云走出大山。走向岭西,走向全国,就得靠段记者这样的名记宣传。”段穿林离开以后,市国土局赵局长低声嘀咕道:“记者就了不起,名记就是名故,牛什么牛,如果不是祝书记打招呼,我才属他。”

    刘市长与市国土局长关系密切,闻言也是心有戚戚。道:“算了。少说两句,这些记者掌握了话语权,把事给我们乱捅,事就麻烦了。”

    段穿林回到房间,李颖正对着镜子梳妆,她没有回头,从镜子里看见了段穿林,问道“茂云市长这么早就来找你,他们的事严重吗?”

    段穿林站在李颖后,亲了亲散着青气息的梢,道“茂弃的事说严重也严重,说不产重也不严重,凡是涉及矿山普遍都存在污染问题。茂云如此积极,就是不想让我把事报道出来。”

    李颖头朝后仰,靠着段穿林的膛,道:“茂云市委书记祝焱很支持我们歌舞团,除了这次演出以外,还准备送一些器材给歌舞团。他是侯卫东的老领导,你是侯卫东的好朋友,你别给茂云工作挑刺了。”

    段穿林来到了茂云以后,就好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占者掉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他搂着李颖平坦的小腹照四?“妆事其实你并不清楚。是柳洁派你来当说客吧。”

    李颖道:“柳洁和周昌全关系好。侯卫东是周昌全的助手,昨晚柳洁给我说了此事,让我吹吹枕头风,至少在这一段时间,不要这篇文章。”

    段穿林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享受着饱满体带来的舒服感觉,道:“这一段时间,指的是不是中央考察组在岭西的这一段时间。”

    李颖撒道:“你别跟我打马虎眼。祝焱如果当上了省委组织部长。至少你多了一个有实力的朋友,少了一个敌人。”

    段穿林道:“这事你别管了。”

    正说着,段穿林电话响了起来,这一次是沙洲大学校长段衡山打过来的,道“刚才祝焱给我打了电话,茂云的况严重吗?”

    段穿林只觉人如大网,铺天盖地罩将下来,他苦笑道:“爸,我的丰你平时很少过问,怎每想起问这件事。”

    段衡山语重心长地道:“祝焱在益杨当过县委书记,我了解他。他是能员,也是比较清廉的领导,这样的同志能够走向更重要领导岗位。是岭西人民的福气。茂云即使有缺点,也是展中的缺点,总比选几个贪官污吏强得多。此时中央组织领导来考察,祝焱到了关键时玄。你别做背后捅刀子的事。段穿林此时已有些无可奈何了。心很是郁闷,道:“爸,我知道怎样做,你要相信儿子。我不是不通世事的书呆子。”

    侯卫东起以后,先陪同祝焱吃了早饭,以省政府副秘书长的份同祝焱交换了金矿的事,然后给段穿林打了电话,道:“穿林,伤口好点没有,能不能开车,我要回岭西,坐我的车回去。我找人将你的车开回去。”

    “秘书长,我就是受了点皮外伤。没有什么事,能开车。”

    “矿山企业受利益驱动 有千丝万缕的复杂纠葛。你要下去,得寻找合适时机,还是要有当地人陪同。否则危险,下次不能再搞个人英雄主义。”

    “秘书长,我是想看金矿污染的真实况,老实说,除了东湘以外。茂东也有金矿,污染也很严重。”

    侯卫东以兄长的口气道:“你要这篇有深度报告,我完全支持。自揭家丑是对全省人民负责。只是,我希望你能做一个全面比较,否则你这篇文章出来,伤害了工作比较好的地区,却漏掉况更严重的地区,对于基层的干部来说,这有失公正。”

    段穿林此时已经被这张人大网粘住,他向侯卫东交了底,“茂云市的工作还不错,整治行动也算坚决,我暂时将写了大半的稿子放下。近期准备去看一看其他地区的污染况,年底或者明年还要到茂云。这是我作为记者的天职。从个人来说,我不想做一个碌碌为为的老好人。”

    侯卫东道:“若是年底还不能整治好,我坚决支持你这篇文章。”

    开车上高路之前;侯卫东给家里打了电话:“喂小佳,我要回来了,小田目乖不乖。”

    “你的女儿怎么会不乖,今天从爷爷家里,打烂了六个水杯子。她是故意摔坏的,就是想听摔杯子的响声。这个丫头,和男孩子一样。”

    “这是有活办的表。”

    “你啊你,把自己女儿的缺点都当成了优点。小佳又道:“你是省政府副秘书长,茂云的事你怎么心?”

    侯卫东道:“茂云的事是老领导的事,我心一点很正常。如果没有祝焱将我从青林镇调到县政府,说不定我还在青林镇当土老板。喝水不忘挖井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传统美德。”

    “少贫了,什么时候回来?”

    “我在开车,很快就会回来,我要上高了,就不给你打电话了。”侯卫东放下电话,很快就上了高路。他一边开着车,一边琢磨:“中央考察组第二次到岭西。肯定会在近期出结论。如果祝焱的事解决了,岭西的政治格局将会生新的变动,我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秘书长的岗位只适合短暂停留,建功立业还得主政一方。”

    虽然侯卫东在县、甫、省三级的综合部工作过,而且工作得很出名色。可是当过了一言九鼎的成津县委书记以后,却总觉得不再适应幕僚岗位,他更愿意到一线去接触具体事物和矛盾,做些实实在在的事。

    这一次,侯卫东全心全意帮助祝焱,除了老感以外,也有着自己的深层次考虑。祝焱能够当上省委组织部长,这对他的展相当重要。换句话说,帮祝焱就是帮自己,

    经过穿针引线,这一次让段穿林将稿子炸弹出来的时间拖延了下来。基本上实现了预期目的。

    而他,在近一段时间,将利用岭西政局的短暂变动,为自己寻找一个能充分挥意志、能充分实现自我价值的工作岗位。

    第七百九十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