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六十五城市经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桥老树 书名:官路风流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注越野车在城内缓缓而行,熊大伟如巡视自只地盘刚卜平静地注视着岭西的大街巷。

    在都。他拜访了老长蒙豪放。又去看望了在医院治疗的姚必武。

    岭西市官场都道姚必武与熊大伟是天生的冤家,两人在众人面前出现之时总是相互友好,还不时亲切交谈。

    其实,这完全是两人很自然的举动,却被人深深误读,多数人都更加相信两人互相仇恨着。两人的亲切交谈在坊间就有许多另类解读,诸如姚必武和熊大伟是台上握手抬下捅刀子。在市政委王大民因为灾被解职一事上,也有许多说法,最常见的说法是熊大伟趁着姚必武病重。有意借故将王大民解职。

    在病上,熊大伟聊到了这事。道:“王大民是您老乡,扬言要来找你告状。”

    姚必武觉得好笑,道:“我们选择干部也有讲规矩的,在岭西局级干部里,我的老乡着实不少。可是,我是岭西市委书记,不是老乡们的书记。他们的说法和想法很可笑。”他笑了几声,又开始咳嗽起来。休息一会,道:“真正的悲剧在于很多领导干部总是误读这些信息,恨不得掀开我的脑子看我喜欢什么,有意将我的老乡老部下老同事推荐到领导风位,这才是真正的悲剧。如何选人用人,是大学问。

    他如此说,也是对熊大伟的规劝。

    熊大伟对此心知肚明,道:“我耍对岭西的历史和现实负责,手下没有精兵强将,如何能让岭西腾飞。我用人是比较霸道,但是我是清醒的;也有自己的用人观,当岭西经济和社会事业达到一定水平,再规范用人不迟。”

    分手之际,熊大伟紧握了赫必武的手。道:“姚书记,你好好养病,争取早回到岭西。”

    姚必武体瘦弱得紧,在熊大伟眼里却是定海神针,有他在,自己可以更加不管不顾地向前闯,后方,自有姚必武书记收拾大局。

    熊大伟走下了大院,回头看窗台。姚必武书记仍在窗边挥手。

    看到窗边的瘦弱影,熊大伟双眼有些湿润,他知道姚必武书记得了胰腺癌,这是癌中之王,死亡率基本在百分之一百。正因为此,各方都在考虑岭西市市委书记的人选。

    熊大传都之行,也是为了争取这个位置。

    当熊大伟向着目标努力幕斗之时,侯卫东坐在宽阔的办公室里心神不定,他习惯了忙碌的生活,习惯了脑袋装着具体事,如今坐在省政府副秘书长岗位之上,每天杂事不少,可是他总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凤-舞-文-学-网--

    他到了省委办公厅以后,就对秘书三处提出了要求,每天上午:oo到,o:oo,他将在办公室办公,有什么事赶紧过来报告。

    定下规矩以后,每天上班后的一个小时内,三处同志如走马灯一样过来向侯卫东汇报工作,然后又如流水一样回到各自的岗位。

    经过这一段时间实践,一般况之下,他一个小时基本上能将常事务工作处理完毕,其余的时间则处理一些大事、难事。

    岭西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三处原本以常事务繁杂而著称,前任分管副秘书长天天坐镇指挥,秘书三处以经常加班闻名于办公厅。

    侯卫东到来以后,秘书三处还是这些人。还是这些事,可是所有的人都觉得工作轻松了,也不用经常加班。

    很快,省政府秘书三处都看出了侯卫东的高明,大家对这位年轻领导评价甚高,总结了侯卫东四个优点:一是安排工作井井有条,合合理;二是处理事务干脆明白,绝不含糊;三是不出风头,为人低调;四是愿意增加部下与领导接触的机会。

    特别是第四条,原来秘书三处的人感触最深。前任副秘书长长期把培养年轻人挂在嘴边,却将与领导接触的机会看成了私有财富,如葛郎台守钱包一样将秘书三处的同志放在自己的翅膀之下。

    时间如金梭和银梭,更如流水,转眼到了十一月。再过九天,就是母亲刘光芬动手术的子。

    与三处处长原振天谈事到了十点半,侯卫东也就有些心不在焉,准备再到医院去看一看母亲。原振天却坐在对面不走,拿着三处的年终总结稿子,还要和侯卫东研究。

    侯卫东当过益杨县委办副主任、又当过沙州市委办副主任,对办公室的工作很熟悉。他知道政府机关离不开公文,却并不喜欢成天钻到文字材料中去。

    “我对总结没有过多的要求,总结就是总结,不是锦绣文章,一是回顾过去工作,二是找出工作中的差距,三是下一步工作打算,不要创新。只要实实在在按这个模式写出来就行了。”

    原振天最怕年终年末,每年为了年终总结,他都要愁掉无数头,前作副秘书长从事过文字工作,对文字工作有一种变态“甘溅,每次总结都要反反复复修如,标题要用对栅”,提法上要有诸如“一个成果。二条经验,三条措施”等高度凝炼的句子,或者是“短、平、快”之类能一个字概括工作特点的短句。

    有一次,原振夫将“加强队伍建设是取得进步的保证”这一条作为了工作保障之一,前秘书长却坚持把这一条作为作经验。原振天已经数易其稿,终于失控。与前任副秘书长争执不下。

    想起过去的经历。原振天看着侯卫东清爽干净的笑容小心翼翼地问道:“侯秘书长,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侯卫东有些莫名其妙,道:“原处,你工作出色,我很欣赏,能有什么意见。”

    原振天道:“这个,这个,年终总结我自己也觉得太平淡了。”

    侯卫东差点笑了出来,道:“老原,你在处里几年了?”

    “差不多十年了。”

    “总是在机关呆着没有意思,想不想换个地方?”

    原振天早就想调到实权部门去,可是没有想到侯卫东会主动提起此事,幸福从天而降,让他有些措手不及,道:“我愿意为秘书长服务,在秘书长领导下,工作愉快,有奔头。”

    侯卫东也就换了一介。话题,道:“以后年终总结,老原就别亲自刀了,你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抓好三处的工作比写文章重要。”

    原振天出了门,想起自己所说的话,懊恼得在办公室扇了自己几咋,大嘴巴,道:“原振天啊原振天,侯卫东将话都递到嘴边了,你都没有抓住机会。”

    由于一句问答不对,原振天心极度失落,在办公室对部下了脾气。回到家,又与老婆吵了一架。半夜,他眼睛瞪着天花板。就是睡不着觉,把老婆推醒。将此事讲了。

    他老婆半张着嘴巴说不话。过了半响,道:“你这个榆木疙瘩,明天再去找侯卫东,不,明天不去找,先送个礼,然后再去找他。

    原振天道:“我已经讲了愿意在侯卫东手下工作。”

    “锤子,你们这些知识分子死要面子活受罪,把脸抹下来,伤点自尊,比在这里死撑着好。”原振天老婆爆了粗口。

    原振天犹豫道:“天下乌鸦一般黑,侯卫东没有说具体的单位,万一把我调到更差的单位。那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原振天尖婆有些失神地道:“你就是这命,算了,别想了,睡觉,早上想吃什么?”

    “我出去吃碗面。”

    原振天老婆道:“你别吃蒜,说话臭。”

    原振天特别失落,道:“我连吃大蒜的自由都没有吗,我便要吃。”

    相较于原振天的小心谨慎,侯卫东进入了另一层人生境界。下班以后,接到了楚休宏的电话。他带着晏平,与周昌全和楚休宏汇合,到沙州印象吃晚饭。

    侯卫东这一段时间与熊大伟的边人接触频繁,他思来想去,决定采取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在城市改造中只当看客,尽量无所作为。

    他是省政府的副秘书长。真要不自量力地插手岭西市的城市改造,说不定会死得很难看。而且即使他想插手,也没有合适的切入

    。

    更关键的是,省里领导的态度本就很暧昧。他不会傻到看不清

    势。

    进了沙州印象,老邢鞍前马后侍候着。晚饭后,来到了遍布着盆景的雅室。侯卫东看了里面的设施,开玩笑道:“老邢,你这几间雅室的设施不行了,怎么不换一换,舍不得钱,有投入才有产出。”

    老邪的沙州印象开业以来,侯卫东是常客,他带来的不少客人都成为了回头客,老邢对侯卫东的服务很是周到。此时听到调侃,不好意思地道:“我原本想换。桌椅都买来换上了,只是这一带全部要拆迁,所以墙面没有重新装,否则就浪费了。”

    周昌全闻言,问道:“这一带全部要拆掉吗。什么时候拆。”

    朱节前就要拆掉。这一片区域全部拆掉,一间都不留。”老邢忧心仲仲地道:“也不知以后有没有这么好的位置。”

    侯卫东注意观察周昌全的表,周昌全却是面无表,问了一句,注意力就放在打牌上,道:“今天打两局,我和侯卫东,对阵小楚和晏,你们两人要打赢我们。还得费些劲。”

    打双扣是周昌全近一段时间最主要的业余好,隔个十天半月。就要约侯卫东出来打几局。

    打牌时,侯卫东看着周昌全有些松驰的眼袋,暗道:“周省长到底老了,他将弄我进省改造城中村工程,也许就是一个姿态,这事我要要想清楚,千万别理解失误。”

    第七百六十五章完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官路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